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意决如铁
    那日,济世府中高层的谈话不知为何被人泄露了出来。

    有人要对玲珑阁动手了。

    其实这些消息也勿需泄露,玲珑阁这几日的人手调动频繁,平日里大抵都呆在山门之中的长老与亲传弟子被一个接着一个的调往各处,而那些之前被派出的弟子们下落不明,微微联想大抵便能猜出其中一二。

    徐寒一如往常一般炼化完今日的丹药。

    距离他答应宁竹芒成为玲珑阁的客卿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他也领到了第二个月的三百凝元丹,待到将这些丹药尽数炼化完成,他经脉上的伤势想来便会痊愈。而那炼化妖臂所需的丹药按照约定,应当也差不多该炼化完成了。

    来到玲珑阁的目的基本就快达成,徐寒的心情按理来说应当不错。

    但实际上徐寒的心情并不好。

    他站在小轩窗的门口,看着山下出入的弟子比起之前已然少了许多,且大抵行色匆匆,面色凝重。就连这院中常客那位宋月明近来来此的次数也变得稀疏,且每次到来面色都不太好看,与徐寒聊上一会之后,便又离去。

    如今已经到了十二月。

    正值隆冬。

    天际之上乌云密布,将整个玲珑阁笼罩其中,压得人好似喘不过气来。

    “山雨欲来风满楼啊。”徐寒轻叹了一口气,正要关上院门。

    可方才一回身,他的心头便是一跳。

    徐寒似乎有所感应。他赶忙朝着那院中石桌方向望去,却见不知何时那石桌之上已然坐着一道身影,却是一位白眉烟发的中年男子,此刻正笑吟吟的盯着徐寒。

    徐寒那时紧绷着弦的心,这才放下,“掌教大人不忙着应付这玲珑阁内忧外患,怎么有心事来我这里。”徐寒问道。

    “无茶无水,可不是待客之道啊。”宁竹芒却是一笑,不以为意的说道。

    徐寒闻言,翻了一个白眼,但还是走到房内提出一壶茶水与两个茶杯放到石桌前,在一只茶杯里倒满茶水递到宁竹芒跟前,“这下可以说了吧,来此所为何事?”

    宁竹芒依然不为所动,他端起那茶杯眯着眼睛看了那满满当当的一杯茶水,言道:“茶满欺人啊。”

    徐寒却是被这喜欢故弄玄虚的掌教大人搞得有些无奈,他索性一屁股坐到石桌上,又翻了个白眼。一副爱喝不喝的模样。

    “今日来,是给你送个东西的。”这时,宁竹芒似乎方才心满意足,他这般说着,伸手从怀里慢悠悠的掏出一样事物放到了石桌之上。

    那是一个白色瓷瓶,上面刻着些花纹,看上去并不出奇,但徐寒的双眸却在那时一凝,他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就连呼吸都在那一刻急促了起来。

    “这是?”徐寒问道,声线有些干涩。

    “大荒丹。”宁竹芒的脸上浮出一抹淡淡的笑意,似乎对于徐寒这般的反应早有预料。

    大荒丹。

    可谓至宝。

    由楼云草、北芒花、凝香果三味珍惜无比的药材为主药,又以数位珍贵药材为辅药,历经数百道复杂工序方才炼制而成。

    也是徐寒用于炼化自己妖臂的必需之物。

    “这么快?”算起来与宁竹芒所约定的三月之期才过一半,这大荒丹便炼制完成,却是有些出乎徐寒的预料。

    “悬河峰顶有大阵加持,又有重宝玄龙鼎,二者相加,可使者丹药制炼速度快出数层,着实也超出了我预料。”宁竹芒笑着说道,语气极为轻描淡写,似乎只是一件不足挂齿的小事一般。

    但徐寒却是清楚这大荒丹炼制的过程何其复杂,稍有不慎便会炸鼎,因此要求制炼者必须随时随地全神贯注。在一联想最近已入多事之秋的玲珑阁,可以想象身为的掌教的宁竹芒是如何焦头烂额。这般情况下他能这么快的为徐寒炼好大荒丹,想来是没有少下功夫。

    “谢谢。”徐寒看了那满脸笑意的宁竹芒一眼,由衷言道。

    “真心的?”谁知徐寒这话却被宁竹芒抓住了由头,这位掌管着大周第一宗门的掌教大人脑袋往前一凑,脸上露出了犹如孩童一般狡黠的笑意。

    徐寒心头一沉,大抵猜到了这宁竹芒恐怕是打着狭恩图报的心思。

    他自然是有办法避开这个话题,让这宁竹芒无从开口。

    可不知为何,那时的徐寒不由得想到了这些日子来玲珑阁的变故。

    无论是周章、方子鱼、或是宋月明、秦可卿这些日子来小轩窗的次数都屈指可数,且对于近日的变故都有些心底阴郁。

    对于玲珑阁徐寒谈不上有多深的感情,但玲珑阁是艘大船,这船若是翻了,免不了殃及池鱼。

    徐寒或可脱身,但有些人便注定受其牵连。

    就这么置之不理,徐寒的心底终究过意不去。

    做惯了那独行虎豹,忽然有了些伙伴,想要放下,便难了许多。

    “真心的。”徐寒在这时终是朝着宁竹芒点了点头,心甘情愿的跳入了这位掌教大人布好的圈套。

    宁竹芒闻言端是展颜一笑,“帮我一个忙吧。”

