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从今天起,你便睡这里了!
    叶红笺的话超乎了秦可卿的预料,超乎了徐寒的预料,也超乎了她自己的预料。

    但既然话出了口,那就没有收回的可能。

    叶红笺看了看瞪大了眼珠子的秦可卿,又看了看嘴巴里可以塞下一个橘子的徐寒,饶是是她脸色在那时也忍不住变得潮红了起来。

    但她还是硬着头皮拉着徐寒进了她那间素来不曾让任何人进过的卧室。

    秦可卿的眸子在那时闪过一丝落寞,但很快却又想到了什么,抬头看了一眼已经入了房门的二人,少见的,一股决然之色浮现在少女的眉梢,然后带着这份决然她转身离开了轩窗。

    ......

    房间中叶红笺贴着门缝看着秦可卿远去,这时她方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转身看向一旁的徐寒。

    却见那少年此刻正眼观鼻鼻观心,好似老僧入定一般纹丝不动。

    没缘由的,秦可卿在那时气不打一处来。

    “厉害啊,这才多久时日,那药师就已是一副死心塌地的模样。”叶红笺扯着嗓子故意压着声线道。只是她的嗓音本就极美,即使她有意作怪,听上去依然犹若莺啼。

    徐寒闻言苦笑着摇了摇头:“我和她并非一个世界的人,若是哪日我的身份暴露了出去,要杀我的人恐怕整个玲珑阁都装不下。”

    徐寒这话倒是并非虚言,但是沧海流这个名号便足以做到这一点,还不提夫子弟子的身份。

    只是徐寒这话落到了叶红笺的耳中却是变了个味道。

    “这么来,若是不是这样的困扰,你就已经将那娘子收入囊中了?”叶红笺的眉头在那时一挑,看向徐寒的眸子眯了起来,意味不明。

    徐寒倒也不想与她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他的脸色在那时一沉,声线也低了几分。

    “再过些日子,我恐怕就得离开玲珑阁了。”

    “嗯?”叶红笺闻言一愣,下意识的便问道:“为什么?”

    或许是徐寒的话远超出了她的预料,又或是心底某些她自己也不清楚的原因,叶红笺的声线在那时变得高亢了几分,语调之中也多出几分异样。

    为此,徐寒也是疑惑的抬眸看了她一眼,似乎是在奇怪为什么她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叶红笺也很快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她脸色一红故作镇定的解释道:“你可是夫子爷爷的弟子,现在夫子爷爷下落不明,你若是死了,他哪回来知道我没有照顾好你...”

    “呵呵。”徐寒闻言一笑,他怎会看不出叶红笺的欲盖弥彰,只是究竟是何原因他倒也没有深究的意思。“我的身份特殊,待得久了难免会露出端倪,如今我来玲珑阁的目的也已经达到,端是没有再留下去的理由。”

    “可你又要去哪里呢?”叶红笺追问道。

    这个问题不仅叶红笺想知道答案,徐寒何尝不想知道答案。

    想去哪里,能去哪里,这些对于徐寒来都是问题。

    前十二年的乞儿生活,为了活命,哪里能讨到一口饭吃他便去哪里。

    然后四年做那森罗殿的修罗,也是为了活命,森罗殿让他做什么,他便做什么。

    最后便是这玲珑之行,到底还是为了活命。

    而现在,他终于解决了自己身上的隐患,也恢复了自由,似乎他可以去很多地方,做很多以前做乞丐时想做的事情。

    可莫名的他却迷茫了。

    因此,他在那时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那你为什么要离开?”叶红笺没好气的白了徐寒一眼,觉得这少年很是奇怪。

    徐寒自然有他要离开的理由。

    他是一个很惜命的人,他想要活下去。

    他没有那些读书人的气节,也没有如宁竹芒一般背负着整个玲珑的命运。

    他只是想要活下去,因此他可以做乞儿,也可以做杀手。

    可就在几日前,他为了一群不想干的人差点送命,而更可怕的是,在那时那刻他竟然没有升起半分的后悔...

    这样的改变让徐寒很不适应,甚至有些惶恐,他觉得是时候离开了。

    但他没有办法给叶红笺解释这样的事情,因此,他只能沉默。

    而这样的沉默落在叶红笺的眼中却以为徐寒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她微微一愣,少见的温柔的坐到了徐寒的身侧,道:“无论你有什么苦衷,我都可以与你一起面对。”

    末了,她似乎也意识到这话得有些不妥,有赶忙补充道:“毕竟你是夫子爷爷的弟子,我有义务保护好你。”

    这话是安慰徐寒,但同时却也是在安慰她自己。

    徐寒闻言也是一愣,叶红笺这样的态度倒是让他颇有些不适应,他侧头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少女,脸上的神情几乎就是写着你到底有什么阴谋的样子。

    叶红笺自然是看出了徐寒的心思,方才还娇羞可人师叔顿时脸色一变。

    “滚!”她用她所能发出最大的声音朝着徐寒吼道。

    徐寒本能的一缩脖子,虽然还没弄明白自己究竟哪里有得罪了叶红笺,但却终归不敢去触这大姐的霉头,他赶忙站起身子便要离开房门。

    “去哪里?”只是他方才走到房门边上,叶红笺便又出声喊道。

    “啊?”徐寒有些不解的回头看了叶红笺一眼,理所当然的回应道:“回房睡觉啊。”

    他倒不是没有想过叶红笺究竟为什么要与秦可卿争一个上下高低出来,只是那样的念头方才在徐寒的脑海中出现,便被他给否定了。

    叶红笺是什么身份,自是不用言,这才两个月的光景她便突破了丹阳境,就连三元境都似乎到了大成的边缘,估计以她的速度三个月之内便可入那通幽境,这样的资何其了得。恐怕也只有如陈玄机这样的人物才配得上叶红笺。

    她端是没有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真的倾心于徐寒。

    这点自知之明徐寒还是有的。

    之前的种种所谓,徐寒暗暗揣测大抵只是叶红笺心头的争强好胜罢了,因此他也不去深究。

    “可谁知这话方才出口,一道被褥便被叶红笺狠狠的扔了过来。”

    眼疾手快接过被褥的徐寒还未来得及发问,叶红笺的声音便再次响了起来。

    “不准出去,从今起你就睡这个屋。”

    “嗯?”徐寒又是一愣,他不由得心底暗暗想着为了争一口气这叶大姐至于做到这种地步吗?还是真的看上我徐某人了?

    只是这样的幻想方才升起,便被叶红笺无情的打破。

    只见那位师叔看着一脸呆滞的徐寒,便知道这少年的心思已经跑偏。

    她一跺脚,又狠狠的剐了徐寒一眼,补充道。

    “我的是地上!”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说网,继续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