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叶红笺的城府
    叶红笺的声线并不大,甚至可以说得上是轻柔,但那话一出口却让徐寒犹如身中雷霆一般,猛地一震。

    他脸上堆起的笑意,在那时尽数烟消云散,看向叶红笺的目光里端是遮掩不下的震惊。

    “小姐...”

    他本下意识的想要狡辩,但叶红笺勾起的嘴角,眸子中笃定的光芒却让徐寒将这方才升起的念头又生生的压了下去。

    他不清楚叶红笺是如何知晓此事的,但她一定察觉到了什么。

    看着眼前这端坐在茶桌旁,一身粉色长裙的女子,徐寒竟莫名的生出一种与之前所见判若两人的错觉。

    她靓丽的眉头微沉,狭长又大大的眸子半眯起,嘴角勾勒的弧线犹如剃刀一般锋利冷艳。

    她还是那般美丽,只是那美丽中少了几分这般年纪应有的活力,却多了几分犹如妖魅般的诡艳。

    那样的诡艳配上她绝美又年轻的脸蛋,端是在那一刻生出一股勾人心魄的魅力。

    徐寒却无暇去欣赏这般绝美的风景。

    叶红笺脸上的笃定让他明白对方一定察觉到了什么,这个时候狡辩不仅无用,反而会让他在之后的谈话中处处落于下风,因此在微微沉吟之后,他终是出言问道。

    “你是如何知道的?”

    叶红笺似乎早就料到徐寒会有此问,她微微一笑,站起了身子,言道。

    “我爹对我素来疼爱,万事皆依我意,就是那林厉之子各种威逼利诱,想要将我娶过门,我爹亦未曾妥协。又怎会不询问我意,便将我嫁给一个之前素未谋面的故人之后?”

    叶红笺说到这里,微微一顿,转眸看了一眼一旁的徐寒,见他面色如常,叶红笺有些诧异,不过这样的神色却很快被她遮掩下来,她又继续说道。

    “能让父亲这般行事,那他就必然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因此今日早些时候,我方才来试探了一番。”

    “试探?”徐寒皱了皱眉头,显然今日叶红笺的突然发难被叶红笺定义为试探,这样的说辞并不能让徐寒感到满意。

    叶红笺闻言倒也并不反驳。

    “的确,今日之前我确有杀你之心。在我看来,我叶家与牧王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素来为长夜司所不喜,如今我又被师傅看重收入玲珑阁中,必然让长夜司中的某些人忌惮。我曾以为父亲的妥协与长夜司不无干系,甚至有可能你便是长夜司派来牵制我的手段。”叶红笺说到这里,凝眸看向徐寒,嘴角的笑意更甚。

    “不过,今日交手之后,我却改变了这样的想法。”

    “为什么?”徐寒下意识的追问道,他着实不明白自己究竟是何处露出了破绽,天策府夫子的弟子,这样的身份极为敏感,若是叶红笺能够识破,那便代表着更多的人可能识破,那么对于他之后的行动必有诸多不便,因此,徐寒很想弄清楚,到底是何处除了问题。

    “味道。”但似乎看出了徐寒的急切,叶红笺的眼珠子一转,反倒是买起了关子。

    “味道?什么味道?”徐寒有些摸不准叶红笺的心思,今日午晌之时,他还一度认为叶红笺只是一位娇生惯养刁蛮无理的富家小姐,而此刻她谈吐之中所透露出的心思,却又与她之前的表现大相径庭,甚至之初的看似贸然出手都是暗藏心思。

    而她方才十七岁,又生在这繁华的长安城,却能有这般城府,端是让徐寒有些不寒而栗。

    “梨落花的味道。”叶红笺皱了皱鼻子,凑到了徐寒的右臂前嗅了嗅,似乎是在证实自己的说法并未有错误。

    梨落花?徐寒一愣,那是之前夫子为了替徐寒压下右臂的异动而配置的药方中的一味药材,距离最后一次侵泡那药浴已有半个月之久的光景,叶红笺竟然还能闻出这味道,徐寒在那时不可谓不是心生诧异。

    “夫子爷爷通晓药理,他常说这梨落花药性温和,可与诸多药材搭配,市面上又极为多见,算得上是一位好药,因此他的诸多药方之中都放有此药,以此调节一些药性猛烈的药材。”叶红笺谈及夫子,脸上的神色顿时黯淡了几分。

    “你我交手之时我便嗅到了这味道,后来静下心细细想了想,以父亲的性子,就是再忍辱负重也不见得会与长夜司妥协,你的出现或许不是因为长夜司,亦有可能是因为天策府,所以方才我便试了试你,虽知...”说着,叶红笺的眼珠子一转,脸上的阴霾散去,眸子中又再次露出狡黠的笑意。

    徐寒这才明白,自己竟是又被这女孩唬住,自己露了马脚。

    他苦笑着摇了摇头,整理了一番自己的思绪,再次看向叶红笺,说道:“我确是夫子所收的弟子,只是不知小姐知晓此事之后有打算做些什么?”

