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成全
    叶红笺这一掌可谓毫不留情。

    孟书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挨了他这一掌,端是面子掉尽,恐怕此事明日便要在重矩峰上传开,但孟书阁却是不敢有半句不满之言。

    他强撑着站起了身子,朝着叶红笺拱了拱手。

    “师叔教诲,孟某记下了。”随后,便在那些同来的执剑堂弟子们的搀扶下,踉踉跄跄的离开了这里。

    而那些围观的弟子们见叶红笺发了怒,哪敢去触她的眉头,便也在那时作了鸟兽散。

    待到诸人离去之后,楚仇离便火急火燎的冲到屋内想要搞明白明明就放在屋里的那些药瓶为何执剑堂的弟子偏偏寻不到。

    然后他粗大的嗓门便在那时响了起来。

    “哎,奇了怪了,那些药瓶不是都放在屋内吗?怎么不见了?”

    “谢谢。”徐寒却是并不理会那咋咋呼呼的楚仇离,反倒是转眸看向叶红笺,真诚的说道。

    他大抵能够猜到,那些药瓶已经被叶红笺放到了自己的屋内。说到底今日之事若不是叶红笺出面解围,徐寒还不好收场。

    叶红笺白了徐寒一眼,显然徐寒的道谢并没有让这位大小姐感受到丝毫的诚意。

    “好歹也是夫子爷爷的弟子,这些偷鸡摸狗的事情还是少做为妙。”叶红笺这般说着,目光又看向徐寒身后那位正带着一脸疑惑走出来的楚仇离,有些无奈的又言道:“楚大哥这里可是玲珑阁,你还是收敛一些为好。”

    “是是是。”楚仇离连连点头,一脸憨笑。

    “今日师尊已经回到了宗门,明日便要举行拜师大典,你要来吗?”得了楚仇离的回应叶红笺又将目光落在了徐寒,看似轻描淡写的说道。

    “司空白回来了?”徐寒先是一愣,随即便极为果断的摇了摇头。

    夫子走之前曾经交代过,去到玲珑阁之后,任谁都可以轻视,唯独那位太上长老司空白却是能避则避。这一来他与他似乎有些旧仇,这二来司空白修为了得,怕徐寒被他看出底细,惹来些不必要的麻烦。

    “哦。”叶红笺很是随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她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不解的问道:“你是夫子的徒儿,如今天策府与玲珑阁已有摒弃前嫌重新结盟的意思,为何不直接向掌教坦白,琉璃丹这样的丹药,你若是真的需要,玲珑阁还是拿得出来不少的。”

    徐寒闻言一阵苦笑,然后说道:“我来之前师傅便交代过,以后无论天策府与玲珑阁关系如何,我却不能向玲珑阁的任何人透露我的身份,否则麻烦无穷。我也想不明白,但恐怕他人家与玲珑阁中的某一位有些恩怨吧,总之他不会害我。”

    “嗯。”叶红笺又点了点头。“待我明日拜师之后,便是这玲珑阁的师叔辈弟子,每月可以调动一定数量的丹药,届时我叫人给你送来一些,你这么偷下去,迟早要漏出马脚。”

    “那便谢过叶大小姐了。”徐寒嬉笑道。对于丹药他确实极为需要,而叶红笺做了太上长老的弟子,她但有所需,玲珑阁也决计不会吝啬,徐寒倒也无需客气。

    看着那得了便宜还卖乖徐寒,叶红笺心底莫名有些不忿。

    她又狠狠的瞪了徐寒一眼,转身便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待走到门口之时,她有忽的停了下来,转头看向徐寒。

    “哦。对了,我记得今日好像是执剑堂发放丹药的日子,嗯,孟书阁正在冲击三元境,好似从门中求到了五枚凝元丹。”叶红笺说罢,朝着徐寒眨了眨眼睛,便头也不回的走入了房门。

    ......

