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战天
    大周充州以南,过了那巍峨的泗水关,前方便是南荒。

    南荒之所以唤作南荒。

    一是位于南边,二是足够荒芜,除了那些早已习惯了风餐露宿,与走兽为伍,以天地为床的蛮子,大抵没人能够在那荒芜之地生存下来。

    而南荒剑陵之所以被唤作南荒剑陵。

    一是他远离繁华的中原,地处偏僻的南荒之境,二是,它确实是一座陵,一座葬剑的陵。

    此刻那剑陵之中。

    荒土覆地,漫天黄沙飞舞。

    一位烟袍男子枯坐于黄沙之中,他的身后是数不清的倒插入地下的长剑,就好似一座座墓碑,静默的安眠在这里。

    忽的,那烟袍男子的双眸猛地睁开,一道神光爆出,周遭那些静默的长剑似有所感,纷纷在那时发出一阵阵长鸣。

    男子看上去已经上了年纪,约莫过了半百之数,两鬓是掩不住的霜雪,脸上是纵横的沟壑。

    但就是这些略显苍老的痕迹组合在一起,却让男子的整张脸看上去格外与众不同。

    就好似一把剑。

    剑锋凌冽,宁折不弯。

    那时他仰头看向天空,一道模糊的身影在那半空之中浮现。

    “你也感觉到了。”那身影这般问道,语调沧桑,如越千载岁月。

    “嗯。”男子点了点头,脸色凝重而坚决。

    “你要去吗?”那身影又问道。

    “师弟为了你我,孤身赴大渊山,镇了妖君,他留在这世上的种子,我岂能坐视不管。”男人如是回应道,坚定的声线端是让人难以说出半句反驳之言。

    那身影闻言亦是一阵沉默,直到良久之后,方才言道:“多加小心。”

    说完这话,那道虚影便在天际一阵闪烁,而后化为虚无消失不见。

    得了应允的男子在那时负手仰头望了天际好一会,然后他像是做了某种极为重要的决定一般。

    他宽大的烟袍在那时高高鼓起,磅礴的剑意犹如江海一般奔涌而出。

    铛!

    铛!

    铛!

    剑陵之中那些静默了千载万载岁月的长剑皆在那时犹如苏醒猛兽一般,发出一阵阵剑鸣,汇集成海。

    然后,男子的身子慢慢腾空而起,他身后那些长剑亦在那时随着他纷纷飞出了地面。

    而后他眸中神光一凝,万千神剑之中,一把清锋跃出。落于那男子的脚下。

    “去。”一道清音自那男子的嘴里吐出。

    那神剑发出一声长鸣,便在那时载着男子领着他身后数以万千的计的长剑朝着远方遁去。

    ......

    昆仑之巅,劫云压境。

    那双巨大的双眸依然注视着远方的某一处,眸中的神色冰冷。

    忽的,他眼中泛过一道异色。

    就在那时远处亮起一道耀眼的白光,那白光虽然只是一点,但却穿越了数万丈的距离,直抵此处。

    不过数息光景。

    那白光便来到了昆仑山巅。

    赫然是那位剑陵之中的烟袍男子,他御剑而来,身后是万道寒芒闪彻的神剑,一道接着一道,犹如军纪严明的将士一般,林立在半空中。

    “剑陵余孽?敢阻我行事?”

    那双眸子中寒芒一闪,威严如山的声音便在那时响彻于昆仑山巅。

    “昆仑仙境已作尘土,唯有南荒剑陵奉行上古之约,镇守这方世界,仙尊屡次插手凡间之事,莫不是已将历代先贤之名抛诸脑后?”

    面对那双眸子主人如此盛气凌人之言,那烟袍男子倒是从容淡定得多。

    嘴里吐出的话语,既不高亢,亦不卑微。

    好似那春风拂柳,月照大渠。

    虽不咄咄逼人,却又掷地有声。

    “先贤?”那双眸子的主人嗤笑道,语气之中端是充斥着毫不遮掩的轻视。“人死作古,任你曾经如何,又岂抵得过本尊千载不灭,万劫不死的逍遥?这天是我的天,地是我的地。”

    “我欲灭了那孽种,尔敢阻我?”

    那声音方才落下,万钧雷霆之音便起,浩浩荡荡,好似大江奔涌,又似日月轮转。

    男子闻言,那双含着剑芒的双眸猛地眯了起来,他身后的万千神剑纷纷剑身一震,剑锋直指那穹顶之上的巨大眼眸。

    他的剑,替他回答了那双眸子。

    天际的双眸之中顿时燃起了怒火。

    “区区蝼蚁,敢折天威,端是不知死活。”

    “今日便叫你魂飞魄散,以震宵小!”

