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江湖规矩
    (ps:书友群:346162676欢迎大家加入!!!)

    (ps:新的一个月,求一波打赏、月票、推荐。给作者君加个鸡腿吧!!!!!!!)

    (ps:再和大家说点话吧,新书上传一个月了,说实话压力有点大,一是虽然每天的更新还是和书剑一样两更,但字数已经从以前一更2000上升到了3000,又害怕写出的东西让大家失望,每天都绞尽脑汁。这应该就是传说中扑街妄想综合征吧,今天真的想放松一下,明天依然会有两更,但可能不会像这段时间这么准时,望大家理解。也请大家对于本书有什么意见都可以在书圈里面提出来,每一个我都会认真的看。最后谢谢大家的支持。)

    周兄弟?

    在徐寒认识的几个人里,能被称为周兄弟的人,想来便只有那周章一人。

    那可是实打实的亲传弟子,童铁心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去拆周章的房子?徐寒想不明白,但他却是不能坐视不理。

    他当下与宋月明对视一眼,也顾不得这一桌美味的饭菜,赶忙同出了院门,在楚仇离的带领下,朝着山顶方向,周章的住处快步赶去。

    徐寒倒是隐隐约约猜到这童铁心冒犯周章很可能是因为他的关系,可是他确实想不明白是谁给的他这样大的胆子。“那童铁心到底什么来头,一个内门弟子怎么敢欺辱到周章的头上?难道门中就没有人能管上一管了吗?”徐寒带着这样的疑问看向一旁的宋月明问道。

    “徐兄有所不知,周兄虽然名义上是这玲珑阁重矩峰上的亲传弟子,但却并非靠的是自己本事走到那一步,也不如红笺师叔那般天资过人。似乎是家中受了变故,又与门内某位师叔辈的人物是世交,因此才想的办法将他招入门中。这些年亲传弟子的山门大比周兄都未有参加,门内之人对他多有不耻,暗以为他修为不如人意,故而不敢献丑。只是亲传弟子的身份摆在那里,内门弟子不敢招惹,亲传弟子又不屑与之为伍。”宋月明沉着眉头缓缓说道。

    徐寒闻言眉头顿时皱起,他却是想不到平日里看上去对任何人都笑脸相迎,风度翩翩的周章在玲珑阁中的境遇竟是如此不如人意。

    “你也说了他是亲传弟子,这童铁心怎么有这么大的能来,敢动周兄?”

    “徐兄,你当真是不出门不知天下事啊,童师兄内门弟子的大比中夺了魁首,已然晋升成亲传弟子,师从重矩峰清如溪师叔门下。”宋月明没好气的说道,对于徐寒这么大的事都不曾知晓显然有些诧异。

    “嗯...”徐寒听到这里,大抵是明白了些许,他当下便不在言语,只是阴沉脸色,快速赶路。

    ......

    当他们来到周章居所的时候。

    “这里,对对,这里,把那些也搬出去。”只见那孟书阁正站在周章的院子前颐指气使嚷嚷着,而随着他指挥,数位内门弟子打扮的年轻男子便从那院内搬出一个又一个装着满满当当书籍的书架。

    童铁心与看模样二十**的一男一女站在一旁,神色得意,相谈甚欢。

    徐寒是见识过周章对于这些书籍的爱惜。即使是无法放到书架上,多余书籍也会被他工工整整的对方在一起,绝不马虎。

    但此刻这些书本却被这些内门弟子们连同着书架被随意的扔在院子外,散落一地。

    而周章呢,却是蹲在地上,沉默的收捡着那些散落的书籍,面色淡漠,不明悲喜。

    见此情景,徐寒赶忙快步向前,走到周章的身侧。

    “周兄。”他轻声唤道,脸色阴沉,一如这满地铺就的白雪。

    “徐兄你来了?”周章闻言抬头看了徐寒一眼,淡漠的脸上浮出一抹笑意,“这雪天地湿,书本放在上面容易浸了墨迹,徐兄来得正好,可帮我收拾一番。”周章这般说道,轻松的语气中丝毫听不到被人赶出院门应有的落寞或愤慨。

    “哟?这不是徐公子吗?怎么不在悬河峰上做事,来我这院中所为何事啊?”不远处的童铁心等人也在那时注意到了徐寒的到来,他脸上浮出一抹算计得逞时的窃喜之色,随后高声言道,一脸热切的朝着徐寒走来。

    而方才与他交谈甚欢的一男一女也在那时朝着徐寒投来了目光,似乎有些好奇,但又带着一股毫不遮掩的鄙夷。

    “那二人也都是清如溪门下的亲传弟子,男的唤作游岭屈、女的唤作白凤依。”一旁的宋月明见状赶忙在徐寒的耳畔轻声说道,他大抵看出了此刻徐寒心头怒意,便好心提醒到,怕徐寒不知轻重惹怒了三人,届时以他们的实力,想来是斗不过这几人的。

    “你的院子?”徐寒闻言脸上顿时露出疑惑之色,“这不是周兄的院子吗?徐某孤陋寡闻,以往只听说过鸠喜占鹊巢,犬喜逐人居,却不想童大哥也有这样的爱好。倒是稀奇,稀奇!”

