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风雪人不归
    (ps:先祝大家七夕节快乐,嗯,今日有事,这一章提前送上,无限接近六千字,就算做两更啦,望包涵,明日恢复两更。拜谢各位了。)

    秦可卿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个少年。

    他十七八岁的模样,肩上站着一只烟猫,右臂处绑着白条,样貌寻常。

    只是此时他看她的目光,多少让秦可卿有些不适,却又说不得讨厌。

    叶红笺完成了拜师大典,摇身一变成了玲珑阁年纪最小的师叔辈人物,而那位小师叔上任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差人给她的夫君送来了一大批凝元丹。

    小师叔的相貌与天资端是无可挑剔,即使是远在悬河峰的秦可卿也不吃一次听到师辈们赞赏叶红笺,说她是大周近百年来少有的天资绝伦之辈,足以与陈玄机、方子鱼这样的玲珑阁首徒相提并论。

    若说唯一不足的便是这位小师叔有一位断绝了修行之路的未婚夫,自从他来到了玲珑阁后,关于他嚣张跋扈、不学无术、奸诈狡猾之类的传言,秦可卿听过不少。她倒不觉有他,只是暗暗为那位小师叔惋惜。今日甚巧,还被派来送那丹药,倒是可以满足一下对于那位徐寒徐大少的好奇心。

    “徐兄!徐兄!”宋月明摇了摇徐寒的身子,眉头皱起,暗觉徐寒如此盯着一位女子看有些不妥,况且他还是有婚约在身。

    徐寒如梦初醒。

    “正是在下。”他说道,声线之中少有的带着一丝慌乱。

    秦可卿不知道他的名字,也未见过他的模样,她自然不可能认出他。

    徐寒很清楚这一点,但他还是莫名有了些许慌张。

    “这是小师叔叫我送来的丹药。”叶红笺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再想着关于徐寒的某些传闻,她赶忙将手中用数个药瓶装着的丹药递了上去。

    徐寒一愣,这才记起昨日叶红笺便已提过此事,却是不想今日便送来,更不想这送药之人竟是秦可卿。

    徐寒接过了药瓶,他终是在这时压下了心底的思绪,朝着秦可卿盈盈一笑,拱手道:“谢过姑娘。”

    “分内之事。”秦可卿闻言,也是拱手还礼,只是心底却莫名觉得徐寒的声音有些耳熟,她奇怪的抬头瞟了一眼,却是记不得自己何时与这人见过。也终归不好多问,因此在还礼之后又再次行了一礼,便告了退。

    徐寒目送着少女的身影远去,沉默数息之后才收回了目光。

    ......

    之后徐寒又与宋月明攀谈了一会,那少年兴致勃勃的告诉徐寒,司空白回到玲珑阁之后,今日先是完成了拜师大典,又宣布数月之后将召开论道大会,即日起便会开始邀约大周各大门派,而同时为了选拔玲珑阁参与这轮到大会的代表弟子,明日便会提前开始每年一度的山门大比。

    作为一个寻常的内门弟子,宋月明倒是没有那机会能参与此事,但他对此却是极有兴致,邀请徐寒明日与他一同前去观战。

    徐寒想着,这一闲来无事,这二他也想快些打发走这少年,因此便也就答应了下来。

    吃过午饭,叶红笺托人传来消息说是要准备突破丹阳境,被司空白带着去闭了关,估摸着这一个月恐怕是见不到叶红笺的身影。而楚仇离叫嚣着要让执剑堂为昨日的挑衅付出代价,一大早便出去蹲守,也不知收获如何,却是迟迟未归。

    徐寒再次将周章赠与的十余枚凝元丹炼化,又修复好了两枚窍穴。而天色尚早,他想着闲来无事,便出了门。

    玲珑阁毕竟是大周的第一宗门,哪怕只是三大主峰之一的重矩峰也是大得出奇。

    徐寒素来不喜热闹,况且他在众多重矩峰弟子心中的名声素来不太好,因此,他还是选择如以往一般朝着山顶的方向走去。

    昨日夜里,山间又下了雪,整个重矩峰已然被那积雪包裹成了银色。

    徐寒再次走到了那木亭,只是往常都选在此处看书的周章却是不见人影,或许是在准备明日便要开始的山门大比吧?徐寒这样想着,却是不以为意,独自步入了亭内。

    这个位置已经快要抵达重矩峰的山顶,视野极为开阔,徐寒站在亭内,放眼望去,整个玲珑阁的风景大半进入眼中。

    端是仙雾萦绕,银装素裹,美不胜收。

    只是徐寒却有些惆怅。

    他想着自己的右臂,想着那天,天际传来的声音,总觉得不安,却又抓不住头绪。

    “嘻嘻。”这时不远处忽的响起一阵轻笑,声线清脆,宛若山涧流水潺潺。

    然后一颗石子,不轻不重,不偏不倚的落在了徐寒的后脑勺上。

    徐寒警觉的豁然回首,肩上的烟猫更是在那时弓起了身子,身上的烟毛如利针一般的竖起,嘴里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叫,琥珀色的眸子警惕的注意着四周。

