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楚仇离的身份
    一阵阵仗极大的慰问仪式之后,徐寒等人终是在这玲珑阁住了下来。

    或许是考虑到叶红笺方才经受大变,恐她惊魂未定的缘故,宁竹芒等只是大概询问了一些事情的经过,对于其中的细节并未有多问。

    譬如那杀手头目被一道从天而降的天雷劈死这样荒诞的说法, 诸人也只是皱了皱眉头,当场并无人提出质疑。反倒是在叶红笺说出徐寒是她的未婚夫时,引起了一阵哗然,但终归在宁竹芒的指使下,无论诸人有再多疑问,都在那时选择了沉默。

    他们三人被安排在了重矩峰的山腰处的一处小院住下,叶红笺是司空白的弟子,徐寒是她的未婚夫,而那位楚仇离则被说成是徐寒的家奴,以她叶红笺的身份想要留下这二人,即使是宁竹芒也挑不出任何的毛病来,索性便遂了她的愿。

    那院落唤作小轩窗,不大,但却极为精致,可厢房只有两间。

    这倒不是玲珑阁吝啬,毕竟是大宗门终归得有些规矩,寻常的弟子能有一个单间独住便是了不得的事情,而给叶红笺批下了一个小院,这一点便足以看出叶红笺的身份何其尊贵。

    或者在他们的心底,想的是既然徐寒是那叶红笺的未婚夫,二人住上一间,那楚仇离再独住一间,很是合适。

    只是可惜徐寒他到底没有这等艳福,他方才想要去到叶红笺的房内与她说些什么,对方便扔出了一道枕头与棉被,将他驱赶到了另一间房内。

    这一日,从上山门再到那一系列的嘘寒问暖,却是让徐寒有些疲惫,他也没有争辩的意思,抱着自己的被褥,便推开了院落另一侧的房门。

    那里,楚仇离早已裹着被子睡得死死的,若不是鼾声震天,徐寒大抵会以为对方已经昏死了过去。

    徐寒摇了摇头,想着自己以后便得与这个浑身酒气的糙汉子住在一起,顿时便有些头大,但好在他也是过惯了苦日子的人,倒也没觉多大的不适。索性便铺好了自己的位置,在那楚仇离的身侧睡下。

    ......

    二日清晨,徐寒起身之时,叶红笺已经被玲珑阁的大人物们唤去。

    毕竟出了这样的事情,头尾终归得交代清楚,徐寒对此早有所料,一些细节也和叶红笺对过,就是他们再怀疑那杀手究竟是因何而死,只要他们一口咬定是被那天雷所劈,想来对方也找不出什么破绽。

    “你醒啦!来,尝尝我炖的鸡汤。”徐寒想着这些便推开房门,但入目的却是楚仇离那一张满是胡须又堆满笑意的脸。

    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徐寒对于这个初到长安便偷了自己钱袋的酒鬼,感官欠佳,但对方却似乎对于自己的伤势极为关心,这才辰时,便已送上了热乎乎的鸡汤,想来应当是早早便起了身子。

    只是被一个这般模样的中年大叔关心,到底让徐寒心中有些怪异,他想着若是眼前这张毛糙到了极致的脸唤作叶红笺那一张绝世容颜,那便是极好的。

    但他还是伸手接过了鸡汤,朝着楚仇离道了一声感谢,随即便端着鸡汤坐到了院中的石凳旁。

    他轻抿了一口感觉味道不错,那不知在那里野了一晚的玄儿或许也是嗅到了这香味,几个闪身跳到了石桌上,急切的朝着徐寒“喵喵喵”的叫个不听。

    “就你嘴馋。”徐寒白了它一眼,但还是从碗里舀出一勺递到了烟猫的跟前,烟猫当下便低着脑袋伸出舌头在那勺子中舔个不停,喉咙里更是发出一阵咕噜咕噜的声响。

    徐寒乐呵呵的看着烟猫,一路走来,这小家伙陪着他吃过不少的苦,徐寒在心底早已将它当做朋友,它喜欢的东西,徐寒力所能及必然满足。

    况且他体内的情况并没有多糟糕,只要稍加时日便可恢复,这鸡汤喝与不喝,对于徐寒来说却是算不得什么问题。

    他在那时抚摸着玄儿背上油亮的毛发,目光却看向远处那两座雄伟的山峰。

    玲珑阁位于青州、冀州以及梁州三洲的交接一座唤为腾云山的大山之上。

    此山有三座主峰,分别唤为大寰、重矩、悬河。分别对应文法、武道、以及药道。

    徐寒此刻所处的便是三峰之一的重矩峰山腰,而他此行的目的,那些可以炼化他妖臂的珍惜药材便位于远处的那座悬河峰上。

    只是这玲珑阁虽然是到了,但想要取得那几味珍稀药材依然困难重重。

    偷?他没那本事。

    抢?他没那实力。

    换?他更是身无长物。

    这样想着,徐寒脑仁有些发疼。

    “来来来,还有清蒸鱼,白醋鸭。”这时,院落内又响起了楚仇离粗犷的声线,只见他一个身高七尺的壮汉好似那妇人一般端着两盘香味四溢的菜肴便走了出来,殷切的递到了徐寒的桌前。

