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有道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次日清晨,算上昨天白日的一天颠簸,徐寒已有整整两天两夜未有休息了。

    他毕竟还是凡胎,两日的不眠不休让此刻的徐寒脸色有些苍白。

    在吃过了罗印好心送来的早饭之后,徐寒走到了马车前,准备随着众人再次上路。

    而正在打理马匹的孟书阁与童铁心看着面色苍白的徐寒,二人在那时对视一眼,脸上都浮出些许得意的笑容。

    “孟师兄昨日辛苦了,今日便让师弟来代劳驾车吧。”一旁的罗印看着满脸笑意的孟书阁,知他恐怕今日还要故技重施,他终归于心不忍,当下便迈出一步,走到了孟书阁的身侧,笑眯眯的说道,而手也在那时伸向套着马匹的缰绳,想要将之从罗印手中拿过。

    “嗯?”孟书阁却是在那时极为警觉的伸出了手,将罗印挡在一侧。他眯着眼睛说道:“身为师兄自然是得帮助各位师弟,不然怎么当得起师兄二字呢?”

    言罢他又转头看向脸色有些发白的徐寒,眯着眼睛问道:“你说对吧,徐兄弟?”

    见孟书阁如此咄咄逼人,那生得壮硕的胡大亮已然有了几分动怒,他猛地踏出一步,就要说些什么,却被罗印给拦了下来。

    孟书阁比他们入门都要早上几年,修为也高出不少,若是真的斗起来二人恐怕都讨不到好处,更何况孟书阁的身后还有那位童铁心撑腰,端是没有必要这般自讨没趣。

    几人这边隐隐有些火药味的气氛自然是被一旁的童铁心以及包括叶红笺在内的三位女弟子所察觉,他们纷纷在那时转头看向这边,眼中都有些疑惑之色。

    “怎么了?”童铁心皱着眉头问道,他这几日的心思都在叶红笺的身上,自然是不明白为何自己的三个师弟之间会产生矛盾。

    “没什么,没什么。”罗印陪笑道,随后赶忙拖着一脸不忿的胡大亮走入了马车中。

    二人的妥协让孟书阁脸上的得色更甚,他瘪了瘪嘴,不屑的看了二人一眼,随即转头看向徐寒,冷声言道:“请吧,徐公子。”

    语气中的威胁之意,已是毫不遮掩。

    可徐寒闻言,脸上的神情并没有因为孟书阁话里的威胁而产生半分的变化。

    他向前迈出数步,却在走到孟书阁跟前之时,一个转身,绕过了孟书阁的马车,走到了童铁心的身前。

    “徐兄弟?”童铁心一愣,端是不知徐寒此举何意。

    “红笺。”但徐寒却是看也不曾看他一眼,反是仰头朝着马车的车厢轻声唤道,声线轻柔无比,称呼也是极为亲昵。

    “嗯?”车厢内的叶红笺闻言探出了脑袋,看向一脸温柔的徐寒,她心头一跳,知是徐寒恐怕又要做些事情反击童铁心等人。她倒是乐于配合,在那时瞪大了自己的眼珠子,一眨一眨的看着徐寒。

    “昨日睡得可好?”徐寒问道。

    “嗯,还不错。”叶红笺如实相告。

    “可这山路颠簸,我每晚都要守夜,我这身子本就弱,几日下来,恐怕有些吃不消。”徐寒一脸委屈的说道。

    这般模样落在童铁心的眼中,顿时让他暗暗冷笑。

    这徐寒到底是不过如此,竟然软弱到向一个女子诉苦,恐怕这次之后,他在叶红笺心中的形象便又要下降几分。

    这样想着,童铁心的脸上忍不住勾勒出一抹笑意,他便要在那时开口,说些体谅徐寒之言,然后包下这守夜的工作,以他三元境的修为,几日不眠不休对他来说也算不得什么大事。而他与徐寒这一强一弱的对比出现,相信叶红笺必然会看得清楚,谁才是她真正的如意郎君。

    “只是童大哥教给我的事情,我还是得做好,毕竟关系到大家的安全,所以我想让红笺用小时候的办法帮我入睡。”只是童铁心还未有来得及打好腹稿,徐寒的声音便再一次响起。

    童铁心的心头一阵咯噔,莫名有些不安,他下意识的便追问道:“小时候的办法?”

