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蛟龙?妖龙?
    (ps:下午就要上架了,心头甚是惶恐,请大家多多支持啊!!!!)

    那是一头烟色的蛟龙。

    近百丈长的身躯之上,布满了黝烟的鳞甲,而鳞甲之下隐隐间似乎还有某种诡异的红线闪过。

    有道是龙从云,虎从风。

    这时蛟龙百丈长的身躯已经尽数浮出水面,它呼啸在天际摆动自己的身躯,嘴里时不时的发出阵阵震天的嘶吼。

    本来纷然而下的细雪在那时停住,漫天的乌云猛然朝着那蛟龙的上方汇集,一道道乌红色的电蟒在云层攒动,时不时发出声声巨大的闷响。

    那景象端是诡异到了极致,

    好似末日将至,天柱欲塌一般。

    红袍判官已经飞到了那蛟龙的头顶,他那大红蟒袍在夜风中被吹得猎猎作响。而他的双手在那时在胸前合十,然后一股气势荡开,数道手印在他手中结出,而每一道手印的结出,随之而来的便是一道道生涩晦暗的血色敕令自他的红袍下涌出,围绕在他的身体四周。

    “二位助我。”他发出一声暴喝,双眸睁得极大,眼白之中血丝密布。

    而身下那两位烟白无常闻言更是不敢有半分的忤逆,只见他们同样连结数道手印,两股真元便在那时自他们的体内涌出,飞向红袍判官的体内,亦是得益于此,红袍判官周身气势再次向上攀升了一个台阶。

    只见那时他身上的红袍高高鼓起,一头长发亦是胡乱的被吹动。

    他眸中神光一闪大喝道:“天魔镇大妖!”

    声如雷霆,势如泰山。

    那些红色的敕令猛地光芒大作瞬息自判官周身脱体而出,聚合在了一起,化为一道血红色的大印,带着无上的威严朝着那头蛟龙的头顶压下。

    吼!

    周身烟甲的蛟龙也似有所感,在那时发出一声巨大的龙吟,他的身子开始疯狂的在半空的攒动,试图挣脱那大印的镇压。

    但那判官所唤出的大印之中似乎蕴含着某些蛟龙极为畏惧的力量,强横无比的蛟龙在那大印的镇压下,身上的气势竟然萎靡了几分。

    轰!

    天际攒动的雷鸣之音又大了几分。

    似乎是在诉说着那蛟龙此刻心头的不忿与悲鸣。

    它的身子开始下沉,巨大的红印好似一尊大山一般压在它的身上,无论他如何挣扎都无法阻止自己被镇压下去的命运。反倒是这样的挣扎让他身上的鳞甲不住的脱落,一道道暗红色的血迹顺着伤口流出,他周身的气息也随之愈发的萎靡。

    似乎被镇压,已经是一个既成的事实。

    这一点,至少在那位红袍判官看来却是如此。

    而就在眼看着蛟龙的身躯就要再次沉入河底之时,那蛟龙的眸子中忽然泛起一道血光。

    轰!

    又是一道炸响。

    云层之上的闷雷在那时猛地脱离的乌云,化作一道暗红色电蟒,飞速朝着那红袍判官的面门轰杀而来。

    这样的变故太过突然了一些,而雷霆的速度又是何等之快,即使是身为判官的那人在那时也是毫无反应的机会,直直的被那电蟒劈了一个正着。

    噗!

    判官周身的气势一滞,一口鲜血便自他的嘴里喷出,神情瞬息萎靡了下来。而那两位为他传递真元的烟白无常更是受其牵连,纷纷喷出鲜血。

    眼看着就要将蛟龙镇压入河底的大印在那时因为三人受到重创,发出一阵不甘的摇晃,最后消散于天地间。

    重获自由的蛟龙发出一声咆哮,声浪巨大,几乎让身下的江水倒灌。

    “走!”

    回过神来的判官与烟白无常知道事已不可为,当下发出一声大喝,便要撤离。

    可蛟龙又怎会给这些险些将自己镇压下去的三人离去的机会。

    它的尾翼一摆,庞大的身躯非但不显笨重,反而是灵活得出奇。

    正要遁走的三人架势还未摆开,那蛟龙的血盆大口便已然及身,只听三道惨叫声响起,森罗殿的判官与烟白无常就这样做了那蛟龙出世后的第一道食粮,被嚼成碎渣吞入了腹中。

    而尝过了人肉滋味的蛟龙似乎并不满足,他将目光落在了不远处正战做一团的徐寒众人的身上。

    又是一道龙吟响起,它的身子便猛地朝着诸人俯冲了过来。

    ......

