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买命钱
    雁不过离雁来并算不得太远。

    方子鱼一行四人走了约莫一刻钟的时间便已然看见了远处那条江河的轮廓。

    确如那位唤作胡二的掌柜所言,雁来城大雪纷飞,一派冰天雪地之象。走在郊外的四人踩着厚厚积雪,行走多有不便,可那条算不得如何宽阔的雁不过却奔流不息,甚至隐隐能够看见那河水之上有丝丝热气冒出。

    这时,走在队伍最前方的方子鱼脸色一变。

    “有血腥味。”她沉声言道,眸子在那时眯起,望向远处,那里有几道烟影闪动,显然正在打斗。

    “月明、可卿你们就在这里等着,保护好师兄,我去看看。”方子鱼也不待三人给予她任何的回应,身子一顿,便猛地蹿了出去。

    ......

    游岭屈看了看身旁神情萎靡的白凤依与落文故,又看了看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同门弟子,他的心在那一刻沉到了谷底。

    他很后悔,逞一时意气,带着诸人前来探查此事。

    他这般急于立功,无非是因为之前被方子鱼所羞辱,又被那位太守所轻视。

    作为玲珑阁的亲传弟子,游岭屈自然有着自己的骄傲,他才三十一岁便已经通幽境大成,这样的境界不说旷古烁今,但也称得上万里挑一。他想要查清妖患的真相,一雪前耻,却不想竟落到了这般田地,害了自己,也害了这么同门师弟。

    想到这里,他脸上的神情有些狰狞,握着刀的手又紧了紧,手背之上青筋暴起。

    他动了搏命的念头。

    就是死,也得拉上几个垫背,以慰师弟们的在天之灵。

    “玲珑阁的弟子当真是不怕死,才杀了几个,又送上门来几个。”这时,一道沙哑的声线响了起来。却见游岭屈三人的周围早已围着数道身影。

    他们大抵身着青衫或是紫衣,唯有三人格外不同。

    有一身着大红蟒袍者矗立于半空之上,衣衫却在夜风中飘零,看不清容貌。而他的身下一白一烟两道身影,他们脸色惨白,近乎病态,额上更是戴着一道造型夸张的官帽,白的帽上上述一见生财四字,烟的帽上天下太平四字。却是那森罗殿中的烟白无常二人。

    而那位大红蟒袍的身份更是呼之欲出,定是十殿阎罗之下的第一人红袍判官!

    派出如此豪华的阵容,由此可想森罗殿对于这雁不过中的妖物重视到了何种地步。

    “杀了。”这时,那位红袍判官发出一道极轻的声响。

    那微不可闻的声音却宛如一颗石子投入了平如镜面的湖中,涟漪荡开,波澜四起。

    那些围着游岭屈三人的青衫紫袍如得敕令一般,猛地动了起来,杀气腾腾的朝着三人围杀了过来。

    游岭屈三人此刻的身上早已带着或大或小的伤势,面对诸人的围杀,落败生死只是时间问题。

    三人在那时对望一眼,皆从对方的眼中看见了死志,三人的心头一横,周身的真元瞬息被他们运转起来,想要做最后一搏。

    “等等!”这时,人群中却忽的响起了一声高呼。

    一道娇小的身影踏着那些围杀过来的青衫紫袍的头颅敏捷的跃入了诸人的包围之中,落在了游岭屈三人的跟前。

    “方师姐?”待到看清那来者容貌。游岭屈三人都纷纷发出一声惊呼,之前他们与之相见时对方曾几次试图说服他们不要轻举妄动,但却由于游岭屈的一意孤行,让他们落到了这般田地。本以为已经到了孤立无援的境地,却不想这时方子鱼竟然赶到。

    意外之余,更多的却是愧疚涌上心头。

    但方子鱼却是没有半点去关心自家师弟此刻心头究竟在座何想的心思。

    她沉着脸色从怀中掏出了那只徐寒给的判官笔,高声朝着远处那位大红蟒袍说道:“师弟鲁莽,不懂这江湖规矩,判官笔在此,还请诸位放我等离去。”