    那声音说罢,漫天劫云疯狂的旋转起来,一道道可怕的劫雷开始酝酿,一时间雷蛇电蟒攒动,昆仑山巅一派末日之景。

    而数息之后,劫雷酝酿完成。

    随着那双眸之中一道雷芒闪过。

    数以万计的劫雷便在那时轰然而下,直直的朝着那立于半空中的烟衣男子轰去。

    整个昆仑山巅在那时被那漫天劫雷照得透亮,巨大的轰鸣声直让整个昆仑都为之颤抖。

    “我墨尘子,奉先祖之命镇守剑陵已有六十载。”

    “兢兢业业,谨守先贤之训,未曾有过半刻懈怠。”

    烟袍男子立于万千雷劫之中,却依然负手昂头,器宇轩昂。

    他喃喃自语道,声线低沉,几近微不可闻。

    这时,烟袍男子的身后一朵巨大的烟色莲花浮现,随着男子的呢喃,那莲花渐渐提起了自己的脑袋,在那漫天雷光之中缓缓绽开。

    细细一数,莲开七瓣,分明是那仙人之境。

    男子脚踏那朵巨大的烟色莲花,目光如龙。

    他的声线也在那时高亢了数分。

    “今上苍无德,欲降劫祸于剑陵传人。”

    “墨尘子无能,愿以残躯,为后人挡下劫祸。”

    “恳请先辈助我!”

    “一战苍天!”

    随着那一战苍天四字落下,漫天雷霆之音渐小,似乎也被这男人战意所摄,气势弱了几分。

    而他身后那些数以万计的神剑便在那时纷纷剑身亮起,一道道身影在那些长剑的身旁浮现。

    他们的目光清澈,周身剑意盎然,几乎就像是与那位烟袍男子一个眸子中刻出来的一般。

    他们自浮现那一刻起,便纷纷握住了自己身前的剑。

    清锋入手,天地间在那一刻,似乎便再无任何事物能让他们感到畏惧。

    剑鸣在那时汇集,恍若黄钟大吕响彻不停。

    而浩瀚的剑意也在那一刻奔涌而出,犹如江水一般,浩荡不绝。

    “大道天成!”

    “亦可剑衍!”

    《大衍剑诀》的开篇总纲在那时被烟袍男子自嘴中吐出。

    聊聊八字却犹如天地真言,响彻不绝。

    而后他的身子一顿,脚踏莲花,身后万道剑客虚影纷纷跟上,随着那烟衣男子直直的迎上了那漫天雷劫而去。

    ......

    那道劫雷终于还是落了下来。

    朝着徐寒的面门直直而下。

    雷劫还未及身,滚滚的天威便已然涌来。

    徐寒的身子在那时就好似那一片汪洋之中的一只扁舟,飘摇不定,难以自已。

    他的脸色愈发的苍白,周身的毛孔更是不断的爆开,涌出一抹又一抹殷红的鲜血。

    他的五脏六腑开始在那天威的压迫下,不断的渗血、变形,无论是外是内,他的情况都无比的糟糕。

    但他依然固执的站直着自己的身子。

    他不服!

    他只是想要活下去,这有什么不对?

    为什么就连那所谓的上苍都不愿意放过他?

    要降下雷劫将他抹杀。

    他不服!

    所以即使是死,他也要站直自己的身子。

    这样想着,雷劫终至。

    只是才微微接触,巨大的疼痛感便传遍了他的全身,他从里到外每一寸血肉,都被那雷劫之中所蕴含的力量所灼伤,只是瞬间,他便变得千疮百孔。

    终归还是太天真了一些。

    徐寒在那时自嘲的想到。以他金刚境的修为,如何抗得下足以镇压仙人的雷劫?

    这一世,便到此为止了。

    这样的念头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他眼前一烟,终于是失去了所有的意识,身子轰然倒地。

    “徐寒!”一旁叶红笺见此情景,失声叫到。眼看着那雷劫就要将徐寒轰成灰烬,叶红笺却无可奈何,除了痛呼,她什么都做不了。

    而烟猫也是在那时发出一阵阵凄厉的惨叫,想要上前,却又一次又一次被那天威的余波所击退。

    可就在徐寒的身子倒地的一瞬间。

    方才那气势汹涌的劫雷像是受到了某种看不见的力量的侵扰一般,雷蛇一颤,忽的消失在了天地间。

    而随之一起散去的还有方才那滚滚的劫雷。

    秋日的阳光终于射入了这枯败的秋林,沐浴着光芒的叶红笺看着林间躺着的那位浑身浴血,但却尚存气息的昏迷少年,脑中不由得生出那么一抹恍若隔世一般的不真实感。

    她愣了许久,方才回过神来,赶忙走到了少年跟前,伸手探查了一番徐寒的伤势。

    她眸中在那一刻顿时浮现出浓重的诧异之色,徐寒体内的情况并不好,五脏六腑受损严重,可奇怪的是确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滋养着他的内腑,让他的伤势以一种极为恐怖的速度被修复着。虽然此刻徐寒尚还在昏迷,但却已然没有了性命之忧。

    叶红笺端是未有遇见过这般古怪的事情,可今日她所见之诡诞已然太多,很快她便冷静了下来,扶起了倒地的徐寒,想要寻到一处安静之所,再为他治疗伤势。

    “放歌须纵酒,不醉不成休。”

    而就在这时,林间忽的响起一道粗犷的高歌,不远处,一位醉醺醺的中年男子,正摇摇晃晃的朝着二人所在之地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