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寇颅作盔血作甲,剑走三尺止鬼哭
    宁国侯的宴席最后终究落了一个不欢而散的下场。

    林厉之子被那位忽然冒出来的徐寒打赏,被人抬回了统领府,谁也不知道那位长夜司的大统领究竟会作何反应,而叶承台也因为此事意兴阑珊,宾客们自然有着眼力劲,纷纷借故告退。

    方才还热闹非凡的宁国侯府转眼又变得门可罗雀。

    两鬓已生出些许白发的叶承台坐于殿中,看着人去楼空的侯府,目光凝重,久久不语。

    “夫君。”这时,一道倩影走入,神色担忧的看着叶承台。

    叶承台闻言终是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了神来,他仰头看着走到自己的身前的牧殷殷,嘴角强挤出一抹笑意。

    “夫人来了。”他这般说着,站起了身子。

    “夫君,长夜司毕竟受圣上倚重,今日林厉之子在我府中被打成重伤,我恐...”牧殷殷皱着眉头说道,叶承台忽然决定将叶红笺嫁给徐寒之事,她本就觉得不妥,加之今日之事,她又怎能不心生忧虑?

    叶承台沉吟了一会,然后忽的伸出手,将牧殷殷的双手握在了手中。

    他看着她已然生出了鱼尾的眼角,想着当年初见时,她的风华。然后,叶承台眼中一抹绝色闪过,他认真的说道。

    “夫人担忧为夫自然知道,只是夫人可曾想过我叶府为何落到这般光景?若不是司空白收下了红笺,恐怕那林开早就仗势欺人,骑在了我叶府头上。”

    “夫君的意思是?”牧殷殷到底是一个妇人,一心只想着相夫教子,这朝堂之争哪是她能想得明白的。

    “无非便是因为当年牧王府之事,祝贤永远会对我们这些与牧家有瓜葛之人抱有敌意。长夜司在一日,我宁国侯府便永无翻身之日。之前尚且可以苟且偷生,如今红笺入了玲珑阁,我们便成了祝贤的眼中钉肉中刺,既然注定我们得不到长夜司的信任,那何不铁下心来登上天策府的战车?有道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天策府再势弱,也不会任由长夜司在这大周呼风唤雨下去。夫子蛰伏这么多年,忽然将他的弟子送入长安,若是我猜得无错,天策府的反击应当就要开始了。”

    牧殷殷闻言,身子却是莫名的一震。

    她仰头看向自己的夫君。

    这个男人已经年过四十,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了抹不去的痕迹,两鬓亦生出了霜雪。

    长夜司的打压,朝政的烟暗几乎磨平了他的棱角,早已不复当年的模样。

    但就在此刻,就在这时,就在他说出方才那一番话的瞬间。

    牧殷殷有些恍惚,她隐约间似乎又看见了当年那位意气风发的翩翩少年郎重新站在了她的面前。

    他是她的夫君,是大周的宁国侯,亦是当年牧家军麾下陷阵营的统领。

    那个寇颅作盔血作甲,剑走三尺止鬼哭的铁血将军叶承台啊!

    牧殷殷终究是听不明白长安城里的尔虑我诈,但叶承台既然做了决定,夫唱妇随,岂能有他?

    于是,她轻轻的点了点头,终是将自己的头缓缓的靠到了叶承台的怀中。

    ......

    徐寒犹如没事人一般回到了自己在宁国侯府中的居所。

    夜色渐晚,暮色落下。

    徐寒驱走了那些被叶承台派来侍奉他的仆人,独自一人立于院落之中。

    烟猫在一旁追赶着秋日里院子中的落叶,一双眸子瞪得浑圆,似乎无论在什么时候,它都始终对这个世界保持着满满的好奇。

    叮。

    一声剑鸣在那时升起,那把沧海流留下的名为刑天的剑被徐寒握在了手中。

    他漆烟的眸子映着猩红色的剑身,似乎也蒙上了一道淡淡的血色。

    喝!

    伴随着他的一声轻呼,他的身子豁然动了起来。

    一道道凌冽的剑招自他手中挥出,剑招并不玄妙,只是寻常诸如刺、劈、挂、撩之类的招式,但每一式徐寒都做得极为认真,并未因为招式的简单便有所懈怠。

    因为体内经脉的缘故,即使体内已经种下了大衍剑种,徐寒依然无法修炼这天下顶尖的剑诀,但这天下剑法,无论如何玄妙高深,但终究是脱胎于这看似简单的一刺一劈之中。徐寒自知即使他能够顺利的修补好经脉,但比起寻常修士来说,他的起步也晚了太多,而现在的每一次练剑,虽然看似收效甚微,但却好过虚度光阴。

    十二年的朝不保夕,四年的出生入死,让徐寒的心头始终有那么一股莫名的紧迫感。

    这看似安稳的天下之下早已暗流汹涌,想要活命,能靠的只是自己。

    约莫半个时辰的光景过去,精疲力尽的徐寒收剑归鞘,然后立于原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番自己体内因为之前施展剑法而暴动的气息。

