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萌芽
    “啊!!!”

    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自那男子的嘴里吼出。

    他看着自己没了手掌的双臂,眸中惊恐与不可置信交织在了一起。

    “你!!”

    “你!!!”他看着徐寒,嘴里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后面的话,却是方才到了嘴边,便有戛然而止。

    昏暗的林间一道血光划过,他颈项处便赫然浮现出了一道血痕。

    然后血浆迸射而出,溅慢了徐寒的衣衫,而男子的身子也在那时豁然倒地。

    本已做好赴死准备的叶红笺怔怔的看着这一切,看着那男子倒地的身躯,看着浑身浴血双目尽赤的徐寒,竟在那时莫名的一阵失神。

    而徐寒呢?

    在斩杀了男子之后,他紧绷的身躯并没有因此而松懈下来。

    他的双眸依然血红,周身的肌肉血管依然高高的隆起,甚至他周身所涤荡紫色妖气随着时间的推移尚还在不断的变得浓郁。

    以徐寒金刚境的修为,当真能够击败紫霄境的修罗使吗?

    这个问题,无论问谁,但凡有些常识之人,能够给出的答案都会是一个不字。

    但徐寒确实做到了。

    这并非因为他的天赋如何了得,也并非他的剑法如何精妙。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这些东西都显得苍白无力。

    想要击败这位修罗使,其实很简单。只要你的力量比他强,剑锋比他的肉身更锋利便可。

    徐寒的手中有天下追逐的凶剑刑天。右臂是一位被上古仙人镇压了四千余年的妖族大圣的臂膀。这二者,徐寒但凡催动,金刚境与紫霄境之间的距离便会瞬息变得微不足道。

    但刑天剑,沧海流并没有交给他任何的催动之法,直到现在,这把剑在徐寒手中也从未表现出任何的奇异之处。

    而那只妖臂,徐寒很清楚,一旦动用,妖臂之内汹涌的妖力瞬息之间便会将他吞噬。

    那样做,与寻死无异,徐寒断不可为。

    但幸运的是,这条妖臂之中存储的不禁有那位妖族大圣遗留的磅礴妖力,还有这些日子以来,徐寒为烟猫而吸收的妖力。

    因为失去了《修罗诀》的后续修炼法门,徐寒并未有动用这些妖力,而是依仗着这条妖族臂膀将之储存其中,本想着等寻到《修罗诀》的后续法门再将之使用。但方才的情况危急,一旦叶红笺被斩杀,他不仅无法去到玲珑阁,甚至连他与烟猫的生命也会受到威胁。

    无奈之下,徐寒只能是动用了那些妖力,将之灌注到自己的四肢百骸,以期能够与那位紫衣修罗使对抗。

    而事实上徐寒确实做到了,近一年的光景所储存下来的妖力何其磅礴,所爆发出的力量将那位修罗使瞬息间便斩落马下。

    可有道是请佛容易送佛难。

    斩杀掉那位修罗使之后,磅礴的妖力便开始在徐寒的体内流窜,就好似他们当初在烟猫体内肆虐一般。

    徐寒想要动用妖臂将之再次吸收回去,但妖力的肆虐让他几乎丧失了对于自己臂膀的那点本就微薄的掌控力。若是强行动用,恐怕得不偿失,将妖臂之内的其余妖力一并释放出来。

    叶红笺也在那时看出了徐寒的古怪,她艰难的站起身子,想要徐寒的情况,但徐寒似乎察觉到了叶红笺的打算,他转头恶狠狠的瞪了叶红笺一眼。叶红笺的身子一震竟是生生被徐寒眸中凌冽的杀机所震,愣在了原地,端是不敢上前,只能是在一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徐寒的状况。

    体内妖力的肆虐让徐寒痛苦不已,他的神智开始变得模糊,脑海中充斥着暴戾之气,他想要撕碎眼前的一切,他苦苦压制这样的念头。这让他的脑仁一阵阵剧烈的疼痛。

    而体内妖力的横冲直撞更是让他苦不堪言,他必须化解掉这些妖力,否则等待着他的结局无非便是被妖力生生的撑死,爆体而亡。

    想到这里,徐寒也顾不得其他,他当下便开始以自己越来越模糊的意志催动着自己的身躯开始施展那一套《修罗诀》中所传授的拳脚。

    只是这法门乃是《修罗诀》的前篇,到了徐寒这般境界,这法门所能带来的效果已经变得微乎其微,加之他体内的妖力是累积了一年之久,何其磅礴,哪是这套拳脚便可散去的。

    百来息的光景过去。

    徐寒眸中的血光更甚,周身隆起的肌肉开始浮现出阵阵诡异的殷红色,他皮层之下的血光开始爆裂,这是他的身躯崩坏的前兆。

    徐寒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知道这样下去,只是稍稍拖延他爆体而亡的时间而已,对于他现在的处境并不能起到任何的改变。

