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更大的赌局
    徐寒混迹江湖多年,赌场这般藏污纳垢的地方,里面的门道他再清楚不过。

    千金台在这雁来城中倒是算得上一个大赌坊,但雁来城却不是什么大地方,寻常赌客一天的赌资能有个一两半两的就算得富裕了,而徐寒出手便是十两银子,那可是真真的一条大鱼。

    而对付大鱼,赌坊有赌坊的办法,先让他赢些小钱,最后在让他血本无归。

    这也是为什么,徐寒最开始便让秦可卿随意押注的道理。

    不过现在嘛,放够饵的渔夫想要收网,而徐寒这条大鱼却想博一个盆满钵满。

    九两银子落桌,声响清脆。

    周围的赌客之前倒也见识过徐寒的运气,纷纷一愣,皆试探性的放了些筹码在那赌盘上。

    庄家的脸色一沉,他知道来者不善,当下便举起手中的骰盅摇晃起来,而目光却死死的盯着徐寒。

    徐寒对此却是不以为意,他虽然通晓赌场的门道,但对于赌术却是一窍不通。不过他还有楚仇离,这位盗圣门的传人。

    说起赌术的事情,徐寒与那楚仇离之间还有一段趣闻。

    “你不是说你们盗圣门只修盗术和骗术吗?怎么赌术也如此精通?”那一日闲得无聊,徐寒被楚仇离拉着玩了整整一个时辰的牌九,但却不曾获胜一把,徐寒自认为自己的技术并不算差,因此很快便明白是楚仇离暗中使诈,故而出言问道。

    那时被识破使诈的楚仇离却丝毫没有半分的羞耻之色,反而振振有词的说道:“这赌术不就是骗术,只是赌术骗得是耳朵和眼睛,这真正的骗术,骗的是这里和这里。”

    说着楚仇离还一本正经的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又指了指头顶的天穹。

    然后那大汉咧嘴一笑,又说道:“终有一天我会继承我盗圣门的衣钵,将骗盗二术修到世间极致。”

    当时的徐寒只是将这事当做一个笑谈,却不想今日楚仇离的本事却派上了用场。

    那庄家沉着脸色开了骰盅,这一次他用了十足的功力,他很确定他摇出了他想要的点数,而看向徐寒的目光更满是狰狞之意。

    “呼!”

    骰盅被打开,周遭的诸人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庄家暗道一声不妙,侧头看去,却见那三枚骰子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

    三三三。

    豹子!

    徐寒手中的九两银子变作了二十七两,周遭那些跟着徐寒一同下注的赌客也都纷纷发出一阵欢呼。

    徐寒却是看也不看那到手二十七两银子,随意的便将之又放到了豹子的押注盘上。

    周遭之人对视一眼,纷纷赶忙掏出自己怀中的赌资一股脑的放到了与徐寒同一处,想要乘着徐寒这股东风,发上一笔横财。

    这时之前那位离去的小厮终于赶了回来,带着一位烟衣男子从内屋走出,那男子看了之前的庄家一眼,又瞅了瞅放在赌桌上的鼓鼓的钱袋,大抵便猜到了事情的始末。

    “废物!”他轻声骂道,那庄家低着头不敢还嘴,随后烟衣男子便代替了庄家走到了赌桌前,拿起了那骰盅。

    这烟衣男子的水平似乎是要比之前那人高出不少,无论是对力道的掌握还是摇晃的频率都强出许多,至于强到何种地步,徐寒说不真切,但他回头看了楚仇离一眼,那大汉却是咧嘴一笑,徐寒便定下了心来。

    于是烟衣男子骰盅落地,楚仇离不漏痕迹的敲了一下桌面。

    骰盅打开,三个六摆在了桌面。

    周围的欢呼声响起,而徐寒的钱袋从二十七两化作了八十一两。

    ......

    接下来赌坊的庄家连换了两个,但结局却是如出一辙。

    徐寒手中的银两便一路飙升到了七百二十九两,但他却依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豹子。”他轻笑一声,便将那几乎堆满了整个桌面的钱袋推了出去,笑着看向对面负责摇骰子的男子。

    身旁的诸人见状赶忙跟注,而秦可卿却是已经看得发了呆出了神,七百多两银子是什么概念?当年她母亲将他卖给玲珑阁也才十五两银子,而不过百来息的光景徐寒便赚到了七百多两。饶是她们这些修行之人,对于钱财并不太在意,此刻也不由得觉得不可思议。

    对面的庄家已经唤作了一位中年男子,此刻他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徐寒,咬着牙说道:“朋友,七百两银子已经不是小数目了,莫要得寸进尺!”

