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姓陈的笨蛋
    (ps:不出意外明天就会上架,望大家多多支持!!!)

    “大人,这就究竟是怎么回事?”身着烟白二袍无常二人也都在那时抬眸看向红袍判官,显然蛟龙的忽然出现不在他们的计划之中。

    那红袍判官的眉头一皱,脸色也是难看至极。

    “殿中给的消息是三日之后蛟龙才会出世,我也不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说着看向河中那只已然露出了半截身子的蛟龙,眸中厉色一闪而过。

    “蛟龙既然出世,想必殿中很快便会有人前来,你等随我先将之牵制,等待殿中救援。”判官言道,但很快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又言道:“蛟龙的消息不能走漏,你们去将那些玲珑阁的弟子尽数灭口。”

    不同于之前所言,判官这一番话却是对着身下那数十位青衫紫袍的修罗们言道的。

    森罗殿固然是一个守规矩的地方。

    但有时候,所谓的规矩,在绝对的利益面前,没有任何意义。

    而同样,在说这一番话时,或是由于事态紧急,又或是由于对于己方的实力拥有足够的自信,他并未有使用任何类似于隔空传音的法门。

    因此,这番话自然也一字不漏的落到了徐寒等人的耳朵里。

    方才相互搀扶着站起身子的诸人当下便是脸色一变。

    大地的震动还在继续,而那些修罗们皆是肉身修士,论起适应能力倒是比游岭屈这些寻常修士高出不少,此刻已然是适应了这般异状,正杀气腾腾的朝着诸人冲来。

    哐当。

    那时只听一声脆响,身子娇小的方子鱼猛地迈步上前。

    她那还有些婴儿肥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股冷冽之色。

    “你们快走,这里由我断后。”她头也不会的言道,磅礴的真元亦在那一刻如潮水一般自她的体内倾泻而出。

    她一剑伸出,数以百计的剑影自她的剑身之上浮现,以剑身为中心缓慢的旋转。

    “去。”她眸中一道剑芒闪过,口一道敕令吐出。

    那数以百计的剑影便在那时化为寒芒飞射而出,剑锋冷冽,犹若猛虎下山。

    噗!

    噗!

    一道道血光自那扑杀来人群之中爆开。

    只是转瞬的光景,便有数位修罗倒在那剑锋之下。

    须知这些修罗都是金刚境乃至紫霄境的大能,放在任何一处 ,都足以坐上森罗殿舵主的位置。他们的肉身何其强大,寻常利刃斩其身上连些许凹痕都无法留下,可却在方子鱼这剑意与真元化为的剑影之下,一个接着一个的饮恨当场。

    这便是通幽境修士的强大之处。

    真元外放,千里之外足以取人性命。

    但修罗本就是森罗殿培养出来的死士,同伴的死亡并不能让他们生出半分的畏惧,只能加深他们此刻体内的凶性。

    他们踩着那些同伴的尸体,如同恶狼一般扑杀过来,转瞬间,距离方子鱼的距离便不足百丈。

    肉身修士的肉身强大,无论速度还是瞬间爆发的力量都足以碾压同境修士,一旦被他们晋升,在以寡敌众的情况下,方子鱼很难有半分胜算。

    方子鱼想着这些,脸色愈发阴沉。

    她一咬牙,另一手猛地伸出,轻轻拍了一下那柄清锋的剑柄。

    叮!

    那把清锋的剑身一颤,一道清脆的剑鸣荡开,纯粹的剑意宛如溪流一般自剑身上涌出,虽不磅礴逼人,却绵绵不绝。

    方子鱼的双手随即朝着两侧张开,而清锋离开了手的支撑,竟然神奇悬浮于她的身前。

    她的双手食指与无名指伸出,其余三指弯曲,随着双手张开的轨迹,一道道剑影再次浮现。

    这时,那些修罗们已经杀到了离她不过十丈的距离,以修罗们的速度,不过数息光景,便可刀及她身。

    “匣鸣默千古,一剑抵万军!”

