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天大的机缘
    在徐寒诧异的目光下,宁竹芒叮嘱了徐寒一番三日后便得启程,然后这个掌教大人便转身离去。

    徐寒却是无意深究宁竹芒与方子鱼之间到底是何关系,他拿起那个装着大荒丹的瓷瓶微微思索了一番,倒是有些按捺不住,想要现在便将这大荒丹吞食,但很快他便收起了这样的心思。

    大荒丹对于他来说至关重要。

    这东西无论怎么说,归根结底都还是丹药。

    而只要是丹药,都需要度用药力,但他的经脉还未完全修复,这大荒丹的药力没了经脉的输送很可能无法达到徐寒想要的效果。这大荒丹可是至宝,一旦浪费想要再制炼出一枚便难上加难。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得先将体内的经脉修复完成再将之吞噬,方才算得上道。

    徐寒细细算了算,他体内一百零八枚窍穴已经被打通了九十三枚,按照之前的计划不过三五日的时间便可完全修复,可三日之后他便得与方子鱼一道动身前往雁来城,届时人多眼杂恐怕多有不便。

    想到这里,徐寒便有了决断。

    此刻他的凝元丹充足,只是因为害怕一次吸收太多的药力会对身体造成许多隐患,因此他每日都严格控制了自己吞食凝元丹的数量。

    但雁来城之行观那宁竹芒的态度想来定是凶险万分,徐寒自然不敢大意,需得以最强的状态应对此事。

    因此,他再次从自己的丹药之中提出了一百枚凝元丹,双眸一沉,将之如糖果一般尽数吞下。

    那丹药入了腹中,磅礴的药力便瞬息在他的小腹中炸开,直让他脑袋一时间有些发蒙,但幸好他对此意见有了准备,很快他便从这药力的冲击中回过了神来,将这些药力催动着引向他的五脏六腑,那时他五脏六腑之中的紫芒一闪,那些药力很快便化为之前那般的奇异力量反馈而出。

    徐寒不敢大意,在那时屏气凝神,牵动这些紫色的力量将之灌入自己的经脉之中。

    那些力量一经涌入,便如春风化雨一般开始滋养起徐寒体内受损的经脉。

    从天泉、天府、到鹰窗、流门,他受损的窍穴开始一个接着一个的被贯通。

    约莫一个时辰的光景过去,徐寒的额头上依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汗迹,而伴随着他的体内的一阵爆响,徐寒已然有些苍白的脸上忽的浮出一抹笑意。

    他的经脉终于完全被疏通了!

    这也就意味着这一刻他能如正常的修士一般修行,而那颗在他体内沉寂许久的大衍剑种似乎也在这时有所感应,发出一阵轻微的颤动。

    不过这样的兴奋还未持续太长的光景,徐寒的身子忽的一震,他自觉自己的五脏六腑开始颤动,一道道耀眼的紫光涌现。

    徐寒看得真切,这些紫光便是这些日子将他体内的化为那神奇的紫色力量的事物。

    徐寒到底未有经历过这样的阵仗,一时也搞不明白这样的变化对于究竟是好是坏,却又同样不敢轻易试探,只能是静观其变,但整个却是保持着高度警惕的状态。

    而就在这时,那些紫色的光芒开始脱离徐寒的五脏六腑,汇集到了一处,化为一道紫色光团。

    还不待徐寒作出任何反应那紫色的光团便猛的一蹿涌入了徐寒的经脉之中,然后竟然就这样顺着经脉开始流动。

    徐寒的瞳孔在那一刻陡然放大。

    他惊异的发现随着那紫色光球的游动,他的周身的气孔便开始不由自主的打开,周遭的天地方圆数十丈之内的灵气都以他为中心,开始疯狂的朝着他汇集,那些灵气入体之后,便尽数朝着那紫光涌起,顺着紫光一同游走于他的经脉之中。

    而更为神奇的是,每游走过他的一道窍穴,那窍穴便犹如油灯遇见了明火一般,豁然亮起。

    这内家的修行之道与肉身不同,并非一味的壮大内力这般简单。

    以徐寒现在所处的丹阳境为例。

    丹阳境分为天地玄黄以及大成五重境界。

    前四重境界,分别便是点亮体内的一百零百枚窍穴,以三九之数为界,每点亮二十七枚窍穴便可晋升一层境界。直到一百零八枚窍穴完全点亮,便可结出内丹,晋升为丹阳境大成。

    而徐寒虽然修复好了经脉,但体内却无半点气机,按理说还得一步一个脚印,分置点亮这些穴位。

    可那紫光却极为诡异,竟然自己牵引着天地灵气,开始帮助徐寒点亮这些窍穴。

    这才半刻钟的光景过去,徐寒体内便已然被点亮了十余道窍穴,而那紫光却依然没有停下的意思,还在牵引天地灵气朝着徐寒的经脉移动。

    徐寒微微感应了一番,自己那些被点亮的窍穴非但没有任何的异常之处,更可怖的是,这些窍穴比起寻常人的还要壮大数倍,他微微估算了一番这窍穴所能容纳的真气起码是寻常人的三倍以上。

    紫色光球的异动已经不需要徐寒的催动,而徐寒提起的心也稍稍放下,他开始细细思索为何会产生这样情况的原因。

    他想着那些日子他让楚仇离“顺”来的那些古籍上的记载,试图梳理出一条线索。

    但很遗憾的是,自有记载以来,似乎从来没有人能够在宝瓶境就召来天劫,而就是有那么一两个异类。在那足以让仙人灰飞烟灭的天劫之下活下来的人又能有几个?

