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雪中阳春
    带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情,徐寒目送了那位失落的女孩离开。

    自始至终徐寒都没有问过她的名字,只是从她离去的方向,大抵可以猜到应当是这重矩峰上的亲传弟子。

    然后他独自回到了小轩窗。

    院中的石桌上摆着几个药瓶,想来是今日楚仇离的收获,徐寒清点了一番,三粒凝元丹,二十五枚琉璃丹。

    算不得多,但这些日子楚仇离每日都会或多或少给徐寒带回来一些,听着屋里传来的那一阵阵震天的呼噜声,徐寒会心一笑。

    而后他又拿出了叶红笺托秦可卿送来的药瓶,数了一数,一共五瓶,每瓶之中装着三十粒凝元丹,这可不同于那琉璃丹,无论是所需的药材还是工艺的复杂程度,凝元丹都远超于琉璃丹,每一粒放到市面上都可以卖出不菲的价钱。相信即使是玲珑阁的家大业大,一百五十枚凝元丹也决计不会是一个小数目。

    但叶红笺却偏偏为他寻来了这么多的数量,他端是心头一暖。

    丹药毕竟是外力,即使是徐寒,也没有办法短时间内吞噬如此多的丹药。

    他想了想便将这丹药分成了五份,每日一份,应当还在他身体能够接受的范围之内。

    然后他便抱起了地上的烟猫,转身走入了房门之内。

    ......

    第二日徐寒方才炼化了那三十枚凝元丹,体内又是五枚窍穴被打开。进展神速的徐寒心情大好,正想着要今日要做些什么,可那时门外却响起一阵熟悉的敲门声。

    “徐兄,徐兄。”

    听着屋外那熟悉的声音,徐寒这才记起昨日曾答应过那位宋月明今日要陪他一起前去重矩峰上观看山门大比。

    他摇了摇头,其实徐寒对于这位宋月明倒是没有什么恶感,只是觉得他这人有些不识趣,或者说心思太过单纯了一些。徐寒想着反正今日之事已了,看一看倒也不是不可,因此便将烟猫放在了自己的肩头,打开了院门。

    “徐兄好生墨迹,快些随我去,内门的比斗都快完了。”一开门入眼的便是宋月明那张热切的脸,只是他的模样却是有些狼狈,身上的青衫带着些许灰尘,想来之前似乎与人动过手脚。

    “宋兄这是?”徐寒有些奇怪的看了宋月明一眼,出言问道。

    “唉,说来惭愧,在下也试着报名了比赛,只是学艺不精,才两轮便被一位师兄击败。”宋月明这般说着,但脸上却并无多少遗憾之色,随即话锋便是一转兴冲冲的言道:“徐兄莫要多问了,我比赛一完便想着来寻徐兄,这一来一回耽误许久,再不快点恐怕就要错过了内门最后的决赛。”

    宋月明说罢,便拉着徐寒,也不等他同意,便要朝着山门走去。

    徐寒被这个自来熟的宋月明逼得是既好笑又无奈,只能任由他拉着自己朝着演武场走去。

    举行这大比的演武场位于山顶,重矩峰本就不小,这一路走上去还得费些气力,不过徐寒倒也未觉无趣,因为宋月明一路上在徐寒的耳边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从这重矩峰上的趣人趣事,到这山门大比的许多规矩全都是如数家珍一般尽数朝着徐寒倾吐。

    宋月明的过度热情徐寒早已习惯,索性也不多言,只是安静的听着,偶尔回应两句。

    “宋兄说这山门大比每年都会举行,弟子们但凡有些本事的都趋之如骛,难不成这山门大比除了博个虚名还有其他好处不成?”听完了宋月明关于山门大比的介绍之后,徐寒忽的来了兴致,他转身问道。

    “那是自然。”宋月明接过话茬,继续滔滔不绝的说道:“且不说亲传弟子们的事情,他们的胜者可是可以代表山门参加几个月后的论道大会,单是这内门弟子的第一名,便可获得直接晋升为亲传弟子的机会,便足以让众师兄弟眼热,而后几位也可获得各种丹药奖励,于修行大有益处。”

    “丹药?”徐寒闻言一愣,即使叶红笺送来了整整一百五十枚凝元丹,但距离徐寒修复体内所有的经脉问题依然差着数量良多丹药,听闻这大比竟然还有丹药奖励,不可否认徐寒有些心动,但他毕竟不是这玲珑阁的弟子,无论他如何眼馋,却是没有任何的机会能够参与到其中。

