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徐寒的锦囊妙计
    (明日有些私事,两更就提前送上了,顺便和大家说些话。本书还有一个多星期就要过完新书期了,感谢大家的支持,接下来的长安会更加努力的,欢迎大家多提意见,有什么指正,只要不涉及人身攻击,我都会虚心接受。书友群号346162676,有萌妹,有基佬,欢迎大家加入,谈天说地,时不时还可以一起玩玩游戏,最后请大家务必继续支持,拜谢大家了。)

    接下来的五日徐寒过得风平浪静,有了之前的教训,孟书阁有所忌惮,倒是没有再来找徐寒的麻烦。

    而童铁心虽然有心让徐寒难堪,但也似乎顾忌叶红笺在身边不好做得太过明显,几次尝试无果之后,只能是作罢。

    他想着来日方长,毕竟玲珑阁的规矩众多,徐寒想要靠着叶红笺的关系待在玲珑阁能否成功尚且不说,而一旦到了玲珑阁便是他童铁心的天下,想要收拾一个徐寒却是绰绰有余。也真因为如此,他方才收起了心思。

    玲珑阁说是阁楼,其实是一座由三座巨大山峰组成的山门,位于梁州、冀州、青州三州的交接处,距离长安足足一千余里。

    一行人驾车行了七日光景,按照之前的计划大抵还有三日左右便可以抵达玲珑阁。

    而这也意味着他们离长安越来越远,那么若是祝贤想要动手,必定就会挑在这个时间附近。

    徐寒很清楚这一点,所以这几日守夜时他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也通过叶红笺向童铁心传递了多加小心的消息。只是那位玲珑阁的高徒对此却是不屑一顾。

    他们行走江湖的日子尚且,背后又有玲珑阁这座大山依靠着,就是偶尔遇上贼人,扯出玲珑阁的大旗也无几人真敢为难。因此想要让他们明白此次行程的危险性,那是难上加难。

    几次叮嘱无果之后,徐寒只能是让叶红笺小心一些,便也就没有再尝试此事。

    说到底这些人的死活与他并无关系,他只要将叶红笺活着待到玲珑阁便可。

    抱着这样的想法,又是两日的光景过去,诸人夜晚安营扎寨时,离玲珑阁已经不到一百五十里的距离,几乎是到了玲珑阁的势力范围,但预想之中的伏杀却是依然没有到来。

    “红笺师妹,我都说过了,有我在,那些贼人断不敢动手,若是快些明日我们便可到达玲珑阁,料想那些贼人此刻愈发不敢动手。”吃过晚饭,童铁心便凑到了叶红笺的跟前,拍着胸脯说道。

    以他的性子,自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与叶红笺搭话的机会。

    “嗯。”叶红笺有些心不在焉的敷衍着童铁心,目光却是越过了身前众人看向独自坐在一侧的徐寒。此刻这个少年低着脑袋眉头皱起,显然也有着与她同样的困惑。

    长夜司为什么没有动手?

    难道真的是他们算错了吗?

    叶红笺很是苦恼,倒并非因为之前自己多次出言提醒,如今却无敌袭,因而挂不住面子之类的原因。

    若是长夜司真的不动手,叶红笺倒是很乐意接受杯弓蛇影或是惊弓之鸟这样的称号,只是,这件事本身便是一件很没有道理的事情,祝贤若是肯放过她,长安城中又哪来那么多不知由头的灭门惨案?

    因此,越是到了这个时候,叶红笺的心底越是不安。

    又是半个时辰的光景过去,诸人闲聊了一会,便收拾起各自的东西,准备睡下。明日便可回到玲珑阁,出来了一个月的光景,马上就能回到师门的诸人都显得格外兴奋。

    叶红笺也在那时站起了身子,她深深的看了一眼呆坐在火堆旁的徐寒,脸色阴沉的回到了车厢内。

    这也是童铁心的安排,男子们都睡在车外,两个车厢,一个被单独分配给了叶红笺,而另一个则被分配给了同行的另外两位女子。叶红笺毕竟是司空白的徒弟,地位崇高,无论是从何种角度考虑,诸人都不敢怠慢了她。

    ......

    或许是心头的不安作祟,叶红笺在车厢内翻来覆去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堪堪入睡。

    只是她睡得极浅,一旦有何异动,便可在第一时间做好准备。

    譬如现在。

    本已昏昏入睡的叶红笺忽的听到了马车外传来一阵轻响,随即便感到车厢前的帘布被拉开,有什么人在那时闯了进来。

    她的心头一惊,睡意便去了大半,但她却也未有选择在第一时间便动手,而是依然闭着眼睛,但一只手却是缓缓朝着一边移了移,直到摸到了那把她随身携带的长剑的剑柄,方才停下。

    这时那闯入之人已经来到了她的跟前,似乎就要扑来,叶红笺在那时深吸一口,握住剑柄的手猛地一提,身子便要在那时站起。

    “哐当!”

