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夜色长安
    这话一出口,本就阴冷的宁国侯府温度再次下降了几分。

    叶承台与他的夫人看向徐寒的脸色又是一变,浓重的惊恐之色顿时浮上了他们的眉梢。

    “夫人乃是牧王府的旁支,算起来还是那位不知生死的牧家世子的姑姑,祝贤当年虽然只灭了牧王本族,但对于旁系这些年来的打压想来侯爷已是深有体会,祝贤为人如何,侯爷应当比我清楚。”徐寒娓娓言道,神态自若。

    但屋内的叶承台与妇人却是脸色愈发难看。

    宁国侯的妻子,也就是叶红笺的娘亲,唤作牧殷殷,是牧家旁系,当年祝贤镇压牧王府固然手段狠厉无比,但牧家毕竟家大业大,旁系或是如宁国侯这般存在几乎遍布了长安城,甚至好几位亲王都与当年的牧王府交往密切。

    祝贤自然有所顾忌,因此只诛杀了牧家本族,其余人等都未有追究,但这些年来却也想方设法的打压。

    宁国侯好歹是一方侯爷,能混到这般潦草境地,与此不无干系。

    “玲珑阁近来与朝廷交恶,就差撕破脸皮,侯爷以为以祝贤的心思他真的会如此放任侯爷与玲珑阁关系坐实?或者说,侯爷就是再明哲保身,在祝贤的心里,整个宁国侯府都因为夫人的关系早已贴上了天策府与牧家的标签,侯爷在长安城待了这么久,这样的道理不会想不透彻吧?”

    徐寒这般说道,他脸上的笑意更甚,但看向叶承台与牧殷殷的目光却阴冷几分。

    叶承台与牧殷殷在那时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的眼中看见了骇然之色。

    他们并非愚笨,之前只是因为女儿一飞冲天而心头被喜悦冲昏了头,加之牧王府之事毕竟过去了多年,他们根本未有念及此事,此刻听了徐寒所言,顿时想了个透彻。

    “那又如何?长夜司不值得信任,难道天策府就值得信任吗?”但叶承台毕竟沉浮多年,并不可能简单的就因为徐寒的几句话便相信了他。

    “天策府?”徐寒却是摇了摇头。“侯爷似乎理解错了什么,我代表不了天策府,我代表的只是徐寒。”

    “有什么区别吗?”叶承台皱了皱眉头,他并不喜欢这样咬文嚼字的谈话。

    “有没有区别,我说了侯爷自然不信,但侯爷只需知道,小姐要去玲珑阁,我也要去,且不得不去,而没了小姐,我便去不了玲珑阁。所以,侯爷可以完全信任我,这便够了。”徐寒在那时对上了叶承台的目光,他的神情坚定,眸中光芒清澈,端是让叶承台心头一震,竟是在那一刻生不出半分的怀疑。

    又是一段良久的沉默。

    叶承台沉着脸色看了徐寒许久,最后终于是叹了一口气。

    “本候明白了,公子退下吧,我这便叫人为公子安排好住处。”言罢,他摆了摆手,殿外便有侍从入门,在叶承台的吩咐下领着徐寒便要退去。

    “那再下便等侯爷的消息了。”徐寒倒也未有逼得太紧,毕竟事关叶承台之女,对方有所迟疑也是理所应当。因此,他在那时拱了拱手,便任由那侍从领着,退出了大殿。

    待到徐寒离去,大殿之中便只余下了叶承台与牧殷殷两夫妇。

    “夫君...”牧殷殷在那时走上前去,有些担忧唤道。

    “这些年,都是我拖累了你与红笺...到了现在那祝贤...”她不无愧疚的说道,对于牧家的灾变,牧殷殷的心里不可能完全释怀,可她一介妇人,身无半寸修为,根本无力改变些什么,反而是连累了自己的夫家,甚至连自己的女儿也因此受了拖累。但叶承台这些年来却未有因此而对她有过半分的不满,反而是疼爱有加,这让牧殷殷心底的愧疚更甚。

    叶承台听闻此言,这才回过了神来。

    他转过头却见自家夫人此刻满脸郁郁不安之色,他心中一疼,赶忙将之拥入怀中。

    “夫人不要多想,你我本是夫妻,荣辱与共。况且,牧王满门忠烈,死得确实冤枉。我虽力薄,不能面圣直谏,却也不会与那祝贤同流合污...”说到这儿,叶承台顿了顿,他的目光一阵游离,最后化为了一抹决色。

    “既然他祝贤到了现在还不放过我们,那我叶承台索性拼得这条性命不要,也要保夫人与红笺无恙!”

    他这般言道,决然的声线,在这屋内来回作响。

    ......

