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牛羊偏喜结群,虎豹生来独行
    泰元十七年,八月。

    那位被天下追杀的恶人沧海流已经一年未有行踪,他是死是活,寻常人根本无暇关心,只是依然有那么些或明或暗的势力还在暗中追查他的消息。

    只是这些江湖上的暗潮汹涌却永远无法惊动那座名为长安的高城。

    他就像是一座独立于大周的世外桃源,任凭外面如何风声鹤泣,他自歌舞升平。

    这一天的长安城一如往常,只是那宁国侯府却是格外热闹。

    府门前前来道贺的宾客乐意不绝,送来的贺礼几乎堆成了小山。平日里低调沉稳的宁国侯叶承台笑得合不拢嘴,在大殿中于前来的宾客们把酒言欢,脸上的喜色可谓溢于言表。

    这自然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叶承台膝下无子,唯有一个女儿,得了玲珑阁一位长老的赏识收为关门弟子,过几日接她去往玲珑阁的使徒就要前来。

    须知天下宗门多如牛毛,但如玲珑阁这般前后出过数位地仙大能的却是凤毛麟角,玲珑阁那位长老恰巧便是一位近年来大周最有可能冲击地仙之境的高人,他的关门弟子其分量比起叶承台这宁国侯的分量可要重出不少。

    有道是父凭子贵,宁国侯在宁阳城不温不火了这么多年,如今摇身一变成了这大周中炙手可热的人物。

    “侯爷教子有方,能得玲珑阁吕长老赏识,当真是我等羡煞不已。”

    “是啊,侯爷厚福啊,令千金才学惊人,待到学成归来,我大周岂不是又要多一位地仙境的大能?”

    此刻宁国府的大殿之中,宾客们的祝贺之声乐意不绝。

    已经年过四旬的宁国侯笑逐颜开一一回礼,口中更是谦虚道:“哪里哪里,都是那孩子自己的造化。”

    这场宴会持续到亥时方才作罢,宾主尽欢。

    宁国侯恭谦之名倒是不假,所到宾客,无论尊卑,他都一一送至门前,这才作别。

    直到最后一位客人离开,宁国侯立于府门之前,看着那些远去的背影,心中感慨万千,这些人都是这宁阳城中的大人物,他一个失了圣心的侯爷,在大周早已没有实权,平日里这些人都不曾多看他一眼,倒是如今却都变做他们口中的至交,说来可笑,想来可叹。

    “老爷,天凉了,回去吧。”想着这些,忽的一道温婉的声线在叶承台的背后响起,伴随着一起的还有一件皮袄被披在了他的身上。

    不用回身,叶承台便已猜到这声音的主人究竟是谁,他笑了笑,伸出手将那人放在他肩上的手握在手心。转过身子,看向那张即使上了年岁,却依然能看见当年风华的一张脸。“今日,辛苦夫人了。”

    他这般说道,身后的妇人却只是淡淡的摇了摇头。

    “红笺能有这福分,我开心还来不及,何来辛苦。”夫人这般说道,神态温婉可亲。

    二人的目光对视,情愫流转,即使已经成亲多年,此刻却依然有几分情动。

    “咦,来晚了,错过了一顿饭菜。”就在二人你侬我侬之时,一道突兀的声音响了起来。

    叶承台与那妇人一愣,循声看去,却见宁国侯府的府门前不知何时来了一位少年。

    那少年生得一双浓眉大眼,穿着一身灰色麻衣。模样并不出奇,丢入人群中也不会让人多看一眼。但奇特的是右臂上裹着一层层密实的白布,将之彻底包裹,不知是否是之前受过伤,故而包裹起来。而背上则背着一道同样用布条包裹着长条形事物,肩上更是蹲着一只烟猫,模样可人,毛发梳理得发亮,倒是与那麻衣少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看清那少年模样之后,叶承台皱了皱眉头。

    “去,把今日剩下的饭菜拿些来,给他。”他朝着身旁的家奴吩咐道,在他看来,这少年的扮相应当便是那些乞儿,索性今日府中宴请,倒还剩些饭菜,与他无妨。

    那仆人闻言,就要告退。

    但这时,那少年却伸出了手。

    “哎哎。小爷我可不是要饭的。”他极为不满的说道,喝阻了那位就要退下去的家仆。

    “嗯?”那少年的话倒是让叶承台一愣,他再次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个少年,问道:“那你所谓何事?你可知这里是什么地方?”

    叶承台毕竟是一位侯爷,此刻对于这少年的态度心底多少已经生出了一些不满。

    “好了,老爷,大喜的日子,这孩子年纪看上去与红笺一般大小,也不知道遇见了什么变故,伤了手臂,我看着可怜,便予些钱财吧。”一旁的妇人与这叶承台朝夕相处多年自然看出了自家夫君此刻心头的不悦,她赶忙说道。

    叶承台到底对自己这位妇人极为宠爱,他听闻此言,也就收起了心中的不悦,点了点头,“也罢,那就去账房取一两银...”

