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盗圣门
    “这是?”徐寒一愣,看着楚仇离手中提着的袋子心中不由得生出一股不详之感。

    但楚仇离却丝毫没有这方面的自觉,他兴冲冲的关上了们,拉着徐寒便去到了他的屋内。

    然后将那袋子里的东西一股脑的全部倒在了徐寒的身前。

    待到看清那些东西的模样,徐寒的脸瞬间烟了下来。

    一双用过的有些发臭的马靴...

    两间皱巴巴的衣衫,看模样应当是外门弟子们的衣物...

    几件翡翠模样的小饰品,应是女子所有之物...

    还有一些胭脂水粉,泛黄的书籍...

    最后一个瓷瓶,徐寒拿着摇了摇,好似里面装着类似丹药之类的事物...

    “这些是...”徐寒烟着脸转头看向楚仇离,眸子中压抑着丝丝怒气,今日楚仇离偷了那些鸡鸭,已经带来了不少麻烦,此刻又倒腾来这些奇奇怪怪的事物,以他接触楚仇离这段时间的遭遇来看,应当也不是什么正经来路。

    楚仇离好似没有注意到徐寒此刻已经难看到了极致的脸色,他笑呵呵的拍了拍胸脯,说道:“那些小兔崽子今日竟敢围堵公子,老哥我看不过去,就去他们的住处洗劫了一番,这些都是我从他们那里拿来的,你看看有什么咱们能用的东西,要是还差什么,你就跟老哥说,我再去给你顺回来!”

    楚仇离说得是义正言辞,那满是胡须的脸上端是寻不到半点偷鸡摸狗之人应有的羞愧。

    徐寒觉得自己的脑仁有些发疼,他捏了捏自己的眉头,心里暗暗想到,这天策府怎么会派出这样一个活宝保护叶红笺?

    “你...你...”徐寒自认为自己也算是能言善辩,当初就是靠着这一手巧舌如簧让沧海流收留他,可此时,什么礼义廉耻、什么是非善恶,在这楚仇离满脸的理所当然面前显得苍白无力,他指着楚仇离,端是半晌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怎么?都不合适?没关系,明日我再去为公子顺些来,或者公子告诉我你想要什么,这天底下没有我楚某人顺不来的东西。”楚仇离却是丝毫没有理解到徐寒痛处,继续口若悬河的说道。

    “顺...顺个屁啊!”饶是徐寒的性子,在那时也不住骂出了一句脏话,不过话一出口,他忽的一愣转头看向楚仇离,眸子中的光彩忽的亮了起来。就像是那饥肠辘辘的豺狼看见了迷途的绵羊一般,目光之中写满了灼热之色。

    “公子...你...”在热切的目光之下,楚仇离下意识的环抱住了自己的胸口,惊尤不定的说道:“公子,楚某人卖艺不卖身啊...”

    徐寒闻言一愣,看着那犹如小媳妇一般惊慌失措的楚仇离,心头一阵恶寒。“想什么呢,我是问你方才所言当真?”

    “方才?”楚仇离听了徐寒之言这才回过神来。“公子是说顺东西对吧?”

    说到这里,他顿时脸上的神情再次变得眉飞色舞了起来。

    “不是楚某人吹嘘,我其实乃是盗圣门第六十三代传人,普天之下没有我楚某人偷不到的东西,就是偷不到,楚某人骗也能骗到。”

    楚仇离拍了拍胸脯,豪气干云,丝毫没有身为一个梁上君子的自觉。

    徐寒也懒得纠正他歪到没谱的三观,也没有去深究楚仇离口中的盗圣门究竟是真的存在,还是他胡编乱诌,“那你能帮偷几样东西吗?”

    “公子说便是了。”楚仇离一副士为知己者死的模样。

    “楼云草、北芒花、凝香果。”徐寒倒也习惯这浑身是戏的楚仇离,他嘴里一连串的吐出了数道名字。

    楚仇离脸上的义薄云天在那一刻瞬间烟消云散,高大的身躯似乎也干瘪下来。

    他哭丧着脸看向徐寒说道:“公子这是要让小的去死啊!”

    “此话怎讲?”徐寒一脸不解。

    “这些可都是悬河峰上最珍惜的药材,大抵都放在悬河峰的济世府中,那可是由离尘境高手把守的重地,这哪是我能去的地方?”楚仇离满脸不忿。

    “可是不是你说的普天之下没有你偷不到的东西吗?”徐寒倒也是临时起意,说到底对于这事也没有报多大的期望,自然也就谈不上失望,此刻看着这般模样的楚仇离,忍不住打趣起来。

    “我们盗圣一门修的是偷骗二术。有道是盗亦有道,骗亦有道。这偷讲究的是一个神不知鬼不觉,这骗嘛讲究的是一个心悦诚服。离尘境的高手坐镇,就是一只蚊子飞进去相比也拦不住,那到时候就不叫偷了,那叫抢,有违门规,楚某人干不来的。”楚仇离连连摆手的说道。

    徐寒听得有趣,他伸手随意的翻弄着那些被楚仇离顺来的东西,嘴里问道:“不是还有骗吗?偷不行终归能骗吧?”

