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你的命是我给的!
    (ps:昨天说啦今天更新晚一点,但肯定会两更,不要担心,这是第一更,晚点还有一更,大家多多理解,都是人,都是血肉之躯,总有累的时候,休息一下不过分啊!!!!)

    这话一出口,场上的气氛瞬息安静了下来。

    任谁都没有想到一个经脉尽断,修为不过宝瓶境的徐寒竟然敢说出这样的话。

    这分明便是想要立下生死状,死斗之意啊!

    那童铁心闻言也是一愣,徐寒敢帮周章出头已经让童铁心出乎预料,而之后这一番话更是让童铁心始料不及。他沉着眸子看了眼前这面色冷峻的少年好一会,端是想不明白他是真的傻,还是另外有所依仗。

    童铁心的心头在那一刻确有所迟疑,不过很快他便将这份迟疑压了下去。

    他好不容易才寻到了这机会教训徐寒,若是这时放手,这一面子上过不去,这二心头那口恶气难消。

    这样想着,他的脸色顿时露出了狞笑。

    “好!那童某今日就得罪了。”童铁心言道,一股气势亦在那一刻猛地自他的体内升腾而起。徐寒到底是宁竹芒亲自收下的客卿,杀他,童铁心没那个胆子,但让他在床上躺上个三四个月,童铁心却很乐意为之。

    这话说罢,童铁心的大手一伸,便要说出那一个“请”字。

    只是徐寒却哪管他这么多规矩。

    徐寒学的都是杀人的本事。

    这既是杀人,便终归得死人。

    而既是死人,又何必与他讲什么规矩?

    童铁心嘴里的“请”字还在喉咙中打转,徐寒那裹着白布的右手便豁然握拳轰出。

    他周身的肌肉在那一刻高高隆起,一出手便是全力以赴,看似寻常的一拳,却隐隐爆出了阵阵破空之音。

    端是声如雷霆,势如猛虎,有开山断石之力,亦怀破釜沉舟之勇。

    童铁心以及他身后的两位亲传弟子都在那时双眸一凝。他们都是有见识之人,寻常宝瓶境的武者,手臂能挥出的力道不过十钧左右,而徐寒这右臂挥动时所激起的破空之音,那是得八十钧力道以上才能激发出的声响。

    这哪是寻常人能做到的事情?

    就是肉身修士到了金刚境单臂也不过挥出五十钧左右的力道。

    他们在那时豁然醒悟了过来,这徐寒分明是个肉身武者!

    “小心!”游岭屈与白凤依,也就是与童铁心一同拜入那清如溪门下的二人都在那时发出一声惊呼。

    童铁心毕竟已是三元境大成的修士,反应何其灵敏,他一个激灵,周身真气猛地涌动,双手呈斜十字状竖于胸前,想要硬挡下徐寒这一拳。

    轰!

    只听一声闷响炸开。

    徐寒身子弓起,依然保持着那一拳轰出的姿态。

    可童铁心的身子却是在那时如玩偶一般倒飞了出去,重重的甩在了数丈开外的雪地上。手臂处不断的淌着血水,上面已然血肉模糊,而整个人亦是歪着脑袋,昏死了过去。

    周遭的气氛再次静默了下来。

    宋月明瞪大了眼睛,嘴巴大大的张开好似能装得下一刻鸡蛋。

    周章对此犹若未觉,依然安静的打理着自己散落一地的书本。

    孟书阁与那些内门弟子怎是一脸犹如白日见鬼一样的神情。

    谁都没有想到,这个被盛传的经脉尽断的废物少年,竟然拥有如此可怕的肉身修为,只是一拳便将方才晋升成为亲传弟子的童铁心给打倒在地。

    而作为这诸人惊叹的对象,徐寒默默的在那时收回了自己的拳头,然后他有些懊恼皱着眉头,摇头说道:“太久没有活动,这一拳,竟然没有要了他的命。”

    “......”诸人闻言顿时一阵咋舌,这才知徐寒之前所言并非虚张声势,他是当真想要取下童铁心的性命。游岭屈与白凤依更是脸色一寒,这徐寒不仅修为了得,心思更是歹毒异常,与传闻中那废物端是判若两人。

    就在他们心头想着这些的时候,收回了拳头的徐寒在那时又迈出了自己的步子,看模样是想要朝着童铁心倒地之处走去。

    游岭屈与白凤依心头一惊,赶忙上前挡在了徐寒跟前。

    “徐公子,你已经获胜,此事作罢,我们这就叫人将周师弟的东西搬回去,还请不要再得寸进尺。”游岭屈出言说道,这个男子三十岁上下的模样,背负一把长刀,面容刚毅,说起话来,自带一股谓言之器。