    “谁?”徐寒问道,面色一沉。那发出声音之人显然就在附近,可徐寒却是偏偏寻不到对方所在之处,可想那人修为必然极高。

    “好可爱的烟猫。”那声音再次响起,然后徐寒自觉眼前一花,一道娇小的身影闪过,他肩上的烟猫便在那时落入了那身影的手中。

    徐寒一惊,那人的速度太快,快到他根本没有反应的机会,烟猫便被夺走,他定睛看去,却发现那出手之人竟是一个少女。

    那少女看上去才不过十三四,虽是寒冬十月,却身着一身紫色纱裙,双颊不施粉黛,却红嘟嘟的,带着些婴儿肥,整个人看上去犹如一尊瓷娃娃一般可爱。

    此刻她正抱着烟猫,抚摸着烟猫背上的毛发,素来不与人亲近的烟猫自是不喜,但却不知为何却又不敢妄动,竟是紧张的卧在那女孩的怀中,任由她抚摸,但却又同时朝着徐寒投来求助似的目光。

    见玄儿受制,徐寒周身的肌肉顿时紧绷了起来,他看着那看似人畜无害的少女,心中却是前所未有的警惕。能如此轻易的从他手中夺过烟猫,又能让烟猫如此畏惧,端不会是寻常角色。

    “你是谁?”徐寒沉声问道。

    “你这烟猫很不错,送给我好不好?”那瓷娃娃却是对于徐寒的询问犹若未觉一般。她答非所问的说道。

    “阁下不问缘由便夺我烟猫,莫不是欺人太甚了一些?”徐寒的脸色愈发阴沉,他周身的肌肉在那一刻依然开始膨胀,显然已经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怎么?生气啦?”女孩歪着脑袋看着徐寒,一双大如圆月一般的眸子忽闪忽闪。

    哼!

    徐寒闻言,发出一声冷哼,身子一震,竟然就在那时悍然出手,朝着女孩冲去。

    他与烟猫朝夕相处,感情早已极为深厚,这女孩虽然身法诡异,但徐寒却没有妥协的打算。

    所谓狮子搏兔,亦须全力,更何况眼前,他并算不得狮子,与女孩相比,他才更像那兔子。因此他这一出手便是毫无保留。

    他身如雷霆,转瞬便来到了女孩的跟前,右臂握拳猛地轰出,隐隐间带着破空之音,大有开山断石之势。

    “还真生气啦?”面对徐寒如此狂暴的一拳,那女孩却是不闪不避,她的双眸在那时弯成了月牙状,笑嘻嘻的说道。

    然后,她的一只手伸出,速度缓慢,却隐隐带着一股奇怪的韵律,似乎举手之间已然牵动起了某些天地之力。

    这时,徐寒的拳头依然轰到了她的面门前,这一拳若是下去,可以想象那张漂亮到了极致小脸,转瞬便会化为一滩烂肉。

    而那女孩伸出的手也在那时来到了她的面前,挡在了她与徐寒的拳头之间。

    那是极为骇人的场面。

    一只拳大如铁斗,一只手嫩白如耦。

    二者放在一起,端是让人觉得差异太过明显。

    可就在那时,那支白净的小手中,一根食指伸出。

    轻飘飘又慢悠悠的点在了那与它相比宛如砂锅大的巨拳上。

    叮。

    一声轻响在雪地中升起。

    一道道宛如涟漪一般的真元波动于少女的指尖处荡开。

    然后...

    徐寒那来势汹汹的身子便在那时猛然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了出去。

    他直直的撞在了他远处的一棵落尽了树叶的枯树树干上,方才停下。

    数息之后,徐寒灰头土脸的从雪地中狼狈站起身子。

    他来不及去擦拭自己身上的雪渍,只在那时看向那少女,眸中写满了浓郁得几乎化不开的震惊。

    他的肉身修为早已大了金刚境,那可是可与三元境相比的境界,即使是天资强如叶红笺,如今也才丹阳境,可眼前这个看上去才十三四岁的少女,却如此轻松的将他击败...

    那这少女的修为恐怕已经到了通幽境,甚至更高...

