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盗亦有道
    以丹药辅佐修行在丹阳境或是三元境都是很常见事情。

    只是越到高的境界,除了一些天材地宝练出的灵丹妙药,寻常丹药所能给修行带来的益处便少了许多。

    当然服用这类丹药即使未有什么作用,但也不会产生什么不良反应,这一点至少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这样的。

    但这对于寻常人来说并无大碍的事情,落在徐寒身上却是有些不一样了。

    他体内运行真气的经脉在早年间便因为《修罗诀》的关系而被毁坏,若是妖力入体他尚能依靠修罗诀驱散,可这真气入体,他没有经脉牵引,若是放在以往他还能尝试着将之引入剑种之中,可如今剑种在那妖力的灌注下,化为紫色,其状态尚且还不明朗,徐寒将这些真气引入剑种极有可能使两股不同的力量发生碰撞最后伤到己身。

    因此吞下琉璃丹对于徐寒来说其实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当然这样的危险虽然并不至于祸及性命,但却极有可能留下一些隐患。

    可即使如此,徐寒依然选择吞下这几枚琉璃丹,自然不是他有心寻死,自讨没趣,而是他通过这几日那些关于天劫的记载,心中对于自己的情况有了一些了解,因此想要证实一番。

    若是他的推论成立,那么对于徐寒来说绝对算得上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徐寒想着这些心头一沉,开始感悟自己体内的情况。

    随着那些丹药被他吞入腹中,一股暖流在数十息之后自他的小腹处升起,徐寒知道这是药力在发挥作用。又在数十息之后这些妖力将会化为真气,若是寻常修士这时便可以将之催动进自己的经脉之中,运行数个周天之后,气沉丹田,这吸收药力之事便算完成。只是这样的吸收却不宜来得太过频繁,否则会造成修行者根基不稳。

    徐寒自然没有这等本事,他在那时一咬牙,催动着那些药力所化的真气涌入自己的五脏六腑之中。

    没有了经脉的牵引,那些真气在徐寒的体内横冲直撞的涌向他的内腑,一阵阵绞心的疼痛也在那时传到了他的脑海,但他咬了咬牙,压下了那一股剧烈的疼痛。

    这时,真气已来到了他的五脏六腑之前。

    内腑,哪怕是对于专修肉身的武者来说也是最为脆弱的地方,这些真气涌入,虽然数量上算不得如何浩大,但依然足以对徐寒造成极大的伤害。

    徐海在那一瞬确实也生出了一抹迟疑。

    但很快他便想到了那一日自天上降下的声音,那时的徐寒眉头一皱,眸中闪过一道狠厉之色,那些真气便在那时彻底涌入了他的五脏六腑。

    徐寒一咬牙,几乎在内心已准备好迎接那预想之中的痛苦。

    但数息之后,那样的痛苦却并未有来临,反而是那些真气涌入他的内腑之后,他的内腑忽的泛起一阵紫光,那紫光极为微弱,但却是真实存在。

    “成了?”徐寒顿时面露喜色,而下一刻那些紫光猛地自内腑之中散开,涌向他周身各处,那时徐寒只觉一股暖流涌来,方才的痛感尽除,且自己的身子也在那时好似处于一种极为清醒的状态,整个人都神清气爽的许多。

    而这些还不是徐寒最关心的,他赶忙趁着那些紫光还未彻底散尽,将之调集催动那些自己坏死的经脉处,随着那紫光的涌入,那些因为坏死而变得紫烟的经脉,竟然在那一刻渐渐红润了起来,就像是枯藤长出新丫,重新焕发出了生机。

    虽然那微博的紫光只修复了徐寒经脉的冰山一角,但这对于徐寒来说已是天大的喜讯。

    饶是以他心性在睁开眉梢那一刹那也不由得抱起了地上不明所以的烟猫,一个劲的蹭着烟猫的脑袋,显然是兴奋到了极点。

    徐寒此举看似有惊无险,但实则一般人易地而处,端是决计干不出来徐寒这般冒险的事情。

    他在查阅的古籍之中发现,但凡历经天劫之人,多少在面临天劫之威时都会受到或大或小的受害,但无论他们所受的伤究竟严重到了何种地步,但凡有一口气在,天地之力便会在那时反哺他的身躯,将他活生生的从鬼门关上拉回来。

    这一点与徐寒当时的情况极为相似,但也有所不同,徐寒的伤势缓慢恢复,并非一撮而就。

    他细细思考了其中的不同,在雷劫消失之前,他只是微微触及到雷劫,也就是说他所受的雷劫只是那些书中记载大能们所经受雷劫的千万分之一,因此,他所接受到的天地反哺相比于那些大能们也弱了许多。

