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我不服
    徐寒周身的血痂开始脱落,露出了其下光洁犹如新生一般的皮肤。

    目睹徐寒惨状的叶红笺看着此刻的徐寒,眸中闪烁着不可思议的光彩。她隐隐感觉到了一股气势自徐寒的身躯中升起,徐寒似乎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可究竟是何处不一样,她却也说不真切。

    剑种在徐寒的丹田中生了根。

    但它的变化却未有因此而停下,它的顶端开始生出一道小指头粗细的事物。

    那是大衍剑种的第二步——萌芽。

    徐寒的背后开始浮现出剑种的虚影,那颗紫气萦绕的剑种之下,根须错节,而顶端,一道嫩芽渐渐抬起头。

    那是亘古未曾有过的事物。

    以妖力催生的大衍剑种,它究竟是什么?最终又能化为什么?没人知道。

    嫩芽的头渐渐抬起,眼看着就要挺直自己的身板。

    可就在这时。

    ......

    大周疆域辽阔,西边的青州连着妖族蛰伏的十万大山,南边的充州,挨着蛮夷肆虐的大荒。

    而就在这十万大山与南荒之间,坐落着一座连绵浩大,巍峨森严的山脉。

    它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昆仑!

    昆仑号称仙人居所,是传说中的仙境。

    而昆仑之巅,有一道巨大白玉砌成的石柱,唤为天柱,相传此柱上通九霄,下抵黄泉,乃是撑起整个世界之所在。

    传说如何,端是无可追溯。

    而昆仑之巅,却是终年积雪,按理说是断不可能有任何生灵存在的痕迹。

    但此刻,那巨大的看不到顶的天柱四周却枯坐着密密麻麻的尸骸。

    他们中的大多数尸身早已腐化,只剩枯骨。想来年代应是无比的久远。

    而唯独其中有一位青衫老者,虽然周身已是被风雪冻成了冰雕,但面色却还依旧红润,隐约有些气机。

    轰!

    忽的一声闷雷声起,昆仑山巅风云骤变。

    漆烟汹涌的乌云以那天柱为中心疯狂的旋转,并且不断的朝着山巅下移,就想要是压到山顶。

    而在那烟云的威压下,巍峨的昆仑山似乎都颤抖了起来。

    呼。

    伴随着一声沉重的呼吸声,一双眼睛在那乌云之中睁开。

    就好似一尊沉睡了万年的魔神忽的苏醒。

    在他眸子睁开的一刹那,整个昆仑都似乎失去了色彩。

    天地间便只剩下那一双巨大的眼球。

    圣洁、冰冷、又高高在上。

    他眸子微微扫视了一番身下天柱周围那些枯坐着的尸骸,而后目光一顿,尽直直的看向远方。

    看向那冀州之南,梁州之北,玲珑阁所在之处。

    “十七年前,孽畜毁我天机,坏我算计。”

    “十七年后,贼心不死,孽种生根。”

    那恍若天音一般的呢喃带着浩大的威势自那昆仑山巅荡开。

    那双眸子在那时眯了起来。

    眸中的寒光比起这昆仑山上终年不散的积雪还要浓郁数倍。

    “镇。”

    忽的那一字吐出。

    万钧雷霆齐下,浩浩荡荡,宛如天命神谕,万物众生皆不可挡。

    ......

    徐寒的面色随着那背后剑种虚影的嫩芽生出而渐渐变得红润了起来。

    他成功了。

    脑袋渐渐恢复了清明的徐寒,心头忍不住一喜,劫后重生,端是一件值得让人高兴的事情。

    就在他要睁开双眸好生感受一番这剑种生出嫩芽之后给他身体究竟带来何种变化之时,他忽的身子一震,原本红润的脸色,瞬息便惨白如纸。

    “徐寒?”一旁的叶红笺也是一愣,眼看着徐寒分明已经好转过来,可为何他的身上的气息又瞬息萎靡了下去。

    轰!

    还不待叶红笺想个明白,天地间忽的响起了一声巨大的雷鸣。

    一道数丈粗的雷蛇自天际而下,直直的朝着此间落来。

    “小心!”叶红笺发出一声惊呼,便想要上前拉开徐寒的身子,可那雷蛇的速度是何其之快,转瞬间便落到了跟前,叶红笺救之不及,眸中便只余下浓浓的慌乱之色。

    但那雷蛇的目标却不是徐寒,而是徐寒身后那道眼看着就要挺直腰身的剑种嫩芽。

    只见那雷蛇以万钧之势落下,带着无可睥睨的威势狠狠的轰在了那嫩芽之上。

    雷乃天物,自含天威。

    那嫩芽受此重击,端是变得千疮百孔,漆烟的焦疮遍布整个芽身,看上去已是到了垂死之境。

    而与之心脉相连的徐寒更是在那时身子一颤,一口鲜血喷吐而出。

    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招来这样的祸端。

    本已好转的五脏六腑,受此重创,更是再次伤痕累累。

    只是一瞬间,徐寒便再次来到了濒死的边缘。

    不知是否只是幻觉。

    冥冥之中徐寒似乎看见了一双眼睛,那双眼睛带着高高在上的漠视,带着睥睨天下的杀机,对他吐露着一个字眼——死!

