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蠢货
    (ps:这章均订两百的加更,也就是说今日还有第二更和第三更,至于有没有第四更,你们加油,我也加油吧!最后谢谢大家的支持。)

    (ps:本书正版在纵横欢迎大家来主站订阅支持。)

    徐寒想明白那涌入他体内的力量究竟是什么。

    当然,徐寒叫不出它的名字,却知道那力量与那日他经历天劫之后体内所蕴含的紫光极为相似,虽然有些微妙的差别,但本质却是相同的。

    而他体内的金丹是那紫光最后的残余力量在吸纳了天地灵气之后在他的体内凝成的事物。

    二者可谓同源。

    当然为什么金丹能够吸收这股力量,徐寒依然不解。

    若是只因同源便可吸收的话,那修行之事便没有存在的意义了。毕竟天下修士无论修炼何种功法,大抵体内的真气或是真元都是由天地灵气幻化而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同源。若依照此理,岂不是说任何修炼任何法术最后只要轰入人体,便是为他人做了嫁衣?

    这自然是不对,这世上从来不乏因为他人的真气入体,而又无法将之化解,生生被那股真气蚕食掉性命的可怜人。

    徐寒能够吸收那股力量自然还有别的什么原因。

    但徐寒想不到,也没有时间去想。

    可至少他确定那股力量对他是无害的,所以他再次伸出了手按向那蛟龙的面门。

    周围诸人也在那时回过了神来,虽然并不确定徐寒要做什么,但显然现在他们只能将希望寄托于徐寒的身上。于是方子鱼、游岭屈、白凤依三人强提起一口气,运转起体内所剩不多的真元,将之朝着那蛟龙轰去,试图以此缓解蛟龙的冲击力,为徐寒创造更大的可能性。就连那位大寰峰上的大师兄也在宋月明的搀扶下再次唤出了他体内的圣贤之力,随着三人的真元一同涌向蛟龙。

    那自然是电光火石一般的碰撞。

    蛟龙明白眼前这些蝼蚁似乎拥有斩杀他的能力,而诸人也明白想要活命只能杀了这蛟龙。

    生死之间往往能激发人最大的潜能。

    因此这一击所爆发出的声响极为巨大,几乎震得诸人的耳膜发颤。

    可即使蛟龙已经受了重伤,也远非诸人这般简单就可以击败的。

    两股力量在一段不算长的僵持过后,蛟龙便将诸人激发出的力量尽数搅碎,而后他的身子不停继续朝着前方冲刺,直直的撞向不远处的徐寒。

    它虽然是由妖气强行灌注而生成的蛟龙,极为嗜血,但却还有着自己的神智,一群人中,徐寒对他的威胁最大,所以他的第一个目标自然便落在了徐寒身上。

    它的目标明确,但徐寒又岂是愚笨之辈。

    诸人所激发的力量虽然未有对蛟龙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却为徐寒争取到了一段极为关键的时间。

    徐寒在那力量被蛟龙击散的一颤那,身子不退反进,直直的朝着那蛟龙迎了上去。

    他周身的肌肉在那时高高鼓起,体内三百六十五个窍穴张开,疯狂的抽取着天地间的灵气,而体内的金丹也在那时飞速的运转起来。

    他将自己的力量催动到了极致,他脚尖在那时猛地一蹬地,身子豁然高高跃起,一只手伸出,身子在到达最高点时猛地俯冲而下,直直的按向那蛟龙的面门。

    之前他敢于硬接下蛟龙的冲击是因为凤言所激发的圣贤之力卸去了蛟龙绝大多数的力量。而现在强弩之末的众人所能做到的只是稍稍延缓一方蛟龙的冲撞,它这一击依然势大力沉,徐寒不敢硬撼,只能是另辟蹊径,避开其锋芒。

    杀红了眼的蛟龙并未有料想到徐寒还有这般的心思,它一时不察,徐寒的身子便稳稳当当的落在了头上,而徐寒的那只手再次按到了它的面门之上。

    被一个人骑在身上,对于一头龙来说,恐怕没有比这更能让它感到耻辱的事情了。

    更何况,徐寒那只手的诡异之处它是早已品尝过。

    因此,蛟龙在那时发出一声怒吼,试图挣脱徐寒的牵制,但徐寒又岂是愚笨之辈?在手臂触碰到蛟龙面门的一刹那,手臂中大荒丹遗留的力量便再次被他催动起来。

    蛟龙的身子一个激灵,周身气息再次萎靡几分。

    它的双眸血红,嘴里发出一声不甘的嘶吼。

    那股之前将徐寒震得心神激荡的力量再次从它的体内涌出,顺着徐寒的手臂涌向他的身躯。

    这一次的徐寒对此早有预料,他将体内的真气运转开来,护住自己的心脉,同时那颗金丹也在他的催动下疯狂的旋转。

    待到那股力量冲入他的体内,他的身子一震,虽然依然免不了受到冲击,但比起之前重创却是无伤大雅。而金丹则在之后将那股力量彻底吸收,虽然短时间内看不出什么功效,似乎也不能为他所用,但却是压制这妖龙的好手段。