    这还不待徐寒回过神来,玄儿便急不可耐的窜到餐盘前,叼起一块鱼肉,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你也吃啊!怎么就看着玄儿吃!”楚仇离忙得满头大汗,看着徐寒问道。

    徐寒闻言终是转过了头来,看向一脸殷勤的楚仇离,他的眼睛眯了起来。

    除开在长安城那不算愉快的相遇不谈,他与楚仇离大抵只能算得上是萍水相逢,可这男人表现出来的对徐寒的关心端是让徐寒有些受宠若惊。

    这才清晨,便弄出大鱼大肉送到跟前,细细想来,徐寒这整整十八年的生命里却是从未受到过如此礼遇。

    这世上本就没有无缘无故爱,况且楚仇离的来历本就诡异得很,徐寒不可能毫无疑心。

    或许是心底本就有鬼,在徐寒的注视下,楚仇离本能的移开了自己的目光,不敢与徐寒对视。

    “徐公子...这是怎么了?”他支支吾吾的问道。

    “楚大哥好生殷勤,在下有些受宠若惊。”徐寒眯着眼睛回应。

    “兄弟哪里话,我本就是一个猎户,幸得小姐看重收作家奴,侍奉徐公子,这些事情都是我楚某人应做的。”楚仇离打着哈哈,试图蒙混过关。

    “但凡猎户,都是靠力气本事吃饭,无论是开弓引箭,还是挖坑埋刺都是力气活。”只是他却远远低估了徐寒的本事,少年的目光在那一刻落在了楚仇离的双手之上,“这样的事情干得多了,手掌也好,十指也罢都得生有厚厚的老茧。”

    “可楚大哥的呢?”徐寒的斜眼看向楚仇离。

    这壮汉在那时脸色一变,本能的收回了自己的双手。

    那是一双与楚仇离粗犷外表极不匹配的手,十指修长,白洁如玉,除了那些富贵人家,大抵寻常人是生不出这样一双干净的手的。

    “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又与叶红笺那般熟识?莫不是那大小姐的姘头?”徐寒问道,说到最后脸上端是露出揶揄的笑意,“想不到这叶大小姐的品味这般独特。”

    “小子,这话可不能乱说啊!”楚仇离闻言顿时像是被踩了痛脚的野猫一般,炸了毛,他站起身子,赶忙辩解道。“元归龙那家伙喜欢红笺得很,端是将她视为己出,要是让他听到这些风言风语,可不得拿着他那把大刀削了我的脑袋。”

    “元归龙?”徐寒敏锐的捕捉到了楚仇离话里的关键,他双眸一凝,问道:“你是天策府的人?”

    这个问题问出,还不待楚仇离回应,徐寒的心中却是有了答案。

    从叶红笺之前的表现中不难看出,叶红笺私下与天策府联系颇多,而叶红笺被收入玲珑阁门下,从某种程度上来看,也算得上是天策府与玲珑阁的结盟。而这关键人物便是叶红笺。

    这样的人物岂能没有一个像样的高手护送?

    如今看来,眼前这个不起眼的楚仇离便是天策府安排的高手...

    “怎么?我不像吗?”似乎是读出了徐寒眼中的狐疑,楚仇离少见的一拍石桌,作义愤填膺状的问道。

    “像、像、像。”既是天策府的人,徐寒也就放下了心底那一抹小小的戒心,他无心与楚仇离争辩,便在那时连连点头,不过很快又想到了些什么,疑惑的看向楚仇离问道:“你既是天策府派来保护叶红笺的,那我与那修罗使对战之时,你在何处?”

    “额...”这个问题让楚仇离脸上的愤慨之色瞬息烟消云散,他的气势一落千丈,当下支支吾吾半天,竟是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最后在徐寒那愈发狐疑的目光中,终是支撑不下,这才说道:“都怪那镇上吴老三酿的女儿红着实香醇得很......我这......”

    这后面的话,楚仇离自是没脸在说下去,反倒是一脸委屈小媳妇的模样,怯生生的看着徐寒。

    徐寒顿觉一阵反胃,他摆了摆手,算是揭过了此事,正欲说些什么。

    那楚仇离一派脑门,一副恍然大悟的说道:“哎呀,你看我这脑子,我跟人约好了清晨去山下办事,差点忘了,我这就得先走一步了。”

    说着,他还不待徐寒回过神来,便一阵忙活,有从屋里不知道倒腾出了些什么东西,便急忙忙的出了门,末了还不忘提醒徐寒吃了那些饭菜,说是对他的身体有好处。

    见那楚仇离笨重得有些可笑的离去,徐寒摇了摇头,端是不明白天策府怎么会派出这样一个家伙来护送叶红笺。

    这样想着,他提起了筷子,便要尝一尝眼前的饭菜。

    可那时,屋外忽的传来一阵嘈杂之音。

    似乎来了许多人,嘴里嚷嚷着一些类似小偷、盗贼、或是鸡鸭之类的字眼。

    徐寒一愣,再次看向自己桌前的饭菜。

    这是玲珑阁,楚仇离与他一样初来乍到,能与何人相约?

    而眼前这满桌的鸡鸭鱼肉又是从何而来?

    想到这里,徐寒顿觉眼前发烟,端是在无心吃下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