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有些病,无药可医
    千金台。

    其实就是一座赌坊。

    随着徐寒走入其中后,秦可卿看着那屋内一团又一团聚集在一起的人群,听着耳畔传来的一阵阵“买大买小买定离手的吆喝”,她这才醒悟过来。

    她皱了皱眉头,从小便从未接触过这些东西的她本能的对于这样的地方有些不喜。

    “徐公子,我们来这里做什么?”她轻声问道。

    徐寒不言,拉着她便挤入了一旁的一张桌子前,而身后的楚仇离也在那时咧嘴一笑,搓着手掌走了上去。

    一张赌桌,不过七尺见方,围着的人不过二十余人,却足见这人生百态。

    有赢得春风得意之人,谈笑风生,好不快活;也有输得面红耳赤之人,想要押儿当妻,博一个咸鱼翻身。

    这时一盘赌局结束,赢者笑容面满,而输者则咬着牙盘算着家里还有什么东西能够抵押。

    “来来来,买大买小,买定离手。”庄家又开始摇晃着手中的骰子,鼓动着众人下注。

    徐寒从怀里一阵摸索,掏出了一个钱袋,却是方才那位客栈中的男子赠与之物,满满当当近有十两白银。

    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足以让一个寻常三口之家过上一年的富足生活。

    这么多的钱财自然免不了惹来诸人的一阵侧目。

    “来,试一试。”徐寒笑着从钱袋中掏出了一些碎银约莫一两的样子递给了秦可卿。

    “这...我不会啊。”秦可卿见状,连连摆手。

    “简单得很,你看那人。”徐寒伸手指了指那庄家手中的骰盅,“他手中的盅里装着三枚骰子,九数为小,十数为大,三同则称豹子,压大压小,压多少赢多少。”

    “可是...”秦可卿的脸色憋得通红,一两银子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况且她看了看一旁那位输得倾家荡产叫嚣着要把妻儿作为赌资的男人,心头总是觉得此事不妥,但奈何对上了徐寒那鼓励的眼神,秦可卿不知为何端是生不出半点拒绝的心思。

    “没事,就当玩玩。”徐寒继续鼓励道。

    秦可卿闻言,在那时终是一咬牙将那几枚碎银随意放到了赌桌上押小的地方。

    这时庄家见大鱼入了瓮,当下摇晃的骰盅一停,喝道:“买定离手!”

    诸人的目光便顿时落在了那骰盅之上。

    就连秦可卿也下意识的望向那骰盅,心思莫名的有些紧张,唯有徐寒与楚仇离面色如常,可谓气定神闲。

    三三二!

    庄家开了盘,三个骰子共计八数。

    顿时人群中便响起了一阵哀嚎与欢呼交集在一起的声音。

    而秦可卿却是一脸诧异的看着自己手里多出的一两银子,显然连她自己也未有预想到这样的结果。

    “再来。”而徐寒的声音却在那时忽的再次响起。

    “可是...”秦可卿闻言一愣,在她看来赌博这东西,着实不是什么好事,赢到一两银子她已很是知足,便想着要收手离开,听闻徐寒还要再来,倒是有些迟疑。

    “没事,你玩得开心就好。”徐寒轻声言道,语气之中说不出的温柔。

    秦可卿的心头一甜,脸色也变得绯红,“嗯。”她乖巧的点了点头,模样像极了一个惹人怜爱的小媳妇。她想了想,便将二两银子极为随意的放到了压小的赌盘上。

    这时,那位叫嚣着卖掉妻儿的男子已经跟赌场的掌柜签了契约带着足足三十两银子心满意足的回到赌桌前。赌场的规矩,今日午时之前,他能连本带利还上三十五两银子,便可取走妻儿的卖身契,若是不能,他的妻儿便再也不是他的妻儿。

    那男子此刻已经是着了魔,双眼通红握着用妻儿换来的赌资立在赌桌前,周围诸人对于这样的情况见怪不怪,也不去看那男子。

    那男子思来想去,不知为何看了徐寒与秦可卿一眼,便从那钱袋中掏出了五两银子压到了与秦可卿一般的赌盘上。

    “买定离手。”那庄家又高声喝道,随后那蛊盅一停,开了盘。

    一二六!共计九数,还是小的赢!

    秦可卿手上的赌资从二两变作四两,而那位卖妻押儿的男子也赚够了三十五两银子。

    “快去换回你家妻儿吧。”秦可卿看了一眼那男子好心提醒道。

    “不行!不行!我得再赢够五两,不然我一家老小熬不过这个冬天。”男子如同魔怔了一般双目赤红的呢喃道。

    “......”秦可卿见状,心头有些不忍,转眸看向徐寒,似乎是想要让他出个主意。

    但徐寒却笑道:“可卿你运气正好,不如带他再赢上一把?”