    就在这时,一道犹如呢喃一般的声线自方子鱼的嘴中吐出。

    随着最后一道军字落下,方子鱼额前的发丝忽的被扬起,身前的清锋便在这时领着那万千剑影,飞射而出。

    这一剑既出,万籁俱寂。

    只听一道道哀嚎声响起,那些杀来的修罗们竟有半数饮恨这剑招之下。

    而方子鱼的脸色也随即一白,显然,这一式对于她来说同样消耗巨大。

    那些在这剑招之下侥幸活下来的修罗们自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们脚下速度又快了几分,转瞬间便杀到了方子鱼的跟前,一把把明晃晃的刀剑带着冷冽的锋芒从两侧朝着方子鱼各处要害斩来。

    而此时的方子鱼尚还未有从之前的战斗中恢复过来,她素来少有与肉身修士交手,自然料不到他们的速度竟然快到了这般地步,一时间始料未及,竟是张不开任何的抵御架势。

    而眼看着那些刀剑己身,方子鱼心头蒙生死志。

    她倒并无多少惧意,只是觉得还未见过那姓陈的笨蛋最后一眼,甚是遗憾。

    “小心!”就在这时,一声暴喝乍起。

    一把刀与一只裹着白布的右臂分别自她的两侧伸出,险之又险的将那斩来的刀剑生生挡下。

    却是那徐寒与游岭屈二人。

    死里逃生的方子鱼一愣,侧头看向二人,眸中既有劫后余生的庆幸,亦有一丝不解。

    她拦下这些修罗之时,本就是抱着一命相搏的心思,而为的便是让徐寒等人能有一线生机,可却不想他们竟然去而复返。

    “你们?”她当下一愣,便出言问道。

    “此事因我而起,若是只留师姐一人在此搏命,游某人有何颜面回去面见师尊?”游岭屈一刀斩退欺身上前的修罗,口中说道。

    “别看我,我是欠了掌教的人情,答应了他要带你回去。”徐寒却是耸了耸肩膀,一脸无奈的说道。

    二人的回答端是让方子鱼心头万般情绪翻涌,而也在这时她才发现不仅徐寒与游岭屈未有离开,就连白凤依等人也在他们的身后摆开了架势。虽然不曾言语,但那共同进退的意思已经表现得不能再明显。

    那时,方子鱼重重的点了点头。

    “好!今日,我便带大家一同杀出去!”这话说罢,女孩的那把三尺清锋再次从远处遁回,她手握长剑,周身磅礴的真元再次喷吐而出,直直的迎上那些杀来的修罗。

    ......

    玲珑阁,重矩峰山巅。

    此山灵气充足,山巅之上更是如此。

    为了更好的利用此处的灵气,玲珑阁的先贤大能特地在此开辟了三道洞府,结成三道大阵,吸纳灵气。

    这三道洞府分别唤为流朔、幽泉、清音。

    其中流朔、幽泉二道分别被司空白与叶红笺占据。

    而第三道清音洞府之中,一位身着白衣,头生白发的青年男子正盘膝坐于其中,他的面容平静,模样白净,此刻双眸紧闭好似陷入了沉睡。而他的身侧的地上正插着一把长剑,剑身雪白,剑柄古朴,无任何的装饰。

    那是一把很寻常的剑。

    一如这个男子,看上去除了拿头扎眼的白发亦是一位很寻常的人。

    但不寻常的是,他的周身涤荡着一股被称之为意的东西。

    那股意远不是剑意那般简单,更混杂着某些难以言说的事物。

    像是展翅的苍鹰,像是搏兔雄狮。

    静默如水,而动时必是潮起浪涌,雷霆万钧。

    吱呀。

    伴随着一声沙哑的声响,洞府的大门被人从外推开。

    男子的双眼也在那时睁开,漆烟的眸子深处似乎藏着星辰,但又似乎空无一物。

    “子鱼那孩子似乎遇到了些麻烦,你走一趟吧。”洞外之人沉声说道。

    “是。”男子微微点头,脸上波澜不惊。身旁的长剑剑身一荡,一道剑鸣乍起。

    虽不高亢,却如暮鼓晨钟。

    俱寂万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