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荧虫曜日,蚍蜉渡海
    “林开!”

    此言说罢,那公子便站起了身子,他昂着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徐寒,就像一只开了屏的孔雀,等待着预料之中的夸赞与艳羡。

    “没听说过。”

    可谁知徐寒在听闻他的名字之后,却是摇了摇头,似乎顿时对他失了兴趣。

    他转过身子,再次看向主座之上的叶承台,正要说些什么。

    “徐贤侄,这位林公子可是长夜司苍龙部御下林厉林大统领之子,青年俊杰,贤侄初来乍到,不知道倒不足为奇,但以后却得多多走动。”叶承台却是抢先打断了徐寒到了嘴边的话。

    说这话时,叶承台的脸上带着和煦的笑意,倒是像极了谆谆教诲后辈的长者。

    徐寒闻言,眸中寒光更甚。

    他心思活络,若说之前叶承台当着诸人的面宣布了徐寒与叶红笺的婚事,是向着徐寒背后的天策府提出了自己的条件。那现在,他这看似教导之言,却是在询问徐寒的答案。

    叶红笺美名长安城中何人不知?

    这般美人自然免不了受到一些公子哥的追捧。

    而此刻这位站起了出言不逊的林开林公子显然便是其中之一。

    如今的大周,但凡涉及到长夜司,莫说寻常百姓,就是王侯也得掂量掂量对方的分量。

    而这位林开的父亲作为长夜司苍龙部御下的大统领,自然是算得一位大人物。

    面对他的挑衅,徐寒接了便是告诉长安中人,他认了叶红笺这个未婚妻,从此,宁国侯府便与徐寒绑在了一起,也就与他身后的天策府绑在了一起。

    若是不接...

    他便去不了玲珑阁,治不了经脉,也炼不了这条妖臂。

    能否修炼《大衍剑诀》还是其次,关键是若是这妖臂晚一日被炼化,他便会多一分危险。

    这便是一个死局。

    徐寒在那时沉默良久,终是再次转头看向那位林公子。

    场上诸人也在那时安静了下来,注视着场上的二人。

    徐寒的来历不明,甚至在今日之前,在场诸人都未有任何人听闻过他的名号。但他毕竟是叶承台钦点的乘龙快婿,无论心底再多不解,他们这些外人终归是不能参与的。

    而另一位呢?

    林开。

    长夜司苍龙部统领林厉的长子,为人嚣张跋扈,虽不至欺男霸女那般十恶不赦,但游手好闲,仗势欺人的事也素来未有少干。

    碍于他爹的名号,长安城中之人对于这位公子爷大抵都是能避则避,能躲则躲。

    而他垂涎宁国侯府府中千金已久,前些日子还派人上门提亲,却被叶承台婉拒,若不是玲珑阁的司空白忽然出现收了叶红笺为徒,恐怕这位林公子还得不依不饶的纠缠叶红笺许久。

    本来已经落了尾声的事情,却又被这忽然传出的婚约所激起。

    林开何曾吃过这般亏?

    他听闻叶红笺突然多出个未婚夫,心头自然是又惊又怒,今日便是要来见见这被叶承台看重的徐寒究竟是何方神圣。

    只是这不见还好,一见却是让林开顿时怒火中烧。

    这徐寒打扮古怪,一看便不是什么富家子弟,身上更是探查不到半分的气机,修为再强也过不了宝瓶境。

    叶红笺受了司空白的看重一步登天,林开就是再觊觎她的美色,也自知无法强逼就范。但是,他不甘心的是,叶红笺竟然要嫁给一个比他差上不知多少倍的无名小子。

    因此,在压抑良久之后,他终归还是按捺不住,站起身子说出了方才那番话。

    可谁知徐寒却对他一副兴趣寥寥的样子,顿时让他心中的怒火越烧越旺,此刻看向徐寒的眸子中好似能喷出火来。

    “林公子是吗?”与林开的剑拔弩张相比,徐寒脸上的神情倒是要泰然自若许多。他轻声言道,看似恭敬的语气中,却藏着一分不难察觉的傲气。

    “方才公子所言在下不配娶红笺为妻,着实令在下困惑还请公子赐教。”

    还不待林开回应,徐寒便再次说道。

    不卑不亢的话里却是暗藏锋芒,这般态度倒是让在场之中有些眼界之人对徐寒露出了几分异色。

    叶红笺如今的身份极高,却被忽然宣布要嫁给一个在此之前无人听说的少年,在场诸人虽然嘴里不说,但心底却是极为不解。但见了徐寒此刻的一番表现,倒是让他们多少对于叶承台有了些理解。

    只是已经被妒火冲昏了头脑的林开,却想不到这么多,他听闻徐寒此言顿时嘴角勾勒出一抹嘲弄的笑意。

    “红笺何人?宁国侯侯爷之女,未来宁国侯侯位的继承人;玲珑阁太上长老的关门弟子,天赋卓绝,说不定有朝一日可登临仙人之境。反观你呢?乡野匹夫,鄙陋不堪。身无长物,又无半寸修为,比之红笺,无异于腐草之于日月,蚍蜉之于蛟龙?你何德何能可娶红笺为妻?”林开到底是官宦之后,虽然不学无术,但这数落之言,张口既来,显然已是在胸中酝酿良久。