    长安城的夜比起幽州并没有任何的区别。

    反倒是侯府的香枕罗衾让风餐露宿惯了的徐寒有些不适,竟然是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好一会也未有睡意。

    “喵!”睡在他身旁的烟猫却是被徐寒这般的动作所惊醒,它发出一声不满的轻唤,然后慵懒的蹲起了身子,扬眸看了一眼徐寒,那大大的琥珀色眸子中写满了疑惑,就好似真的在质问徐寒一般。

    这般人性化的神情若是让外人看了,定是暗自称奇,不过徐寒早已适应了这些。

    与沧海流赶赴大渊山的半年光景再加上与夫子接臂学艺的九个月,他与烟猫几乎可以说得上是相依为命,彼此之间再无间隙。

    徐寒在那时歉意的笑了笑,然后伸出手摸了摸烟猫的脑袋,嘴里轻声说道:“你先睡吧,我想出去走走。”

    说着徐寒便从床上站起了身子,然后整理了一番自己的心头,正要出门。

    “喵!”谁知那烟猫再次发出一声轻唤,还不待徐寒明白它的意思,身子便化为一道残影落在了徐寒的肩头。

    徐寒一愣。

    随即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好吧,那就一起走走。”

    徐寒与叶承台不愉快的相处,只有他与叶承台清楚,旁人看了,还以为徐寒是哪来的贵客,自然府中无人敢阻拦,徐寒很是顺利的便出了院门。

    时间已经到了亥时。

    换作其他城镇早已是夜深人静。

    但长安城却依然热闹非凡。

    街道两侧的酒肆往来宾客络绎不绝,一些喝得酩酊大醉之人还在高声说这些什么。

    或是苦衷,或是吹嘘。

    人间百态,大抵便是如此。

    徐寒默默的走着,目光在那些酒客的脸上扫过。

    那位夫子也喜喝酒,却不似沧海流那般逢酒必醉,跟着他学艺这九个月,几乎每天晚上他都得喝上一小壶。

    用他的话说便是——大醉浮生空,微醺少薄凉。

    无论怎样,沧海流也好,天策府的夫子也罢,对于徐寒来说他们都是他看不通透的那种人。

    他们似乎都在追逐着些什么,又似乎都在烦恼着些什么。

    但他们从来不说,徐寒也从来没问。

    只是半月前,夫子留下了一封信,告诉徐寒带着它来到这长安城寻那宁国侯后,便独自一人消失了。

    夫子去了哪里,去做些什么,徐寒并不知道。

    但他却很是不安。

    因为夫子离去时脸上的神情端是与沧海流登上大渊山那一刻,如出一辙。

    可最后他还是带着那封信来了长安。

    他的手臂虽然已经接好,但那是某位徐寒也叫不出名字先古妖族大圣的手臂,岂是那般轻松便可驾驭的?

    他还需要去到玲珑阁寻些悬河峰上特有的药材加以淬炼方才能缓和这手臂之中磅礴妖力对他带来的危害,只是这件事情,以夫子的身份并不方便去做,按照之前的计划便是需要徐寒自己想办法去往玲珑阁。如今却是因为夫子忽然有了什么急事,而将这计划提前了一些时间。

    “跑!你给我再跑一个试试?”

    就在徐寒想着这些的时候,身前忽的响起了一阵喝骂声。

    将徐寒从自己的思绪中猛地拉了回来,他抬头看去,却见前方不远处,几位身着侍从打扮的壮汉正围着一个披头散发的中年男人大声的责骂道。

    “大爷,下一次,下一次我一定把酒钱带来,你就饶过小的吧!”那中年男子浑身带着酒气,听他所言之话,想来应该是因为没给酒钱故而受了这些酒楼小厮的围堵。

    徐寒摇了摇头,这样的人他倒是见过不少,几乎每个酒肆都得有那么一些人插科打诨,他往一侧绕了一绕,准备避开这才“打斗”。

    “下一次?你当爷爷的醉红楼是你可以赖账的地方吗?”为首的壮汉怒骂道,态度嚣张无比,他看了看左右,神情凶恶的言道:“给我打!”

    此言一落,那一群小厮便围了上去,也未有任何顾忌,朝着那中年男子便是一阵拳打脚踢。

    接下来响起自然便是那中年男子杀猪一般的惨叫声。

    已经走出数丈远的徐寒倒是不以为意,走了许久他有些饿了,想着寻一处清净的酒楼吃些东西。

    他的脚步这才迈出,谁知身后,忽的伸出了一双手,将他的双脚死死抱住。

    “还想跑,今日我不打你个半死,我这醉红楼便不开了!”壮汉的怒骂声随即传来,数位小厮便再次围了过来。

    徐寒这才看清那双手骇然便是之前那被围打的醉汉不知用何办法逃离几人的围堵,跑到了徐寒的身后,此刻正死命的抱着徐寒的大腿,显然也是被打怕了。

    “大爷救我。”中年男子看着已经逼近的小厮们,脸色大变,赶忙朝着徐寒求救道。

    徐寒却是眉头一皱,他并没有掺和这等闲事的功夫。他动了动脚,试图甩开这醉汉,但那醉汉显然也明白再落入那些小厮手中即使不死也得脱上半层皮,他自然不愿,故而使出了浑身气力,死死的抱住徐寒。

    这时那些小厮已经冲到了跟前,徐寒的眸子一抹寒意浮现,就要用上几分气力。

    那醉汉似乎有所感应,猛地在那时一个鲤鱼打挺站起了身子,指着徐寒便言道。

    “兄弟,哥哥我终于等到你了,呐,就是这些人,帮哥哥料理了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