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情窦初开
    待到酉时,天色渐暗。

    叶红笺回到小轩窗时,院落前却是被人群围得水泄不通。

    其中依稀可见的还有几位青衣弟子。

    在重矩峰上,青衣代表着执剑堂,玲珑阁中许多有关山门规定的事物,又或是对外的一些行动,大抵都是由执剑堂行使。

    叶红笺一愣,很快便想到了些什么,她不由得加快了步伐朝着院落走去。

    “对,就是他,我今日便看见他的家奴在院子外鬼鬼祟祟,然后我钦点数目的时候便发现少了一只鸡。”一位身着白衣的年轻人指着院落便大声说道,神情颇有些激动。

    “就是,我院中的一只鸭子也不见了,你看他桌上摆的那饭菜,分明便是我家的鸭子!”紧接着便有人附和道。

    “是啊,还有鱼塘里的鱼。”

    “还有我家碗!”

    “还有我院子里的柴火!”

    人群里的呼声越来越高,神情激愤着似乎已经打算冲入院里,揪出他们口中的罪魁祸首。

    几位青衣执剑堂弟子对视一眼,面露苦笑。

    这些外面小辈弟子不知,可他们却清楚得很,这院子昨日已经分配给了叶红笺,待到她走过了拜师的过场之后,便是师叔辈的人物,他们这些执剑堂的青衣弟子哪敢得罪?

    可眼前这群弟子有说得有板有眼,他们端是不敢强行驱散,只能是守在院门口,以免发生些不测。

    宋月明看了一眼自己身旁的师兄,一边抵御着几次想要冲入院内的弟子们,一边小声的问道:“鸿师兄去请丁师叔请了这么久,怎么还未有回来,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

    宋月明很无奈,他好不容易从众多内门弟子中脱颖而出被选入了执剑堂,这第一天便遇见了这样的差事,端是与他想象中那威风凛凛的执剑堂弟子天差地别。

    身旁的执剑堂弟子唤作顾家清,他年纪稍长,在这执剑堂中也待过不少日子,当下闻言便白了宋月明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怎么知道他去了这么久也不见回来!”

    顾家清的心底也是好生郁闷,午晌的时候还未吃过午饭,便接到了这通知,急急忙忙的跑过来,哪曾想却是那小师叔叶红笺的住处。

    昨日师尊们齐齐下山迎接叶红笺的场景还历历在目,这样的人物他哪敢得罪...

    只能是与宋月明守在门口,安抚这些群情激奋的外门弟子,又让鸿图前去请丁师叔定夺,可他这一去便不复返,端是让顾家清与宋月明苦不堪言,心底更是将那鸿图咒骂了千遍万遍。

    “怎么回事?”叶红笺终是快步走到人群跟前,她沉着声音问道。

    她的声线并不大,但却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威严,人群顿时在那一刻转过了身子,望向叶红笺。

    今日的叶红笺穿着一身红色长裙,一头乌烟的长发被她扎成了马尾,用紫色的细绳绑着,脸上虽然未施粉黛,但奈何天生丽质。立在那里,就好似一团火焰一般,引人夺目。

    周围的气氛有那么一瞬沉默了下来。

    叶红笺皱了皱眉头,排开人群走到了两位青衣弟子的跟前,再次问道:“怎么回事?”

    宋月明感觉很奇怪。

    他在叶红笺出现那一刻便觉得周围的世界好像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天旋地转、万物无声。

    似乎眼前只剩下这一道火红色的身影。

    他觉得...

    他好像爱上了她。

    砰!

    这样怦然心动的感受还未持续多久,他的脑袋便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看什么看,小师叔问你话呢!”一旁的顾家清没好气的斥责道,叶红笺生得漂亮不假,但她是什么身份?宋月明又是什么身份?这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都是高抬了宋月明,况且人家早就有了婚约。顾家清可不想让自己这师弟惹了叶红笺不快,吃不了兜着走,当下便狠狠的拍了拍失神的宋月明的脑袋。

    宋月明这才回过了神来,他看着眼前皱眉的佳人,也知道自己的失态,

    这时他才明白,原来眼前这位佳人便是那位司空白收下的关门弟子——叶红笺。

    他赶忙整理了一番自己的心神,但双颊却是压不下的绯红。

    然后,他结结巴巴的将此间的事情一一说来,但目光却是忍不住的时不时落在叶红笺那张漂亮的脸蛋上。

    听完宋月明的话,叶红笺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楚仇离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大抵还是知道一些的,他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来她倒也不觉得奇怪。只是这里毕竟是玲珑阁,落在她的头上终归是不好交代的。她在此时却是有些后悔将那酒鬼带上玲珑,恐怕之后的日子是太平不了了。