    “你!”童铁心闻言,顿时脸色一变,怒意浮上眉梢。他本来想着以周章之事激怒徐寒,最好让他先动手最为合适。然后他再打着自卫的名义好生教训一番徐寒,却不想这徐寒伶牙俐齿,只是三言两语便让他心头怒火中烧,几乎忍不住就要出手。好在身旁他的两位师兄师姐即使伸手将之阻拦,这才让童铁心清醒了过来。

    “徐兄弟的嘴上功夫好生了得,只是这可不是我童某为难周兄,玲珑阁规矩如此,重矩峰上越接近山顶之处天地灵气便越为充足,亲传弟子间以实力决定住所的事情乃是早就定下的规矩,童某觉得周师兄这住所不错,便想挑战周师兄,奈何师兄不敢应战,那童某也只是按规矩行事,想来也没有任何问题吧?”冷静下来的童铁心很快便调整好情绪,看向徐寒这般说道,只是语气中那挑衅之意却是毫不遮掩。

    “你胡说!周师兄所住的地方就在亲传弟子居所的最外围,你想住什么地方不可以住?非要来抢周师兄的居所,我看你这分明就是故意找茬。”一旁本还想着要劝徐寒莫要冲动的宋月明闻言,顿时便炸了锅,也不得什么亲传内门,指着那童铁心的鼻子便喝骂道。

    “宋月明,我见你年少无知不与你一般见识,童某按规矩行事,想住哪里就住那里,若是你再这般胡乱言语,毁我名声,我便要带你去执剑堂丁师叔那里好生理论一番了!”童铁心的面色一沉,出言喝道。

    “你们愣着干什么,给我搬!”而身后孟书阁等人也在那时因为这边的动静,而被吸引,一时间停了下来。童铁心转头冲着他们吼道,孟书阁回过了神来,脸上的得色更甚。他先后几次在徐寒的手中吃瘪,今日总算是让他寻到了机会,自然心中志得意满。

    他朝着那些负责搬运书架的弟子们使了使眼色,那些弟子会意的将抬出的书架愈发用力的扔在了地上,顿时书籍散落一地,模样甚是狼藉。

    见着这般情景,宋月明顿时脸色紫青,一脸愤恨的看着童铁心一行人,端是气到了极点。

    “徐兄、宋兄、楚大哥莫要见气,童师弟也是按山门规矩行事,是我周某学艺不精。”倒是周章在那时出言说道,脸上的神色平静,竟是寻不到半分的不满。

    此言说罢,他又低下了身子,开始慢慢的整理着地上的书籍。

    他做得极为认真,每一本书上的每一点雪渍都被他清理得干净,若是有些书页被雪水浸透,他还会作上记号放到一旁,想来是准备之后再好生晾晒。

    宋月明终归是看不下去,也知自己那点修为莫说童铁心这三位亲传弟子,就是那孟书阁他都不见得是对手。因此,他只能是狠狠的瞪了那满脸嚣张之色的童铁心一眼,随后蹲下身子,帮着周章整理起散落一地的书籍。

    “宋兄,周兄。”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的徐寒终是发了话。

    他的声线很是低沉,低沉得就好似那千年的老树,万年的枯井。

    让周章与宋月明二人当下便是一愣,他们在那时转头看向徐寒,却见这少年的脸色冰冷,就好似上面蒙着一层风雪,不露声色,却又足以刺骨。

    “怎么?徐公子对于我们玲珑阁上的规矩有什么不满吗?”似乎看出了徐寒的异样,唯恐他就此忍气吞声的童铁心便赶忙发言问道。

    他迫不及待的等着徐寒动手,届时他就可以好生教训一番这个他眼中的轻敌。

    以他三元境的修为,在他看来想要料理一个经脉尽断的徐寒不过举手之劳。只要把握好分寸,不闹出人命,就是掌教大人追究起来,他也并不畏惧。这样想着,童铁心的嘴角勾勒出了一抹残忍的笑意,他仿佛已经看见了徐寒在他的脚下跪地求饶的可笑模样。

    而宋月明也在那时回过了神来,他怕徐寒一时冲动中了这童铁心的奸计,当下便想要出言提醒。

    “却是有些不满。”

    可就在那时,徐寒低沉的声线又再次响起,他缓缓的放下了自己肩上的烟猫,然后站直了身子,目光冰冷的直视向眼前的童铁心。

    “是吗?好办。”童铁心脸上的笑意更甚。“周师兄不愿欺我,不跟我打,那徐公子便代周师兄与我打上一场,如何?”

    “正有此意。”徐寒伸手拂去自己衣裳上的雪渍,几乎在童铁心说出这个提议的第一时间,便回答道。

    徐寒的爽快倒是远超出童铁心的预料,但眼看着自己的谋划得逞,童铁心根本无暇去想这其中的缘由。

    他一个跨步摆开了架势,挑衅似的看向徐寒,狞笑着说道:“徐公子放心,你是掌教收的客卿,按我玲珑阁的规矩,我下手会有分寸的。”

    “嗯?玲珑阁的规矩?我徐某可不清楚玲珑阁的规矩,只知道这江湖的规矩。”徐寒言道,脸上在那时露出一抹极为真切的笑意。“楚大哥,说说那规矩。”

    满脸胡须的中年大汉在那时咧嘴一笑。

    “江湖事江湖了。”

    “恩怨一剑消。”

    “生死各自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