    “我说了小爷我不是要饭的!”但这本事善意的举动却似乎惹恼了那断臂少年,他的声线大了几分,还带着一股浓浓的不满。

    只见他在那时伸出了手在自己的怀中一阵摸索,半晌之后掏出一样沾满了油污的事物。

    “呐,拿去!”然后他将之伸出,极为随意的递到了叶承台的跟前。

    “这是...”叶承台又是一愣,下意识他接过那事物,定睛一看,却发现那一道信封,也不知究竟经历了什么,信封之上满是污渍。叶承台狐疑的看了少年一眼,却见那少年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似乎丝毫不把他这一位侯爷放在眼中。他心底疑惑更甚,便又将目光放在了那信封之上,待到他看清那信封上那道火焰一般的红色印记时,他的身子一震,惊骇之色爬上了眉梢。

    “在下怠慢公子了,快!快!里面请!”叶承台如同换了一个人一般,态度顿时恭敬了起来,周围的家奴显然未有预料到这般变化,纷纷一愣,就连那位妇人也是极为意外。但在叶承台的催促下,却也是不敢怠慢,赶忙按照他的吩咐将那断臂少年迎入府中。

    待到少年在府中落座,叶承台又连忙让下人沏来即使是王侯来时,宁国侯也不舍得用的龙湖茶奉上。这时,叶承台脸上的惶恐之色方才稍缓。

    “这可是...”他在那时坐于主位之上,指了指手中那满是污渍的信封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就是。”少年端起那一文便值千金的茶水一口喝下,然后撇了撇嘴,说道。似乎是对于叶承台的疑问早有预料。

    “给我的?”叶承台似乎还是有些不可置信,又问道。

    “废话。”少年伸出手指在自己牙缝中掏了掏,吐出一片粘在牙上的茶叶不耐烦的回应道。

    叶承台对于少年的冒犯犹若未觉,他得到肯定的答复,方才终于鼓起了勇气,拆开了那信封,将里面的信纸拿出,放于眼前,细细读来,态度极为谨慎,似乎唯恐错过了这信中的半个字迹。

    一旁的妇人心底自然是疑惑万分,但出身名门的她却知这个时候不是询问夫君的时机,只能是耐着性子好奇的打量着眼前这个少年,似乎是想要从他的身上找出些让自己夫君如此大惊失色的缘由。

    叶承台的目光顺着那信纸上的字迹移动,脸上的惶恐渐渐化作了诧异,到最后又变作了无比的阴沉。

    良久。

    他方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看向那坐在台下的少年。

    他微微平复心情,让自己的声线听起来足够的淡定,他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从最初的不屑,到方才的恭敬,再到此刻的阴寒,旁边的妇人敏锐的察觉到了自己夫君此刻的异样。

    “徐寒。”少年也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他亦在那时看向那位宁国侯,正色道。

    “夫子人呢?”叶承台问道,他口中的夫子,显然就是这封信的主人。

    “死了。”徐寒轻描淡写的回应道。他的脸色不曾因为这两个字而有半分的更改,就好似在说一只鸡或是一条狗的生死一般淡然。

    “死了?”但叶承台却没有少年这般的从容,这个消息给他的冲击显然比这信上的内容还要大上几分。

    而一旁的妇人显然也听闻过夫子这个名号,她的脸色亦是一变,脸上浮出一抹浓重的不可思议之色。

    “怎么可能!”叶承台再次说道,声线不觉大了几分。

    “那老头说了,信不信是你们的事,死不死是他的事。”徐寒摆了摆手,似乎对于叶承台夫妇的诧异很是无奈。

    叶承台闻言脸色又是一阵变化,他想了想那信中所言之事,倒是有那么几分临终托孤的味道,心底对于少年话倒是有了几分相信。但饶是如此,他依然用了好一会方才消化掉这个足以让大周朝野震动的消息,不过很快他又想到了一些事情,再一次看向那少年问道:“那这么说来这封信只有你知道?”

    他的声线在那一刻变得阴寒了起来,淡淡的杀机开始浮现。

    “不对。”徐寒对于自己的处境犹若未觉一般,他很是随意的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应该是只有侯爷你知道。”

    叶承台一愣,这倒是他未有想到的一点。

    “你就一个人来的?夫子身边高手如云,就没人护送你吗?”叶承台又问道,他的气机在那一刻荡开,通幽境大能的神识何其了得,整个侯府瞬息便被他笼罩其中,在确认周遭并无半分埋伏之时,他心中的杀机终于不再掩藏,如脱笼之兽一般自他的体内奔涌而出。

    扑!

    伴随着一道闷响,侯府大殿中的烛火瞬息熄灭。

    那少年在那时站起了身子,一双眸子在漆烟的大殿中熠熠生辉,他直视向那位侯爷,眼睛忽的眯了起来。

    而后,他张开了嘴,一字一顿的说道。

    “只有牛羊才喜结群,而虎豹生来便只会独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