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玲珑阁来客
    接下来的几日,徐寒过得很安静。

    每日修行《修罗诀》与剑法,晚上再带着烟猫去往长安的夜市瞧一瞧,兴致好了吃几个小菜,听一听酒肆里说书先生的口若悬河,端是一段不错的享受。

    他做得足够低调,之前在宁国侯府的大殿中一拳打伤了林开,这在长安城中算得上是一个大消息,徐寒自是不愿意参与长安城中的争斗,所以这几日总是挑在夜里方才出门。

    他招惹不起长安城里的大人物,也不愿意去招惹。他想的无非便是治好自己的右臂,至于今后他能做什么,会做什么,那对于徐寒都太遥远了一些,他想不到那么远。

    只是林开被打伤之后,长安城中之人都以为以那林大统领的秉性,必然会为自己的儿子向宁国侯府讨一个说法,可是这一连数日过去,也不见林府有任何动静。

    旁人看着自是觉得不可思议,又或者以为宁国侯府的女儿得了玲珑阁的青睐,林厉有所顾忌,吃下了这个哑巴亏。

    但真正看得通透之人却明白得很。

    叶红笺离开长安去往玲珑阁之日,便是叶红笺赴死之日。

    长夜司不会看着宁国侯府做大,林厉之所以忍气吞声,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他在酝酿,更大、更恐怖的报复。

    别人想得到这一点,叶承台也想得到这一点,徐寒很清楚,叶承台的试探不仅是对着他,同样也针对了长夜司。

    而林厉的反应正中了徐寒的下怀,叶承台终究别无选择,只能是选择徐寒。

    ......

    一晃又是数日光景过去,时值九月,已入深秋,长安的天气渐渐转凉。

    这一天,宁国侯府来了客人。

    长安城里那些默默注视着宁国侯府一举一动的探子们,终于在蛰伏了这么久的光景之后,动了起来。

    一道道消息开始传开,看似平静的长安城下,暗流涌动。

    但处于这暗流中心的宁国侯府却是对此未有半点察觉。

    “童少侠,这一路辛苦了。”

    宁国侯府的大殿中,叶承台拱手朝着坐在一旁的一位年轻男子说道。

    那男子一身白衣,在一侧放在一把长剑,模样看上去二十五六,面容俊朗,英气逼人。而身后却是站着五位与他年纪相仿的白衣剑客。他们有男有女,虽年纪不大,但周身的气息却是极为凝练,显然都是侵淫剑道多年的好手。

    “侯爷客气了。”那为首的男子却是还礼言道,神色恭谦,却又不显卑微,端是让人寻不到半分的毛病。

    “叶师妹是司空长老钦点的弟子,我玲珑阁自然得保她万无一失,我等前来乃是本分之事,何来辛苦之说。”

    “那是自然,有诸位玲珑阁的青年才俊相送,断是不会有任何贼人再敢出手。”叶承台倒也不吝惜自己的夸赞之言,当下便笑着言道。

    双方便在那时相互又寒暄了一番。

    这时屋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一道俏丽的身影便在那时自屋外走入,却是那叶红笺无疑。

    方才还举止得当童姓男子在见到叶红笺之时,他握着茶杯的手猛地一荡,杯中茶水险些洒落,眸中也在那时露出一抹灼热之色。但他毕竟修为了得很快便收敛起了自己异状,站起身子,朝着叶红笺笑道:“叶师妹好久不见,上次一别如今已有数月。”

    “红笺见过童师兄,还有诸位师兄师姐。”叶红笺极为乖巧的朝着童姓男子点了点头,又朝着他身后的诸位玲珑阁来客一一颔首,算是行过了礼。

    只是态度虽然恭敬,礼数也极为周全,但却也不与其中任何一人显得亲昵,反倒是隐隐有些距离感。

    童铁心,也就是那位为首的俊俏男子,脸色微微一变,端是有些不悦。

    数月之前,他有幸随着那位太上长老司空白,来到长安。

    那时真是初夏,一袭红色精装的叶红笺让当时的童铁心惊为天人,自此之后,对其是日思夜想。

    这次山门派下了接叶红笺去往玲珑阁的任务,童铁心可谓费劲的心思才当上了此次任务的领队,为的就是再见一见眼前这位少女,一诉心中衷肠。

    但叶红笺所表现出来的态度却是与童铁心预想之中差出太多,他不免有些失望。

    可很快他便收拾好了心情,毕竟从此之后叶红笺便是他的师妹,二人同处一处,倒是有的是机会亲近,不用操之过急。

    这样想着,童铁心的脸上再次浮现出与之前一般的盈盈笑意。

    “师妹客气了,明日我们便要动身去往玲珑阁,路途虽算不上遥远,但也需废上些时日,师妹可有准备妥当,若是有什么不懂皆可来询问在下,童某必然知无不言。”

    “红笺明白,谢过师兄。”叶红笺再次颔首,身子却是站到了叶承台的身侧。

    “童少侠有心了。”叶承台也是笑了笑。

    “不过红笺毕竟是我宁国侯府的女儿,为了护送小女,让贵阁如此大费周章,叶某心头终究是过意不去,因此在这之前,本候也为小女准备了一位少侠,此行可与诸位少侠一同前去,保护小女的安全,也为诸位分担一些压力。”

    “侯爷这是不信任我玲珑阁咯?有我童师兄出马,加上玲珑阁的名号,放眼整个大周哪个宵小敢如此不长眼睛,对我们动手?”

