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雁来城
    三日之后,青州雁来城。

    年轻的雁来城太守许城安早早的便立于城门口,带着七八个护卫等待着玲珑阁弟子的到来。

    最近城中有妖邪作乱的消息可谓传得沸沸扬扬,许城安几次向着朝廷求援都得不到回应,无奈之下只能是将希望寄托于玲珑阁。

    而玲珑阁也不愧为正道第一宗门,早早便派出了数位弟子前来此处调查妖患之事。

    却不想那些眼界甚高的玲珑阁弟子在数日的调查之后,竟然离奇死亡,许城安害怕此事败露出去,让本就人心惶惶的雁来城愈发风声鹤泣,只能是暂时将之压下。但是每每想起那几位弟子死去的惨状,许城安的心便是一阵阴郁。

    不过好在,玲珑阁得知几位弟子的死讯之后,又派出了更多的人手,许城安相信,以玲珑阁的本事,这次的妖患,应当再无大碍。

    按照之前约定的时间,许城安在城门口领着为数不多的护卫等了约莫一刻钟的光景。

    忽的他看见远处出现了一队人马,为首的几人皆是鲜衣怒马,器宇轩昂,一看便是出身不凡之人。

    “应当就是他们了。”他朝着周围的护卫们点了点头,一群人便在那时赶忙迎了过去。

    “阁下可是玲珑阁派来的执事?”许城安走到了那人群跟前当下便问道。

    “我等皆是阁中弟子,来此调查妖患,还请问阁下是?”为首的那名烟衣刀客回应道。

    弟子?许城安一愣,他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番这群人,为首的三人,一位烟衣男子,背负长刀,一位白衣女子,手握清锋,还有一位白袍男子,年纪稍小一些,身上气息平稳,看模样似乎并非习武之人。

    这三人便是与徐寒一道上路的玲珑阁弟子,游岭屈、白凤依以及落文故三人。

    这上一次便折损了两位亲传弟子,怎么这次还派弟子前来?

    许城安在心底暗暗想到,但嘴中还是极为热切的回应:“在下乃这雁来城城中太守,特此前来迎接诸位。”他说着目光微微朝着他们身后瞟了一瞟,这次队伍大概有三十人上下,倒是比上一次多出不少。他的心中的不安稍缓,然后又赶忙笑着说道:“在下恭候各位多时,想来这一路舟车劳顿,快快请进,我早已备好了午宴,款待诸位。”

    许城安的态度倒是让人挑不出半分的毛病,但是他之前某种一闪而过的错愕却还是被游岭屈尽收眼底。

    他这一路上因为之前方子鱼的事情本就受到了诸人的鄙夷,心情本就不郁,这也罢了,可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太守却也是如此,端是让游岭屈心中的怒火又一次被点燃。

    “哼,我们有要事在身,不便耽搁,带我们去看尸体吧。”他发出一声冷哼,这般说道,语气里的不满之意让身旁的落文故与白凤依都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不过那许城安虽然年纪不大,但却是个有眼力劲的主,当下是面不改色,依然笑道:“诸位大侠如此关心我城中百姓,实乃雁来城之福,在下这便带你们去。”

    说罢,他又给那几位护卫使了个眼色,护卫们会意过来,赶忙排开城门口进出的人群,领着诸人朝着雁来城中走去。

    ......

    雁来城在青州还算得一座不错的城市。

    虽然远远说不上地灵人杰,但好歹也位于青州边界,离梁州颇近,每年到了冬季,为了给开春时的买卖做准备,青州的商贩便会组织起编队从青州出发,经过雁来城去往梁州。

    但今时不同往日,雁来城的妖患闹得沸沸扬扬,很多镖队宁愿选择绕些远路也不愿意趟这雁来城的浑水。

    开着一家客栈,靠着每年冬季往来镖队吃饭的胡二每每想到这事便忍不住皱上眉头。

    “去去去,爷爷我都没饭吃,哪有给你们的余粮。”他极为不耐烦的打发掉门口乞讨的几个乞儿,心底暗骂一声晦气,但就在那时,他像是看到了什么极为特别的东西,那双死鱼眼中泛出一抹耀眼的光彩,就像是饿极了的豹子终于在旷野上发现了肥嫩的羊羔一般。