    秦可卿闻言暗觉有些不妥,但思来想去却还是将那四两银子再次押到了小上,那男子见状似乎笃定自己今日遇到了福星,却是赶忙又取来五两银子押到了与秦可卿一般的赌盘上。

    这时,那位负责摇骰子的撞见嘴角闪过一丝冷笑。他高呼一声买定离手,便将那骰盅高高举起一阵摇晃随即落下。

    “开!开!开!”那卖妻押儿的男子高声吼道,双目死死的盯着那口骰盅。

    徐寒侧目看了一眼身旁的楚仇离,那大汉会意一笑,一只手伸出微不可察的摇晃了一下桌面。

    这时,骰盅打开,众人注目望去。

    二三四!共计九数!还是小!

    那庄家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他不可置信看着眼前的三枚骰子,久久不语。

    秦可卿的脸上也顿时露出由衷的笑意,却不是为了自己赢的几两银子,她侧头看向一旁的那男子,说道:“快些走吧,你要的钱已经赚够了。”

    可谁知那男子却是摇了摇头,他的脸上泛起一阵阵病态般的潮红,“不,我还可以,赢更多!这样我的孩子,我的妻子就不用每日担惊受怕,过那吃了上顿便没下顿的日子了!”

    “可是你这样...”秦可卿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她觉得男子这样的想法是不对,但还不待她来得及纠正这男子,徐寒便出言将之打断。

    “可卿,既然他是为了自己的家人,你就让他再试试吧。”徐寒沉声言道,声线平淡,听不出喜怒,末了似乎是为了更好的说服秦可卿,他又言道:“不是还有我吗?”

    秦可卿心底虽然还是有些不安,但她并不傻,她又不善此道,能接连赢钱,自然与徐寒有些关系。既然徐寒发了话,她终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深深的看了那男子一眼,便再一次将手中的八两银子押到了小上面。而男子见状,一咬牙,直接掏出了十五两银子也押到了小上。

    那庄家见状脸色愈发阴沉,他唤来旁边斥候的小厮在他嘴边耳语了几句,那小厮便转头匆忙的离去。而他却再次举起了手中的骰盅,摇晃一阵,随即落下。

    秦可卿与众人一般紧张的看着那缓缓被抬起骰盅,而那男子更是双目充血,就连太阳穴上都暴起了一条条粗壮的青筋,已然是紧张到了极致。

    六三二,共计十一,大数!

    这样的结果让秦可卿的脸色一暗,而那位男子更是捶胸顿足,险些就昏死过去,他一共换了三十两银子,随着秦可卿赢了十两,这次又压出去十五两,现在他身上不过二十五两银子,想要赎回妻儿,还差整整十两。

    这次骰盅一开,他可谓再次跌入了谷底。

    而秦可卿也在那时转头看向徐寒,眸中写满了不解。

    “有输有赢,这才是赌博的常事。”徐寒说道。

    这时又是一道赌局开盘,那位男子小心了一些有压了几两银子,却是再次输掉。秦可卿将男子的脸色愈发难看,而钱袋也愈发的干瘪,他求救似的看向徐寒,但徐寒却是视若未见一般,站在那里。

    那男子接着又是几次豪赌,剩余的二十五两银子便尽数输了个精光,他顿时眼前一烟,直直的栽倒在地,当下便要几个小厮上前将他拖着,如同死狗一般扔出了赌坊。

    秦可卿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她难以想象这个男人之后的人生将如何度过,而他的妻儿被这赌坊抓走之后又会是怎样的境遇。她想要出手将之救下,但却被徐寒一把拉住。

    “你救不了他。”那时沉默许久的徐寒终于出言说道。

    “为什么?”秦可卿很是不解,她瞪大了双眸盯着徐寒,暗暗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好生陌生,好似今日第一次认识徐寒一般。

    平心而论,秦可卿的容貌算不得如何漂亮,比起叶红笺方子鱼之流,不说云泥之别,但也差了不是一星半点,但徐寒在她这样的目光注视下,心头却莫名有些烦躁。

    “连妻儿都可押做赌资的人,已经无药可救。”徐寒压下了心底的烦躁,尽可能平心静气的说道。

    “可他是为了他的妻儿能够熬过这个冬天,能够过上好日子!”秦可卿的声音少见变得高亢了起来。

    “不,他是为了自己。他的私欲蒙蔽了他的心智,却以为了他人的名义做这些事情,说到底却是为了满足自己的**。”

    “你能救他一次,他就能再赌第二次、第三次...你永远没有办法救他。”

    “他的病在这里。”徐寒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声线陡然变得无比阴沉:“什么药都救不了心病。”

    或许是徐寒的声音太过阴冷,又或是徐寒话里的道理让秦可卿无从反驳,这个女孩一时间愣在了那里。

    徐寒见状,将她交到了楚仇离的手中。

    而他的身子却在那时上前一步,再次掏出了怀里的钱袋,足足九两银子看也不看的押到了那大小之间的豹子上。

    他在那时望向那庄家,眸中的戾气浓重。

    “来吧,小爷我也想试试手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