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还债
    从赌坊出来之后,徐寒便变得格外的沉默。

    跟在身后的秦可卿有意想要询问徐寒缘由,但却始终没有找到开口的机会。

    她皱了皱眉头,看着徐寒手中那只红色的毛笔,不明所以。

    那是徐寒用五两烟龙金买来的“消息”,关于那个雁来城中妖怪的“消息”。

    与秦可卿预想的不同,那消息并不是任何的笔墨字句,更不是口头上的消息传递,再收掉徐寒的钱后,那个丰腴的女人便递给了徐寒一只红色的毛笔,而徐寒的沉默便由那时开始。

    他领着楚仇离与秦可卿出了赌坊后,便只是低头赶路,未有向秦可卿解释什么,更没有再说过半句话。

    这样的异状无疑让秦可卿心底不安。

    “楚大哥,徐公子他?”她试图询问一旁的楚仇离。

    但那中年大汉也很是困惑的挠了挠脑袋,“或许是因为方才那个娘们太漂亮了,徐小子心里痒痒,我们看着他不好下手,所以在生闷气。”

    楚仇离的以己度人以及口无遮拦,当下便让秦可卿脸色绯红。

    她狠狠白了一眼楚仇离,嘴里小声的呢喃着:“徐公子,才不会是那样的人呢!”说罢,秦可卿看向前方那沉默的背影,想着徐寒方才在赌坊中的轻车熟路。隐隐约约间他的背影与某一个多年前的身影重合在了一起。

    ......

    回到客栈的时候,出去与游岭屈等人交换消息的方子鱼三人还未归来。

    徐寒三人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却发现今日那位男子正正襟危坐在自己房内,他的房门打开,在徐寒等人经过之时,那男子忽的张嘴说道。

    “相逢是缘,既然同在异乡,何不进门坐坐?”那时那男子嘴角含笑,高举着手中的茶杯看向徐寒。

    虽然今日与男子的一番相遇,男子给众人的感官都还不差,但这时的邀约终归显得有些突兀,秦可卿本能的想要提醒徐寒。

    可徐寒却在那时眯着眼睛看了男子好一会,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男子衣角处的某一样事物上。

    那是一支笔,一支红色的与他手中那支一模一样的笔。徐寒微微一愣,然后便在秦可卿发言之前,出声说道:“可卿。”

    “嗯?”秦可卿到了嘴边的话被咽了回去,她疑惑的看向徐寒。

    “和楚大哥一起去把我们的东西收拾妥当。”

    秦可卿闻言,那时她的心底固然有着许多的疑问。

    譬如那支笔究竟意味着什么?又譬如为什么要收拾东西?

    这些问题都盘踞在女孩的心头,她想要问个究竟,但抬眸却见那男子房内的烛火映着徐寒的侧脸。那时少年的眸子,光芒深邃,好似那天边的星辰,又似那年景升城里烟夜中凝视她的双眼。她蓦然一怔,所有的疑问忽然烟消云散。

    她知道,她可以信任他,不需要任何理由。

    于是,她乖巧的点了点头,朝着徐寒道了一声“小心”,便与楚仇离一道去到了屋内。

    ......

    男人的房间中,徐寒与那男子相对而坐。

    二人都相互打量着对方。

    不同的时,男人的嘴角始终带着抹浅浅的笑意,他打量徐寒,就好似在打量一件罕见的珍品。

    而徐寒的脸色却多少有些阴沉,目光之中甚至隐约带着些戒备之色。

    房间之中的气氛也因此变得有些诡异。

    “阁下既然收到了判官笔,难道还不打算离开吗?”

    终于徐寒率先打破了二者之间的沉默。

    男子闻言微微一笑,却是不答徐寒所问,他伸手提起了桌上的茶壶,为徐寒满上了一杯茶水。

    “偏远小镇,寻不到什么好茶叶,清叶白这茶味道甘甜,尚可。”

    “清叶白是青州特产,一两的市价便是十两白银,这样的茶都算不得好茶,那恐怕这世上能入阁下法眼的东西是少之又少了。”徐寒抿了一口那茶水,轻声说道。

    “小兄弟似乎对茶道颇有研究。”男人的眉头一挑似乎来了兴趣。

    但徐寒却没有与之谈论这些的心思,他摇了摇头,言道:“并无研究,只是以前有位长辈喜欢茶道,耳濡目染听过一些。”

    说完这话,徐寒便起了身子,拱手言道:“阁下有恃无恐,徐某却只是一介草莽,判官笔下,不敢多留,这便要召集同伴早些离开这是非之地,望保重。”

    烟袍修罗青衫鬼,白袍无常红袍笔。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森罗殿是一个很讲规矩的地方。

    只要交了钱,要杀的人,要买的消息从不作假。

    但有一种例外,你要的东西恰恰森罗殿也要。

    于是,送上一只判官笔,只要识趣离开,生死簿那一笔便暂且划去。

    那买消息的钱,买的就不再是消息,而是你的命。

    徐寒在森罗殿待了整整四年,而他所了解的森罗殿不过其真正实力的冰山一角,但这单单一角,便足以让徐寒胆战心惊。

    他根本生不起半点与之为敌的信心。

    至少现在他没有这样的信心。

    这东西,在他看来与勇气无关,却又与找死无异。

    男人没有离去的意思,而徐寒也不想去管他究竟有何依仗,他只知道他要带着诸人离开,而男人的生死与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话说罢,他便转过了身子,就要离去。

