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童铁心的算计
    (ps:书友群:346162676欢迎大家加入)

    (ps:新的一月开始了,恬不知耻求大家一波打赏、推荐。快来鼓励鼓励我吧!!!!)

    童铁心的心情很不好。

    甚至可以说是差到了极点。

    对于叶红笺,他从见面的第一眼起便已然认定。

    叶红笺被司空白收为了弟子,身份自然是崇高无比,但童铁心却没有放弃的打算。

    他虽然是内门弟子,但他的修为是内门弟子中公认的数一数二的存在,而成为亲传弟子也是迟早的事情。要么修到通幽境,要么在山门大比中获得胜利,这二者对于已经摸到了通幽境门槛的童铁心来说都不是一件难事。

    他自认为一旦成为了亲传弟子,辈分虽然比叶红笺低上一些,但身份却是已然在伯仲之间。所以,对于叶红笺,他志在必得。

    只是天公不作美,半路杀出了一个不知从那里冒出来的徐寒,成了叶红笺的未婚夫。

    本想着教训一番让他知难而退,可谁知这个徐寒却是一个硬骨头,软磨硬泡都无甚作用,直叫童铁心恨得牙痒痒的。

    而后来又因为保护叶红笺失利,让童铁心更是无颜去见叶红笺,只能是埋头苦修,期望早一些时日晋升为亲传弟子,这才能在叶红笺面前挺直腰板。

    说来也巧,往年要开春才能举行的山门大比,却因为论道大会而提前开始。

    童铁心想着叶红笺那张绝美的面容,自是卯足了劲要在内门弟子的大比中拔得头筹。为了如此,他谢绝了所有门中事务,一心扑到了大比上。

    有道是功夫不负有心人,童铁心一路斩将夺旗,真的就赢得了最终的胜利。

    晋升为亲传弟子的童铁心拜见过各个长辈之后,便兴致勃勃的来到小轩窗,而闻讯赶来的诸如孟书阁之辈,却告诉了童铁心一个宛如晴天霹雳一般的消息。

    徐寒被掌教收为了悬河峰客卿。

    童铁心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那徐寒一个经脉尽断的废物究竟有什么本事能当得起悬河峰客卿的位置?

    他极为不忿。

    但他自然不敢把这样的不忿归咎在师门或是那位掌教大人的身上,在他看来定是那徐寒迷惑了掌教大人。于是热血上头,他根本顾不得其他,在听闻这个消息之后,脸色便阴沉了下来。

    他倒是想要报复,但上门寻衅,对方怎么说也是悬河峰的客卿,这样明目张胆,于情于理说不过去,可若是就这样算了,童铁心心头那股怒气却是如何也消解不下,这样想着,童铁心的眼睛忽的眯了起来。

    他憋了一眼身旁的孟书阁,沉声问道:“去,打听一下那小子在这山门之中和谁走得近些?”

    ......

    徐寒之后的数日都过得很是惬意。

    虽然那位秦可卿表现出来的聪慧远超出徐寒的预料,但在那之后,她却也再也没有追问过徐寒有关于两年前,景升城的事情。她只是隔三差五便带着一些可口的饭菜送上门来,又常常请教徐寒一些医道方面的问题。

    徐寒追随那位在医道上的造诣堪称顶尖的夫子近一年的光景,虽然只学到了一些皮毛,但指导秦可卿到底也不成问题。秦可卿无意拆穿徐寒的身份,徐寒也自然不会多言,只是二人之间,或者说徐寒的心底到底有些莫名的情绪。他摸不准秦可卿是否真的看出了他的身份,更搞不明白,她的有意亲近是真的为了学习医道,或是其他。

    但终归这日子还算安逸,比起他前十八年的人生,这数日的光景堪称置身人间仙境。

    宋月明每日都会来拉着徐寒攀谈,得知徐寒有些江湖经验,更是对于那些江湖趣事乐此不疲。

    方子鱼也会偶尔找上徐寒,让他带她去烤红薯,她吃得很高兴,但却始终等不到她口中那位姓陈的笨蛋。

    至于楚仇离,徐寒有了客卿的供奉,倒是不再缺少丹药,他也就不再让楚仇离每日出去,但是这位大汉却是闲不下来,总喜欢每次出去瞎转,每次回来都得顺些东西。徐寒问他为何改不了这偷东西的毛病,那大汉却总是飒然一笑,说道,这不是偷,这是修行。

    最后便是那位周章,徐寒与他的关系这些日子倒是不错,他时不时还会上门拜访,与徐寒聊些天下大势,但徐寒对此兴趣寥寥,对方也不在意,到了最后便只是他一人说,徐寒安静的听着便是。

    这一日。

    小轩窗的院落中。

    徐寒在逗弄着玄儿,而厨房那里却传来宋月明不停的唠叨声。

    “有道是玩物丧志,酗酒误事。楚兄你有如此手艺,何不好生琢磨,在某处开一个饭店酒楼,想来生意也差不到哪里去,为什么非得整日酗酒?”

