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何以破局,唯有死斗
    “逃?”本以为徐寒会说出什么锦囊妙计的叶红笺一愣,一张绝美的脸上在那时写满了错愕。

    “那他们呢?”叶红笺皱了皱眉头指着那些尚还在睡梦中未有半分察觉的童铁心等人,虽然她打心眼里并不喜欢他们,可毕竟是同门,就这样将他们送入虎口,且这场劫祸归根结底还是她所引起的,这让叶红笺心底多少有些不忍。

    “死不了。”徐寒却是毫不在意的说道,这时他们已经走出了马车,躲在了马车身后,徐寒这般说完,弯腰了下,捡起一枚地上的石子,然后朝着童铁心所在之处狠狠的一扔。

    然后便是童铁心的一声痛呼响起。

    被石子在脑袋上砸出一道血痕的童铁心坐起身子,他还来不及去细想究竟是谁做了这样下作的事情,便被眼前的景象吓得一愣。

    “有敌人!快起来!”他发出一声暴喝,赶忙站起了身子,朝着周围大吼道。

    诸人在那时纷纷起身,而那些烟衣来者也在那时不再迟疑,纷纷爆出一道道喊杀声,便直直的朝着童铁心等人所在的方向杀了过来。

    只是数息的光景,双方便是短兵相接,金戈之声在那一刻爆开。

    “好了,走吧。”做完这一切的徐寒拍了拍手,再次拉起叶红笺的手就要朝着身后的走去。

    但这一次,叶红笺却挣脱了徐寒的拉扯。

    “你就这样放任他们去死?”

    疑惑的徐寒转过了头,看向叶红笺,还不待他问出嘴里那句为什么,叶红笺的喝骂便劈头盖脸的甩在了徐寒的身上。

    “此事由我而起,你要走就快走,我叶红笺做不出这种贪生怕死的事情来!”

    叶红笺满腔愤怒的说道,然后便要转身提剑杀入战场。

    没有想到叶红笺会有这般激烈反应的徐寒先是一愣,他却是没有想到平时心机深重的叶红笺倒是还有这般热血的一面。可在回过神来之后,徐寒还是赶忙伸出了手将叶红笺拉住。

    “我说了他们死不了,你若是想要害死他们那便出去吧!”徐寒有些不耐烦的言道,显然对于叶红笺的态度已经有些不悦。

    “什么意思?”叶红笺听出了徐寒此言似乎有所依仗,微微一愣,便暂时停下了手中的挣扎,转头看向徐寒。

    “你看。”徐寒将叶红笺的身子压低,透过马车下面的缝隙,看向正战成一团的烟衣人与童铁心一干人。

    叶红笺虽然心存疑惑,但还是寻着徐寒所指的方向望去。却是只见童铁心等人被那些烟衣人一阵围杀,险象环生。

    “......”约莫数息光景之后叶红笺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脸色还是凝重无比。她着实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反而是童铁心等人在那些数十倍于他们的烟衣人的围杀下,渐渐露出疲态,端是让叶红笺无法在坐视下去。

    似乎是看了叶红笺的疑惑,徐寒赶忙又指了指那些烟衣人,准确的说他指的是那些烟衣人手中所持的刀剑。言道:“你仔细看一看他们使用的是何种武器?那刀刀身狭长,前带血钩背生倒刺,乃是大夏朝军队制式的大夏刀。你再观那剑,剑长两尺七寸,虽与寻常剑并无差异,但剑身两侧却有两道血槽,分明是大夏朝常用的匕剑。这二种武器皆是大夏朝专有,大周之中几乎无人使用。”

    听了徐寒之言叶红笺也确实发现了这些问题,但她还是不解,这与童铁心等人的死活有何关系。

    “森罗殿的规矩,若是乔装便只杀名目上的人,若是以修罗面目示人,便得灭口。”徐寒双眸一沉,冷声说道。

    “你是说?”骇然之色终于是在那时爬上了叶红笺的眉梢,“你是说他们想要嫁祸给大夏朝?”

    “恐怕是这样的。”徐寒皱着眉头点了点头,“若是现在我们走了,他们寻不到你必然会来追杀,而童铁心等人他们却会放过,毕竟想要嫁祸终归得有人开口作证。所以,你不想害他们最好的办法便是逃!”

    徐寒这般说着,但目光却越过了正在厮杀的众人望向他们身后,那里有一位紫衣男子正傲首而立,虽看不清容貌,但那双眸子中却闪着骇人的寒光。那是成百上千条人命才能堆积出来的东西。

    紫衣修罗使。

    肉身修为紫霄境的大能才能胜任的职位,其战力足以比肩通幽境的修士,派出这样的阵容前来诛杀叶红笺,也怪不得他们敢在这玲珑阁的山脚下动手。

    而那位紫衣修罗使本在注视着场上的厮杀,却忽的在那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缓缓转过了头,那爽犹如寒着风雪的眸子竟然就这样穿过了厮杀的众人,望向徐寒与叶红笺的藏身之处。

    徐寒心头一惊,当下是亡魂大冒,再也顾不得其他,拉起叶红笺的衣衫,大喝道:“跑!”