    若真是如此,那叶红笺所谓的天资绝伦,比起眼前这个少女端是云泥之别。

    “怎么和那姓陈的一样小气,不过看一看嘛,又没说要真的抢!”女孩跺了跺脚,似乎有些不悦。

    “徐某与阁下素未蒙面,更无仇怨可谈,如此明目张胆的抢夺我的烟猫,徐某却是不明。还请阁下明示,怎样才肯放过在下的烟猫。只要在下力所能及,决计不会推辞!”徐寒在那时拱手说道。这少女的修为极为恐怖,但似乎并无加害之心,方才那一击,虽然将徐寒击退。可少女对力道的把控却极为精确,待到徐寒落入雪地时,周身的力道已然卸去,除了神情狼狈一些,实际上却是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

    徐寒也是有眼力劲的人,既然知道了这女孩无心加害,而反正他也不是对手,索性便软化下态度,试探一番对方。

    可谁知那女孩闻言端是眼前一亮,“真的何事都可?”

    “额...”徐寒见那女孩双眼放光的模样,又想起她之前那样古怪的行事,心底有些发虚,但目光又对上了玄儿可怜巴巴的眸子,徐寒咬了咬牙,说道:“还请明示。”

    少女得了许可,抱着烟猫一个闪身便来到了徐寒的跟前,她踮着脚尖双眼泛着星星,一脸期待的看着徐寒,问道:“你会烤红薯吗?”

    “啊?”徐寒一愣,本已做好为烟猫赴汤蹈火的准备,却是未有想到女孩竟然提出了这样一个要求,一时间未有反应过来的徐寒甚至莫名生出自己听岔了的错觉。

    “呐!那里,你帮我把红薯都烤好,我便把烟猫还给你。”女孩伸手指了指远处。

    徐寒赶忙顺着女孩所指的方向望去,却见不远处的雪地里蹲着一顿柴火,似乎有烧过的痕迹,而一旁还零零散散的放着许多红薯。

    徐寒这才醒悟女孩之言并非戏弄,虽然心底觉得古怪,但为了烟猫徐寒还是走了过去。

    却见那雪地里摆着的柴火有些焦烟,却是烧过。而一旁还放着几个已经被烧糊了的红薯,显然已是不能入口。徐寒狐疑的看了少女一眼,那少女似乎感受到了徐寒目光中的疑问,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小声嘀咕道:“都怪姓陈那家伙说好的今日出关,我在这里等了他那么久,他都不来。”

    “我饿了便想自己烧些红薯...可以前都是他给我烧的...我自己...”

    女孩说得最后显然也意识到连红薯都能烧焦并不是一件特别光彩的事情,因此声线渐小,最后徐寒已是听不清楚。

    徐寒摇了摇头,这玲珑阁中的怪人徐寒已是屡见不鲜,倒也习惯了。

    然后他索性蹲了下来,将那些柴火堆在一起,从怀里掏出了火引用干草引燃,生出了火堆。

    但他并没有急着将红薯放入其中,而是在一旁安静的等待。

    一旁的女孩显然是饿得有些急眼,她抱着一脸不情愿的烟猫蹲坐在徐寒身侧,有些急切的问道,“你怎么还不烤呢?”

    徐寒闻言笑了笑,解释道:“烤红薯的用暗火,等到这柴火烧尽填了新柴,再将红薯放入旧柴之中,烤出来的红薯方才最香,嗯...也不会烤焦。”

    女孩闻言脸色一红,不满的嘀咕道:“谁说的,姓陈的烤红薯就不是你这么做的。”

    徐寒倒没有去深究女孩口中三句不离的那个姓陈之人究竟是谁,但对于烤红薯这件事情,徐寒自认为他应当算得上是大师级别。毕竟当年做乞儿的时候,饿得发了昏,他没少干过偷人红薯这样的缺德事,对此也颇有心得。

    女孩见徐寒这般,撇了撇嘴,也不多言,心里却想着要是徐寒搞砸了,她定得押下这烟猫,算作赔礼。毕竟在她的心中,那位姓陈的家伙做的事情终归是最对的。

    只是这样的念头在一刻钟之后,徐寒将红薯放入火堆之下后便荡然无存。

    “怎么还没好啊?”女孩蹲在雪地上,双手撑着她那犹如瓷娃娃一般的脸颊,呆呆的望着火堆催促道。

    至于玄儿,早已因为自那火堆中飘出的香气而被她忘在了一边,而逃脱魔掌的烟猫更是赶紧躲到了徐寒的怀中,怕生生的探着脑袋盯着那散发着迷人香气的火堆,显然也是嘴馋得紧。

    “别急...要慢慢烤出的红薯才好吃。”徐寒笑道,心底倒是觉得这女孩虽然作风怪异,此刻这嘴馋模样倒是有些有趣。

    ......

