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玲珑阁上的规矩
    游岭屈与白凤依看着眼前这个笑眯眯的少年,心底却生出一股恶寒。

    他们也是在江湖上行走多年,这江湖险恶他们自然清楚,只是徐寒像这般年纪,却又如此残忍之人,却是从未见过。

    “孟书阁,带童师弟去悬河峰寻医师。”

    游岭屈想到这里,眸中顿时泛起一道寒光,他朝前跨出一步,沉声说道。

    “...哦!”那孟书阁还想着之前自己的数次为难徐寒,此刻看着那满脸犹如恶鬼一般笑意的少年,心头止不住的生出一阵后怕,此刻得了游岭屈的指令端是如蒙大赦,赶忙带着那些内门弟子,扶起一脸污血狼狈不堪的童铁心,逃一般的朝着山下走去,竟是从头到尾都未敢抬头去看徐寒哪怕一眼。

    “怎么?游兄弟还有赐教?”徐寒看着脸色冰冷的游岭屈,见他并无离去之意,便在那时出言问道,而他的脸上依然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赐教不敢,只是童铁心毕竟是我的师弟,对错不论,你当着我的面断了他两指,这个帐我终究得和徐公子算一算。”游岭屈寒声言道,他的衣衫在那一刻猛地鼓起,磅礴的力量犹如潮水一般自他的体内倾泻而出。

    而一股威压也在那一刻随之朝着徐寒的面门压来。

    那是通幽境修士特有的力量,真气在打开幽门之后化为了真元,无论外放御敌还是固守本心,都极为有效,修到极高境界,数里之外取人首级也是未尝不可。

    这也是为什么肉身修士对于寻常修士的压制力到了通幽境后便当然无存的缘由。

    这个境界的修士攻击手段千奇百怪,而在真元的加持下所能爆发出的战斗力与防御力比起肉身修身也不差毫分,因此往往足以将同境界的肉身修身玩弄于鼓掌之间。

    “通幽境...”

    感受到那股威压,徐寒的心思一沉,当初徐寒能够击败那位紫霄境的修罗使,依仗的是近一年来吸收的烟猫妖力的爆发,为此,他还险些丢掉性命。

    而如今,那些妖力早已散去,而游岭屈的实力明显远远高于那位修罗使,徐寒与之对比起来,端是毫无胜算。他着实没有想到这位亲传弟子竟然能用这样一个拙劣的借口对他动手,想到这里,徐寒下意识往后退去一步,以期与这游岭屈保持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若是真的动起手来,他亦能随机应变。

    “游师兄,徐公子与童师兄的比斗是双方同意的,你我皆是见证,你如今出手,莫不是太仗势欺人了一些。”本来被徐寒忽然展现的实力惊得失了神的宋月明在那时终是回过了神来,他一个跨步走到了徐寒跟前,朝着游岭屈言道。

    这个少年人的心思总是如此,以为这世上之事只要占着一个理字便可说出个是非曲直。

    殊不知,道理这东西永远都是建立拳头之上。

    任你说得天花乱坠,他拳头比你大,一拳轰来,你神形俱灭。

    那时,便没有人会去在意一个死人的道理。

    “你是什么东西,有你说话的份吗?”游岭屈眸中浮出一抹戾气,只见他的身子一震,一道巨大的真元波动袭来,宋月明的身子便在那时如受重创一般,生生的倒飞了出去,幸得徐寒眼疾手快,赶忙将之扶住,否则定免不了栽倒在地,惹得一身狼狈。

    “游师兄!”宋月明端是没有想到游岭屈竟会这般暴躁,他指着游岭屈便要说些什么,但话才出口,游岭屈的一只手便又是猛地伸出,就要抓向宋月明的咽喉。

    “还要恬噪?今日我便教教你什么叫做尊师重道!”他这般说道,眸中杀机涌现。

    他虽与童铁心未有深交,但毕竟是他带来的,徐寒当着他的面取下了童铁心的二指,这事传了出去他的颜面无存,上面师尊的脸上也是挂不住。想到这里,他的胸口便有戾气涌动,对于这还要说个不停的宋月明更是厌烦不已,出手端是极为狠辣。

    “尔敢!”徐寒见那游岭屈分明动了杀心,顿时是呲牙裂目,口中暴喝一声,那缠着白条的右臂赶忙伸出,挡在了宋月明的身前。

    砰!

    二者相撞,一道闷响炸开。

    徐寒与宋月明的身子便在那时暴退而出,这通幽境大能的一掌端不是徐寒能够接下,即使是凭着右臂的奇异之处,徐寒的身子还是被那力道所震,脑袋发懵。

    就在二人无法控制的倒退,眼看着就要栽倒在地,却在那时,一双大手忽的伸出,稳之又稳的按在了二人的背上,那股巨大的力道在手掌的安抚下竟然极为神奇散去。

    徐寒与宋月明一愣,转头看去,却见周章正面容冷峻的立在二人身后,朝着二人淡淡的一笑。

    然后,他便跨步走上前去,走到了那双目赤红的游岭屈的跟前,嘴角含着的浅笑的问道。

    “游师兄,周某入山门八年来,可曾有做过半分逾越之事?”

