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味分咸辣,人分善恶
    他们自然指的是玲珑阁派来的那些以童铁心为首的门徒们。

    徐寒却是不答,反问道:“叶小姐以为呢?”

    “长夜司虽然在朝廷只手遮天,但想要杀我,却也必须做得隐秘,不能被旁人看出破绽。”叶红笺倒是坦率,随即便接过了话茬。“长夜司手下分有苍龙、贪狼、白凤、青狐四部,御下分由四位大统领掌管。统领之下设有都尉、校尉。依朝廷律令,长夜司中但凡校尉之上的官衔若无圣谕不可私自离职,祝贤调动不了长夜司手下的高手,想要动用长夜司手下的杂鱼杀我便得凑够足够的数量,毕竟童铁心虽然自以为是,但三元境的修为却是做不得假,没有几个像样的高手想要拿下他,便得用性命来填。”

    “而长夜司既然想要做得隐秘,那么自然便得在我们远离长安之后动手,这一来一回,他调集了过多的人马,端是瞒不住有心人的眼睛。”徐寒眯着眼睛接着叶红笺的话,继续说道。而心里对于这位叶大小姐的活络的心思又多了几分了解,但接着他的话锋又是一转,饶有兴趣的问道:“那么如此说来,叶大小姐是觉得有那童大侠保护便高枕无忧了?”

    叶红笺闻言,狠狠的白了徐寒一眼,她自是知道徐寒这话多有调侃她的意思。不过嘴里她还是正色言道:“你当真以为祝贤能够执掌长夜司这么多年,是吃素的主吗?他的手下怎么可能没豢养一些门客?以他的地位能开出的价码,我相信有的是人争着去他门下当一条看门的狗。”

    说到这儿,叶红笺的眉头皱起,神色凝重的言道:“只是,我确实不知祝贤会派出怎样的恶犬来杀我,能否应付也都是未知之数。”

    “这个其实不用担心。”徐寒却在那时摇了摇头。

    “嗯?”叶红笺一愣,不解的看向徐寒。

    “这世上爱财之人众多,但再爱财的人也都明白一个道理,有钱赚也得有命花,祝贤手下门客众多,想要杀我们自然容易,可你身后的是玲珑阁,是那位随时都有可能登临仙人之境的司空白,杀了你,玲珑阁的雷霆之怒,可并非任何人都能承担得起的。”徐寒慢悠悠的解释道,脸上的神情极为笃定。

    “那你的意思是,这一路上我们不会遇见麻烦?”叶红笺反问道,但她脸上的神情明显对于此事并不相信。

    “自然不可能,长夜司怎么会放过小姐?以祝贤的性子,任何威胁都会被他想尽办法铲除在萌芽中,这也是为什么他能在大周屹立这么多年而不倒的根源。只是明里暗里白道烟道,大周江湖都寻不到一个敢得罪司空白的人,除了...”说到这里,徐寒声线忽的低沉了下来,似乎对于那个即将出口的名字有些忌讳一般。

    “谁?”这样的作态自然愈发的挑起了叶红笺的好奇心,她想也不想的追问道。

    “森罗殿!”

    ......

    昨夜的谈话以极为凝重的气氛而终究。

    森罗殿。

    修罗的出身徐寒自然对于这个潜伏在大周天下暗处庞大帝国有着足够的认识。而叶红笺虽然对其所知不多,但光是它在外的凶名却是足以让她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即使徐寒已经猜出了敌人的身份,但对于那样一个庞然大物,他们着实找不出一条万全之策。