    只见远处一队锦衣少年少女走来,一群人走走看看想来不是本地人,而观其衣着定然不是寻常人家。甚至其中一位肩上站着烟猫的少年还出手给了那几位乞儿好些银两。

    是笔大生意。

    胡二舔了舔嘴唇,脸上赶忙堆起了一抹浓重的笑意,快步走到了那些少男少女的跟前。

    “哎呀呀,我就说今日我开门便见喜鹊叫个不听,原来是有贵客上门,真是好运,好运啊!”胡二满脸笑容的凑到了那肩上站着烟猫的少年面前,献媚的说道。

    那些少男少女显然未有想到胡二这一处戏码,纷纷一愣,看向胡二的目光中大抵有些警惕。

    “大冬天的还有喜鹊报喜,大哥确实好运气啊。”倒是那肩上立着烟猫的少年表现颇为淡定,他淡淡的瞟了眼前这个干瘦的中年男子一眼,轻飘飘的说道。

    “嘿嘿...”胡二这才记起如今隆冬正盛,哪来什么喜鹊,他尴尬的笑了笑,但厚实的脸皮却让他没有丝毫离去的意思。“可不是吗,我也觉得奇怪呢,这不,看到诸位我才明白,原来是有诸位贵客上门。”他一本正经的胡诌道。

    往来雁来城的镖队众多,而镖队一多,随行的江湖人士便也就多了起来。胡二这家小客栈能在鱼龙混杂的雁来城开上这么多年,靠的便是胡二这一双识人的眼睛。

    眼前这少年虽然识破了他的话,但却并未有表现出太多的反感,而且在那少年说话之时,他周围的同伴都安静了下来,隐隐有以他为首的意思。那只要他能说服这少年,那么今日单生意恐怕便跑不掉了。

    胡二这么想着,脸上的笑意便愈发的热切。

    他习惯性的搓了搓手,问道:“几位少侠似乎是第一次来雁来城吧?是来游玩还是其他?”

    胡二特意在其他二字上面咬了重音,他很清楚这些公子小姐平日里养尊处优惯了,总喜欢寻些新奇的事物,可这雁来城除了是通往梁州的捷径外,便再无其他任何的特别之处,说是游玩青州大有比之好上百倍千倍之地,何必来此?

    除非...他们是想见识见识近来闹得远近皆知的妖邪。

    “哦?大哥似乎知道些什么有趣的东西,可能说说与我们长长见识。”而果不出胡二所料,他此言一出,那为首的少年便是眉头一挑,轻声问道。

    “知道是知道,只是这里人多眼杂,诸位反正初来乍到,不若到我店中住下,我再讲雁来城近日的怪事一一讲给诸位。”胡二故作神秘的一笑。

    这些少男少女在那时也当真露出好奇的神色。

    胡二见状心中更是暗道这些富家子弟当真是闲得过头了些,雁来城的妖患闹得寻常百姓避之不及,他们倒好,不想着远离,偏偏还要来凑热闹...

    “好,那就请掌柜引路吧。”那少年看了自己的同伴们一眼,便做出了决定。

    成了!

    胡二闻言心头一喜,他固然知道这些公子小姐们阅历尚浅,好骗得很,却不想竟是容易到了这般地步。当然表面上他还是得露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赶忙将诸人引到了他的客栈中。

    ......

    这几位锦衣少男少女便是与游岭屈兵分两路的徐寒众人。

    之前玲珑阁要派师徒再到雁来城调查妖邪之事已然传开,他们自然不可能让这次去的队伍比起上一次还少,这样免不了会引起有心之人的怀疑。

    因此诸人一番商议决计让徐寒、方子鱼以及凤言三人扮作猎奇的富家子弟,再考虑到徐寒与游岭屈的矛盾,又将秦可卿、宋月明以及楚仇离三人带上,扮作他们的仆从,以此暗中配合游岭屈等人调查妖患一事。

    至于这忽然窜出来的胡二,他那点小把戏自然是瞒不过徐寒,不过既然已经选择要乔装成不谙世事的富家公子,那自然就得把这个戏演全了,因此徐寒索性便应了那胡二邀请随他去了他家的客栈。

    而且他观这胡二的模样,想来是混迹这市井多年之人,而这样的地方,谣言甚多,可有时候也不乏一些可用的线索。

    有道是这无风不起浪,谣言终归得有个源头,虽然或许在流传的过程中彻底换了模样,但只要肯细细推敲,多少能知道些什么。

    众人随着胡二走到了他的客栈中,那客栈不大,但布置还算精致,显然是废了些心思,徐寒暗暗点了点头,觉得比预想的要好出许多,他一口气向胡二开了整整六间上房,让这好久没有进项的掌柜高兴地握笔的手都抖了一抖。

    然后徐寒毫不迟疑的服了房前,正想要询问些关于城中妖患的消息,但这话还未出口,屋外便传来一道尖细的声音。

    “掌柜的,还有上房没?”

    诸人在那时一愣,皆是循声望去。

    却见一位走路扭捏的下人打扮的老者正领着一位三十岁上下的男子走入了客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