    这才算是完成了今日的修行。

    一旁的玄儿早早的结束了它与落叶的“战斗”,歪着脑袋看了徐寒半天的它终是等到了徐寒停下,它在那时发出一声轻唤,便是急不可耐的跳到了徐寒的肩头,用脑袋兴奋的蹭着徐寒满是汗迹的颈项。

    “别闹。”徐寒被它弄得脖子发痒,“下去,我要去洗个澡,到时候我再带你去逛逛长安。”

    玄儿是一只很奇怪的猫。

    说它是妖,它没有如传说中那些精怪那般嗜血可怖的习性,也没有精怪那些通天的法门。

    说它不是妖,它却又聪明得不似一般的猫,而且体内有着一股可怕的妖力。

    徐寒弄不明白它究竟是什么。

    但他也不在意,在他的心中素来秉承着一条简单的逻辑。人待他好,他便同样待人。

    对秦可卿如是,对沧海流如是,对玄儿也是这样。

    这样想着,他宠溺的摸了摸玄儿身上光滑的毛发,微微一笑,便要去院外吩咐候着的仆从为他打些水来。

    但他这方才走到院门,还未开门,那院门便忽的自己从外打开。

    徐寒一愣,仰头看去,却见那一声粉色长裙的叶红笺不知何时已然立在了门口,此刻她那俏美的脸庞正布满寒霜,冷冷的盯着徐寒。

    “叶小姐?”待到了看清了来者的容貌,徐寒的眉头微皱,但最后还是轻声说道,语气多少对于叶红笺的忽然到来有些疑惑。

    “不请你的未来妻子进去坐坐?”叶红笺问道,看似暧昧之言,却因为那冰冷的语气让徐寒心头有些不安。

    他在那时微微沉吟,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请。”

    叶红笺倒是极不客气,得了徐寒的邀请,便迈开步子,走入了院内。

    徐寒看着那步入院内的背影,没有又皱了皱,今日午晌他与叶红笺的争斗尚且还历历在目,这叶红笺此刻又再次到来,多少让徐寒有些摸不清她的心思。

    可毕竟他想要进入玲珑阁,终归还是得靠叶红笺,二人之间的关系不宜弄得太僵,因此思索一番之后,徐寒还是随着叶红笺一道走入了房内。

    徐寒的居所毕竟还是叶家的府邸,入了房门的叶红笺倒也并不拘束,直直的便坐到了房内的茶桌旁,随后转头直直的看向徐寒,目光冰冷,其下却又藏着滚滚怒火。

    二人就这样对视了许久,一旁的玄儿不明所以的看着二人,目光一会转向徐寒,一会转向叶红笺,似乎对于两个大家伙的行为极为不解。

    “小姐这么晚前来,不会只是为了就这样看着在下吧?”徐寒到底还是率先打破了二人之间的沉默,他苦笑着说道。

    今日叶红笺的行为着实令他有些恼怒,即使明白了真相,徐寒也依然对于叶红笺这般动则便要杀人的态度极为不喜。

    但叶承台开出了他的价码,他徐寒只能应下,无论对于这外表美若天仙,心底却犹如蛇蝎的叶红笺多么讨厌,但为了长远考虑,他终归还是得与之尽可能的和平相处。

    “哼!”叶红笺闻言发出一声冷哼,终是说道:“说吧,你给我爹究竟灌了什么**汤,让他竟然答应将我许配给你?”

    “小姐言笑了,侯爷洞察秋毫,慧眼如珠,岂是区区徐寒能够蒙骗的?”徐寒笑道:“他只是念在与我长辈的旧情之上,怜我孤苦,故而将小姐下嫁于我,此事徐某事前却是不知,因此才误会了小姐。”

    “是吗?”叶红笺却显然不会被徐寒这三言两语便随意打发,她直直的看着徐寒,冷言问道。

    “在下岂敢有欺?这事我细细想过,着实有些不妥,待到过些日子,徐某安全的将小姐送到了玲珑阁,必定向侯爷禀明心迹,让他收回成命,莫要委屈了小姐。”若非为了去往玲珑阁,徐寒端是不会应下这门婚约,这叶红笺在他心中除了生得一副好皮囊外,便再无半点可取之处,徐寒却是不愿与这样的女子共度余生。

    只是他的右臂受妖力所困,一日不除,他便一日不安,因此只能是那边暂且应下叶承台,这边也先稳下叶红笺,一切等去到玲珑之后再做谋划。

    “哼。”

    叶红笺又是一声冷哼,她自顾自的取下桌上的茶水为自己倒上了一壶,放在嘴边轻轻一抿。

    那时,屋里的红烛映着她的脸庞,她鲜润的唇齿似乎带着一股勾人心魄的魅力。

    她轻笑着朱唇微启,这般言道。

    “说吧,你和夫子究竟是何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