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元归龙
    听闻此言。

    童铁心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精彩,端是笔墨难言。

    他足足愣了好一会,方才有些干涩的说道:“夫...夫婿?”

    虽然他极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可是这话里的结巴已然将他此刻翻江倒海的内心暴露无遗。

    莫说是他,就是他身后的一干师弟师妹也在那一刻静默了下来。

    叶红笺。

    大周侯爷之女,玲珑阁司空白的弟子。这样的身份,怎会被许配给眼前这个看上去寻常得不能再寻常的少年?

    他们看了看自己目瞪口呆的师兄,又看了看一旁把玩着衣角,一副小女儿娇羞模样的叶红笺,顿时一阵头晕目眩。

    这消息对于他们来说终归是太突兀,也太不可思议了一些。

    但童铁心到底是玲珑阁的高徒,即使心中已经恨不得将眼前的徐寒撕成碎片,但还是硬着头皮一阵恭贺,又与诸人约定好明日启程的时间,然后才带着自己的师弟师妹们有些狼狈的离去。

    倒是徐寒看着明显压抑着怒气的童铁心等人离去的背影,又看了看一旁故作女儿态的叶红笺。

    他有些头大,这看似温良的叶家父女,却心思深沉,他到底还是小看了他们,恐怕这玲珑阁之行,不会轻松。

    ......

    转眼到了晚上,吃过晚饭的徐寒拒绝了玄儿闹着要逛一逛长安城的请求,早早的便回到了房中,准备入睡。

    明日便要启程去往玲珑阁,长夜司不会放任叶红笺顺利抵达那里,这路上注定有一场恶战,况且今日他观那位领队的玲珑阁男子,似乎对于叶红笺有所觊觎,恐怕这路上也免不了刁难。

    徐寒倒是不惧,只是不想节外生枝。

    想到这里,他便有些无奈,索性便不再去想,正准备去床榻睡下。

    “咚。”

    “咚。”

    可这时,屋外却想起了一阵敲门声。

    这个时辰,何人回来此处?徐寒有些疑惑,但还是走到门前打开了房门。

    却见一道俏丽的身影已然立在了门口,却是那叶红笺。

    “叶小姐...?”徐寒一愣,嘴里问道。

    “跟我走,带你去一个地方。”叶红笺脸上的神色冰冷,却是寻不到半点今日在那大殿上的羞涩与女儿态。

    这话说完,便不待徐寒回应,她便转过了身子,朝着院外走去。

    徐寒的眉头在那时皱起,对于叶红笺这样的态度多少有些不喜。

    可是又一想想,今日叶红笺在大殿上表现出的态度,只是微微的伪装,便已然将徐寒推到了风口浪尖。若是徐寒忤逆了她的意思,恐怕去到了玲珑阁,她还会做些事情让他难堪。

    秉着多一事不若少一事的态度,徐寒最后还是追上了叶红笺离去的步伐。

    叶红笺带着徐寒出了宁国侯府,却不是走的正门,而是侧门,似乎有意在躲避某些人的耳目。

    而一路的前行也都全挑着小巷,未曾走过主道。

    徐寒看着身前那沉默前进的叶红笺,心底不由得有些怀疑这大小姐是不是想要寻一个偏僻的所在,再来一个“谋杀亲夫”?

    就在徐寒暗暗心生警惕之时,叶红笺领着他又穿过了一道小巷,随即她忽然停下了自己的步伐。

    徐寒一愣,心中的警惕更甚,他仰起头看向叶红笺,便要询问些什么。

    “到了。”可那时叶红笺却是转过了头同样看向徐寒。

    二者目光对视,徐寒一愣,不由得朝着叶红笺的身后看去。

    却见不远处的大道一旁座落着一座巨大的府邸。

    光是府门便有足足五丈开外的大小,比起那宁国侯府还要大出数倍。

    府门用料似乎极为讲究,用的何种木料徐寒说不真切,但看上去却是古朴又不适大气。两侧大门都镶有密排的金色门钉,横七纵八,已是王爵门楣之象。而两侧更是放有两尊巨大的狴犴神兽石像,威严肃穆。

    至于那府门之上则立有一道巨大的牌匾,上书天策二字,笔锋苍劲,如藏金戈。

    “这是...天策府?”徐寒终是在那时回过了神来,有些不解的看向一旁的叶红笺,却是想不明白她为何会带他来到此处。

    “有人想要在你离开长安前,见见你,走吧。”似乎是看出了徐寒心底的疑问,叶红笺这般说道,随即便推开了天策府的府门,领着徐寒便走了进去。

    天策府曾是这长安城甚至整个大周权力的中心。

    但随着牧王府的灭门与长夜司的崛起,天策府已然名存实亡,曾经那些牧天下众生的三千白袍士子们死的死散的散,三万镇守长安的天策军亦被流放各处,或客死他乡,或郁郁而终。

    到了现在,诺大的天策府早已空无一人,荒废良久。

    徐寒对于天策府并说不上任何的感情,只是想着那盛极一时的府邸落魄成了这般模样,到底是有些萧索。世态炎凉,大抵如是。

    “他在等你,去吧。”叶红笺却没有揣摩徐寒此刻心迹的心思,她将徐寒领到了府中的一处偏僻院落旁,那院中坐落着一件简陋的小屋,但屋里却点着昏暗的烛火,却是这破败天策府中唯一的亮光。