    世间万物,上至山川河流,下至草木走兽都在那时回应着那双眼睛的意志。

    他们要他死!

    都要他死!

    徐寒不明白,他做错了什么?

    他只想要活下去。

    以一个人的姿态活下去。

    难道这也有错吗?

    难道这也不对吗?

    不!

    我不能死!

    徐寒的脑海中回荡着这样一个声音。

    那颗剑种似乎是感受到了此刻徐寒心头的执念,剑种之上光芒大作,那妖异的紫光,在那一刻好似化为了这世上最绝美的色彩一般,让叶红笺愣愣的看着,久久无法移开自己的目光。

    那是敢耀日月的腐草。

    那是敢渡沧海的蚍蜉。

    那是徐寒的命!也是他想要活下去的执念!

    嫩芽周身焦烟的伤口处在那紫光的滋润下渐渐生出新肉,它原本已经萎靡低垂的脑袋再一次缓缓扬起,就要挺直它的腰身。

    轰!

    天地间再次响起一声巨响。

    原本已经渐亮的天色忽的阴沉了下来,密布的乌云犹如烟压压的天兵天将一般朝着此方天地压来,一道道雷蛇电蟒在那云间翻滚。

    叶红笺看了看坐于林间,面色冷峻如冰的少年,又看了看那头顶正在不断汇集,酝酿着下一道雷蛇的乌云。

    脑海中忽的回想起幼时在天策府中偶然看到的记载。

    “凡登仙道,妖证魔途,器生灵智,此三者,皆逆天而成,天地不容,固降劫祸,以清寰宇。”

    天地有定数,逆天而行者必受天谴。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修行便是逆天之举,其中超凡者必受天地降下的责难,一为警戒,二为试炼。

    而眼前这雷云,这电蟒,分明便是书中所记载的天劫。

    可天劫所针对的三者皆是无比强大的所在,而眼前的徐寒论修为不过金刚境,何德何能,可招来天劫?

    叶红笺很困惑,她看着那出于雷劫中心的少年,看着他冷峻又桀骜的面容,心底生出了那么一抹担忧。

    她不知道,他究竟犯了什么错,竟然让天地震怒,降下雷劫,试图将之抹杀?

    但天地之威,又岂是她叶红笺所可以改变的?

    劫云之中的天雷终于汇集完毕,煌煌天威宛如泰山压顶,让紧紧受到些余**及的叶红笺与烟猫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轰!

    伴随着一声巨大的雷鸣。

    比之方才,还要粗壮数倍的电蟒自那劫云之中浮现,似乎随时都有可能降下。

    感受到那劫雷之中浩瀚的威能,叶红笺很清楚,这一击之下,徐寒必然神魂俱灭。

    而徐寒同样感受到了这一点。

    他在那时缓缓站起了身子,立于那劫云之下。

    只听哐当一声,背后长剑出鞘,直指天穹。

    少年的腰身在那一刻被他挺得笔直,一如他背后那颗渐渐抬起脑袋的嫩芽。

    他望向这风云际会,望向这雷鸣电彻。

    神情认真的问道。

    “徐寒何错之有?”

    声线清澈,就好似他此刻的目光。

    虽无神鬼之威,却能穿越千万里之遥,直抵九霄。

    而九霄之上竟然就在那时响起了犹如雷鸣一般的天音,以做回应。

    “为求苟活,铸成孽种,夺众生气运,坏天地轮回,此罪一也!”

    “取凶剑妖臂,拜逆臣贼子,此罪二也!”

    “执剑问天,不尊上苍,此罪三也!”

    那声音冰冷威严,字字暗含天威,直抵徐寒心神,让本就身负重伤的徐寒在那时更是脸色惨白,身子一阵摇晃,险些站立不住。

    “此三罪,罪罪大逆不道,如今三罪并罚。”

    “诛你苟且命,灭你窥天魄。”

    “尔敢不服?”

    那声音再次响起,声线回荡于天地间,好似那晨钟暮鼓在徐寒脑海中不断作响,一道道声线宛如利剑芒刺直抵魂魄,端是让徐寒苦不堪言。

    而随着此言落下,那穹顶之上的劫雷终于是在一阵游离之后,化为一道电蟒呼啸着朝着那执剑问天的少年头顶落下。

    耀眼的紫电雷光在那一刻盖住了这世间的一切光彩,唯独照亮了那少年脸庞。

    他提着剑,望向天际。

    眸中映着那道呼啸而来的电蟒,脑中却回想着一路走来的际遇。

    风雪中死去的老乞儿。

    蛊林里出走的刘笙。

    大渊山上脚踏莲花,身如流虹的沧海流。

    少年似有所悟。

    他目光在那一刻变得坚决起来。

    他咧嘴一笑。

    说道。

    “我不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