    最后二人商议下来只能是让叶红笺去与童铁心游说,让他加快前行的速度,然后尽可能的挑一些偏僻小道,以期能够避开那些杀手。

    只是结果却是不尽如人意。

    童铁心对于叶红笺的担忧全然不放在心上,还说着什么叶红笺难得出门,要带她好好看一看这沿途的风景。

    徐寒对于这样的结果倒是早有预料,他本就对其并不抱有太大的期望,因此也谈不上什么失望。

    况且以森罗殿的本事,除非他们能飞天遁地,否则想要依靠这样的做法就能避开森罗殿的追杀,未免还是太天真了些,这般做也只是好过了什么都不做而已。

    第二日众人再次启程,童铁心春风满面的驾着马车,想尽办法与叶红笺搭话。

    而整夜未有睡觉的徐寒却是坐在颠簸的马车上,尽可能的调整自己的状态,以期应对某些即将发生的事情。

    与他同乘的孟书阁不知道是忘了昨日的教训,还是又受了那位童大侠的什么指使,竟然换过了负责驾车的那位胡大亮的位置,自告奋勇的开始驾驶马车。

    他端是不会主动这般殷勤,这一路驾车可以的加快速度,或是专挑一些崎岖之处行使,让这马车的颠簸愈发厉害,使得徐寒很难得到好的休息。

    这般有意为难,莫说徐寒,就是那同车的罗印与胡大亮都有些看不下去,几次婉言提醒,但孟书阁却是对此置若罔闻,依然自顾自的驾车。

    本以为以昨日徐寒那般与孟书阁针锋相对的表现,这一次也免不了冲突,罗印与胡大亮都有些担忧,可谁知这一次徐寒竟然从头到尾都默不作声,选择了隐忍。这让二人惊讶的同时,心底对于徐寒的同情也更多了几分。

    可惜的是孟书阁却并没有这样的自觉,徐寒的隐忍被他看做了服软,他确实愈发的变本加厉起来。

    一直到了晚上,众人吃过了晚饭,按照童铁心昨日的安排,徐寒很是自觉的去到篝火旁守夜,这样的行为落在童铁心与孟书阁的眼中,让他们心里对于徐寒的不屑更甚。

    徐寒却是不以为意,在诸人睡下之后,独自抱着烟猫坐在火堆旁愣愣的看着火堆。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夜色渐浓,经历了一天颠簸的诸人都已沉沉睡去。

    “徐兄。”这时,徐寒的身后却想起了一阵轻呼,徐寒回眸看去,却见罗印与胡大亮二人不知何时竟蹑手蹑脚的来到了他的身旁。

    “何事?”徐寒有些疑惑,却是不知这时这二人鬼鬼祟祟的前来寻他是所谓何事。

    “呵呵。”罗印有些不好意的挠了挠头,又看了看身旁的身材高大的胡大亮,方才说道:“孟师兄为人素来如此,徐兄千万不要往心里去。”

    “嗯?”徐寒闻言一愣,有些好笑的问道:“你们就为了说这事?”

    “唉。”这次还不待罗印开口,壮硕的胡大亮便一把将罗印推开,然后他朝着徐寒瓮声瓮气的说道:“我俩就是看孟师兄处处为难徐兄心头不忿,但他毕竟是我们的师兄,我们不好当面驳斥,思来想去便决定来替徐兄轮流守夜,否则长此下去,我们害怕徐兄的身子吃不消。”

    徐寒却是没有想到这二人是为此来的这里,他又是一愣,目光怔怔扫过二人的脸庞,却见他们目光之中的热切不似作假,这般举动端是让徐寒始料未及,亦有些暗暗感动。

    不过在微微沉吟之后,徐寒却是摇了摇头。

    “二位哪里的话,孟兄好心驾车,怎能说是为难我?童大哥安排我守夜,也是为了大家着想,我有怎能有所怨言。二位的心意徐寒心领,只是这守夜之事还是交给我来最为妥当。”

    徐寒的语气极为诚恳,脸上的神情也是认真无比,倒是让这罗印与胡大亮二人一愣。

    童铁心与孟书阁的有意为难,让他们这些同门都看不过去,可徐寒却还一副他们都是好心为他的模样,这让二人一时间也有些分不清徐寒究竟是真傻还是假傻。

    他们本还想再说些什么,但徐寒却再次将他们打断,拒绝了二人的提议。

    但见徐寒的态度如此坚决,他们也是无法在游说下去,最后只能是交代一番让徐寒莫要硬撑,实在不行便叫他们来换班,徐寒自然是满口答应。

    待到二人离去,又是独自一人的徐寒坐在火堆旁,想着那罗印与胡大亮的行为,心头暗暗有些好笑。

    他哪里不知道童铁心的有意为难,若是他真的不愿,童铁心拿他也并无办法。只是长夜司的走狗随时可能出现,而将守夜这样重要的任务交到这些毫无警惕,甚至是抱着游山玩水的心思出来的玲珑阁弟子身上,徐寒却是放心不下。

    这些年的经历让徐寒没有将自己的安危交到别人手里的习惯。

    他始终奉行着一个真理,这世上人唯一值得的托付只有自己!

    不过,他又转眸看了看那罗印二人离去的方向,想着他们之前的作为,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笑意。

    “看样子,这一趟玲珑阁之行,应当会很有趣啊。”

    他摸着玄儿背上光洁的毛发,喃喃自语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