    但如果只是这样的反哺,徐寒却是没有必要铤而走险。

    他在翻阅那些古籍之后还反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

    一个修士无论登临地仙之境前究竟强到了何种地步,但一旦登临地仙境,决定他强弱的根本无非便是两者——活的的时间与经历天劫的强度。

    徐寒曾经听过一些关于仙那个层次的流言。譬如一旦成为地仙,那么他便跳出了寿命的限制,理论上来说,一个地仙的寿命是无限长的,当然前提是他能够度过每隔一百年天地降下的天劫,比如那位太阴宫的无上真人,相传便已经活了整整六百年,端是比整个大周朝的开国时间还要长出一倍不止。

    而这么说来,其实决定一个仙人强弱的关键便是他度过天劫的次数以及强度。

    那么,很显然,天地反哺带来的好处,显然不止修复自身所受伤害这么简单,应该还有某些不被外人知晓的好处。徐寒想来,地仙到底还是生活在人间,他能从天地间汲取的力量与寻常为无异,那为何他能展示出来的手段却又与地仙之下的境界有着本质的区别?

    可能便是这所谓的天地反哺带来的某种好处,让他能够将寻常的天地灵气转化了另一种更高层次的东西,徐寒将这东西称之为仙力。

    那么这所谓的仙力是否是那天地反哺之后带来的力量上的蜕变?就好似通幽境的修士可以将真气化为真元,整个力量比起三元境的修士便有了本质的区别一个道理呢?

    徐寒自然是无法找到一个仙人来询问究竟,他唯一能想到便是以自己的身躯试上一试。

    而这世上,风险与利益素来是成正比的。

    他很幸运的成功了,那些他本不能吸收的真气涌入了五脏六腑之后,便化为了淡淡的紫气,虽然那紫气稀薄到了几乎可以不计的地步,但徐寒却能明显感觉到一旦这紫气涌入他的肉身对自己肉身带来的变化是可见的,至少比起他以《修罗诀》的前篇淬炼肉身来得快得多,而最让他惊喜却是这些紫气竟然能够修复徐寒体内的经脉损伤,虽然疗效甚微,但这可是连夫子都束手无策的难题,本以为还需在玲珑阁中好生摸爬滚打一阵才能找出办法,却不想机缘巧合之下,被他另辟蹊径寻到了这样的办法。

    不过狂喜过后的徐寒很快便又冷静了下来,这办法虽然是好。

    可是方才修复那点经脉,他用去了六颗琉璃丹,而治疗的经脉却是不足他整个体内经脉问题的万分之一,由此算来,他想要依靠此法修复他体内的经脉,至少得用去六万颗以上的琉璃丹...

    而放眼整个玲珑阁,恐怕一时间也凑不出这样数量的丹药,更不提他们凭什么会为了他徐寒而倾尽整个山门之力?

    徐寒这样想着,终是将脑袋转向了身侧那一扇房门。

    那里面正不住的传来咕噜咕噜的声响,端是那楚仇离又在一人喝得昏天烟地。

    楚仇离是一个很奇怪的人,他似乎只做三件事情,做饭、喝酒、顺东西。

    在徐寒的指使下,楚仇离帮他从大寰峰上偷来了许多古籍,但毕竟事情过犹不及,看着没日没夜往家里放书,一副要搬空整个玲珑阁藏书阁架势的楚仇离,徐寒却是慌了神,先是让他把一些用不着的书籍放回去,接着又苦口婆心的教育楚仇离,将他脑海中能记得那些先贤大义说了一遍,又承诺给他买足够多的酒,这才止住了这个中年大汉出去顺手牵羊的心思。

    只不过没了东西偷的楚仇离便每日都在自己的屋内喝得酩酊大醉,那屋中的酒气,徐寒只是嗅上一嗅便觉得头晕目眩,端是不知道楚仇离是如何喝得下这么多的酒水,要不是叶大小姐家大业大,恐怕徐寒已经被这楚某人喝得破产,又得再重操那行乞的营生了。

    不过有道是此一时彼一时。

    徐寒心中有了想法,便在那时走到了屋前,一把推开了房门。

    正喝得兴起的楚仇离醉眼朦胧的转头看向徐寒,满是胡须的脸上端是写满了不明所以。

    “楚大哥!”徐寒却是对此不以为意,他一脸正气,好似忽然大彻大悟了一般,既愧疚又沉痛的看着那手提酒壶的男人说道:“徐某想明白了,天下大道,殊途同归,盗亦有道啊!”

    那时,醉汉咧嘴一笑。

    于是重矩峰上开始发生一桩桩琉璃丹离奇失踪的无头悬案。

    一时间外门弟子间风声鹤泣,人人自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