    徐寒闻言,在那时眉头一挑,他抬眸看向游岭屈,舔了舔舌头,随即脸上竟漏出犹如春风一般的笑意。“我们有手,不劳烦诸位费心,今日,我只想要了他的命。”

    徐寒说罢,身子再次朝前迈出,眸中的杀机有若实质。

    “姓徐的,这里可是玲珑阁,你敢杀他?”白凤依也在那时怒斥道,胆大妄为之人她见得不少,可敢在这玲珑阁杀一位亲传弟子的事情,她端是闻所未闻。

    徐寒并非虚张声势,他是真的想要杀了童铁心。

    十二年的乞儿生活,四年的森罗殿出生入死,让徐寒明白了一个最简单不过的道理,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

    童铁心此人心胸狭窄,在来玲珑阁的路上便是百般刁难,徐寒想着要入玲珑阁,便息事宁人,不愿与之正面冲突。而到了玲珑阁之后,更是极力不愿招惹到他。

    可偏偏事与愿违,越是躲着对方,对方便越是以为你软弱好欺。

    先是散布谣言,让宋月明上门,又派孟书阁搜查,今日更是为难到了周章的头上。

    如今二人闹到这种地步,以童铁心的为人,之后断是会想方设法再与他难看。有道是我在明,敌在暗,徐寒却是没有蠢到再给对方第二次机会的地步。

    徐寒这一辈子,活了十八年,认识的人不多,能让他视为朋友的人更不多。

    而正因为拥有的少,所以便得愈发的珍惜。

    童铁心错就错在敢拿周章撒气,今日若是不了结这因果,他日说不定童铁心动手的对象便不是周章,而是宋月明、甚至秦可卿诸人。

    徐寒岂能容他?

    但徐寒却也知道今日他是杀不了童铁心的。

    且不说游岭屈与白凤依这二位通幽境高手在此,徐寒如何能够在他们的手上得逞?就是二人置之不理,徐寒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杀了童铁心,上面怪罪下来,也足以让徐寒吃不了兜着走。

    徐寒要杀童铁心,现在却不是最好的时候。

    他需要等,等一个合适的机会,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他,那才是最好也是最稳妥的办法。

    徐寒很清楚这一点,而他现在要做的只是摆出应有的姿态。给予童铁心足够的震慑,让他短时间内不敢异动,这便足够了。

    因此在白凤依发出那声怒斥之时,徐寒便停下了脚步,侧头看向对着他怒目而视的二人。

    那时他的眼睛眯起,嘴角露出一抹笑意,轻轻的点了点头:“嗯,二位说得及是,这毕竟是玲珑阁。杀人总归是不好的。”

    说完这话,他周身的气势竟然就这真的在那一刻收敛了下来。

    这般反应端是让二人一愣,显然想不明白方才还杀气腾腾的徐寒竟然就这样放下心头的杀机。

    不过这毕竟是一件好事,虽然他们与童铁心在之前并无太大的交集,可好歹拜在同一师尊门下,能保下他的性命,也算得万幸。否者若是徐寒执意要杀了童铁心,此事还当真不好处理。

    “只是...”

    就在二人暗暗松下一口气来之时,徐寒的声音却在那时又响了起来。

    二人心头一跳,莫名感觉有些不妙。

    只见那一刻他们眼前一花,一道烟影猛地窜到了童铁心倒地之处。

    “啊!!!”昏迷在地的童铁心忽的在那时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只见他猛地坐起了身子,左手捂着自己的右手,那右手之上食指与中指却是不知所踪,鲜血横流。

    而一只烟猫正满脸是血,嘴里叼着那两根指头慢悠悠的走到了徐寒的身侧。

    然后,将那两个指头吐在了游岭屈与白凤依的跟前,身子一跃,再次落在了徐寒的肩头,很是亲昵的蹭着徐寒的脖子。

    “只是徐某出身草莽,懂不得什么道理。”

    “他应了我的生死之斗,这生死自负,便是规矩。”

    “我敬玲珑阁是正道大派,见不得血腥,那便取其两指,算作性命。”

    “可江湖规矩,我饶了他一条命,他以后见了我便得绕着道,低着头,做一条狗。”

    说到这里,徐寒转头看向一脸惊恐的童铁心,寒着声线,一字一句的说道。

    “若是你做得惯,苟且百年我亦不管。”

    “可若是哪天你做不惯了......”

    “那你的命,徐某怎么给的,便会怎么要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