    所以徐寒注定是寻不到答案的。

    最后,他也只能将之归结于天劫反哺带来的好处,只是因为之前从未有过,或者说从未记载过他这样的异类,因此,没有记载,但想来这天地反哺之力端是不会给他带来任何的坏处。

    这样想着,徐寒便也就安下了心来,凝神看着那股紫色光球继续点亮着他的窍穴。

    转眼,两个时辰过去了。

    玲珑阁下起了小雪,端坐在院中的徐寒犹如一尊雕塑一般纹丝不动,他身上落满了皑皑的白雪,几乎将他整个身子遮住。

    但他还是没有动,他犹如老僧入定一般陷入了某种玄妙的境界。

    周遭天地间涌来的灵气愈发的狂暴,几乎是要将此处灵气掏空。

    轰!

    伴随着一声轻响,徐寒体内第一百零八枚窍穴——神庭被点亮。

    而那枚紫色的光球也似乎因为消耗了过多的力量而变得黯淡几分。

    但它在点亮了徐寒最后一枚窍穴之后,却并没有因此停下,他开始冲撞徐寒体内最后那枚被他点亮的神庭穴。

    这般变化,徐寒始料未及,他暗道一声不好,想要阻止这紫色光球的肆意妄为,可他虽然点亮了体内一百零百枚窍穴,但毕竟还未来得及修炼,体内不存半点真气,端是难以做些什么。

    而这时,一阵剧痛传来,他神庭穴就在那时,被那紫色的光团给生生撞破。

    徐寒顿时心如死灰,这方才修复好的窍穴,便再次被毁坏,端是应了那句从天堂坠落地狱不过转眼的戏言。

    但这样的心思还未持续多久,徐寒的眸中忽的闪过一道异色。

    那被撞破的神庭穴并未有因此枯萎下去,而是顺着那个破口开始浮出一道长长的条形事物,那事物顺着紫色光球的移动,不断的生成。直到那光球抵达了徐寒体内的某一处,然后一道光点亮起。与他体内的一百零八道其余窍穴一般,闪着灿烂的光芒。

    “这是”徐寒一愣,“龙下穴?”

    他的脸上的神情顿时变得古怪了起来。

    人体内的穴位成百上千,而唯独这一百零八枚窍穴才是修行者修行的关键,却不是因为他们与其余窍穴有何差异,而是他们恰恰落于奇经八脉之上,能够连成一片,其余穴位虽然也有各自相连,却成不了这一百零八穴位这般的大格局,因此,修行者通常无法修行其余穴位。否者若是将其余窍穴中也充斥满真气不仅无法调用,反而会沉积在体内对身体造成不可言喻的伤害。

    而这紫色的光球却极为神奇,竟然生生的顺着神庭穴开辟出了一道经脉直抵徐寒的龙下穴

    不过这么做对于那紫色光球来说似乎也消耗巨大,他开始更加疯狂的从天地中抽取灵气,开始朝着第一百一十枚窍穴发起冲击。

    徐寒的身子在那时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他在这时终于意识到了,当初那道凶恶无比的天劫如今究竟给他带来了何其大的机缘。

    这恐怕是从古至今从未有过的事情

    又是两个时辰过去,雪已经停了下来。

    天色渐晚,徐寒依然枯坐在院落之中,他体内的窍穴已经被扩展到了一百六十余枚的地步,那紫色的光球愈发黯淡,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这样的机会可谓可遇不可求。

    徐寒不愿这般轻易放弃,他将这个月剩余的一百五十余枚凝元丹尽数拿出,然后一股脑的吞下,丹药入腹,很快便化为了磅礴的药力涌向徐寒的经脉,汇入那紫光之中。

    黯淡的紫光在那时又亮了几分,开始继续开拓徐寒的经脉。

    约莫一刻钟的光景过去。

    徐寒的体内窍穴数量已经达到了一百八十七枚之多,但凝元丹的药力也在这时被消耗殆尽,那紫色光球再次来到了即将熄灭的边缘。

    徐寒有些不愿意放过这样的机会,可他确实也寻不到其他的丹药,更不可能在这时停下。

    而就在这时,他忽的想到了什么,一咬牙,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白色的瓷瓶。

    从中取出了一枚泛着璀璨光芒的丹药,微微迟疑之后,仰头将之吞服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