    想到这里,叶红笺觉得有些头疼。

    但脸上还是堆起了温婉的笑意,轻言细语的说道:“这其中恐怕有什么误会,我家夫君与我同住一处,他的为人端是不会去做这些偷鸡摸狗的事情,但既然诸位弟子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辩驳,不如这样,我这里有些银两,你拿去与弟子们分了,算是红笺的赔罪。红笺初到玲珑阁,以后还劳烦诸位多多照料。至于家奴究竟有没有做哪些下作之事,红笺回去定会与夫君严加管教,还请诸位见谅。”

    叶红笺到底是大家闺秀,这番话说得是让人无可挑剔。

    只是诸人的心思在那时却是早已不再那鸡鸭鱼肉的上面,而是叶红笺口中那夫君二字......

    宋月明更是愣在了当场,方才还面色潮红的他,瞬息之间被打落了悬崖,心如死灰。面对叶红笺递来的钱袋更是犹若未觉一般,愣在原地。

    一旁的顾家清见自己的师弟如此失态,心头暗恨他不争气,但自己却是赶忙上前一步接过那钱袋,口中说着:“小师叔放心,在下一定会帮你将这事处理妥当。”

    叶红笺见状盈盈笑道:“谢过师兄了。”

    这称谓端是有些古怪,但也在情理之中。

    叶红笺迟早是司空白的弟子,届时他的辈分便与那掌门相当,顾家清称她一声小师叔却无任何问题。而叶红笺毕竟还没有拜师,唤他一声师兄也是说的过去。

    对于叶红笺的客气顾家清心中还是有些好感,到底没有想象中的盛气凌人,只是对于叶红笺的好感越大,那对于那位躲在院中不肯示人的徐寒便敌意更深,毕竟从回来的童铁心等人的口中,关于徐寒的风言风语早已传开。

    用他们的话说,便是一颗好白菜被一只猪给拱了,却是让人有些不忿。

    只是叶红笺却没有去关心顾家清心思的意思,她朝着他点了点头,又冲着诸人一阵致歉,然后便转身走入了院门。

    入了院门,待看见盘膝坐在院中,犹如老僧入定一般的徐寒,再看了看那石桌上已经发凉的丰盛饭菜,叶红笺端是气不打一处来。

    她气冲冲的坐到了石桌旁,脸上再也寻不到方才那温婉的神情,反而是满脸怒意的说道,“你们倒是好鱼好肉,吃得丰盛啊。”

    这话里的讥讽之意端是毫不掩饰。

    徐寒闻言在那时慢悠悠的睁开了双眼,看向叶红笺。“你带来的人,什么德行你自己不清楚吗?”

    徐寒那话里藏针的语气让叶红笺一阵气结,甚至莫名有些委屈。

    楚仇离说是她带来的人,但归根结底却是他天策府派来的,可她却又无法明说,一时间端是寻不到辩驳之言,只能是恶狠狠的盯了徐寒一眼,然后站起身子,摔门回到了自己的房中。

    看着叶大小姐气冲冲离开的背影,徐寒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大小姐的心思到底是有些古怪,有时候城府如海般深沉,有时候又义气用事得很,端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不过徐寒很快便收起了自己的心思,他再次闭上了自己的双眸,沉心入定。

    虽然那日天雷之事已经过去,但有些古怪却始终盘踞在徐寒的心中让他解不开。

    无论天雷最后是否散去,但当时他已经被天雷所伤,因此才会陷入昏迷,那究竟还是什么力量将他五脏六腑里的伤势治好的呢?那股从玄儿体内吸收来的妖力吗?

    徐寒觉得并非如此,那股修复他的力量,他虽然无法控制,但隐约却感觉到与妖力有截然不同的区别,具体是什么,徐寒说不上来,但可以肯定的是那力量的层次一定比妖力高出许多。

    可是他的体内还藏着什么他不知道的力量吗?徐寒想不真切,如果有的话,那力量又是从何而来?

    当然最大的疑惑还是为什么会有天雷降下,当时那个回应他的声音又是什么?

    这些对于徐寒来说都是未解之谜。

    他一日想不明白,一日便不得安生。

    就在徐寒苦苦思索,想要弄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时,院门处却忽的响起了一阵轻轻的脚步声。

    徐寒的感知何其灵敏,当下便睁开了双目,转头望去,嘴里低喝道:“谁?”

    “嘘。”可在那时门外却探出了一张熟悉的脸,却是那失踪了整整一日光景的楚仇离。

    此刻他正贼眉鼠眼的朝着徐寒使眼色,示意他不要声张。而手里却是提着满满当当的一大袋子事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