    徐寒提剑硬接下了一位紫衣修罗使的一刀,即使他将体内那颗诡异金丹的力量运转到了极致,这一击对拼依然让他心神动荡,体内气血翻涌。

    当日体内那紫色光团的出现让徐寒意识到了那是一个天大的机缘,他不想放过,无奈之下,只能吞下了那枚涌来炼化妖臂的大荒丹。

    他自然不是因为眼前的蝇头小利而彻底丧失了判断力,究竟是机缘重要还是炼化那妖臂重要,这一点徐寒自然是清楚。

    他之所以那么做,是因为在此之前,夫子已经将大荒丹的特性以及功效给他讲得很是清楚。

    大荒丹蕴含着磅礴的药力,同时也具有镇压妖气的特性。二者并非合二为一而是两个分开的个体。只是那妖臂极为强大,需要震慑妖气的特性的同时也需要足够的力量来与之抗衡,才能将之彻底炼化。但徐寒没有那般修为,而大荒丹的药力恰恰可以弥补这一点缺陷,虽然不足以完全炼化妖臂,但却可以暂时将之镇压,等待徐寒修炼到足够强大的境界再将之彻底炼化。

    而那紫色的光团可以帮助徐寒开辟出更多的窍穴,这所带来的好处足以让徐寒拥有更强大的底蕴,甚至很可能以量变带来质变,产生某种更大变化。因此,徐寒方才动用了大荒丹的药力助那紫色光团开辟窍穴,而那些能够镇压妖气的力量则被他调集于右臂,虽然无法如之前那般稳固妖臂的异动,但想来短时间内也是无恙。只要徐寒修炼得足够快,想要摒除妖臂带来的麻烦也并非没有可能。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徐寒的做法很是成功。

    他体内的窍穴足足有三百六十五道,比起寻常人多出三倍有余,而同时他的窍穴由于是由那紫色光球开辟而出,其大小容量也是寻常修士窍穴的三倍以上。

    哪怕只是在丹阳境,他体内真气的容量便已然是同境修士的九倍以上,更不提那枚不知道究竟是何物的金色内丹了。徐寒约莫估算了一下从真气总量上来看,他体内的真气恐怕已经超越了寻常三元境的修士。

    而也正是依仗于此,徐寒方才有了与紫霄境修士抗衡的资本。

    双方此时已经缠斗良久,虽然之前方子鱼已经斩杀了近半数森罗殿的修罗,但她却也因此消耗巨大,所能拥有的战斗力十不存一,加之他们一方的高端战力着实太少,在这样的持久战中已然渐渐露出疲态。

    可就在这时,一声巨大龙吟响起,还在鏖战中的双方在那股巨大的音浪刺激下皆是身子一顿。

    然后只见一道庞大的烟影袭来,位于后方的数位修罗便在那时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随即便被那烟影吞入了腹中。

    吼!

    吞下数位修罗的蛟龙朝着诸人发出一声嘶吼,显然这些血肉完全不能满足他此刻的饥肠辘辘。他庞大的身子弓起,骇人心魄的龙威荡开。

    即使是心智坚定的修罗们,在那龙威之下也是忍不住身子颤抖,早已忘了眼前的徐寒等人。

    “快走!”徐寒毕竟是在大渊山见识过那位妖族大君之人,他最先回过神来,赶忙朝着诸人吼道。虽然不知为何这蛟龙会在此刻出现,但强如判官无常这样的人物都饮恨当场,那这蛟龙尤岂是他们可以匹敌的?

    说罢,他便拉着身旁的诸人赶忙朝着远处奔去。

    那蛟龙的嘴在那时张开,周围肝胆俱裂的修罗们便自觉一股吸力传来,他们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飞入蛟龙口中,做了它的血食。

    在徐寒的快速反应之下逃过一劫的诸人还未跑出多远,那蛟龙巨大的身子便追了上来,它嘴唇上是淋淋的血迹,此刻正猩红着双目拦在了诸人前进的道路之上。

    那可是一头龙!

    哪怕只是蛟龙,光是自它身上倾泻而出的龙威便足以让诸人体内的内息紊乱,能够施展的战力更是十不存一。这样的存在又岂是他们能够对抗的?

    因此,在那时,诸人脸色都变得极为难看。

    “蛟龙?妖龙吧。”可就在这时,人群中忽的响起了一道轻声线。

    那声线柔和又清澈。

    像是那三月的春风,润物无声,却又沁人心脾。

    本已心头被恐惧占满的诸人在那时一愣,侧头望去,却见那位大寰峰上的大师兄凤言此刻正嘴角含笑的望着天际上的那头咆哮不绝的蛟龙。

    “既然是妖。”凤言在那蛟龙的威压下依然保持着他固有的风度,他这般说着,脚步却缓缓迈出。

    他的衣衫在那蛟龙所激起的风浪下而高高鼓起,纤弱的身躯犹如一杆长枪一般挺得笔直。

    他还是那个大寰峰上的大师兄,徐寒感受不到他体内半分的内息波动。

    但一股白色光芒却在那时自他的体内升腾而起,那光芒一如凤言此人一般。

    柔和、温暖。

    而深处却藏着一股不容亵渎的威严!

    “那凤言倒是想要试试。”

    “妖龙究竟比起大妖,有何不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