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叶红笺的愤怒
    待到徐寒提剑推开屋门,那来者也正好来到门前的院中。

    徐寒定睛一看,却是一道身着白色长裙的倩影。

    “小姐?”徐寒一愣,却是想不到这忽然的来客竟是叶承台之女叶红笺。

    徐寒的态度倒是恭敬,可对方明显来者不善。

    只见叶红笺的一双美目之中蒙着一层浓郁的怒色,她瞪着徐寒,仿佛就想用目光将徐寒的胸膛刺穿一般。

    徐寒倒是看出了叶红笺的愤怒,只是他想不明白,他与这位大小姐不过一面之缘,且也未有任何过节,到底是何事让她如此不满?

    “哼!”叶红笺见着徐寒,眸中的怒火顿时越烧越旺。

    哐当!

    只听一声脆响,一把寒光闪烁的长剑猛地出鞘,被叶红笺握于手中。

    “小姐这是何意?”徐寒不解更甚,他端是如何也想不明,这叶红笺怎会就对他敌意如此之甚?这才见着便是把剑相向。

    以他多年刀山血海中爬出的经验,他一眼便看出了,此刻的叶红笺绝非吓唬他那般简单,她对他,真的动了杀心。

    “何意?你自己做的事情,自己不清楚吗?”叶红笺怒斥道,然后根本不待徐寒有任何反驳的机会,她的身子便猛地动了起来,手中长剑连同着她的身子便化作一道寒光直直的朝着徐寒的面门杀来。

    叶红笺能被玲珑阁的太上长老看中收为关门弟子,其天赋自然是不容置疑的。

    她虽然才十七岁不到的年纪,便已经丹阳境大成,体内结成了寻常修士望尘莫及的紫丹。这一剑所能爆发出的威势也远超出同境界的寻常修士。

    徐寒眸中神光在那时一凝,温怒之色爬上眉梢。

    他深吸一口气,周身的肌肉猛地鼓起,那只裹着白布的手臂猛地伸出,竟然就这样以血肉之躯直直的迎上了叶红笺呼啸而来的一剑。

    轰!

    一声闷响爆开。

    惊诧之色顿时爬上了叶红笺的双眸,她这一剑所包含的威势她再清楚不过,但徐寒竟然生生的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接了下来。

    此刻徐寒的那只裹着白布的奇异手臂稳稳的将叶红笺的长剑握于手中,无论叶红笺如何的用力,端是都无办法将之取出,只能是又惊又怒的瞪着徐寒。

    “你...!”叶红笺几次尝试无果之后,便再次看向徐寒,张嘴便要说些什么,可话方才出口,便又生生止住。

    因为徐寒根本没有再给她任何说话的机会。

    只见徐寒握着叶红笺长剑的那一只手猛地一拽,叶红笺便觉巨大的力道涌来,她的身子不由自主的扑向了徐寒的怀中,而那时徐寒的另一手却如毒蛇一般伸出,精准的掐住了叶红笺的脖子,将她的身子高高提起。

    “咳。咳。”

    被掐住脖子的叶红笺只能是不断的挣扎,试图摆脱徐寒的控制,可是徐寒的手劲却是大得惊人,任由她如何挣扎竟然都是难以动弹,只能是任由徐寒将她如同小鸡一般提离地面。

    “叶小姐,徐寒自认未有任何地方招惹过小姐。就是有无意冒犯之处,小姐大可直说。”徐寒仰头看着脸色因为呼吸困难而涨红了的叶红笺,沉着脸色言道。

    “可小姐不分青红皂白,便要拔剑相向,也幸得徐某有些修为,若是换得旁人恐怕早已死在了小姐剑下。”

    “小姐贵为侯爷之女,徐寒不敢杀你,但小姐的命是命,徐寒的命也是命。此事我可作罢,但如有下次,徐寒手中的剑便认得不什么王孙侯爷了!”

    徐寒这番话,声线极为冷冽,语气之中所包裹的杀气也毫不作假,让叶红笺顿时脸色一白。

    她毕竟是大家闺秀,从小便生在长安这座远离江湖的都城,又有叶承台替起遮风大雨,何曾有人这般与她说话?