    “是吗?清叶白确实在我看来算不得什么好茶,只是当年夫子却喜欢得很,说这东西香淡却绵长,好似做人一个道理。”

    男人的话却在那时忽的响起,不大的声线落在徐寒的耳中却又恍若雷霆一般,让徐寒的身子在那时一震。他愣愣的转过了头,眸中是想要压下,却又无法压下的惊骇之色。

    “.....”他在那时张开了嘴,想要问些什么,但话还未出口,男子的声音却又再次响了起来。

    “玄儿跟着你这些日子长胖不少,你可得让它以后少吃点,太肥了就跑不动了。”男人言罢,也不管徐寒作何反应,他的手在那时轻轻一抛,那只判官笔便猛地飞出,不偏不倚的落在了徐寒的手中。

    “故人之后,但我来得匆忙,未带礼物,这东西便算作见面礼吧。”

    ......

    “什么!”客栈的另一间房间中,徐寒双眸凸起,一拍桌面站起了身子,口中怒吼道。

    从未见过徐寒这般模样的诸人在那时皆是一愣,显然不明白为何这个少年会突然这般暴怒。

    “你是说游岭屈已经带着众弟子们赶往雁不过了?”

    半晌之后,在诸人诧异的注视下,徐寒渐渐平复了下来,他转头看向方才才赶回来的方子鱼三人,沉着眸子确认道。

    “是的。”凤言点了点头,声线依然保持着他固有的温软。“落师弟已经看过几位师弟的尸首,确认他们是被某种巨大的精怪的所杀,而从伤口上的痕迹推断,那精怪很可能与水有关,而方圆百里唯一能藏下巨大精怪的地方便只有那雁不过了。”

    “找死。”徐寒一声冷哼。

    按理说他与游岭屈的相处并算不得愉快,他要去送死,以徐寒的性子恐怕是求之不得。可是不知为何,想到那些随行的数十名弟子,徐寒的心中对于游岭屈的自作主张便极为窝火。

    或许徐寒自己都没有发现,这些日子在玲珑阁的时光,多少让他孤僻的性格有所改变。

    “此话何意?”方子鱼皱了皱眉头,虽然她对于游岭屈擅自行动也颇为不满,但徐寒这样激烈的反应更让她不解。

    徐寒却是不言,只是从怀里掏出一样事物,扔到桌上。

    却是那只猩红色判官笔。

    “这是?”一旁的宋月明拿起那笔仔细打量了一番,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但凤言与方子鱼在看见那事物之时,却是纷纷脸色一变。

    “判官笔!”凤言拿过了那支笔,细细打量,随即看向徐寒,问道:“徐兄去了森罗殿,这是你买到的消息?”

    “嗯。”徐寒重重的点了点头,脸色阴沉:“敢在森罗殿的口中抢食,徐某活了这么多年,有这般胆量之人,却是闻所未闻。”

    “徐兄就不要再说风凉话了,算时辰,游师兄恐怕已经去到了雁不过了,快些将之追回来才是正道啊!”一旁的宋月明虽然未有弄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从诸人的对话中却大抵猜出了些,当下便有些着急的说道。

    “有什么好去的?游岭屈要去找死难道我们也要跟着去送死吗?”徐寒挑眉反问道。

    “徐兄这是什么话,就是我们与游师兄有些恩怨,但也是私怨,大家都是同门,我们这时岂能坐看他步入死地?”宋月明反驳道,声线不觉大了几分。

    “宋师弟说得对,我们得快些去阻止游师弟。”一旁素来沉着的凤言也点了点头。

    一群人在那时你一言我一语,便讨论出了对策,随后不敢耽搁便要出发。

    “徐客卿毕竟来玲珑阁时间不长,子鱼不敢奢望什么,但玲珑阁能屹立大周千年,靠的不是实力如何了得,算计如何精妙,而是同门之间守望互助。游岭屈与那二十余位师弟师妹是我方子鱼带出来的,要么他们和我一起回去,要么我与他们一同死在这里。”

    “子鱼,只希望徐客卿回去之后能够向掌教禀明一切,若我等真有三长两短,门中自有师兄师弟肯为我们报此血仇。”方子鱼的语气在那时变得生分了许多,她说完这话,也不去看徐寒脸上的阴晴不定,只是微微拱手,便转身离去,而身后的凤言亦朝着徐寒拱了拱手,赶忙跟上了方子鱼的步伐。

    屋内的宋月明与秦可卿亦是互望一眼,纷自上前朝着徐寒拱手作别。

    “徐兄风采,宋某神往,只是或许以后便再无机会与徐兄长谈,保重。”宋月明这般说着,便决然转过了身子。

    “徐公子,可卿...”秦可卿似乎有很多话想说,但却在此时此刻却又不知如何说起,最后也只能是道了一声保重,然后随着众人离去。

    转眼之间,诺大的房间之中便只余下了徐寒与一脸还未搞得明白状况的楚仇离。

    ......

    徐寒在屋内愣了许久...

    他的脸色变化,阴晴不定...

    他觉得他们很傻,森罗殿是如何的残忍与臭名昭著,即使是这样,他们还愿意为了那个并不讨人喜欢的游岭屈前去送死。

    或许,正如方子鱼所言,这才是玲珑阁能够屹立大周千年的缘由。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终于站起了身子,走向屋外。

    “徐小子,我们去哪里啊?”一旁的楚仇离赶忙问道。

    那时少年回头白了大汉一眼。

    说道。

    “还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