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龙气!
    (ps:均订过百,加更一章,以后每次均订超过百数都会加更。嗯顺便说一下,本书正版在纵横,请大家来纵横订阅支持。谢谢。)

    徐寒的计划很简单。

    或者说这么短的时间里,他能想到的计划也只能是如此。

    而对付这样一头蛟龙,越是简单的计划自然风险也就越大。

    他运转起周身所有的力量,按在了那蛟龙的面门上。

    同时那大荒丹所带来的镇压妖臂的力量也在那一刻被他催动到了极致。

    无论是蛟龙,还是凤言口中的妖龙,只要一日不化真龙,其本质都是妖。而既然是妖,那么大荒丹中镇压妖邪的力量都应该有效。

    至少徐寒是这么想的。

    而事实上面对这样的绝境,他也只能在这时选择放手一搏了。

    吼!

    方才还气势汹汹的蛟龙在徐寒的手臂按在他头顶的一瞬间,它百丈长的巨大身躯一震,开始疯狂的摆动起来。

    徐寒见状心头一喜,暗道此法见效。

    于是他也顾不得其他,开始愈发狂暴的催动妖臂之中的力量。

    妖龙身子的颤抖愈发厉害,就连他周身的那股狂暴的妖力也在徐寒右臂的压制下渐渐收敛下来。

    似乎一切都开始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方子鱼诸人也在那时站起了身子,看着那少年以一只手臂制下妖龙的诡异场景,眸子写满了不可思议。

    ......

    “这...”远处的老者看着那副场景,眸中同样写满了骇然之色。

    蛟龙的实力若是真的算起来比起大衍境也不遑多让,甚至因为这蛟龙是以蛊林的炼妖之法培育而出,更为暴戾与嗜血,所能展现的战力恐怕比起寻常的大衍境修士还要强出不少。即使之前受过那红袍判官的镇压,又冲撞过凤言的圣贤护佑之光,受到了不小的伤害。

    但有道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使是伤痕累累,这蛟龙的实力也远远超出了现在的徐寒,老者端是想不明白,徐寒凭什么能够制服这样一道凶物。

    不过他的眼界亦非寻常人可比,在那时微微的诧异之后,他忽的醒悟过来,转头看向身旁的男人问道:“难不成他那条手臂...”

    “沧海流的名声有多臭,他比我们更清楚,他留下的种子,自然得给些安身立命的法门。”男人打断了老者的话,他的语气极为平淡,似乎对这一幕早有预料一般。

    老人一愣,心头对于这位皇帝陛下的敬畏莫名又大了一分。

    “准备出手吧,那小子坚持不了多久了。”这时,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嗯?”老者闻言又是一愣,他端是有些莫不清楚男人的心思,方才他见形势危急,几次要出手相救,可男人却要拦下,如今徐寒一众似乎形势大好,男人却要他准备出手。

    似乎是看出了他的疑惑,男人微微一笑。

    “蛟龙是妖不错,无论是森罗殿的天魔镇大妖,还是大寰峰上的儒生,亦或是眼前这小子古怪的右臂都有着一股天生克制妖族的力量,若是换作其他的妖物早已被他们镇压,可惜他们算错了一点。”

    男人的嘴角那时高高扬起,今夜有些泛红的月光照在他的脸上,让他整个脸庞在那时看起来极为诡异。

    “它还是一头龙,体内有着近乎于道的龙气...”

    “而龙这种东西,只有龙才能降住!”

    ......

    蛟龙周身的气息愈发的萎靡,似乎已经到了昏死的边缘。

    它周身的光芒黯淡,浑身上下因为之前几次战斗而不足的流淌着鲜血,它的挣扎也随着这些鲜血流出而渐渐变得无力。

    徐寒的状况却也并不乐观。

    他右臂极为怪异的膨胀开来,看上去肿大无比,而他的额头上更是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迹,太阳穴两侧青筋暴起。

    催动右臂中大荒丹的力量对于徐寒来说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他一边要镇压这头强大蛟龙,不敢有半分懈怠,否者一旦被堆放抓住了机会,相比以这蛟龙凶性,只是瞬息光景他们便得做了这蛟龙的盘中餐。