    平生第一次被人这般威胁,端是有些惶恐。

    而徐寒在说完这些话后,那只握着叶红笺颈项的手便缓缓松开,叶红笺的身子随即跌坐在地。

    “小姐若是再无他事,便自行离去吧,徐某就不远送了。”

    然后,徐寒便转过了身子,抱起在地上一脸疑惑的看着二人的烟猫,转身走入了屋内。

    他方才所言绝非吓唬叶红笺那般简单,须知叶红笺的修为虽然只相当于肉身修士的罗汉境,但她所结的紫丹,乃是丹阳境所能结成内丹的最高品级,所能爆发的力量在同境界之中堪称碾压。

    若非徐寒得了烟猫体内的妖力相助,又若非肉身修士在通幽境之前比起寻常的内家修士拥有一些天然的优势,那恐怕,这一剑之下,徐寒就是不命陨当场,恐怕也得付出些不小的代价。

    他已经无暇去细想叶红笺的愤怒究竟来源于何处,毕竟他自认为来到长安以后并未有真的去做什么恶事,即使是与叶承台的对话,也是晓之以理,算不得强迫。

    “姓徐的,你等着,我叶红笺就是死,也决计不会让你得逞!”屋外的叶红笺这般说道,虽然她极力让自己的话听起来有足够的信服力,但是声线之中那淡淡的哭腔却是瞒不过徐寒的耳朵。

    “是吗?那请叶小姐擦干了眼泪再与徐某说这番话,徐某或许还会怕上几分。”徐寒头也不回的回应道,那院门便在那时被他反手关上,自始至终都未有再去看叶红笺一眼。

    屋外的叶红笺闻言一愣,这才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的眼角已涌出些许泪水。

    她暗恨自己如此不济,赶忙伸手擦去了眼角的泪水,然后又捡起地上的长剑,在忿忿的看了徐寒那屋门一眼后,终是极不情愿的离去。

    ......

    回到屋内的徐寒经过了方才之时,倒是没了睡意。

    他细细思索了一番,暗觉有些蹊跷,就是叶红笺知道了他强迫叶承台之事,按理也不应如此愤怒,又或者说叶红笺本身便是这样的一个人?

    徐寒思来想去,也是想不透彻,索性便也就不再去想。

    府内的人似乎多了起来,攀谈之声不绝于耳,徐寒倒是不太喜欢这样人多的场合,何况叶承台要炫耀他的女儿,与他徐寒也无甚关系。

    他需要的只是平安的将叶红笺送往玲珑阁,再靠着她的关系在玲珑阁待上一段时间。

    想着这些,徐寒又坐起了身子,身旁的烟猫似乎有所感应,发出一声轻唤,随即便跃到了徐寒的肩头。

    “就你机灵。”徐寒笑骂一声,便准备起身走出屋门。

    毕竟难得来一次长安,闲来无事,倒不如多出去逛逛。

    “咚。”

    “咚。”

    可这个念头方起,门外便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徐寒眉头一皱,暗道莫不是那叶红笺心中不忿,去而复返?

    “谁?”他当下便问道,声线之中多少包裹着那么一丝不悦。

    “是小的。”屋外之人小心的回应道。

    “嗯?”徐寒一愣,倒是听出这声音是那负责伺候他起居的侍从的声音。“何事?”

    “宴会开始了,侯爷叫小的前来请公子前去。”屋外之人再次说道,声线之中的献媚之意倒是好不掩饰。

    “什么宴会?你就告诉侯爷,我有事要办,不便前去。”徐寒又皱了皱眉头,对于这样的宴会,他着实不喜,也着实待不自在。

    “公子莫要为难在下,侯爷说了让小的一定要让公子前去,否则就拿小的试问。”屋外之人听了徐寒此言端是脸色一变,声线也有些急促。

    “一定要我前去?”徐寒不解,叶承台若是有些脑子,便知道长夜司早已盯着他叶府许久,此刻大张旗鼓宴请众人也就罢了,还非要让徐寒暴露在长安这虎狼环视之下意欲何为?

    难不成他还真的对长夜司有所奢望不成?

    徐寒有些想不明白,但夫子既然指名道姓的要徐寒前来寻这叶承台,那必然是对对方的品行有所考量,即使他不愿意相信徐寒,也端是不会做出将他卖给长夜司这般的勾当来。

    不然,徐寒一死,天策府的雷霆之怒,可远非一个小小的宁国侯府所可以承担的。

    徐寒想到这里,终是点了点头,冲着屋外言道:“也好,你稍等片刻,我这就来。”

    无论叶承台究竟打的什么算盘,徐寒都得接下,若是连这一关都过不了,他又如能让叶承台安心的将自己的女儿交给他呢?

    徐寒心中当下便有了决意,应下了屋外的侍从,有整理了一番自己的仪容,便出了房门,在那侍从的带领下,朝着宴会的方向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