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女人是这世上最可怕的东西
    (ps:家里的猫今天从七楼摔了下去,受伤严重,送院就医,费用巨大。但毕竟养了多年,不能见死不救,今天做了很多检查,身心劳累,到现在也只码出一章,剩下一章我试着努力写出来,如果不行可能就只有一更了。明天还要再带他去别的医院,看下能不能找到一家价格公道点的,所以可能会比较忙,着实是是有轻重缓急,望大家理解,拜谢!)

    三日之后,徐寒带着非要跟来的楚仇离来到之前宁竹芒告诉他的约定之地。

    他来得比约定的时间稍稍晚了一些,待到他走到那里时,远远便看见一群人在那里等候,其中不乏他熟悉的身影。

    “徐兄。”

    “徐公子。”

    而人群也很快注意到了徐寒的到来,那时两道身影便从人群中蹿了出来,朝着徐寒挥手唤道。

    徐寒在那时展颜一笑,快步迎上。

    “宋兄,可卿姑娘你们也在啊?”徐寒不无惊讶的说道,二人的出现这倒是出乎徐寒的预料。

    “我本想告知你此事,可徐兄这几日闭门谢客,我也很是无奈啊。”宋月明言道。

    徐寒闻言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这三日为了给此行做些准备,徐寒一直在忙着其他事情,故此未与他人见面,也就不知道同行除了方子鱼之外还有秦可卿与宋月明二人。

    “我也去寻过公子两次,不过楚大哥都告知我公子有事在身,我便没有多做打扰。”一旁的秦可卿也轻声言道,她的性子安静,话里倒没有责怪的意思,反倒是目光中透着关切,似乎在询问徐寒这几日究竟在做何事,如此繁忙。

    徐寒看出了她的关切,心头一暖便要说些什么。

    “徐客卿好大的排场让我们这么多人等你这么久!”而这时人群不合时宜的响起了一道声音,只见一男一女两道身影在那时朝着徐寒走来,这二人徐寒也是认得,却是那日险些与徐寒动手的游岭屈与白凤依二人。

    如今的徐寒可谓是玲珑阁的风云人物,在场诸人听闻了游岭屈之言都在那时纷纷朝着徐寒侧目望来,眸中神色好奇,但好奇之中又或多或少带着些许敌意。

    他们中的大多数对于徐寒都是素未蒙面,更与徐寒谈不上有多大的仇怨。

    但他们却都听闻过关于徐寒割下童铁心两指之事,虽然流传的内容中有诸多的问题,譬如徐寒为什么会对童铁心如此?为什么周章与方子鱼也牵扯其中?这些但凡细细思索一番,便会发现其中的蹊跷。

    可这世上有很多事情便是如此,明明只是想一想便能发现的问题,可是人们更多时候却懒得去细想。相比之下,他们更愿意按照既定的事实,然后依照自己所期望的方向去填补事情的空白。

    向着处境或是身份与自己更为接近的一方施舍自己泛滥的同情心,从而忽视掉事情的本质。

    譬如一个潦倒的老翁与一位富绅子弟发生的冲突,大多数时候人们听到这个消息便会去下意识的认为是富绅子弟如何仗势欺人,潦倒老翁是如何被欺诈压迫。

    但他们却不回去深究二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是富绅子弟真的变态至极,为富不仁,以虐人为乐。又或是那老翁穷则思变,做了些什么恶事呢?

    而这样的事情早已屡见不鲜。

    但说到底却又与善恶无关,只是人性如此,鲜有幸免。

    同理,在徐寒与童铁心之间。

    童铁心在大多数弟子心中才算得那个自己人,他的遭遇自然更能引起诸人的同情,加之游岭屈与白凤依二人有意无意的煽风点火,自然在此行的诸多弟子心中,徐寒俨然是成了老鼠屎一般的人物。

    徐寒自然也感受到了这一点,他眯着眼睛看着朝着自己走来的二人,心里却暗骂那宁竹芒怎么未有告诉他同行还有这二人?

    “来得晚是因为我安排他为我准备些东西,怎么样,办妥了没?”就在这时人群中忽的响起一道清嫩的声线,却见一道娇小的身影缓缓自人群中走出,却是那方子鱼无疑。

    只见她缓步走来,还一个劲的朝着徐寒眨着眼睛,唯恐他接不上这话茬。

    只是以徐寒的心思怎么会不明白这位小师姐是在为自己解围,他微微一笑,煞有介事的言道:“幸不辱命,已经办妥了。”

    二人这番眼神交流,可谓明目张胆,但凡长着眼睛的人都看得出徐寒与方子鱼这话是胡编乱诌出来的东西。本想着借此发难的游岭屈与白凤依更是本二人这样近乎轻视的敷衍态度气得脸色潮红。

    “不知师姐是让徐客卿为你准备些什么东西,不若说出来让我们长长见识。”游岭屈几次吃瘪,心头终归不爽,在见二人如此敷衍他们更是一股热血上头,张嘴便说道。

    徐寒当下便皱了皱眉头,心道这游岭屈好歹也是玲珑阁的亲传弟子,度量却如此之小。他本想着雁来城之行,事关重大,不愿在这个节骨眼上与之起太大的冲突,可对方既然如此,他徐寒又岂是任人拿捏的软骨头,当下他的眸子一眯,便要发言。

    可话到了嘴边,还未待他出口。

    他身旁的方子鱼却是忽的脸色变得通红,好似受了莫大的委屈一般,眸子里竟然隐隐间也有了泪光泛起。

    只见方子鱼猛地一跺脚,气急败坏的指着那游岭屈的鼻子便骂道:“好你个老不休的游岭屈,枉我还以为你是正人君子,却不想女儿家的事你也要追根问底,当真是不怕聋了耳朵,害了眼睛,辱了你家师尊清如溪的一世英名!”

