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逆战
    轰!

    紫衣男子那足以开山断石的一拳狠狠的砸在了徐寒绑着白布的右臂上。

    巨大的轰响爆开。

    周遭枯树摇曳,夜鸟惊飞。

    咔嚓。

    然后又是一声轻响。

    徐寒的身子在那时倒飞了出去,摔在了数丈远地方方才停下。

    而紫衣男子的脸色却也在那时变得极为难看。

    他有些木楞收回了自己的手,低头看向自己握拳的左臂,那拳头之上血肉模糊,隐隐可见皮下白骨。

    那手臂有古怪。

    他豁然醒悟了过来,以他的拳力,以徐寒不过金刚境的修为,他这一拳足以让对方筋骨错乱,失去所有战力。

    可是...

    他仰头看向徐寒摔倒之处,那里那个少年正撑着剑,从地上站起身子。

    神情虽然狼狈,但眸中浓烈的战意显然不像受了什么重伤的模样。

    反倒是他自己,被自己一拳的巨大反冲力所伤,以至于此刻体内的气息有些紊乱。

    徐寒显然没有让男子继续思考下去的想法,他在站起身子之后,发出一声暴喝,然后提着剑再次朝着男子奔袭而来。

    徐寒很明白这注定是一场艰难的战斗。

    即使他以他的右臂伤到了男子,可依然未有动起筋骨,对于局势并未有产生任何实质性的改变。

    他将自己体内的力量催动到了极致,十余丈的距离转瞬便被拉近。

    他以左手握剑,剑锋凌冽,一如毒蛇一般刺来。

    有了之前的教训,男子不敢托大,当下心头一沉,周身气息涌动,而后身子一侧,极为轻巧的避开了徐寒这一剑。

    他毕竟是紫霄境,修为高出徐寒一筹。

    须知金刚境与紫霄境之间虽然只相隔一重境界,但这一重境界虽然说不得如隔天堑,但无论力量还是速度上,二者都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徐寒这看似来势汹汹的一剑,落在男子眼中却是犹如孩童一般,轻飘飘,慢悠悠的可笑。

    男子大抵也摸清楚了徐寒的虚实,他那右臂虽然古怪万分,但修为却是实打实的金刚境,只要他能避开右臂,那么想要拿下徐寒也不过多费力气而已。

    这样想着,自信的笑意又再次浮上了男子的眉梢。

    他的右手猛地伸出,便要爪向徐寒的景象,想要以此将之制住。

    可那时,一道凄厉的长嘶传来,徐寒肩上那只烟猫便猛地张开了自己的嘴,双眸猩红的伸出了自己的獠牙,就要咬向男子伸来的手臂。

    男子心头一惊,这烟猫的古怪他可是有所见识,加之之前徐寒右臂的奇异,他端是不敢轻视,伸出的手臂猛地顿住。

    而这一切却是恰恰皆在徐寒的算计之中。

    他的身子在那时一顿,刺出的剑锋一收,右臂猛地握拳轰出,直直的砸向男子的面门。

    措不及防的男子想要伸手回挡,虽然他的反应极为迅速,但徐寒右臂上的威能却是远远的超出了他的想象,二者相撞的那一瞬间,男子的身子便如受重创一般倒飞了出去。

    直直的撞断了数棵大树,方才停下。

    “呼!”

    “呼!”

    一击得胜的徐寒,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他的脸上并没有因此而生出半分的窃喜之色,反而是神色愈发的凝重。

    同为肉身修士,他很明白肉身修士的优势。

    力大无穷,气息绵长,耐力惊人,当然最重要是,无比强大的生命力。

    若是这般简单便能将一位紫霄境的修罗使击杀,那这森罗殿端是无可能在这大周天下执掌烟道这么多年。

    而方才他的那番举动已然是将他所有的底牌用尽。

    执剑佯攻,烟猫威慑,再以右臂收尾,做最后一击。

    这一切,环环相扣,徐寒已经做到了无可挑剔的地步,可是能对那位紫衣男子造成的伤害却是远远不足以对局势有所改观。

    “很不错。”徐寒沉眸思索着这些的时候,男子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他从枯枝败叶中爬起了自己的身子,身上的紫色衣衫依然破败不堪。

    他却也并不在意,只是随意一扯,便将那衣衫撕开,露出了其下如野兽一般强壮的身躯。

    “看样子你身上的秘密比我想象的还要多。”他饶有兴趣的再次打量了一番徐寒,嘴里这般说道。语气之中听不出丝毫的恼怒,但却莫名的让徐寒感到一股彻骨的凉意。

    “没关系,我有的是办法让你一件件的给我吐出来。”紫衣男子这般说完,他的身子豁然动了起来。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出手。