    而叶红笺也是一愣,她与徐寒相识还不到半个月,什么小时候的办法她哪里可能知道?端是徐寒胡编乱诌的东西,但叶红笺却也在这时来了兴趣,她倒要看看徐寒究竟又要使些什么诡计整治童铁心等人,所以她也就顺水推舟默不作声的看着徐寒。

    “哦,说来惭愧。”徐寒听了童铁心的发问,当下便转头看向童铁心,脸色神色恭敬又谦卑。

    “童大哥向来也知道我的父亲与叶侯爷是故交,我与红笺自幼相识,可谓青梅竹马、情投意合。那时我俩便私定终身,约定此生我非她不娶,她非我不嫁。”徐寒一脸幸福的缓缓言道。

    叶红笺却是不知这徐寒竟然如此口若悬河,她到底是一个女儿家,被徐寒这般随意杜撰男女之事,端是有些不忿,脸色也因为自己心底的怒意而有些发红,却又不敢发作,只能是低着头,咬着自己的牙龈,暗暗想着寻到了机会定要好好收拾一下这个口无遮拦的登徒子。

    而叶红笺这般低头脸红的模样落在他人的眼中却是被理解为了身为少女 情窦初开时的娇羞。

    童铁心更是在那时胸中妒火升起,徐寒话里的每一个字眼都好似一把利剑插入了他的心脏,让他恨不得现在就把徐寒撕成碎片。

    “那你所谓的办法是?”童铁心咬着牙问道,他在这时端是无法再保持自己一贯高雅的风度,声线之中压抑的怒火更是让旁人听得真真切切。

    但徐寒却依然好似不曾察觉一般,他笑着继续说道:“不瞒童大哥,我自幼身子便弱,到了夜里长长难以入睡,那时红笺便将我的头放在她的膝盖上,让我枕着她的膝盖入睡,说来也怪,竟然就真的治好了我这毛病,自此以后每每难以入眠,只要枕着红笺的膝盖,我便可以安睡。”

    听闻这些,童铁心的脸色依然变成了猪肝色,端是难看到了极点。

    他不由得生出一种自己的妻子被人糟蹋之后,还让贼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大肆宣扬的挫败与愤怒感。

    他甚至需要不断的提醒自己,他现在的处境,方才压下自己心底那股想要提剑当场将徐寒砍成肉泥的冲动。

    “如今地处中原,走的又都是官道,徐兄弟怎会觉得颠簸?”用了好一会时间,童铁心方才压下心底的妒火,在脸上挤出一抹难看的笑意,这般说道。

    “是这样吗?”徐寒很是困惑的看向一旁脸色同样不太好看的孟书阁,问道:“可昨日孟兄驾车那一段路却是颠簸无比,让在下难以入睡。”

    孟书阁心头一阵咯噔,知那徐寒是有意如此,他心底不由升起了怒意,脸色一变便要上前分说。可是这脚步方才迈出便对上了童铁心那好似要喷出火来的目光。

    他微微一愣,却是不得不收回想要教训徐寒的心思。他知道,童铁心想要保持他在叶红笺心中的形象,暗地里使些绊子倒可,若是真要动粗,徐寒或不是他们的对手,但叶红笺恐怕不会放任如此。这样想着的孟书阁压下了心底的火气,陪笑着的上前言道:“徐兄弟,你莫要担心,昨日的颠簸是因为那一段路并不好走,今日的路程都是官道,徐兄弟大可放心。”

    “是吗?”徐寒眯着眼睛,很是懵懂的问道。

    孟书阁已经前后在徐寒的手里吃了几次亏,自然不会被徐寒这般模样所迷惑,他连连点头的说道:“自然,在下怎会骗你。”

    即使心里再多的不满,他也不敢发作,否则让徐寒真的抓到了由头,上了叶红笺的车,那以童铁心的性子恐怕不会让他好过。

    这时徐寒的目的已经达到,他倒也无心再与二人纠缠,又随意说了些话,便随着孟书阁坐上马车。

    而车上目睹了方才那一切的罗印与胡大亮二人则还有些发愣,这时,他们才忽的意识到这个比他们还小上一两岁的少年,端不像他表面上看起来那般人畜无害,或许叶承台能将自己的宝贝女儿许配给徐寒,也并非毫无道理。

    徐寒却是无暇去关心这二人的心底究竟在做何想,他只是对着二人微微一笑,便独自依靠着车厢的一旁,闭目养神。

    他需要好好的休息,无论是守夜还是对抗森罗殿随时都有可能派出的杀手,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必须让自己始终保持在足够清醒的状态。而有了这两次的教训,若是那孟书阁还不肯收手,那徐寒便不会再如现在这般与他玩些文字游戏。

    毕竟路途遥远,一路上会不会出些意外,谁也说不清楚。

    至于那童铁心的处处为难,若不是此刻情况特殊,徐寒根本懒得理会,更不可能为了叶红笺去与童铁心争风吃醋。

    叶红笺的心思太重了一些,且不说徐寒现在根本无心男女之事,就是真到了那一步,这样一个心思比他还重上几分的女子,不管生得如何美丽,他都不敢染指。

    想着这些,一道困意袭来。

    徐寒便收起了心思,身子随着马车的摇晃,沉沉睡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