    此刻他的境况与烟猫当初被这些妖力肆虐的状况其实并无一二。

    烟猫的体质不同,只会被这些妖力折磨,却远不至于被撑爆身体而亡,但徐寒不同,这些妖力本就非他所有,因此,他的状况比起烟猫要麻烦许多,也要严重许多。

    徐寒挥舞着拳脚,但脑中却不断的思索着如何才能解决此刻的困境。

    要么将这妖力发泄出去,要么便将之吸收。

    可是这些妖力如此狂暴,徐寒又不会什么内力外放的法门,就是会也得到了通幽境之后方才能够施展,因此这条路对于徐寒来说是一条死路。

    那么剩下的一条,便只有将之吸收。

    可是以他掌握的《修罗诀》法门来看,想要以肉身吸收掉这些妖力,同样是痴人说梦。

    就在事情似乎陷入了死境之时,徐寒忽的想到了某些东西。

    他的丹田之中,有一颗种子,号为大衍剑种。

    那是沧海流留在他体内的东西。

    《大衍剑诀》所诉,剑种种下,以剑意、内力、真元滋养,至盈,则剑种生根,根生芽,芽生枝,枝生叶,叶成花。

    大衍剑种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一个容器,修行者不断的朝着这个容器中灌注他所需要的养料,那么便可促进大衍剑种的生长,直到他花开七瓣,以剑种衍出大道。

    而无论是内力、真元或是剑意,都是力量的一种。

    妖力虽然与其有着一些区别,但本质也是力量。

    徐寒不知道将妖力注入剑种之后究竟会发生什么,但是如今他已然穷途末路,与其坐着等死,倒不如放手一搏。

    徐寒从来都不是拖泥带水之人,既然下定了决心,他便不再犹豫。

    当下,他便收起了拳脚,在原地盘膝坐下。

    “呼!”

    他深吸一口气,周身的妖力便在那时被他所调集。

    “去!”

    伴随着一声暴喝,他体内暴动的妖力都在那时在他的牵引之下,涌向他的丹田。

    徐寒体内的经脉早年便被毁坏,妖力们没有了经脉作为牵引的通道,便在徐寒的体内胡乱的冲撞,虽然最后确实都涌到了徐寒的丹田,但这个过程中却是让徐寒体内的五脏六腑在那妖力的冲撞下受损严重,,以至于他的嘴角溢出了一丝丝鲜血。

    但徐寒对此却是犹若未觉。

    他的面色阴沉而冷峻,伴随着心中念头一动,那颗隐藏在他丹田深处的剑种便缓缓浮现。

    所谓的剑种看上去更像是一颗晶莹剔透的露珠,他在徐寒的牵引下漂浮在徐寒的丹田之中,好似沧海遗珠。

    徐寒的眉头在那时一皱,那些涌入丹田的紫色妖力便在那时犹如恶狼一般蜂拥的涌向那颗剑种。

    轰!

    一道轰响在徐寒的脑海中荡开。

    剑种随着妖力的涌入而开始疯狂的颤抖,好似随时都有可能碎裂开来一般。

    剧烈的疼痛感也在那时自丹田处升起,徐寒感觉自己的身子好似要被撕裂了一般,他嘴角涌出的鲜血越来越多,到了最后已然是到了喷射而出的地步。

    一旁的叶红笺以及渐渐恢复过来的烟猫在那时都想要上前,但徐寒却是伸出手阻止了上前的他们。

    他无法确定自己现在的情况,更不想因此而伤到他们。

    剑种的颤抖愈发剧烈,而巨大的疼痛感更是让徐寒几近昏迷。

    他几乎是强靠着自己的意志生生的支撑着自己。

    这样痛苦不断的持续,不断蔓延,几次让徐寒到了昏厥的边缘,但他又不断的告诫自己,一旦昏死过去,或许他便没有再醒来的可能。

    他不想死。

    他要活下去。

    这样的执念支撑着徐寒。

    时间似乎也变得慢了下来。

    每一分每一秒,对于徐寒来说都是煎熬。

    他周身已经被自己皮肤下涌出的鲜血而染得殷红,鲜血溢出,结痂,再溢出,再结痂。这样的过程重复了不知道多少次,这番景象,端是让一旁的叶红笺看得触目惊心,到了最后几乎不忍心看下去,将脑袋转到一边。

    天际已经泛出了鱼白,一夜的光景就这么过去。

    徐寒犹如老僧一般枯坐在原地,他身下是泪泪的鲜血,好似已经将自己体内的鲜血流尽。

    但也就在那时,枯坐了一夜纹丝未动的徐寒,忽的身子一震。

    他体内的妖力终于完全涌入了那颗剑种之中,磅礴的妖力将那颗晶莹的剑冢染成了诡异的紫色。

    而一道道细小的犹如丝线一般的事物也就在那时自那剑种之中缓缓的伸出。

    像是春雨之后舒张的柳枝,又像是野火烧尽后在灰烬中长出的嫩芽。

    渺小、脆弱。

    又张扬、肆意。

    那是剑种的根。

    是的。

    徐寒的剑种生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