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那盘下输的棋
    悬河峰乃是玲珑阁三大主峰之一,也是玲珑阁之起源。

    相传前朝大楚未开,楚之前朝大离。

    时逢大离战乱,分崩离析,中原板荡,豺狼遍地。

    一位医道大圣隐居于此,为救山下黎民大开山门,将百姓收纳其中。天下正道人士闻其盛名,故纷纷前来投靠,最后一群流离之人聚集于此,终是形成了如今这让整个天下蛰伏的玲珑阁。

    玲珑阁从来不乏出仕治国的公卿学子,也少不了闻名江湖的游侠剑客。

    但无论二者盛名如何,但每一任的玲珑阁掌教却无一例外,皆是悬河峰出身的弟子。

    武夫戾气甚重,谋士城府太深。终是与玲珑阁开山之宗旨有悖,因此,那位开山的医道大圣早早便留下了这样的祖训,每任掌教都需得是这悬河峰弟子。

    到了宁竹芒这一代自然也不例外。

    大雪封山,银装素裹的玲珑阁上,唯有那悬河峰的山巅却是一抹扎眼的翠绿。

    这一点自然是极不寻常的事情,这世上哪有山底雪垄,山巅如春的道理。

    但相传那悬河的山巅种植着许多世间罕见的珍贵药材,为了保护这些奇珍异宝,玲珑阁历代先贤都专门为此在这悬河峰的山巅布下了一道阵法,因而此处的雨晴皆由阵法控制,以此来满足那些奇珍异宝极为苛刻的生长条件。

    此刻,那草长莺飞一派生机勃勃的春日之景的悬河峰山巅,那座名为悬壶的小院之中。

    一袭宽大紫袍的宁竹芒端坐在院中的石桌一侧,目光凝重的看着眼前这位烟衣老者。

    “师叔论道大会乃是兹事体大,如今大周的天下早已不如以往...”宁竹芒微微沉吟之后,便如是说道,看得出对于眼前的老者,这位玲珑阁的掌教表现出了足够的尊重,每一句措辞他都好生思量过,争取不让这老者感到半分的不满或者冒犯。

    相比于宁竹芒的如临大敌,那位身着烟衣的老者却表现得云淡风景,他轻轻端起眼前的茶杯,浅抿一口,不动声色的说道:“你是觉得这论道大会不合时宜吗?又或是在怪我在此之前未有与你这位掌教大人作任何的商量?”

    老人的语气极为寻常,但不寻常的是随着他此言落下,周遭的空气似乎在那一瞬温度下降了几分。

    “弟子不敢,只是...”宁竹芒对于这位师叔的性子摸得很是清楚,他赶忙拱手说道,只是那话方才出口,便再一次被老人打断。

    “太阴宫的无上真人,活了六百载,六十年前,第六次天劫,他没有挡下...”老者淡淡的说道,语气平和的好似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家长里短一般。

    宁竹芒闻言心头一震。

    这个消息对于天下诸人来说都算得上一个大消息。

    他甚至暂时放下了对于那论道大会的种种不满,下意识的问道:“无上真人,活了六百年的陆地神仙...整整六百年,他都没有跨出那一步...难道我辈修士真的已经无缘仙道了吗?”说到这里,宁竹芒脸上的神情变得有些迷茫。

    就像是那远航之人失了归家的灯塔,那冒雪迁徙的狼群失了头狼。

    “天道无常,神鬼莫测,即使是无上真人恐怕也难以窥探其中一二...”烟衣老人也在那时感叹道。

    “这么说来,无上真人只剩下四十年寿元了。”宁竹芒又言道,语气之中多少带着些兔死狐悲的萧瑟。

    “长则五载,少则三年。”但烟衣老人却在那时摇了摇头,沉声言道。

    “为何?”宁竹芒闻言心头一惊,无上真人已是度过了五次天劫的地仙,即使失败,按理说也该能安稳的度过最后百年,可为何这才六十年的光阴,他的寿元便已接近枯竭。

    “他为我算了一卦。”老者再次出言说道,声线相比于之前又低沉了数分。

    “嗯?”宁竹芒眸中在那时闪过一道异色,他当然懂,无上真人数十年的寿元尽数枯竭,其根源竟是为自家师叔求了一卦,这一卦...究竟是什么?宁竹芒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其中的内容必然足以改天换地。

    “竹芒,你可还记得玲珑阁无上秘典《寰宇大典》之中的开篇总纲?”老人并未理会此刻宁竹芒心头的震惊,他语气平淡的问道。

    “自然记得,天孕而万物生,天泽则大道成。”宁竹芒觉得今日的师叔似乎有些不一样,虽然说不上暮气沉沉,但却没了往日那般锋芒毕露。

    “是啊,天孕而万物生,天泽则大道成。”老人重复着宁竹芒的这段话,眸子中的光芒亮起又暗下。“世上宗门法典,虽侧重不一,但其要领百变却不离这大道天成的范畴,只是...”

    老人说到这里,顿了顿,又言道:“只是这修行之人,或求逍遥,或觅长生,哪一样又不是有违天道之举?要以天道法,去求逆天事......说是胆大妄为,倒不如说是痴人说梦......”

    宁竹芒听得云里雾里,似懂非懂,困惑的看着老人。

    似乎是看出了这位年过四十的掌教大人眸中的不解,老人自嘲似的笑了笑。

    “老夫纵横天下数十载,半生都为了匡扶正道奔波。可老夫的心底总是不解,世人都说这些年大周的乱象,是那小皇帝弑父登基的业报,可若是正道即天道,天降责罚,落在那皇帝老儿一人身上便可,又何须让黎民受难?”

    “那既然劫难因他而起,老夫便索性杀了他,看一看这天究竟又会如何?”

    那时,那老人的眸中再次亮起了某种光芒。

    那光芒冰冷、耀眼又锋利无比。

    宁竹芒听到这里端是身子一震,他看了一眼眼前的老人,见他脸上的神色知他此言绝非作假。

    “师叔此举不可,泰元帝无论如何天怒人怨,但毕竟乃是正统,自有大周国运相护,师叔如何伤得了他?”

    “这些我当然知道。”老人又笑了笑,然后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纸条递到了宁竹芒的跟前,嘴里接着说道:“六十年前,无上真人下输的那盘棋,我想在替他试一试。”

    宁竹芒下意识的接过了那纸条,待到他看清了纸上所言之事,当下脸色又是一变。

    那是无上真人以命所求之卦,若是卦上所言非虚,寻得此剑,想要杀了那位皇帝恐怕也并不是天方夜谭。

    “红笺是一个好苗子,接下来的一个月我会好生教导,然后我便要于重矩峰上闭入死关,山中一切事物都落在了你的头上。竹芒,若是我踏不出那一步,这玲珑阁的担子便尽数落在了你的肩上。”老人意味深长的说道。

    似乎也是感受到了此刻老人心底的决意,宁竹芒口中的劝解之意终归是没有出口。

    他大抵明白了自己师叔的打算,所谓的论道大会无非是集结江湖人士,寻踪那卦象上所言之物的幌子。此事无论成功与否,都必然将玲珑阁推到风口浪尖。想着玲珑阁的千年基业,他不禁迟疑了一小会,但最还是才重重的点了点头。

    “师叔放心,竹芒定然不负所托。”

    掌教大人拱手言道。

    态度恭敬,语气诚恳。

    一如当年他拜入山门时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