    叶承台这话一出口,童铁心还未回应,他的数位师弟师妹中便有一位二十出头模样的少年站了出来,不满的说道。

    玲珑阁号称大周第一宗门,这些小辈弟子多少有些傲气,莫说寻常江湖人士,就是叶承台这样的大周侯爷,他们也不放在眼里。这听闻叶承台竟然还安排了其他护卫,自是觉得对方对于玲珑阁并不信任,因此,才有了这样的一番话。

    “罗印!”但这话方才说出,那位童铁心便发出一声暴喝,脸上更是浮出一抹怒色,当下便斥责道:“你再胡言乱语,我回到宗门必定禀告师尊,罚你去大寰峰上抄上十天十夜的《玲珑法典》。”

    童铁心显然在这一群弟子之中颇有声望,听他斥责,那位方才还桀骜不驯的弟子顿时没了脾气,脸色一暗,赶忙退到一旁,竟是不敢发出半分的反驳之言。

    “侯爷,师门劣徒,管教不严,让侯爷见笑。”而在训斥完那位名为罗印的年轻弟子之后,童铁心又转头看向叶承台,嘴中歉意的说道。

    “谁无年轻气盛的时候,童少侠莫要多虑。”叶承台却是对此不以为意。

    “那还请侯爷引荐一番你所准备的护卫,既然要护送师妹,早些沟通一番,免得到时真的遇见了什么事情,我们与侯爷口中的护卫配合不适当,让师妹受了伤,届时,童某便是万死也难向侯爷与师门交代。”童铁心的心中对于叶承台口中的护卫多少有些不屑,只是以他素来沉稳的性子,却是不会如那位罗印一般什么都宣之于口。况且,他心中对于叶红笺早已是倾慕已久,叶承台在他心中便是他未来的老丈人,他端是不会去薄叶承台的面子。

    “去请徐公子。”叶承台微微颔首,对着一位侍者言道,那侍者自然是赶忙离去,依叶承台所言将徐寒请来。

    不消一刻钟的光景,那侍者便领着一位身着灰色麻衣的少年步入了大殿。

    那少年便是徐寒。

    他的出现,让那些包括童铁心在内的玲珑阁弟子们纷纷脸色一变。

    他的模样终归还是太扎眼了一些。

    右臂绑着密密麻麻的白布,背上负着一把造型古怪的长剑,而肩上还蹲着一只烟猫。

    即使之前对于徐寒有过诸多的不屑,但当他出现的那一刻,诸人还是觉得自己似乎高估了这位叶承台口中的护卫。

    “这位是...?”童铁心在微微一愣之后,第一个回过神来,他指了指徐寒,有些不确定的看向叶承台。按理说,眼前的少年应当便是叶承台口中的护卫,只是若是请这样一个修为看上去不过宝瓶境的少年保护叶红笺,那叶承台未免也太过儿戏了一些。

    “这位是徐寒,也就是我方才说的那位护卫。”叶承台笑着介绍道。

    “徐公子的先辈是我的故交,早前因病故去,方才将他托付于我。我想着让他随着红笺一同去往玲珑阁,这一是路上可以保护红笺,二是去到了玲珑阁也可相互照顾,虽算不得玲珑阁的门徒,但耳濡目染也终究好过年纪轻轻便在这长安谋份差事来得好。”

    听到这里,童铁心顿时了然了叶承台的打算。原来护卫只是由头,真正的目的却是想把这位故人之后一并送到玲珑阁。

    这自然有些不合规矩,但童铁心却是一心想要讨好这位他眼中的未来老丈人。

    因此,微微沉吟之后,他便再次说道:“侯爷顾念旧情着实令在下钦佩。只是男女有别,红笺师妹贵为司空白长老的弟子,届时玲珑阁自会为她安排一处单独的住处,想让徐兄弟与师妹互相照顾却是不妥。不过侯爷放心,侯爷之事便是我童某之事,届时到了玲珑阁,我必为这位徐兄弟安排一份差事,若是做得好了,我再找些关系,将之收入玲珑阁为徒,也是不无可能。”

    童铁心这话自然是有些托大,玲珑阁收徒素来严谨,岂是他一个区区小辈弟子可以干涉的,这番话也只是卖个面子,让叶承台舒心。

    但哪知那时叶承台却是在那时摇了摇头。

    “童少侠误会了。”

    “这位徐公子不仅是我的故友之后,亦是我家红笺未来的夫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