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我之夫君
    徐寒回到小轩窗时,已是酉时。

    但小轩窗的门前却密密麻麻的站着许多人,远远的徐寒便听见了楚仇离的大嗓门在那里嚷嚷个不停。

    “莫不是楚仇离失手被抓了个现行?东窗事发了?”徐寒心头一惊,赶忙快步跑到了大门前。

    “就是你们,自从你和你那主子来了我们重矩峰,我们的丹药就常常不见,还有上一次,要不是看在小师叔的份上你以为我们会那么轻易的放过你!”

    “狗屁,爷爷是什么人物,会去偷你家的东西?”

    待到走到那屋门前,一阵争吵声传来,徐寒听得真切,心头一沉,想来也是,楚仇离这些日子前前后后已经偷了近千枚琉璃丹,这丹药虽然算不得价值连城,可就是寻常丹阳境的内门弟子每月也才发下三颗,接连失窃,难免有心之人会起疑心。

    徐寒想着便排开人群挤了进去。

    他一把拦住了已经抡起袖子准备动手的楚仇离,朝着那几位身着青衣的执剑堂弟子说道:“在下徐寒,不知我这家奴何处得罪了诸位?”

    这话一出口,徐寒便愣在了当场。

    眼前这张脸,徐寒却是认识,便是随着他一同来到这玲珑阁的那位孟书阁。

    有道是不是冤家不聚头,看着此刻孟书阁脸上得意的笑意,徐寒知道,今日之事恐怕已无善了的可能了。

    “好久不见啊,徐公子。”孟书阁狞笑着说道。

    “我道这么远便听见了恬噪之音,还以为是我家玄儿又招惹到了山上的野狗,却不想是孟兄到来,失敬失敬。”徐寒既然知道此事无法善了,索性也难得和这等小人虚与委蛇,便在那时讥讽道。

    “你!”孟书阁听闻徐寒之言,眸中顿时浮出怒色,伸手便想要朝着徐寒的面门上招呼。但很快他便醒悟过来,想到了此行的目的,方才压下心中的怒火。

    “徐公子伶牙俐齿,在下自愧不如,只是近日多有弟子上告执剑堂说道琉璃丹失窃一事,在下奉命调查,可徐公子这家奴屡次阻挠,莫不是以为攀上了小师叔的大树,便可将我玲珑阁的规矩都不放在眼里了?”

    “徐某与家奴向来本分,但也不是任人宰割之辈,孟师兄想搜就搜未免太过仗势欺人了一些。”徐寒不懂声色的回应道,眼角的余光却瞥向一旁的楚仇离。

    那大汉感受到了徐寒的目光,亦朝着徐寒瞥了瞥嘴。

    显然,家中尚还有一些赃物没有处理干净,若是正被这孟书阁找了出来,到时候恐怕连叶红笺都保不住他们,而一旦被逐出了玲珑阁,那么徐寒便前功尽弃,这样想着,徐寒的脸色顿时阴沉了几分。

    “徐公子乃是小师叔的未婚夫,若是没有十足的把握在下岂敢叨扰?还请徐公子配合。”孟书阁极为笃定的说道,脸色的神色愈发得意。

    徐寒闻言,脸色愈发的难看,他端是不知道究竟是何处出了问题,能让孟书阁如此笃定,但他不能现在被赶出玲珑阁,因此,今日就是真的动起手来,也决计不能让孟书阁得逞。

    这样想着徐寒心底便有了决意,身子微微一动,将整个院门挡在了自己的身后。

    孟书阁倒也是看出了徐寒此举的意思,他双眸一寒,“看样子今日徐公子是一定要与孟某为难了?”

    孟书阁这般说罢,那些与他一同前来的执剑堂弟子们纷纷脸色一寒,周身的气息荡漾开来,而他们身后跟着一起前来想要讨个说法的内门弟子们也都群情激奋起来,一副要强闯小轩窗的模样。

    徐寒的心情顿时沉到了谷底,但凡内门弟子修为至少都在丹阳境,徐寒虽然比他们高出一境,但想要以一敌百,端是痴人说梦。

    可他也确实了无选择,因此,他眸子一沉,双手握拳,顿时摆开了架势。

    “干什么?”而就在双方剑拔弩张,眼看着便要动手之时。院内忽的响起一声娇呼,声线并不如何高亢,但却自带一股威严之气。

    双方一愣,便在那时停了下来。

    只见院门在那时打开,叶红笺推门而出。

    徐寒见状狠狠瞪了一眼身旁的楚仇离,叶红笺还在院内,这样的事情他竟然不告诉他。可楚仇离却是回以一个委屈的神情,显然他对于此事也是毫不知情。

    “见过叶师叔。”孟书阁就是再嚣张也不敢跟叶红笺不敬,他在那时朝着叶红笺行礼道。但心底却也有些奇怪,他已与楚仇离在这门外对峙了好些时候,本以为叶红笺不再院中,却不想这时出现。若是她以身份相压,孟书阁也毫无办法,想到这里他心底不由生出几分不郁。