    “别动!”

    长剑的出鞘声,与来者的轻呼几乎在同一时间响了起来。

    叶红笺自觉自己的身子一重,方才站起的身子转瞬又被按了下去,那来者竟然就这样用自己的身体将她压在了身下。

    这样的处境端是让她又羞又怒,可奈何自己提剑的手,以及想要呼救的嘴都被那来者的两只手给死死摁住,他的力道极大,叶红笺几次挣扎都以无果告终。最后只能是死死的盯着那来者,眼中好似能喷出火来。

    “是我。”待到感觉到叶红笺放弃了挣扎,那人方才凑到叶红笺的耳畔小声的说道。

    叶红笺一愣,听出了那声音有些熟悉,这才定睛看去,发现那压在自己身上之人竟是徐寒!

    待到确定叶红笺已经认出了自己,徐寒这才收回了自己捂在叶红笺脸上的手,但哪知这手方才松开,叶红笺便趁机一把推开了徐寒,一把明晃晃的长剑出鞘,就要朝着徐寒的面门刺来。

    无论她叶红笺心思再如何深沉,但毕竟还是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在这夜里忽然被徐寒压在身下,自是心头恼怒得很,她也没心思再去细想徐寒为何如此,只想着怎么发泄自己的一腔愤恨。

    不过徐寒却是早有防备,那只缠着白布的手猛地伸出便将叶红笺刺来那一剑牢牢握住。

    “别闹,你看看车外!”徐寒确实没与她纠缠的心思,他在那时轻声喝到。

    叶红笺一愣,再观徐寒脸上正经的神色,心头便知恐怕出了祸端,也顾不得追究徐寒的孟浪,当下便低头透过车窗望去。

    这一看,叶红笺的身子便是一震。

    他们所选的扎营之地乃是一处平地,视野也颇为开阔。周围虽有些草木,但并不密集,加之时值深秋,树上的枝叶早已掉落,并不会起到任何的遮挡作用。

    而叶红笺也就就此看清了不远处隐隐有人影闪动,且正在不断的朝着这里逼近,而童铁心等人却是早早的陷入了梦乡,根本未有察觉到这般的异状。

    “是森罗殿的人?”叶红笺转头看向徐寒,脸色既震惊又凝重。她确实未有料到,森罗殿的人竟然会选在这玲珑阁的山脚下动手,胆子未免也太大了一些。

    “嗯。”徐寒点了点头,脸上的神色同样凝重。

    “怎么办?快些叫醒他们,做好准备!”叶红笺有些焦急的说道。

    “不可。”徐寒却是摇了摇头,拒绝了叶红笺的提议。“森罗家既然选在这个地方动手,说明他们已经完全摸清了我们的实力,他们出手定然便有十足的把握,若是正面对抗,我们毫无胜算!“

    “那你的意思是?”叶红笺皱了皱眉头,她眼睛的余光已经瞥见那些烟影来到了距离他们营地不住十丈远的地方,眼看着便要发动进攻了。

    徐寒沉着眸子看了看那些如野兽一般躬身靠近的烟衣人们,眸子中光芒闪动。

    身为修罗出身的他,自然一看便看出了这些来者便是森罗殿的修罗无疑,比起一般的杀手,修罗的手段更加残忍,配合与纪律也更加的严明,若是没有绝对的实力,很难在这些修罗的手下逃出生天。他细细的数了数,杀来的修罗大抵有近百之数,恐怕其中还有不少的大修罗,甚至可能还有紫衣修罗使压阵,端是不可正面对抗。

    就在徐寒想着这些时候,烟衣人们又靠近了几分。

    一把把明晃晃的刀剑在那时被他们抽出,凌冽的寒光透过夜色,直照得人心底发虚。

    叶红笺自然是注意到了这样的情况,她眸中的焦虑更甚,正要催促徐寒。

    但也就在那时,徐寒见着了那些刀剑,他眸中闪过了一道神光,猛地在那时站起了身子,侧目看向身侧的叶红笺。

    “想到办法了?”叶红笺见他这般模样,顿时脸色一喜。

    “嗯。”徐寒重重的点了点头,将一旁的玄儿放在肩上,然后伸手想也不想的拉起了叶红笺的手便要朝着车厢外走去。

    “你要做什么?”被一个异性拉住了手的叶红笺本能的心头一慌,但她也意识到此刻乃是非常时期不是拘于小节的时候,因此压下了自己心底那丝异样,但嘴里却还是忍不住追问道。

    “逃。”徐寒却是头也不回的吐出了这样一个字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