    “你可知这有史记载,因酒色误国的帝王便是茫茫之多,何况我们这些寻常人。”

    “以史为鉴可以明己身,以......”

    听着那宋月明犹如和尚念经一般的绵绵不休之音,徐寒苦笑着摇了摇头,他大抵可以想象此刻那位楚仇离脸上的神情当是如何的精彩。

    几日前宋月明来寻徐寒,被徐寒留下吃了一顿楚仇离做的饭菜,当下便惊呼道这菜肴只应天上有。然后便时不时前来蹭饭,这也就罢了,可偏偏宋月明见楚仇离总是在饮酒,就是做菜的时候也不闲下。这位少年便本着劝人为善的态度开始一个劲的给楚仇离讲大道理,告诉他应当如何回归正道。

    楚仇离被他折磨得是头大不已,却又无法发作,每日弄好饭菜,便逃一样离开小轩窗,端是犹如老鼠躲猫一般畏之如虎。

    有道是一物降一物,脸皮厚到连偷东西也可以说得义正言辞的楚仇离却是被一个修为不过丹阳境的内门弟子折磨得不成人形,倒是有趣得很。

    这一日一如往常一般,楚仇离做好了一顿可口的饭菜,便不再给宋月明半点说话的机会。转身便走出了小轩窗,宋月明虽然意犹未尽,但终归还是敌不过那一桌饭菜上传来的诱人香气,与徐寒坐到了石桌旁,开始大快朵颐。

    “对了前些日子听周师兄说起过大夏朝近来又在剑龙关外囤积兵马,不知近来还有消息。”一边大口大口的吃着美味的饭菜,宋月明嘴里却闲不下来,又问道。

    宋月明有几次来寻徐寒恰巧遇见了周章,听他谈及天下大事,这少年便又对这些事情来了兴致,一旦遇见便问个不停。好在周章的性子淡然,宋月明但有所问,他自是知无不言,丝毫没有师兄的架子,一来二去,这二人倒也熟识。

    “嗯。据说这次领兵的是大夏朝的国柱——崔庭,此人修为高深,又善兵法,生平少有败绩,当年陈国的军候袁不破便是他逼入死地,最后自刎殉国。”徐寒倒也清楚他的性子,自是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告诉宋月明,而手里却夹起一块鸡肉,递到了一旁早已饥肠辘辘的玄儿的嘴里。

    “那崔庭这么厉害?那我大周岂不危矣?”宋月明闻言很是激动的问道,连眼前这可口的饭菜也顾之不上。

    “夏周交战早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宋兄担心这些做什么,况且那剑龙关上不是还有北疆王牧极坐镇吗?”徐寒淡淡的回应道,对于宋月明的一惊一乍已然习以为常。

    “徐兄这么说就不对了。”本是徐寒随口而言,可宋月明却不悦的放下了手中碗筷,然后一本正经的看着徐寒,正色言道:“徐兄这么说便不对了。有道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若是人人都以为我大周天下稳如泰山,那才是夜郎自大,鷽鸠笑鹏。况且,那位北疆王是一个什么人,天下皆知,八年前他可以为了北疆王之位附庸祝贤,谁又说得清楚以后他会不会为了更大的好处,索性便降了大夏朝呢?”

    “是是是!”徐寒闻言暗道自己糊涂,怎么跟这个愣头青争论这些事情,他苦笑着连连点头,想要将此事揭过。

    “不好了!不好了!”就在这时,屋外忽的响起了一阵粗犷的嗓音,那方才离去不足一刻钟的楚仇离忽的大呼小叫的跑了回来。

    “怎么了?”徐寒眉头一皱,看着慌乱的楚仇离问道,心中还暗以为这家伙又在哪里干了些见不得人的事被人捉了现形。

    “那个童铁心正带着一群人拆你周兄弟的房子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