    周围的青衫紫袍都在那时停了下来,纷纷转头看向远处的大红蟒袍。

    场上的气氛沉默了一小会。

    天际的大红蟒袍猛地伸出了手,方子鱼自觉手中一道吸力传来,那只判官笔便猛地飞出,遁入了那人手中。

    他拿着笔好生端详了一会,沙哑又沉重的声线再次响起。

    “确实是判官笔。”

    森罗殿所为之事固然让玲珑阁这样名门正派不耻,但他却又确实是一个极讲规矩的地方,对方既然收了这判官笔,那游岭屈等人的性命应当是保了下来。

    想到这里,方子鱼暗暗松了一口气,脸上浮出一抹喜色。

    “一只判官笔,抵一条人命,你要保哪一个?”可就在那时,大红蟒袍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诸人脸上的喜色顿时凝固在了当场。

    “我们乃是玲珑阁弟子,前辈可否看在师祖司空白的面子上通融一番...”未曾料到还有这般变故的方子鱼脸色难看,但还是强压下心底生出的不安拱手朝着那判官言道。

    “规矩就是规矩。”

    但大红蟒袍的回应却是彻底将方子鱼心底那一丝丝侥幸给彻底浇灭。

    “此事因我而起,我已无颜回山。”游岭屈见状,顿时脸色惨白,他在那时一咬牙,这般说道。

    “事已至此,游师弟勿需自责,此事我亦难辞其咎,此罪我们一同担下。”落文故也在那时迈出了自己的脚步,与那游岭屈并肩而立,笑着言道。

    很显然,这两位男子决定将唯一一个名额留给白凤依。

    “二位如此,我岂能独活。”但白凤依却在那时眉头一挑,亦是上前一步,沉声言道,大有巾帼不让须眉之象。

    “选不出来吗?那可就都得死了。”这时,半空中的大红蟒袍再次发话,那些青衫紫袍闻言再次朝着诸人聚了过来。

    这样的变故让几人脸色大变,他们纷纷推让着试图让对方离去,可这时却没有一人愿意接受这样的馈赠。眼看着那些森罗殿的爪牙越靠越近,只听哐当一声,方子鱼手中的长剑出鞘。

    “是我带你们出的山门,要么今日我们一同回去,要么就一同死在这里。”

    那时方子鱼小小的身躯里似乎迸发出无穷的能量,心蒙死志的三人在那时一愣,随即互望一眼,眸中都有了释然之色。

    “好,今日,我们便与师姐共同进退!”游岭屈重重点了点头,那把大刀再次被他提起,体内真元流转,斗志昂然。

    眼看着双方就要短兵相接。

    可就在那时,远处忽的出现了两道身影,却是一位右臂缠着白布的少年,与一位手捧着一团布料包裹着的事物的中年大汉。

    他在离战场还有数丈远的地方停下,朝着那大红蟒袍盈盈一拜。

    “在下乃是玲珑阁悬河峰客卿,来此想与判官大人做笔生意。”

    这时,方子鱼等人已经与那些森罗殿的爪牙战在了一起,虽然都发现了那少年的到来,却又无暇与之对话。

    天际之上的大红蟒袍微微沉吟,便言道:“森罗殿只做杀人的买卖,做不了救人的勾当。”

    言语间,已然拒绝了那少年的提议。

    “这世上没有做不了的买卖,只有够不够的价码。”少年却是对于此言不以为意,他说罢这话,便转头看向身后的大汉。

    那大汉在那时会意一笑,手中的包裹便被他打开。

    哗啦啦!

    只听一阵轻响,一道道红色的事物自他包裹中落下,摆满了他脚下的地面。

    却是十余支猩红色的判官笔。

    少年的嘴角在那一刻浮出一抹春风般的笑意。

    “这些,不知道够不够买我这几位同门的命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