    “何事?”徐寒对此早有预料,他不动声色的问道,面色沉寂,却是看不出一点这个年纪的少年郎应有的模样。

    “青州雁来城进来妖邪作祟,我玲珑阁先后已经派出了数位弟子,但几乎都离奇死亡。三日之后重矩峰会派亲传弟子方子鱼再次前去彻查此事,我想让你随她走一遭。”

    “嗯?”徐寒闻言一愣,有些疑惑的反问道:“雁来城妖患之事我倒是也有所耳闻,但派去的亲传弟子尚且不敌,你要我一个金刚境的修士跟着前去,能有何用处?搞不好还拖累他人。”

    徐寒这话并非托辞,他的性子如此,若是不想要做的事情,他一口便会回绝。而既然答应了,能做他一定会去做。

    只是那雁来城之事,先后已经折损了两位通幽境的亲传弟子,徐寒想不明白让他去能有何益处?宁竹芒废了那么大的劲给他炼好的大荒丹,终归不能是转头就将他送入死地吧?

    “近来玲珑阁的状况你也看到了,派出在外的弟子离奇死亡,几处分舵也接连遭人灭门,似乎有什么人在暗中针对玲珑阁。”宁竹芒沉声言道,他的脸上的神情少见的有些疲惫,想来这段时间他这做掌门的过得应当不会太好。

    “是听过一些,可玲珑阁毕竟是大周第一宗门,究竟是谁想要对玲珑阁动手?难道你们一点线索都没有吗?”徐寒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解。

    “我在明,敌在暗,这次调集宗门之中这么多人手赶往各地就是要搞清楚究竟是何人作怪,长老执事派出大半,剩余的都是要职在身不好调动,没有办法,这雁来城之事只能是让子鱼这孩子牵头,但她修为虽然不凡,但心思...”说到这里宁竹芒顿了顿,又才说道:“所以,我想让你跟在她身边,这一来你们关系尚可,你若有言,她或许会听,这二来...”

    说到这里,宁竹芒又再次顿住,似有些欲言又止。

    “二来如何?你既然想要我帮忙,就须得坦诚相告。”徐寒被这宁竹芒的扭捏搞得有些头大,他没好气的言道。

    “呵呵。”宁竹芒也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他不无尴尬的笑了笑,方才又说道:“这二来你毕竟出身森罗殿,对于他们的行事风格有所了解...”

    “森罗殿?”徐寒闻言双眸之中顿时光芒一凝。“你是说此事与森罗殿有关?”

    “只是猜测。”宁竹芒点了点头。“青州的妖患来得有些诡异,而那里也是森罗殿活跃最为频繁的地方之一,我恐这其中与它怕是脱不了干系。”

    “而再者说,这大荒丹乃是镇压妖邪的不二之选,我虽不知你要之何用,但只要你将之付下,对于妖邪便有一定的克制力,若是真的遇到了什么不测,有你相护,子鱼也可多出那么一份生机。”

    徐寒听到这里终于是闻出了味道,他上下打量了宁竹芒一眼,这才狐疑的问道:“说来说去,你就是想要我靠着这大荒丹,帮你护住方子鱼,保她平安对吧?”

    “大抵就是这个意思。”话说到这个份上,双方也都是聪明人,宁竹芒倒也不再藏着掖着,索性便点头承认道。

    徐寒与方子鱼的数次接触,对于这个年纪轻轻却修为惊人的女孩,他倒是颇有好感,这件事情他却是没有拒绝的理由。

    但他眸子却在宁竹芒说完这话之后眯了起来,面色古怪的问道:“其他弟子我怎么不见你这么伤心,莫不是方子鱼是你年轻时欠下的风流债吧?”

    这本是徐寒的玩笑之言,可谁知这话出口,那位掌教大人的脸色端是一变。

    随即他脸上的笑意便猛的收敛了起来,阴着脸色沉默良久。

    徐寒见状心底一阵咯噔,暗道莫不是一语中的?

    “我欠她母亲良多,能做的事却太少,所以,她的命,我一定要保。”

    素来不显山不露水掌教大人在那时轻声言道。

    声寒如冰。

    却又意决如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