    之前被叶红笺的转变所震惊,让徐寒有些发蒙,此刻回过了神来,他反而冷静了下来,索性便与叶红笺摊牌。

    毕竟去往玲珑阁还需叶红笺相助,而且宁国侯府注定无法与长夜司联手,叶红笺就是再讨厌他也断不会将他卖给长夜司。

    “弟子?”徐寒的话倒是让叶红笺有些始料未及,她确实已经料到了徐寒与天策府或是夫子有所牵连,却不想他竟是夫子的弟子。为此,她狐疑的上下打量了一番徐寒,最后方才疑惑的说道:“夫子爷爷怎会收你做徒儿?”

    “那你得去问老头子自己,他怎么就看上我了。”徐寒无奈的摆了摆手。

    “那夫子爷爷人呢?”叶红笺吃了憋,不死心的又问道。

    “死了。”徐寒轻描淡写的回应道。

    “死了?怎么可能?”而叶红笺的反应却是与她的父亲如出一辙。

    或许在他们的眼中那位已经辅佐了大周三位帝王的老人已然是如神祇一般的存在,这样的人,又怎么会死?

    “年纪大了,自然会死。”徐寒却是不以为意的。

    但这时的叶红笺却早已是再也听不进去任何话,她愣在了原地,身子微微发颤,最后眼睛竟然开始淌出泪水。

    徐寒大抵听说过一些关于叶红笺的事情,小时候她曾在天策府受夫子教导,算得那位老头子的半个弟子,与他的关系也是极好,此刻忽闻死讯,却是一时难已接受,徐寒倒也可以理解。

    他没有再说话,只是安静的站在一侧,等待着叶红笺平复心底的情绪。

    这并不是一段太长的光景,约莫百来息时间之后,叶红笺伸手抹去了自己脸颊上的泪珠,转眸看向徐寒。

    “你要去玲珑阁?”叶红笺问道,声线不知为何,冷冽几分。

    “嗯。”徐寒点了点头。

    “好。”叶红笺的回答极为干脆,“我会带你去玲珑阁,但我们的婚约...”

    “小姐放心,在下亦有自知之明,待到此事完结,必然会禀明侯爷,免去婚约,以免耽搁了小姐的前程。”徐寒拱手言道,态度恭敬。

    “希望你能遵守承诺。”叶红笺在那时深深的看了徐寒一眼,这般说完,身子一转,便是头也不回的出了房门。

    叶红笺态度的忽然转变让徐寒有些诧异,他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彻底消失在夜色中,这才回过了神来。

    十七岁的女孩,能有这般的心思,端不是任何教导能够做到的。

    再一观她在父母面前表现出的天真与不谙世事,再如此刻所展现的缜密心思。

    这二者的反差大抵可以归咎于这看似风平浪静,却暗流汹涌的长安局势。促使了一个女孩不得不去思考,不得不去伪装。

    徐寒又摇了摇头,甩开了自己脑海中纷扰的思绪。

    十七岁叶红笺尚且如此,那那些在长安城中沉浮多年的达官显贵又将是如何的城府深重?

    这长安城中的水太深了,徐寒不想参与,以他的能力,到了其中也不过是诸人把玩利用的玩偶,倒还不如一人在这江湖之中逍遥来得快活。

    徐寒想着这些,他伸出了手,在怀中一阵摸索,最后掏出了一道绿色的事物。

    那似乎是一道玉佩,以红色穗线缠绕,周围雕刻着虎豹之象,本体翠绿通透,显然不是凡品。但玉器之上却多出了数道犹如毒蛇一般狰狞的裂纹,数量虽然不多,但落在这本就光洁的玉器之上却是显得颇有几分扎眼。

    那是夫子临走时留给徐寒的玉佩。

    他说那是他的命符,一旦这玉佩碎尽,便是他命运之日。

    徐寒细细的数了数,比起昨日,这玉佩上的裂纹又多出了两道。

    他叹了一口气,喃喃自语道。

    “老头子你说沧海流留给我的手臂,是解惑的钥匙,通天的阶梯,也是囚入深渊的锁链。”

    “那你呢?你给我的这个夫子弟子的身份,又是什么呢?”

    徐寒说完又是一声长叹,他想要置身事外,但却不知为何,渐渐感到一张巨大的网正在向他张来,而他却避无可避,无所遁形。

    终于,他还是将那玉佩收回了怀中,抱起了一旁不明所以的烟猫,走到了自己的床榻旁,沉沉睡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