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陈玄机
    “这小子有古怪。”远处男人死死的盯着那将巨大蛟龙按在身下的少年,眸中光芒闪烁。

    龙气是何其强大的东西,它与所谓的真气或是真元根本不是同一个层次上的东西,哪怕只是一丁点的龙气入体,就是大衍境的修士想要化解也得耗费极大的尽力。

    男人离得很远,比无法准确的感应到徐寒究竟承受多么庞大的龙气。

    但他下意识的以为蛟龙珍惜体内的龙气,即使到了这般境地也不会释放太多的龙气去对抗徐寒。他更不会想到徐寒能够吸收这所谓的龙气,只是以为他体内有着什么异于常人之处,故而可以暂时对抗些许龙气。

    “陛下,我们?”一旁的老者显然看不出这么多东西,他体内没有龙气,自然也就感受不到,他只是觉得此刻徐寒等人已经危在旦夕,再不出手,恐怕...

    “去吧,是时候动手了。沧海流当年毕竟有恩于我,他留下的种子,总归是要救上一救的。”男人点了点头,周身的气势荡开,便要出手。

    叮!

    可就在那时,远方的天际忽然响起了一声高亢的剑鸣。

    一道雪白的光点在昏暗的夜空中亮起,那光芒极为耀眼,竟是恍惚间遮住了天上的星辰。

    正欲出手的男人一愣,嘴角随即浮出一抹苦笑。

    “看样子,今天这救人的事情轮不到我俩了。”他摇头说道,而目光却死死的盯着天际那道亮起的光点。

    ......

    方子鱼等人俨然已经杀到了那蛟龙的身前。

    而徐寒此时也已经到了极限,他体内的龙气着实已经多到了他难以控制的地步,他身子也因此变得有些膨胀,整个看上去极为诡异,似乎下一秒便会爆体而亡一般。

    巨大的疼痛从五脏六腑传来,他难以自已,以至于催动着妖气的右臂也有些发颤。而早已等待多时的蛟龙在这一刻终于寻到了机会,他周身的妖气再次弥漫出来,庞大的身躯猛然从地上站起,而徐寒的身子也在蛟龙的反弹之下被狠狠的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他艰难的想要站起身子,但体内的龙气还在翻腾,让他几乎丧失了对于自己身体的控制。

    吼!

    再次脱困的蛟龙发出一声怒吼。

    它很愤怒。

    前所未有的愤怒。

    一个蝼蚁,竟然让它损失了整整三成龙气方才从中脱险。

    而那时,方子鱼等人恰好也杀到了它的跟前,它的满腔的怒吼终是寻到了发泄的出口,它巨大的身子一摆,身为龙族的威压顿时荡开,一股可怕的红色能量再次在它的嘴里汇集。

    它要将眼前这些蝼蚁轰杀,从肉身到灵魄尽数湮灭!

    几乎只是眨眼的光景,那暗红色的能量便在它的嘴里汇集完成,然后伴随着凌冽嘶吼,那东西便化为一道流光直直的轰响杀来的方子鱼等人。

    “小心!”一旁的徐寒见状,高声吼道,但却是为时已晚。

    那暗红色能量化为的光球速度极快,转瞬便来到方子鱼等人的跟前,眼看着就要将诸人的身子彻底吞没。

    叮!

    这时,昏暗的世界一道剑鸣乍起。

    那声音极为高亢,好似晨钟暮鼓,震慑天地。

    而后天际之上亮起一抹白光,转瞬那白光飞速而至,犹若流星坠地一般狠狠刺入了那向着诸人袭来的红色光球。

    轰!

    二者方才触碰,一声巨响炸开,那红色的光球就在那白光的冲击下被轰成了虚无。

    二者相撞所产生的余波荡开,诸人赶忙颜面避让。

    数息之后,待到尘埃散去,诸人在侧目望去,却见那之前红色光球轰来之处的地上,此刻正倒插着一把剑。

    一把看上去很是寻常的剑。

    剑身雪白,剑柄古朴,除此之外再无任何的雕饰。

    但此刻那把剑静默的倒插在地上,却带着股难以言说的闻言。

    它就像是一位君王,在流淌的岁月中俯瞰众生。

    虽锋芒入地,却又高高在上。

    这样的异变自然远远超出了诸人的预料,而徐寒等人尚且还在愣神,但方子鱼在那时却是脸色一喜,再也寻不到之前即将赴死的决然。她上前一步,目光既欣喜又急切的看向四周,高声喊道:“姓陈的!你来啦?”

    姓陈的?

    这世上自然有很多陈姓之人,但能被方子鱼这样称呼的,放眼天下却唯有一人。

    玲珑阁重矩峰首徒——陈玄机!

    似乎是为了回应方子鱼,她的声音方才落下。

    一位身着白衣的身影便缓缓自天际落下,稳稳的立在了那长剑的剑柄之上。

    “姓陈的,你终于舍得出关了!”待到那身影落下,方子鱼脸上的喜色更是再也这掩不住,她朝着那身影喊道。

    “嗯。让你久等了。”那身影回过了头,入目的是一张寻常的脸,二十岁出头的模样,看不出锋利的棱角,也寻不到暴戾或是乖张。似乎除了那头被他梳理得齐整无比的白发,眼前这个男人并未有任何的特别之处。

    他寻常得就像邻家的男孩,酒肆的小二,又或者某日上街你不小心碰到的路人。

    他可以是任何人。

    但却不应该是玲珑阁重矩峰上的首徒。

    更不应该是被方子鱼所心心念念的陈玄机。

    “没事。”方子鱼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她笑得很甜,也很特别。

    像是三月春风里的桃花,艳如流火,清如温玉。

    徐寒很少见到方子鱼这么笑,他暗暗想道,这世间能让方子鱼这么笑的恐怕只有那烤得金黄的红薯,与眼前这个男子了吧。

    吼!

    杀戮再次被人终止的蛟龙几乎已经被心头的暴露冲昏了头脑,它发出一声震天的嘶吼,百丈长的身子在天际一阵翻滚,他周身的妖气犹如潮水一般涌出,天际昏暗的云层翻涌,暗红色的雷蛇吞入,巨大的压迫感自他体内泄出涌向诸人,直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

    陈玄机点了点头,“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他轻声说道,声线轻柔,一如他的模样一般寻常得很。

    然后他脚尖轻轻一点那剑柄,身子豁然飞起,地上的长剑在那一刻犹有灵性一般发出一声清鸣跃入了他的手中。

    他伏首持剑,虚立于半空之上,面向蛟龙。

    磅礴剑意在那一刻自他的体内的涌出,那剑意恍若大江东去一般澎湃汹涌,连绵不绝。

    他将自己的身子挺得笔直,剑与人在那一刻恍若融为一体,他亦是剑,剑亦是他。

    这时那蛟龙也似乎意识到了眼前这道身影的难缠,它再次发出一声咆哮,整个身子便化为一道漆烟的闪电,过下万钧雷霆之时,朝着那白色身影杀来。

    陈玄机的双眸一眯,一道剑芒自眸中闪过。

    他的嘴唇张开,一道敕令吐出。

    声线依旧轻柔,但轻柔中却带着大气磅礴。

    恍若金戈斩铁马,君王瞰众生。

    他如是说道。

    “剑出山河覆,日月照丹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