    “这个...”楚仇离闻言一阵语塞,支支吾吾半天之后,方才扭捏的说道:“这骗术比盗术难出太多,我技艺不精...”

    这时的徐寒从那些杂乱的事物之中翻出了一本泛黄的书籍,他随意的打开看了看,目光却忽的凝住。

    那是一本叫做《玲珑山水记》的书,内容大概是介绍玲珑阁的历代历史,从一千多年前,玲珑阁的开山老祖开始一直到历代先贤的事迹。

    天下大抵有些底蕴的宗门都会整理出这样一份记载,门下弟子也是人手一份,其中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端是难以深究。

    徐寒自然不会被这些吹嘘自己门中大能的肤浅故事所吸引,真正让他瞩目的是他恰好翻到的这一页中所写的一件事情。

    “四代掌门,幼如烟,天资卓绝,三十二岁窥破天机,于大寰峰上登临地仙之境。”

    “时值天妒其资,以天雷为劫,降下责难。”

    “幼如烟持青锋三尺,对抗天雷。”

    “待到她力竭之时,天雷乃尽。而天雷之力那时反哺,将她残躯修复,修为更进一层。”

    徐寒看到这里,端是身子一震。

    他想到了自己之前面对的那场雷劫,似乎便是所谓的天雷,他却是想不明白那种仙人级别的大能才能招来的东西,为何会盯上他?只是因为他将妖力注入了大衍剑种吗?

    徐寒想不明白这些,但是有一点,雷劫虽然散去,但他的伤势却诡异的痊愈,难道说因为某种不知名的原因散去了的雷劫,却被天地误以为是他度过了天劫,故而反哺他的身躯,这才使得他由危转安?

    这个推测在徐寒脑海中浮现,他心底越想越觉得颇有可能。

    想到这里,他猛地抬起了头看向一旁的楚仇离。

    或许被徐寒之前的一些要求吓住,楚仇离在那时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说道:“公子...那东西不是楚某不帮忙...不瞒你说,楚某是家中五代单传,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看着一副滔滔不绝,大有说上一两个时辰趋势的楚仇离,徐寒翻了个白眼,摆了摆手,打断了楚仇离,然后说道:“大寰峰有许多藏书阁,里面的典籍众多,我想让帮我找一找关于天劫或是凡人登临仙境的记载。”

    “嗯?”楚仇离端是没有想到徐寒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大寰峰是玲珑阁教道弟子文法之地,里面的藏书甚多,徐寒想寻的古籍虽然稀奇,但却算不得什么珍贵之物,想来把守也不会太过严厉。楚仇离之前吹得牛被徐寒打回原形,正愁找不到机会证明自己,当下停了徐寒此言,便一拍胸脯说道:“没问题,我这就帮你去顺些回来。”

    说到这里,楚仇离又顿了顿,追问道:“你要多少?”

    徐寒在那时咧嘴一笑,说道:“越多越好。”

    ......

    三日之后。

    玄儿躺在院子的石桌上,享受着秋日午后难得的阳光。他琥珀色的眸子在那时眯成了月牙状,神情陶醉,好似那嗜酒之人,喝了个酐畅淋漓,端是享受无比。

    而一旁的徐寒终于放下了自己手上的那本名为《仙人志》的书,而他的脚下已然诺放着十多本这样类似的典籍。

    这些都是楚仇离这些日子从大寰峰的藏书阁中顺回来的东西,除却一些生涩难明的典籍,剩余的徐寒在这三日看了个遍。他这人没有其他的本事,但这一目十行,记忆超群的能力倒是极为出众。

    放下那古籍刹那,徐寒深吸了一口气,随后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扒开盖子,从里面倒出了数枚带着淡淡香气的黄色丹药。

    这些丹药以他跟着夫子学艺的经验看来,应当唤作琉璃丹,是一些辅助修行,增加修行者体内内力的丹药。只适用于修行初期,丹阳境时使用,算不得多么珍贵,当然也不算便宜。依照玲珑阁这样的名门大派,应当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给下面的弟子发放一些此类的丹药,也算是这名门大派给门下弟子的福利。

    徐寒看着眼前这几枚丹药,想着那些书中的记载,在加之自己的某些推论。

    他微微迟疑了一小会,终是眉头一皱,眸中闪过一道决意,便猛地仰头将这些丹药咽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