    徐寒又是一愣,他自是不会明白天策府中会有什么人在等他,但毕竟已经到了这里,是人是鬼终归还是要瞧一瞧的。

    想到这里,他深吸了一口气,终于还是推开了小屋的大门。

    屋内的陈设很简单,一张木床,一套桌凳。

    桌子上放着一把藏锋于鞘的刀,凳子坐着一个男人。

    “来了。”

    在徐寒步入房门之后,那男人便抬起了头。

    他穿着一身灰色的布衣,模样看上去不过四十出头,但嘴里吐出的声线却无比沧桑,甚至有些暮气沉沉。断不像他这般年纪可以吐出的声线,倒是更像一位年过花甲的老翁。

    “你是?”徐寒皱了皱眉头,借着屋里昏暗的烛火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古怪的男人。

    “坐。”男人伸出了手,指了指一旁的木凳。

    他惜字如金,似乎多说一句话,对于他来说都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

    “夫子他最近如何?”男人在徐寒坐定之后,再次问道,他的脸色有些惨白,好似身患着某些恶疾,声线亦有些低沉。

    “死了。”徐寒的回答与之前的数次一般,并未有过任何的改变。

    男人闻言苍白的脸上顿时浮出一抹难看的笑意。

    他颤颤巍巍的伸出了自己的手,在怀中一阵摸索,随即掏出了一道玉佩,递到了徐寒的跟前。

    徐寒眸中的光芒一凝,惊诧之色浮上了眉梢。

    “这是...命符...”他喃喃自语道,却是不想着男人的手中竟然还有一道与他一样的命符。

    他也顾不得再隐瞒着些什么,赶忙在自己的怀中一阵摸索,随即也掏出了那道命符,将之放在一起,对比一番。

    却发现两道玉佩不仅生得一模一样,就连其上裂开的纹路也是如出一辙。

    “他终究还是去了吗?”男人看见了徐寒掏出的命符,本就苍白的脸色又是一暗,在那时喃喃自语道。

    “嗯。”徐寒自然是明白了夫子的行踪终究瞒不了这男人,因此,倒也索性点了点头。

    “昆仑啊,仙人之境,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沧海流去过,夫子也要去,而我,却只能枯坐于此。”得到了徐寒肯定的答复,男人不由得感叹道,脸上的神情愈发黯淡,似有不解,更有不甘。

    “老头子并没有与我明说,只是,此去恐怕真是凶多吉少。”谈及夫子徐寒也有些郁郁,不过他也从这男人的话中听出了些端倪,夫子走时确实也说过他要去昆仑,而沧海流之前也曾提及过关于昆仑的只言片语。

    那个传说中的仙人居所,究竟藏着什么,能让他们接二连三的前去,徐寒想不明白,却也着实不想去想。

    “你要见我,就是为了这事?”徐寒摇了摇头,甩开了脑海中纷扰的思绪,看向那男人。

    “听红笺说,夫子收了你为弟子?”男人却是并不回应徐寒的提问,反而是又问道另一个问题。

    “嗯。”徐寒皱着眉头点了点头,对于这夫子弟子的身份,徐寒说实话并不喜欢。

    “你要去玲珑阁?治你的经脉,还是手臂?”男人再次问道,他神情虽然有些疲惫,但目光却宛如利剑,似乎是能将徐寒看个透彻一般。

    徐寒的身子一震,抬头看向男子的脸色顿时变得警惕了起来。

    这大妖留下的手臂可谓是他最大的秘密,若是被人察觉必然免不了招来祸端,可这男子竟然一眼洞穿,这让徐寒不得不对此心生警惕。

    “之后呢?治好了之后,你要去哪里?”男人却是对于徐寒表露出的敌意视而不见,他继续问道,语气柔和了几分,像极了关怀后辈的长者。

    “不知道。”徐寒摇了摇头,心头的警惕并未有因为男人忽然软化的态度而放下半分。

    “三年。”

    徐寒还在暗暗思索这男人究竟是敌是友,但男人的声音却再次响起。

    徐寒自然不解,他疑惑的看向男子,似乎是在询问他此言何意。

    “我还能为你守住天策府三年。”

    男人再次说道。

    徐寒闻言,眸中的疑惑更甚。他从未想过要与天策府有何瓜葛,那些什么夺权之争,他并不喜欢,也无心思参与其中。

    他只想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仅此而已。

    因此,他摇了摇头,就要说些什么。

    “你回去吧,三年后无论你作何决定,我都希望你能再来见上我一面。”男人却是再次打断了徐寒的话,随即便下了逐客令。

    徐寒沉默了一小会,终于还是收回了自己倒了嘴边的话, 随后便站起身子,朝着男人行了一礼,便独自退出了房门。

    ......

    在外等候的叶红笺并没有询问二人对话的内容。

    他们沉默着回到了侯府,直到快要分离的时候,徐寒忽的问道。

    “那个人,到底是谁?”

    叶红笺在那时转眸看了一眼脸色低沉的徐寒,嘴里淡淡的吐出了三个字眼:“元归龙。”

    元归龙。

    漠北刀王——元归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