    “嗯,对啊,单是第二名便可获得整整五十枚凝元丹,若是使用得当,足足可以让三元境的修士跨出一大步。”宋月明却是没有感受到徐寒的异样,在那时自顾自的说道。

    “那难道玲珑阁中除了山门大比就没有其他办法可以获取到丹药了吗?”徐寒不死心的追问道。

    “当然有。执剑堂每月都会下派出许多任务,有山门内的,也有山门外的,譬如当初童师兄护送徐兄与小师叔也是算作此类,只是由于兹事体大,人选却是由师叔们亲自挑选的。但大多数都可由弟子们自行接受,完成之后返回山门,门中便会根据任务的难易程度给予弟子奖励,而这些奖励便可根据个人需要换成丹药或是其他的东西。”宋月明继续侃侃而谈道,显然对于玲珑阁中的各种规定,宋月明都是早已烂熟于心。

    这一点倒是与森罗殿中的规定类似,每一次任务之后,便会获得一定的奖励,一次鼓励下面的人完成这些任务,毕竟玲珑阁养着这么大一批人,终归得有些盈余的方法。只是似乎这一点也只对阁中弟子开放,徐寒想着,不禁有些头大,这修复经脉之事看来也并没有想象中那般简单。

    “对了徐兄,我看昨日小师叔为你送来了那么多的丹药,难道徐兄还不够用吗?我并无他意,只是奇怪徐兄经脉早已出了问题要那些丹药有何用?”宋月明似乎想起了什么,忽的问道。

    这话是有唐突之嫌,甚至落在某些小肚鸡肠的人的耳中还会觉得宋月明是在故意嘲弄,但徐寒却是知道这宋月明的性子如此,倒也并不介意,他微微一笑,便说道:“实不相瞒,在下身子的问题想来宋兄也是知晓,而我家传的秘法之中有办法将之修复,只是此法需要消耗几多的丹药,因此...”

    徐寒说出这番话并非一时兴起,却是自己早已好生思量过一番。

    他想要治疗自己体内的伤势,如今看来只能是依靠叶红笺这一条门路,一次尚还好,若是久了难免被有心之人察觉,到时候再说出这样的托辞。旁人不见得会信,就是信了也不见得不会怀疑。因此,他索性自己说出,透过宋月明之口再传出去,这样反倒让人信服,再者说这经脉尽断之事,世上本就不多,就是有,想要医治的方法也不再少数,只是大抵要么需要大人物出手,要么便是要消耗数量庞大的资源,因此,徐寒这所谓的秘法端是想来也不会引起多大的麻烦。

    “这样啊?”宋月明闻言点了点头,随即便从怀里摸索出了一样事物递到了徐寒手中。

    徐寒一愣,接过那事物定睛一看,却是一个药瓶。

    “宋某比不得小师叔,这里也只有一枚凝元丹与数枚琉璃丹,不知能给徐兄的伤势带来多大益处,但多少是宋某的一点心意,但请徐兄莫要推辞。”

    宋月明在那时语气诚恳的说道。

    作为内门弟子每月能够得到的宗门下发的丹药数量徐寒大抵是清楚一些的,也就十余枚琉璃丹而已,剩余恐怕便要如宋月明所言,完成一些宗门下发的任务才可换得,由此可想,这些丹药对于宋月明来说绝对算得上是一笔不晓的财富,徐寒却是想不到他竟然眼睛都不眨一下的送给了自己。

    “宋兄这...”徐寒下意识的便想推辞,但目光却对上了宋月明那一脸认真的神色,不知为何,徐寒到了嘴边的话便在那时被他生生的咽了回去。

    “家父曾言,我之所需,人之所急,取急而去需也。这丹药对于修行之人本就是外物,能有些益处,却不足以改变根本,但对于徐兄来说却是修复经脉的必需之物。宋某将心比心,觉得此物还是交给徐兄更为有用。也且算作这些日子我多次叨扰,徐兄却不曾说过半句厌烦之话的谢礼吧。”宋月明的声音再次响起,语气诚恳无比。

    徐寒听闻此言,又是一阵苦笑,若非亲眼所见,他端是不会相信这世上还真有如宋月明这般愚笨不可及之人。

    他终归收下了那丹药,然后抬眸看向眼前这个嘴角含着浅笑的青衫少年,拱手说道:“宋兄今日所赐,徐某铭记于心。”

    徐寒脸上的神色与他话里的语气都在那一刻变得极为认真。

    他为人素来如此,人对他好,他便百倍相报。

    宋月明却是摇头,有些恼怒的说道:“我与徐兄相交乃是缘分,家父曾说,这施恩不图报,图报不施恩,徐兄此言却是不把宋某当做朋友。”

    徐寒一愣,看着眼前这个一本正经的少年郎,摆了摆手不再多言。

    但暗地里却已然将今日之事牢牢的记在了心中。

    任世事变迁,他却矢志不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