    “何事吵闹?”叶红笺冷着脸色问道。却是看也不曾去看徐寒与楚仇离一眼。

    孟书阁自然不敢隐瞒便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到来,随后便退到了一边,安静的等待着叶红笺发话。而徐寒与楚仇离亦是在那时一个劲的朝着叶红笺使眼色,生怕她同意了孟书阁的话。

    “既是如此,执剑堂发了话,自然得给大家一个交代。”在诸人紧张的注视下,叶红笺终是点了点头。

    此言一出,徐寒与楚仇离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而孟书阁一方却是喜出望外。

    徐寒极为不解的看向叶红笺,但对方却是目不斜视的盯着前方,似乎对于徐寒的目光犹若未觉一般。

    此刻的孟书阁小人得志端是春风得意。

    他朝着叶红笺拱了拱手,言道:“谢过师叔。”随后朝着身后的执剑堂众弟子们使了个眼色,一群人便在那时鱼贯而入。

    ......

    “完了完了,盗圣门的声誉算是被我楚仇离给毁了。”

    孟书阁一群人开始在小轩窗中翻箱倒柜,而楚仇离却是生无可恋的坐在一旁,嘴里喃喃自语道。

    “什么毁了?”徐寒未有听清楚仇离口中所言,便追问道,心里却是想着被翻出证据之后当如何解决此事?若是被赶出了这玲珑阁,想要寻到炼化妖臂的那几味药材就难上加难了。时间不等人,夫子临走时便说过若是一年之内不解决妖臂之患,届时妖臂必然反噬...如今时间已经距离夫子所说的一年之期过去了三个月,徐寒所余的时间本就不多,他端是不敢再冒任何风险。

    “盗圣门的声誉啊?我们这一行最忌讳就是被人捉赃,这要是传出去,我楚仇离在江湖上还怎么立足?”楚仇离哭丧着脸说道。

    徐寒闻言白了他一眼,“你忘了在兴盛镇我们是怎么被赶出去的?”

    “......”楚仇离端是无言以对。

    “找到没有?”就在二人说着这些的时候,搜藏的执剑堂弟子们再次汇集到了院中。孟书阁阴沉着脸色看着那些满头大汗的执剑堂弟子问道。

    “没有...”

    “这里也没有...”

    一群人纷纷摇头说道。

    “嗯?”看着一阵忙活却一无所获的诸人,徐寒与楚仇离端是脸露异色,纷纷抬起头看向孟书阁等人聚集的方向,侧着耳朵仔细的听着他们的对话。

    “怎么可能,明明有人看到那小子这些日子时不时在服用琉璃丹!”孟书阁的脸色憋得通红,显然已有了几分气急败坏。

    “该搜的都搜了,除了...”一位执剑堂弟子有些迟疑的说道。

    “哪里?还有哪里没搜,给我去搜啊!”孟书阁吼道。

    “除了...小师叔的房间...”那弟子有些迟疑的指了指院中的另一个厢房。

    孟书阁一愣,那时便觉背后生出一股凉意,却是一旁的叶红笺在那时递来的目光。

    他心头一惊,暗骂这弟子找死,那可是叶红笺的闺房,就是借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去搜。

    当下他眼珠子一阵游离,终是咬了咬牙,转身走到了叶红笺的跟前,极不甘心的拱手说道:“此事是孟某莽撞,琉璃丹失窃之事确实与徐兄无关。”

    徐寒与楚仇离见状对视一眼端是又惊又喜。

    楚仇离自是想不到太多,只觉得这些执剑堂的弟子都是些睁眼瞎,摆在明面上的东西都寻不到。

    但徐寒却是在那时醒悟了过来,他转头看向一旁依然面不改色的叶红笺,知晓这其中必然是她动了些手脚方才能够让自信满满的孟书阁吃了这个亏。

    而孟书阁在说完方才那一番话后,他狠狠的盯了一眼那些随同而来的执剑堂弟子们,便要离去。

    眼看着他们就要走出院门。

    “等等!”却在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叶红笺忽的出言说道。

    “叶师叔还有何赐教?”诸人都在那时将不解的目光投向叶红笺,而孟书阁更是不敢冲撞,强压着自己心底的郁闷,拱手恭敬的朝着叶红笺问道。

    那时的叶红笺缓步走到了孟书阁的跟前,还不待孟书阁想明白叶红笺此举何意。

    一阵剧痛便猛的传来,孟书阁自觉身子一轻,整个人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跌落在院门外数丈远的地方,方才落下。

    噗。

    一口鲜血自他嘴里喷出,他的脸色苍白,一身青衫之上更满是泥泞,看上去好不狼狈。

    “徐寒是我叶红笺的夫君,你若怀疑他,尽可来查。”

    “查到了,我叶红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他受怎样的责罚,我自与之分担。”

    “但若是查不到,便是污蔑我的夫君。”

    “这一掌便是教训。”

    “若是还有下次。”

    “我要的...”

    “便是你的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