    七百两银子确实不是小数目,但对于赌坊来说还远不至于伤筋动骨,可若是再让徐寒这么赢下去的话,就不好说,而且因为徐寒这般疯狂的举动周围的赌客几乎都涌了过来,想着要靠着徐寒好好的捞上一笔。

    说白了徐寒这样的赢法肯定暗藏猫腻,但对方既然敢挑他们的场子来做这事,那么想来有所依仗,而徐寒只要愿意见好就收,这个哑巴亏他们也愿意吃下。

    只是...

    “赌博赌博,赌的就是一个人心不足,阁下觉得七百两够了,可徐某却觉得还是太少!”

    徐寒眯着眼睛看着那中年男子,笑着问道:“怎么?阁下接不下这赌局?”

    徐寒这话里的挑衅之味极为浓重,即使是秦可卿在那时也闻出了场上的气氛变得有些不对劲,她暂时忘却之前与徐寒的争吵, 伸手轻轻碰了碰徐寒的衣角,试图提醒他些什么。

    毕竟他们的任务是调查妖患,若是之前的种种可以解释为徐寒一时起了玩性,那现在若还是如此,且不论这赌坊中之后爆发的事情他们能否应付,但是引起了诸人的怀疑,这一点便与他们的初衷相悖。

    但徐寒却在那时转头递给了秦可卿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随后他再次看向那脸色已然发紫的中年男子,疑惑道:“我们都已下注,阁下怎么还不开盘?”

    而身边那些赌客们也亦开始高声的嚷嚷催促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沉着眸子看了徐寒好一会,终是说道:“阁下当真要如此?”

    他的声线在那时变得极为沙哑,就好似是从他的喉咙中挤出的一般。

    “徐某来此,只为图个开心,你若是接不下这赌局,大可寻一个接得下的人。”徐寒的身子朝前凑了凑,眯着的眼睛里闪烁起骇人的寒芒。

    男子在那时一愣,但忽的像是明白了徐寒话里的意思,他又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个少年。

    “那阁下的这些筹码未必会够。”他斜着眼睛瞟了一眼那赌桌上满满当当的钱袋,沉着声音说道。

    “敢赌自然带够了筹码,还是说老板要让我在这桌子上赢够了筹码再去见那一位?”徐寒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这话无疑戳中男子的痛点,他的脸色顿时又变了变,暗道要是再让徐寒这么赢下去,那他们恐怕就得都去喝西北风了。

    于是他赶忙在脸上堆起了一抹难看的笑意,站起了身子,献媚的言道:“那阁下这边请,我这就带你去见我家主子。”

    徐寒微微一笑,也随之站起了身子。

    身后的秦可卿不明所以的看着二人,显然是听不明白二人这一通暗语讲的究竟是什么,但却见楚仇离也在那时跟上,她自然不愿独自留下,也赶忙随着几人的步伐,朝着赌坊的一处内室中走去。

    ......

    赌坊的内室里坐着一位青衫女子,年纪三十上下,身材丰腴,脸上画着浓妆,一双丹凤眼好似含着秋水甚是勾人,衣着更是颇为暴露,那胸前的一对凶物更是若隐若现,看得秦可卿可谓触目惊心。

    她下意识的对比了一番,莫名有些自卑,又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徐寒。

    却见他在看见那位青衫女子之时,脸上露出了一抹真切的笑意。

    莫不是徐公子此行就是为了见这位女子?

    秦可卿暗暗想道,心底微微有些泛酸。

    “公子就是那位在小女子赌坊中大发神威的大侠吧?”待到诸人落座,那丰腴女子便站起了身子摇晃着她那细弱柳枝的蛮腰,笑盈盈走到徐寒跟前。她的声线婉转,又暗藏魅意,端是叫人色授魂与。

    秦可卿见状,暗暗想着这女子定不是什么良家货色,却又暗暗心惊那么纤细的腰身怎承受得下胸前的物。

    “哎呀。”这时走到徐寒跟前的女人发出一声荡人心魄的娇呼,身子一顿竟然是栽倒在了徐寒的怀中。

    她在那时双手勾着徐寒的脖子,眸子脉脉含情,唇齿呵气如兰。

    “小女子独自经营着这家赌坊,少侠可莫要为难小女子,若是少侠但又所求,小女子定...”说到这里,女人的双颊泛上潮红,身子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与徐寒靠得极近,胸前的物几乎是已经贴在了徐寒的胸膛。

    秦可卿哪曾见过这样的场景,她的心底顿时泛起了委屈与羞怒。

    徐寒若是真的想要行那样的事情,自己做了便是,为何还要将她带来?秦可卿想不明白,只是觉得胸口像压着一块巨石一般难受,她猛地站起了身子,就要说些什么。

    “什么时候森罗殿的舵主,都需要靠做皮肉生意过活了?”

    而徐寒那低沉的声线却是抢先一步在她的耳畔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