    随即便与她一道朝着身后稀疏的树林间遁去。

    ......

    “追,人不在这里了。”就在徐寒拉着叶红笺遁入林间的同一时间,那紫衣男子便有所感应,他朝着周围的数人言道。

    左右之人闻言便要招呼尚还在交战中的手下离去,但那时,那紫衣男子却递来了一道冰冷的眼神。左右之人当下便是一愣,既是心头惶恐,同时也是不知端是哪里做错了事情,惹来紫衣男子的恼怒。

    “你们三人随我去追,你们留在这里压阵,半个时辰后退回据点,记住,这些玲珑阁的人,一个都不能死。”紫衣男子却显然没有与这些手下解惑的意思,他轻声言道,语速缓慢,好似空谷滴水,虽不声不响,却足以穿石。

    左右之人自然不敢忤逆,纷纷拱手称是。这紫衣男子见状,方才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身子一跃便猛的朝着徐寒二人遁去的方向俯身追去,而被他钦点的三人也赶忙在那时跟上,唯恐怠慢毫分,便惹来男子雷霆之怒。

    ......

    徐寒拉着叶红笺在那树枝枯败的林间足足跑了半个时辰。

    背后的追兵如同跗骨之蛆一般,如影随形。

    他们似乎并不着急,只是跟着徐寒与叶红笺,刻意与他们保持着距离。

    徐寒试着加快速度,或者减慢速度,而对方却始终保持着与之相同的速度跟在身后。

    徐寒很快便醒悟过来,他们是想要将他与叶红笺赶到离童铁心足够远的地方再杀人灭口,这是森罗殿惯用的伎俩。

    但即使是明白这个道理,徐寒也想不到破解之法,逃回去?大不了拉着童铁心等人一同被灭口?不逃,紫衣修罗使的实力徐寒再清楚不够,金刚境对紫霄境,说是螳臂当车、以卵击石也不为过。

    死局。

    似乎又是一个死局。

    这样的死局徐寒遇到过很多,但他都活了下来,他知道,越到这个时候,便越要冷静。自乱阵脚在这时起不到任何作用。因此,他一边拉着叶红笺不断的朝着林子深处逃跑,脑海中却是不断的回想着当如何破开这个局。

    又是半刻钟的光景下来。

    在前奔跑的徐寒忽的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他停得极为突兀,甚至没有半分的预兆。

    而身后的追兵们也在那时一愣,有些迟疑的看向身边的紫衣男子,似乎在询问他此时当如何处置。

    只是徐寒却并没有给他们太多思考的时间。

    就在他停下脚步的那一瞬间,他松开了拉着叶红笺的手,然后只听哐当一声脆响,背后的长剑出鞘。

    “死!”他一声暴喝,脚踏地面,身如流星,便是直直的朝着那几人所站的位置杀了过来。

    诸人一愣,端是没有想到徐寒竟是如此果决,竟然就这样选择了出手。

    而他的目标赫然便是随着紫衣男子一起追来的那三人之一。

    只见他剑如毒蛇,直直刺来。那位被刺之人下意识的提刀想要抵挡。

    铛!

    一声脆响荡开,徐寒的剑不偏不倚的击打在了那人的刀身之上。

    那人面色一喜,本以为徐寒来势汹汹这一击断不可挡,却不想是雷声大雨点小,端是让他有些意外。

    只是这样的喜色并没有持续多久。

    破!

    只听徐寒的嘴里再起一身暴喝,他周身的衣衫猛地隆起,其下的肌肉犹如膨胀的气囊一般鼓起,剑尖之上传来的力道瞬息大了数倍。

    那人的瞳孔陡然放大,骇然之色爬上眉梢,却又在下一刻戛然而止。

    他的身子一震,便在那时犹如败革一般倒飞出去,直到落在数丈远处方才停下,当下便是脖子一歪,死的不能再死。

    紫衣男子这才回过神来,他双眸一寒,看向徐寒的目光顿时变得异样了起来。

    肉身武者。

    整个大周朝除了他们森罗殿,修行肉身的门派少之又少,而这个少年看模样才不过十七八岁,却是生生的将一位青衣大修罗瞬息斩杀,能在这个年纪培养出这样的外功修士,大周朝内,男子着实想不到哪个门派能有这般的实力。

    只是他想着这些的时间,徐寒却没有停下的意思。

    他在击飞了那位男子之后,剑锋一荡,便又朝着身侧的另一位青衣大修罗杀去。

    剩余的二位青衣大修罗见徐寒如此凶悍,端是不敢托大,纷纷在那时使出了浑身解数,与徐寒缠斗在了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