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宴无好宴
    宁国侯毕竟是宁国侯。

    无论这几年如何的郁郁不得志,但身为侯爷的排场却是没有落下。

    这宴会的规模远比徐寒想象中要大出不少。

    前来的宾客,里三层外三层,端是把这宁国侯府的大殿坐得满满当当,只余下中间一条长长的过道。

    当徐寒跟随着那位侍从步入大殿时,已经落座的宾客们齐刷刷的将目光投射在了徐寒的身上。

    徐寒活了十八年,倒是从未受到过这样的礼遇,但他却也并不怯场,虽然对于诸人投来的目光多少有些奇怪,可他还是挺直了腰板迈着步子随着那侍从走到了早已为他安排好的位置旁。

    只是没想到的是,叶承台给他安排的作为竟是那主座之下的第一位,这一点倒是让徐寒一愣。

    他不由得侧头看了一眼叶承台,却见那中年男子此刻亦是嘴角带着笑意的看着他。

    徐寒多少觉得那笑意有些古怪,但毕竟这宴会是个大场合,徐寒也不好多问,只能是收起了自己的疑惑,坐了上去。

    “喵。”这方才落座,玄儿的目光便被那案台上所摆放的丰盛食物所吸引,发出一声惊喜的长唤,身子便跳落在了案台上,拿着的鼻子在那些食物间嗅个不停似乎是要分辨出哪一个才是它最中意的口味。

    “馋货。”徐寒见状,笑骂一声,但看向玄儿的目光中却尽是宠溺。

    这时场上诸人的目光依然没有收回的意思,大多数人依然一脸或好奇或不解的看着徐寒。

    感应到这些徐寒微微一愣。

    倒是有些想不明白。

    这殿中的诸人大抵都是长安城中的达官显贵,穿的是绫罗绸缎,吃的是山珍海味。徐寒却是一声麻衣,还带着只烟猫,右臂更是绑着白布。这样打扮即使是徐寒也知道,比起这些达官显贵,是有些格格不入。

    之前方才入殿,诸人好奇看着他也就罢了,怎么到了这时,这些人的目光还依然落在他的身上?

    这样的装束难道对于长安的大老爷们,当真就有这么稀奇吗?

    徐寒忍不住在心底暗暗打趣道。

    “诸位,小女被玲珑阁长老司空白收为弟子之事,想必大家都已知晓了。”这时,身为主人的叶承台终于是提起了酒杯,朝着台下诸人朗声言道。

    “小女能有此福,全仗诸位这些年来对我叶府的帮衬,在下便在这里敬诸位一杯。”

    这话自然是场面话,宁国侯失势多年,宁国侯府在这些年尚还有些来往的宾客可谓屈指可数。若不是叶红笺得了司空白的赏识,在场的大半都未必会将他这位侯爷放在眼里。

    这些事情,叶承台与在场的诸人都是心知肚明。但却没有任何人愿意点破,反而皆是在那时纷纷举起各自手中的酒杯,就好似至交老友一般说着些场面话,然后纷纷饮下各自杯中的酒。

    徐寒自然也不例外,只是当他将一杯清酒饮尽,放下酒杯之时,却感受不远处有人对着他投来一道目光。

    这目光与其他诸人投来的目光不同,它没有疑惑或是好奇,有的只是满满的敌意。

    徐寒一愣,他寻着那目光传来的方向望去。

    却见就在离他位置的不远处,正有一位与他年纪一般大小的少年正在死死的盯着他。

    那少年身着锦衣,腰缠玉带,生得倒是有那么几分俊俏,只是眉宇之间那股阴桀之气,着实让徐寒有些不喜。

    徐寒却也想不明白,自己昨日才到长安,今日先是叶红笺上门滋事,此刻又是这看上去便是出身显贵的公子哥对着他冷目而视。但究竟是何处招惹了这些人,徐寒不得而知。

    索性他便不再去看那公子哥,低头逗弄着玄儿,可对方的目光却是犹如跗骨之蛆一般死死的落在徐寒的身上,就好似恨不得当场将徐寒杀之后快一般。

    “昨日,本已劳烦诸位前来分享小女得司空白大人看重的喜悦,今日本不该再劳烦诸位...”这时,叶承台再次说道。

    “侯爷哪里话!”

    “是啊,我们与侯爷相知多年,但凡侯爷有命,我等岂有不从?”