    他的速度极快,快到徐寒几乎难以捕捉到他的踪迹。

    “不好!”徐寒在心底暗暗惊诧道,手中的长剑猛地提起横于胸前,想要抵御随时可能到来的进攻。

    “后面。”但那时,身后却响起了男子阴测测的声线。

    徐寒心头一惊,赶忙转过身子,便见男子左手握拳,直直的朝着他的面门轰来。

    措不及防的徐寒根本没有太多思索的时间,他下意识的在那时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想要抵挡住男子这凶猛的一击。

    “骗你的。”男子见状,嘴角勾勒出一抹嘲弄的笑意,他伸出的左拳豁然停下,身子一侧,右手便猛地挥出,直直的轰响徐寒的腹部。

    哼。

    徐寒的嘴里在那时发出一声闷哼,痛苦之色漫上眉梢,而后身子便在男子那一拳的巨力之下,狠狠飞出,在那林间一阵翻滚,端是许久之后方才停下。

    而他肩上的烟猫也被这力道所震,跌落在了一旁,神情黯淡,气息萎靡不振。

    “这只烟猫似乎带着妖族血脉,或许圈养起来,能为我提供源源不断的妖力,可使我再进一步,破了紫霄境入那龙象境也是不无可能。”男子走到了烟猫跟前,将气息萎靡的烟猫把玩于手中,这般感叹道,随即他又看向栽倒在地的徐寒,玩味的说道:“这么说起来,你还算得上是我的一枚福星啊?”

    本以为刺杀司空白的徒儿会是一趟苦差事可谁知这福祸相依,竟然让他遇到了徐寒,且不说那有关于沧海流的秘密,就是眼前这只古怪的烟猫,便已是让男子收获颇丰。

    这样想着,男子嘴角的笑意更深,眸中也渐渐浮出了一抹狂热之色。

    他提着气息萎靡烟猫缓缓走到了一旁瘫坐在地的叶红笺的跟前。

    只要杀了她,再将徐寒与烟猫带回他所在之地,今日的任务便已然完成,而后面等待着他的将是无比丰富的财富。

    而叶红笺面对越走越近的男子,眸中闪过一抹惊慌之色,她挣扎想要站起身子抵御,但男子方才的一按依然让她失去了所有气力,如今的她不过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罢了。

    这样想着,几次挣扎无果的叶红笺,终于是接受了这样事实,她却是心有不甘,可有无可奈何。

    美艳的叶红笺眼角含泪,这样的景象端是称得上凄美二字。

    只是身为修罗,男子的心智极为坚定,却是不会因为区区美色而误了大事,反倒是摧毁这样美好的事物,让他的心中竟生出了那么一抹扭曲的快感。

    终于,他的手在那时伸出,就要按向叶红笺的头颅,他很清楚以他的力道,这一掌便足以将叶红笺的头颅拍得粉碎。

    而就在眼看着这一掌就要按下的瞬间。

    “尔敢!”

    他的身后却忽的响起了一声暴喝。

    然后凌冽的剑锋带着阵阵破空之音从背后袭来。

    男子心头一惊,徐寒虽然透着古怪,他修为却是金刚境无疑,方才吃了自己结结实实的一拳,此刻应当是周身筋骨碎裂错位,端是不会再有半分战力,为何他还能提起力道前来搏杀?

    男子想不明白,却也不敢大意。

    他不得不收回了就要按到叶红笺头顶上的手,猛地转过了身子。

    却见那徐寒已然杀到了跟前,那少年的双目尽赤,周身皮层之上一条条犹如毒蛇一般的血光高高隆起,好似随时都有可能撑破他的皮层,爆裂开来一般。

    而不知是否是他的错觉,男子隐隐间似乎还看到,徐寒周身似乎散发着一股股的淡淡的紫气,那分明就是妖气!

    这时,徐寒已然杀到了男子跟前。

    他手中之剑,以力劈华山之势,朝着男子斩来。

    这时男子想要躲避已是有些为时已晚,但他却并没有因此乱了阵脚。

    只见他**的上身之上,双臂的肌肉如同气囊一般鼓起,呈斜十字状放于头顶。

    紫霄境的修士,肉身已然强大到了极为可怖的地步,想要破开他的肉身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因此,男子方才敢以肉身来硬接下徐寒这悍然的一击。

    只是,他似乎算错了些什么东西。

    砰!

    伴随着一声闷响。

    徐寒的剑斩在了他的双臂之上。

    男子的眉头一皱,他的双臂之上瞬息浮现出了一抹重重的血痕。但好在,他还是接下来这一斩。

    他来不及去细想为何本应该失去战力的徐寒会突然再次出手哦,且力量的提升比之方才好似判若两人。他心底有了那么一些惶恐,端是不再如之前那般云淡风轻。

    他甚至冒出了将徐寒斩杀以绝后患这般的念头。

    “给我破!”但这样的念头方才升起,双目尽赤的徐寒却在那时发出一阵犹如野兽一般的低吼。那时他周身涤荡的紫色妖气又浓郁几分。

    然后,男子的双眸一凝,一道血光乍现。

    他的双臂就在那时,在徐寒的剑下犹如败革一般被生生切落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