    而另一边,他又得提防着自己右臂的苏醒,毕竟他尚且未有将之炼化,一旦觉醒,等待徐寒的同样是一条死路。

    因此,这件事情表面上看徐寒只是催动了右臂。

    但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只有徐寒自己才清楚,这一招棋他下得究竟是如何万分凶险,说是如履薄冰亦不为过。

    不过好在蛟龙的气息愈发的萎靡,他离成功似乎不远了。

    徐寒这样想着,心头稍慰。

    可就在这时,那头眼看着已经没有了还手之力的蛟龙,双眸猛地睁开,一道骇人的血光闪动。

    那时,一股磅礴的力量自蛟龙的体内传来,顺着徐寒的手臂涌入了他的身躯。

    噗!

    一口逆血自徐寒口中喷出。

    那力量极为强大,远不是什么真气或是真元可以比拟的。

    它更像是某种规则或是命令,带着一股让人难以抗拒的威严直直涌入徐寒的体内,徐寒顿觉五脏六腑剧痛,体内气血翻涌,按在蛟龙头上的手也在那时随即松懈,身子倒退数丈方才停下。

    “徐兄!”

    “徐公子!”

    身后的诸人见状都发出一声惊呼,他们心在徐寒压下妖龙时便已然提到了嗓子眼,此刻见这般异状,自然是又惊又怕。

    吼!

    但他们惊惧很快便被淹没在了那蛟龙怒吼声中。

    徐寒的手臂离开他的身躯,随即那禁锢他躯壳的力量也尽数散去。

    它如脱笼之兽一般发出一声怒吼,将被蝼蚁牵制的苦闷于这一声嘶吼之后尽数发泄而出。

    而后,它的血盆大口张开,就要朝着诸人袭来。

    首当其冲的自然便是那个靠着古怪手臂险些将它镇压的少年。

    “小心!”周围诸人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纷纷朝着徐寒高声呼喊道。

    但这时的徐寒,却如同陷入了魔怔一般。

    他愣愣的站在原地,目光死死的盯着自己右臂的掌心,眉头皱起,似乎在苦恼着些什么。而对于那呼啸而来的妖龙却是犹若未闻。

    徐寒自然很是苦恼。

    方才那只蛟龙体内涌出的力量,很强大,也很特别。

    这样力量冲入徐寒的体内足以将徐寒五脏六腑尽数搅碎。

    而事实上,这样的事情却并没有发生。

    徐寒好端端的立在那里。那股力量涌入他的身体之后确实对他造成了一些损伤,但之后,他体内那颗诡异的金丹却猛地金光大盛将那股力量吸入其中,本可以取走徐寒性命的东西就那样如同泥牛入水一般消失不见......

    这确实是一件很诡异的事情。

    而更诡异的是,那股力量不知为何让徐寒隐隐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样的危机关头,去思考这样一件事情,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很不合时宜,但徐寒心底却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这很重要。

    想得明白,便有一线生机。

    想不明白,死路一条。

    所以徐寒低着脑袋,皱着眉头,仔细的思索着那股自蛟龙体内涌出的力量究竟是什么?

    又为何能被那紫色光团所铸成的金丹所吸收?

    想到这里,徐寒的身子忽的一震。

    他犹如被人醍醐灌顶一般,忽的茅塞顿开。

    于是,他再次伸出了手,直直的迎向那扑杀来的巨大蛟龙。

    他的身躯相比于那百丈大的蛟龙,犹如蝼蚁一般不值一提。

    叮!

    可就在他手伸出的那一刹那,他体内的金丹猛地运转起来,一道道金色的光芒透过他的皮层绽射而出。

    远处的诸人看着那浑身沐浴着金光的少年,皆是目瞪口呆。

    那是怎样一副画面。

    大地龟裂,天际雷彻。

    恶龙狰狞,双目如血。

    一位少年,嘴角浅笑,一手伸出。

    渺小的身躯,恍若千丈。

    他浑身沐浴着金光,宝相庄严。

    宛如仙人临俗世,天神入红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