    此言一出口,本就安静的大殿,又静默了几分。

    有道是打狗还须看主人。

    徐寒再不堪,终归也是叶承台相中的女婿,林开此言将徐寒说得如此无一是处,端不是但但让徐寒一人难堪,他背后的叶承台此刻想来也不会好受。

    但既然林开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徐寒自然不会就此罢休,否则今日宁国侯府之事必然会成为长安城中的笑谈。

    因此,他们都在那时转头看向徐寒,想要看一看这徐寒究竟有何不同寻常之处。只是更多的,却是抱着幸灾乐祸的心态。

    “大周以孝治天下,有道是长者为尊,父者为天。我与红笺的婚事,乃是叶侯爷钦点,此乃名正。徐某虽出身贫寒,却行得端坐得正,安分守己,又是侯爷故人之后,侯爷顾念旧情,许配女儿于我,此乃言顺。这名正言顺之事,我倒是想问林公子到底是以什么身份在这里指手画脚?还是说,你林家家大业大到了可以连大周侯爷都不放在眼里的地步了吗?”

    徐寒这番话说得是愤慨激昂,到了末尾那一声反问更是中气十足,直让林开脸上的神色连连变化,最后竟是化为了一片极为难看的猪肝色。

    正所谓杀人诛心,徐寒这话扯出了宁国侯的大旗,而林开这般闹事到底是不合规矩,他长夜司就是再只手遮天,也不敢毫无根据的去污蔑一位侯爷,因此,方才还侃侃而谈的林开这时当是被说得哑口无言,只能是怔怔的看着徐寒,却又无从反驳。

    但他到底飞扬跋扈惯了,吃不得这个哑巴亏。

    在一段不断的沉眸之后,端是又抬起了头看向徐寒,喝骂道:“贼子险恶,修得油嘴滑舌构陷我与侯府的关系。我质疑的不是侯爷,而是你这小人诓骗了侯爷,今日,我便要揭穿你的真面目。”

    林开此言说罢,身子一动竟然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朝着徐寒杀了过来。

    场上顿时响起了一阵惊呼,这口舌之争虽然唐突,倒也还能说是年轻人间意气用事,一笑而过,可这一旦动起了手来,以徐寒这不过宝瓶境的修为,在丹阳境的林开手下怕是讨不到好处,若是失手打伤,届时这事便不那么好说了。

    而主座之上的叶承台也是一愣。

    他本只是想要试探一番徐寒,或者说徐寒背后天策府的态度,可谁知这林开竟是如此不知轻重之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敢动手伤人。

    这要是徐寒有个三长两短,届时天策府怪罪下来,他叶府可就是两面为难,恐难有安身之地了。

    这样想着,叶承台便要出手相救,可是他离得尚远,林开又动得突兀转眼便杀到了徐寒的跟前。

    那时林开的一只手猛地伸出,化为抓状直直的按向徐寒面门。但叶承台这时却才堪堪起身,根本救援不及。

    就在这时。

    徐寒忽的深吸了一口气,他衣衫下的血肉在那一刻猛地高高隆起,紧贴着他的衣衫。

    一只脚微微后撤,右手握拳,双眸之中寒光一凝,然后右手猛地挥出,直直的撞向林开伸来的利爪。

    咔嚓。

    一声轻响荡开。

    那是某种骨骼碎裂的声响。

    然后,在诸人诧异的注视下,林开那杀气腾腾的身子便在那时犹如静止了一般生生停了下来。

    砰!

    下一刻,又是一声轰响乍起。

    林开的身子猛地倒飞出去,直直的撞在了大殿一侧的立柱上,方才生生停下。但脑袋却是一歪,俨然已经昏迷了过去。

    这时,徐寒收回了拳头,周身鼓起的血肉在同一时间回归原样,安静的站在大殿之中,就好似方才发生的一切与他无关一般。

    诸人顿时倒吸一口凉气,直到这时他们方才醒悟过来,原来徐寒竟是一位肉身武者,且境界必然不低,否者不会在须臾间便把一位丹阳境的修士生生打成重伤。

    “荧虫耀得日月,蚍蜉渡得沧海。”

    “莫做井底蛙,莫轻少年人啊。林公子承让了。”

    徐寒却看也不看周遭诸人诧异的目光,他这般说罢,提起了还在桌上吃得津津有味的烟猫,也不顾它的反对,将之放在肩上,随即在诸人的注视下,昂首出了殿门。

    叶承台怔怔的看着那少年离去的背影,心头五味陈杂。

    他知道,徐寒那番话不是说给已经昏死的林开听的。

    也不是说给满座宾客听的。

    这话,是说给他的。

    ps:推荐一本好书《醉饮江山》,喜欢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