    转眼又是小半个时辰过去。

    在女孩与玄儿瞪大了的眼珠子的注视下,徐寒用木条从火堆中掏出了数个被烤成了金黄色的红薯。

    那时,浓郁的香气在山林间溢出。

    女孩与玄儿顿时再也按捺不住,一人一猫一个便要去拿,一个便要去咬。

    “小心烫。”看着这犹如饿死鬼投胎的二“人”,徐寒好心的提醒道,但馋虫被勾起的一人一猫根本不理会徐寒,扯开包裹着的皮层,便吃了起来。

    一边吃还一边说着好烫、好吃这样含糊不清的话。

    徐寒看得既有趣又无奈,索性自己也捡起一个,小心翼翼的吃了起来。

    “好吃,比起那姓陈的烤得红薯还要好吃,嗯,不对,是和他烤得一眼好吃。”不消片刻,女孩便吃完了一个红薯,她毫不吝啬的夸赞道,伸手又拿起了地上的一个红薯。

    “你说你在等一个姓陈的人?”徐寒在这时也没了之前对女孩的敌意,他随口问道。

    “嗯。”女孩闻言重重的点了点头,倒也没有隐瞒的意思,只是目光依然落在那红薯上。

    “是谁啊?”

    “一个笨蛋。”女孩一口咬下了一大块红薯,粉嘟嘟的脸上露着幸福的神情,只是不知这幸福是来源于那位姓陈的笨蛋,还是手中的红薯,又或者二者皆有之。

    “你喜欢他?”徐寒揶揄道,或许是受到女孩大大咧咧性格的感染,徐寒也暂且忘掉了之前的烦恼,有了打趣的心思。

    “嗯。”可谁知女孩想也不想的又点了点头,脸上的幸福之色几乎要溢了出来。

    “他烤的红薯可好吃可好吃了,嗯...之前都是他烤给我吃的。”女孩似乎有意想要给徐寒讲述那位姓陈的笨蛋如何的优秀,但说来说去却又抓不住重点。

    所以她反复强调着那个人与红薯的故事,以此说服自己,他愿意给她烤红薯,那他便一定是喜欢自己的,就像自己喜欢他一样。

    徐寒看着女孩脸上那模样,会心一笑,他倒是很喜欢女孩这样洒脱的性格。只是心底在那时没来由的又想到今日匆匆一瞥的秦可卿,他摇了摇头,甩开了脑海中莫名翻涌起的思绪。

    “那他今日会来吗?”

    “肯定会,他答应我了这一次一定不会失约。”女孩极为笃定的说道,然后她指了指地上的红薯说道:“他给我说了,若是我等得无聊,便烤些红薯,红薯吃完之前,他一定会来。”

    徐寒闻言看了看那地上尚还剩余的十多个红薯,又看了看女孩十三四的身高,心里暗暗觉得那姓陈的男子倒是好算计。

    当然这样的念头在徐寒的心底也位于持续多长的时间,在百息之后,女孩又拿起一个红薯之时,便彻底烟消云散。

    女孩看着娇小,食量却大得惊人。

    约莫半个时辰过去,十多个红薯便已然被她吃得只剩下一根。

    她脸上的神情也因为红薯的减少而开始变得阴郁了下来。

    最后一个红薯,她吃得很慢.....

    一小口,又一小口....

    每吃一口便抬头看向山顶的方向,就好似期望下一刻那里便会出现某个她朝思暮想的身影。

    白发白衣,白雪中来。

    那样景象端是在少女的心中已经上演过无数次。

    只是,就是吃得再慢,红薯也有被吃完的一天。

    女孩低着头,不死心的看着手中那一丁点红薯,这一点她已经吃了一刻钟。

    天色渐渐变暗,细雪纷然而下。

    雪地之中,一堆篝火,少女少年相对而坐。

    女孩在沉默良久之后终是问道:“呐...你说一个人一次次答应了你,红薯吃完前便会到,他为什么又会一次次的失约呢?”

    她的声线很轻,小心翼翼得好似生怕大上一点,便会将某些东西打碎了一般。

    徐寒有些迟疑,他看了看低头的女孩,沉吟了一小会,方才说道:“或许...他有些事耽搁了”说到这里,徐寒又沉默了一小会,又说道:“又或许...他不够喜欢你...”

    “不对。”

    女孩死劲的摇了摇头打断了少年的话,她仰头看向徐寒。

    她眼睛弯成了月牙状,像是在笑,但眼角却又分明挂着晶莹的事物。

    她在那时脆生生的说道。

    声线笃定又认真。

    “是我带的红薯太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