    游岭屈闻言一愣,周章的修为却是让重矩峰上的亲传弟子们不耻,但这些年也是本本分分,确实未有听闻过与谁人起过争执,就连住处也是一搬再搬,落到了这山顶的边缘。

    “却是没有。”游岭屈脸色一寒,沉声言道:“周兄之事乃是与我师弟之争,游某管不了,但这徐寒当着我的面伤了童铁心,此事若是作罢,我游某颜面何存?岂不是为他人耻笑?还请周兄莫要多管闲事!”

    游岭屈的声线极为低沉,语调之中的威胁之意更是毫不遮掩。

    “此言差矣。”周章却是对此犹若未闻,他的脸上依然带着他惯有的如春风般的笑意。

    “童师弟与我相争,徐公子是为在下出头,游师兄要得面子,周某就要不得了吗?”

    “嗯?”游岭屈又是一愣,他认真看了周章好一会,随即脸上的神色顿时精彩了起来,他仿佛听到了这世上最大的笑话一般,忽的哈哈大笑起来。

    “面子?周师弟,我给足了你面子方才叫你这一声师弟,你还真以为自己配在这玲珑阁,配为亲传弟子吗?”游岭屈笑着言罢,随即脸色一沉,厉色再次浮上眉梢,他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个一袭白衣的男子,寒着声线说道:“想要面子?好啊!拿本事来取!”

    周章闻言,脸上的神色微微停滞了一两息的光景,随即竟然点了点头。

    “也对。”

    他这般回应道。

    然后,他苍白脸上,那抹始终挂着淡淡笑意在那一刻忽的收敛了下去。

    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势随着他笑意的收敛自他的衣衫之下奔涌而出,那气势极为磅礴,却不是真元或是内力激发而成的。

    那更像是某种与生俱来的东西,比起前者更加纯粹,也更加高贵。

    游岭屈说不明白,那气势究竟从何来,但在那一瞬,他的心头竟是一颤,俨然生出了几分畏惧之意。

    他修行刀道,讲究便是一往无前,心无所畏。

    而那一刻面对周章他心底生出的畏惧端是让清醒过来的游岭屈感到一阵恼怒,他竟然会被一个公认废物吓得胆颤。

    本就心头不郁的游岭屈更是在这时被那恼怒冲昏了脑袋。

    “好!周师弟竟然非要为这小子出头,那我今日便一并好生教一教周师弟,这玲珑阁的规矩!”言罢,游岭屈不再迟疑,一只手猛地伸出,化为一掌,周身真元在他的催动疯狂的涌来,那一掌之威,端是凌冽如寒风,急速如雷霆。

    眼看着,这一掌就要拍向周章的胸口。

    那时的周章依然伏首立在原地,丝毫没有躲避的意思,而他周身那股奇异的气势也在那一刻愈发磅礴的起来。

    随着那股气势的荡开,不远处的房屋之中,那对之前徐寒所见挂于墙壁之上的宝剑忽的猛地颤抖起来。

    就像是沉寂了千年的恶鬼终究重回人间,又像是被囚禁万载的魔神待到破开了囚笼之日。

    那对剑疯狂的颤抖,眼看着就要从鞘中抽出剑身。

    可也就在这时。

    一颗石子,从不远处飞来,速度极快,却又不偏不倚的砸在了游岭屈拍向周章的手掌之上。

    这般变化,周章与游岭屈皆是始料未及。

    周章眼中一道精芒闪过,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他周身那趋于狂暴的气势猛地收敛了下来,而游岭屈却是避之不及被那石子砸中,顿时嘴里发出一声闷哼,收回了手臂,却见手臂之上依然被石子砸出了一道血痕。

    几次出手都被拦下的游岭屈端是怒到了极致,他捂着手沉目看向四周,寒声言道:“何人装神弄鬼,以暗器伤人,如此卑劣手段,着实下作!”

    “下作?”

    他的声音方落,远处便响起了一道轻柔的声线作为回应。

    “姓游的,你好大的威风。”

    那声音如此说道,诸人自觉眼前一花,一道身着粉色长裙的娇小身影便忽的落到了诸人的跟前。

    那人落地之后,便转头看向游岭屈,眼角眯起,上扬的嘴角处露出一颗虎牙,笑嘻嘻的问道。

    “连师姐也敢骂?”

    “我是不是也得教教你,这玲珑阁上的规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