    方子鱼的喝骂来得着实有些突兀,莫说他游岭屈就是徐寒也莫名其妙得很。

    他愣愣的看着眼前这羞红了双颊,好似受了天大委屈一般的方子鱼不禁心底暗暗怀疑,是不是方子鱼之前真的有相托何事,而自己却给忘掉了?

    而那位游岭屈更是被骂得一阵脸色发白,他端是再好的性子被人当着众人这般喝骂想来也不会好受,更何况他的心底本就憋着一股暗火,被方子鱼这般一骂更是失了方寸。

    他的脸色在那时一沉,当下便寒声言道:“我们大伙在此处等了这么久的时间,只是想要徐客卿给个说法,师姐不好生主持公道也就罢了,却还如此不分青红皂白的辱骂在下。我游某虽然算不得什么人物,但今日却定要讨下这个公道,但问师姐一句,你说你安排徐公子为你准备东西,那在下便定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能够让我们这些弟子等上足足半个时辰!”

    游岭屈这番话说得可谓是义正言辞,而他身后那些弟子也纷纷在那时脸上露出了赞同之色,毕竟徐寒却是让他们等了许久,游岭屈这话又似乎处处在替诸人着想,因此,诸人在那时下意识的便站了游岭屈这一边。

    “好!好得很!”方子鱼的脸色愈发的潮红,说话时的腔调中甚至隐隐带着些哭腔。

    “今日我方子鱼也算是长了见识,想不到我堂堂玲珑阁中还有你游岭屈这样的人物。”

    “你既然这么喜欢关心女子的月水之事,那我方子鱼今日便让你看个明白,徐寒,把我让你给我准备的东西拿出来!”方子鱼一副豁出脸面不要的模样,一跺脚高声便言道。

    这话一出口,莫说是那位游岭屈了,就是徐寒的脸色也是随即一变,怎么也没有想到方子鱼所言竟是这事....

    “怎么?叫你拿出来你听不见吗?今日我便不要这脸面,也要让游师弟好好长长见识,让你看看女子来了月水,该作何准备,免得那一日游师弟遇见了,不知所措,反怪我这做师姐的没有教好。”这话说罢,方子鱼便气冲冲的上前一步,来到徐寒的跟前作势便要从他怀里抢出些什么东西。

    而此刻周围的诸人终是消化完了之前那庞大信息,回过了神来,看向游岭屈的眼神顿时从之前的同仇敌忾化为了浓浓的鄙夷。

    古书《素问》有言:女子七岁,肾气盛,岁更发长,二七而天癸至,月事以时下,故有子。

    所谓的月水便是女子的月事。

    此事太过隐秘,鲜有宣之于口,而再一联想之前方子鱼那扭捏的态度以及那般羞怒的状态,在场诸人便想了个明白,而她让徐寒准备的东西是何物,便自然也就不言而喻了。因此游岭屈也转眼便从之前的诸人代表化身成了不知廉耻的恶人。

    只是徐寒却是脑袋一阵发蒙,他哪知道这事,就是知道,方子鱼也断不可能将如此隐秘的女儿事交给他来做,更不提那所谓准备的“东西”了。

    可方子鱼却是煞有介事想要真的从他手上抢出些什么。

    这般演技,端是足以比肩那位浑身是戏的盗圣门传人楚仇离了。

    “师姐莫要生气,岭屈是个粗人哪懂得这些女儿事,你千万不要见怪,他也只是一热血上头。”一旁的白凤依看着已经被这般变故吓得脸色发白的游岭屈,她赶忙上前一步安抚道,这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虽然细想方子鱼断不可能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一个男子来做。但要是真的被方子鱼掏出了那样的事物,那他游岭屈恐怕变得名声扫地,沦为整个玲珑阁,甚至大周江湖的笑柄。

    白凤依可赌不起。

    “凤依姐姐!”方子鱼闻言,自然是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然后大把大把的泪珠儿便在那时顺着她脸颊往下淌,身子一顿更是直直的扑入了白凤依的怀中。

    那时,就连白凤依也开始暗暗怀疑自己是否错怪了方子鱼。

    而周围那些弟子更是毫不吝惜的朝着脸色发紫的游岭屈递去鄙夷的眼神。

    唯有徐寒愣愣的看着那哭得梨花带雨的方子鱼,心底一阵发寒。

    女人...

    果然是这世上最可怕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