    次日清晨,叶红笺为了准备今日拜师大典的事宜,早早的便去了山门大殿那边。

    徐寒却是在连续吞服了五枚凝元丹后,睁开了双眸,他眼中闪过一丝喜色。这凝元丹的药力雄厚,一枚便抵得上近乎百枚琉璃丹,五枚下肚,他体内又是一枚窍穴被他修复完成。

    只是,他瞅了瞅怀中药瓶里丹药的数量,还剩十一枚。

    昨日得了叶红笺的提醒,满心找回自己尊严的楚仇离自是毫不犹豫的便开始行动,在那孟书阁屋外蹲守了半个时辰之后,便带着那五枚凝元丹回到了小轩窗。

    徐寒倒是能够想象今日起床之后发现自己丹药不见时,那位孟师兄的脸色当是如何的精彩。

    而那五枚丹药徐寒已经下肚,剩下的十一枚都是昨日周章赠与的。

    说起那周章,徐寒倒是觉得有些高深莫测,不过他既然赠与了丹药,想来应当不会加害之意,所以徐寒倒也不去细想。

    徐寒把玩了一番手中的药瓶,这才站起了身子。

    这些丹药毕竟是外力,即使是徐寒体内因为遭受过天劫的缘故,而拥有转化这些药力的能力,但也不可一次性服用太多。因此他走到院中,活动了一番筋骨,准备稍坐休息在吞食剩余的丹药。

    “徐兄!徐兄!”

    可这时,门外又再次响起了那让徐寒一阵头大的声音。

    不是说今日叶红笺拜师大典所有内门弟子都得前去观礼吗?徐寒心中肺腑道,然后极不情愿的走到了那院门前,打开了大门。

    入目还是那张兴致勃勃又一本正经到近乎刻板的脸。

    “徐兄!”但见徐寒开了房门,那宋月明便急不可耐的张口便要说些什么。

    “打住!”徐寒却是抢先一步打断了宋月明的话。他在脸上堆起一抹极为勉强的笑意,“宋兄弟这几日与我讲的事情,徐某细细想过,觉得颇有道理。这样,宋兄先且回去,于我几日思索,半月之后我必给你答复。”

    徐寒着实被这一根筋的少年搞的厌烦不已,因此才想出这缓兵之计。

    “不可。”可谁知宋月明却在那时坚决的摇了摇头。“叶师叔对徐兄一往情深,徐兄万万不可辜负!”

    “嗯?”徐寒一愣,却不不想这前些日子一门心思想着劝解自己解除婚约的宋月明怎么忽然转了性子,端是让徐寒好不适应。

    “是这样的。”似乎是看出了徐寒的疑惑,宋月明有些不好意思低下了头。“昨日孟师兄之事说来还是我之过错,我只是那些日子见徐兄在服用琉璃丹,与孟师兄闲聊之事谈及此事,谁知孟师兄曲解了我的意思,竟然带人前来捉拿徐兄。”

    “这些日子与徐兄论谈,我自然是知道徐兄为人的,怕孟师兄为难徐兄,听到消息便赶忙赶到,却刚好撞见叶师叔一掌击飞孟师兄的场景。”说道这里,宋月明顿了顿,但他再次抬起头时,眸中光芒闪烁,大有一副舍生取义的架势。“我以为叶师叔能如此维护徐兄,想来你们必然感情极好。有道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既是两情相悦,再多阻拦都是可以克服的。我也想通了,徐兄所言极有道理,今日起我便不会再与徐兄争论此事。”

    这番话宋月明说得可谓是抑扬顿挫,眼角甚至隐隐有泪光闪动,端是一副成全他人,委屈自己的苦情状。

    徐寒对于这宋月明已然无语,但好歹此事到了这里也算做了了解,以后不用再受他纠缠,徐寒自然得强打起精神好生谢过宋月明。

    “请问,徐寒是住这里吗?”就在这时,忽的耳畔传来一阵轻柔的声线。

    徐寒循声望去,却见不知何时,身侧正有一位少女在疑惑的看着二人。

    待到看清那少女的模样,徐寒的瞳孔在那一刻陡然放大,身子亦是一震,端是愣在了当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