    果然,那蛟龙见自己的龙气轰入徐寒的体内却犹如泥牛入河,当下便是又急又怒。

    它再也顾不得其他,双眸之中的血光大盛,体内的龙气也在这时顾不得珍惜,疯狂的被它催动着涌向徐寒的身躯,试图以此改变自己受制于此的处境。

    而磅礴的龙气入体,徐寒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他的金丹固然可以吞噬这力量,但一下子涌入他体内的力量着实太多了一些,他金丹吞噬的速度明显赶不上那力量涌入的速度,这样下去,不出百息光景他便会被那力量撑破身体,爆体而亡。

    那蛟龙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在生死与珍贵的龙气之间,它没有半分的迟疑,在那时将起愈发汹涌的注入到徐寒的体内。

    这时,徐寒似乎陷入了一个死局。

    收回手,暴走的妖龙首当其冲便会将他撕成碎片。

    不放手,他会被那股他叫不出名字的力量撑得爆体而亡。

    这大抵便是所谓的进退维谷。

    徐寒的身子已经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面色也因为充血而变得潮红,他皮层之下的血光开始一根接着一根爆裂,血迹顺着他的皮肤溢出,将他的整个身子染得殷红。

    他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久。

    “跑!”他在那时转过了头,双眸赤红的朝着还在发愣的诸人吼道。

    声线干涩又嘶哑,像极了一头穷途末路的狮子。

    徐寒是一个很孤僻的人。

    在此之前,他或许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为了救某个人而牺牲自己。

    但此刻他确实这么做了。

    虽然心底有些不甘,虽然对于这个世界有些不舍。但出奇的是,他似乎并没有多少后悔。

    这样的感觉徐寒并不喜欢,但他却没心思在此刻去深究自己为什么会生出这样的想法。

    他只想着,若是要死,总归得有人能活下去,否则他的死又有什么意思呢?

    “我叫你们跑!”因此,在看见诸人依然在发愣之时,他很生气,前所未有的生气。

    他再次大声吼道,用尽自己了浑身的气力,想要把此刻危机的处境以此传递给诸人,让他们能够明白逃跑是摆在他们面前,唯一也是最好的路。

    徐寒如是想,亦如是做。

    但事实上他根本无需如此,他潮红的面色,周身溢出的鲜血,早已将这样的讯息传递给了诸人。

    可是,他们没有跑。

    或者说他们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逃跑这件事情。

    方子鱼再次拔出了剑,游岭屈也抽出了他的刀,凤言唤出了他体内仅存那么些许少得几乎可怜的圣贤之力,就连宋月明与秦可卿都开始运转起他们体内那点单薄的真气。

    他们都很年轻,除开那位早已躲得远远的楚仇离,年纪最大的游岭屈也不过三十出头。

    但他们此刻脸上的神情像极了那饱经沙场的征夫,决绝又刚毅。

    徐寒有些发愣,他不明白他们要做什么...

    准确的说,他是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若是异地处置,徐寒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离开。哪怕最后寻到机会为他们报仇,也好过现在白白死去。

    这是徐寒的逻辑,却显然不是玲珑阁的逻辑。

    同门守望,生死相随的祖训已然刻在了每个玲珑阁弟子的心中。

    哒!

    没有任何的指令,就好似某种天生的默契一般,诸人在那时迈开了自己的脚步,他们开始发起冲锋。

    如同那死守城郭的将士,踏着尸山血海,却依然固执的前行。

    只是不同的是,他们守护的并非城郭或是某个人,而是信念。

    一个关于过去,却又足以影响后来人的信念。

    “你们疯...”徐寒见状,他焦急的朝着诸人吼道,但话才出口,却又生生的停下。

    他的目光对上了诸人的脸庞,对上了他们眸中那抹光芒。

    那光芒好似星辰坠地,势不可挡。

    又好似刀客拔刀时那一抹雪亮,决然又锋利。

    他依然不明白究竟是什么促使着他们做出这样的决定,但他却在他们的眼睛读到了这样的决定是绝非他只言片语便可改变的东西。

    于是他选择的沉默,嘴里呢喃道:“你们这些蠢货...”

    但话一出口,他微微一愣,像是忽的想起了什么似的,他看了看自己身下的蛟龙,一抹苦笑浮上嘴角。

    原来,我也是这样一个蠢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