    叶承台的话方才出口,下面便有数人接过了话茬,极为热情的回应道,若是不知旁人见着这番景象,多半会感叹叶承台与诸人竟有这般感情。只是,事实如何,恐怕只有叶承台心中清楚。

    “是是是。”叶承台听闻诸人所言,赶忙笑着连连点头。“只是今日邀诸位前来,却是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叶承台笑眯眯的说道,然后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徐寒。

    诸人的目光在那时再一次落在了徐寒的身上。

    徐寒心头一震,端是不明白叶承台此举何意。

    但他下意识的感觉到有些不妙,周身的肌肉在那一刻瞬息紧绷了起来。这是多次出生入死而换来的本能,只要叶承台说出个什么不利于他的话,他可以在最快的时间做出反应,以此应对。

    “这位公子唤作徐寒。”

    “是我故人之后。”

    “从今日起,他也将是...”

    徐寒的心在那一刻提到了嗓子眼,联想着今日叶红笺那般突兀的态度,恐怕这叶承台已经将他的身份告诉了叶红笺,此刻亦或许想要将之公之于众。

    天策府夫子的徒儿,这般身份当是何等敏感?

    又会有多少人想要除之后快?

    光是想到这里,徐寒便是心头一沉,暗道夫子识人不明。

    “小女叶红笺的夫婿!”

    此言一落,满座诸人一阵道贺声响起。

    “哈?”

    而徐寒呢?

    嘴角却是一阵抽搐,脸色更是变得极为难看,他端是如何去想,也想不到叶承台竟然会给他玩这么一处把戏!

    他愣愣环视全场,却见诸人朝着他是一阵道贺,不管出于虚情还是假意,但此刻他们的脸上都是挂着慢慢的笑意。

    显然,对于这个消息他们早已知晓。

    这么细细想来,徐寒倒是明白了几分,为何今日叶红笺会忽然杀上门来对着他刀剑相向。

    而事实也却是如此,宁国侯府的千金要嫁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的消息今日辰时便被叶承台放了出去,他也趁机邀请了长安城中的大半达官显贵前来道贺。这个消息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要说如今的长安城谁算得上风云人物?

    哪怕路边大字不识的贩夫走卒,但凡被问起这个问题,他也会想也不想的说出叶承台的名字。

    他那受了玲珑阁司空白赏识的宝贝女儿不知让多少人眼馋不已。

    且不说叶红笺本就生得俏丽,但是那司空白亲传弟子的身份便足以让长安城中大半王侯趋之若鹜,暗地里早就有人掂量着怎么与他叶府结下这秦晋之好。

    却不想半路杀出了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徐寒,竟然收得如此美娇娘。

    诸人艳羡的同时,却也无可奈何。

    毕竟叶承台给诸人的是通知,而非商榷,无论心底如何遗憾,却也只能笑脸相迎。

    只是徐寒一直居于府内,在城中又无认识之人,端是无从知晓,以致于这个消息,他竟是最后一个知晓的。

    想到这里,徐寒有些木楞的转过了头,看向坐在主座上的叶承台,脸上的神色端是精彩无比,笔墨难言。

    叶承台却是对徐寒质疑的目光视而不见,而是笑着朝着周遭的宾客们举杯庆贺,似乎是真的在为自己的女儿寻到了一位如意郎君而感到高兴一般。

    那时的徐寒看向叶承台的眼睛渐渐眯了起来。

    他大抵已经猜到了叶承台的心思。

    宁国侯说好听是一位侯爷,说难听却只是一个徒有虚名的京城显贵。

    叶红笺入玲珑阁之事,将本想明哲保身的他推到了风口浪尖,万般无奈之下,选择了登上天策府的战车。

    但他却并不满足只是做一枚棋子。

    他想要将宁国侯府或者说他的女儿叶红笺送入天策府一方的权利中心,以此确保自己女儿能够在即将到来的天策府与长夜司之争中处于相对安全的地位,至少不做一枚随时可能被丢弃的棋子。

    而徐寒。

    这个天策府夫子的弟子,在叶承台看来无疑是做到这一点最快的捷径。

    所以,也才有了方才那一处戏码。

    昭告整个长安,他的女儿要与徐寒成婚。

    这是他朝着徐寒开出的价码,他登上天策府战车需要的报酬。

    只是他并不知道的是,徐寒虽然身为夫子的弟子,但对于天策府的了解却并不见得比他多出些什么。

    当然,站在叶承台的立场,无论是为了他的家族或是他的女儿,他的做法并没有错。

    可是徐寒却并不喜欢。

    这种被人利用的感觉,对于徐寒来说算不得什么太好的体验。

    他在那时看着叶承台,眸子中的寒意愈来愈盛。

    “这家伙是个什么东西,也配娶红笺为妻!?”就在徐寒心中的怒火越烧越旺之时,一道阴测测的声线却忽的响了起来。

    却是那位方才一直带着敌意注视徐寒的公子哥。

    “你又是?”徐寒闻言缓缓的转过了头,看向那位公子哥,寒声问道。

    “林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