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天策府
    “接上一臂...”

    沧海流的话方才落下,他身后的徐寒便是一愣。

    他没有想到在这幽州的偏僻小镇上竟然还有一位沧海流的旧识,但他更没有想到的是沧海流与那旧识见面的缘由竟然是为了帮他接上断臂。

    只是...

    断了的肩膀真的能接上吗?

    能的话,那用来接上的肩膀又当从何处取来呢?

    以徐寒的眼界自然是想不明白的。

    这北上的路着实走得很辛苦,寻常人二个月个月便能走完的路程,徐寒与沧海流却足足走了四五个月之久。

    他们需要躲避长夜司的走狗,寻仇的豪侠,逐利的流寇。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能走到这里,应当算得上是一个奇迹。

    前两月的沧海流伤势严重,徐寒带着他东躲西藏,甚至在不得已之下还有那么一段时间重操旧业,乔装成了乞丐一路辗转。

    尽管他们尽量的避开了人员密集之所,但依然免不了遭遇一些搏杀,沧海的伤势在这样的搏杀中恢复缓慢,到了后几个月才有些起色,但依然未有痊愈。

    而徐寒每日依旧帮着烟猫吸收体内的妖力,近半年的光景过去,烟猫的症状虽然有所缓解,但离痊愈依然有着不小的距离。

    徐寒的修为在吸收了烟猫的妖力之后提升显著,半年的光景便已然从罗汉天级跨过了罗汉境大成,入了金刚境。他也渐渐适应用左臂搏杀,战力恢复。而那枚种于他丹田的大衍剑种,虽然无法动用,但有那剑种在加之沧海流的指导,他的剑术精进极快,到了现在已有小成,寻常的麻烦徐寒一人便可应付。

    也正是因为徐寒的成长,让沧海流不用疲于应付那些时不时上门滋事的仇家,有了时间静养,他的身子也才得以恢复得七七八八,然后他便急不可耐的领着徐寒北上,却不想在边远的北地竟然有他的旧识在此处等候。

    只是唯一可惜的是,即使到了现在沧海流也不愿意承认徐寒是他的徒弟。

    用他自己的话说:“我传于你的是南荒剑陵的功法,但我却是剑陵的弃徒,我本已不肖,岂能再做不合门规之事...”

    徐寒想着这些的时候,那木桌上的对话却还在继续。

    “接臂?”青衫老者听闻了沧海流的话眉头一皱,他抬头看向沧海流,深邃的眸子中光芒流转,似乎在权衡着些什么。

    沧海流却对此不以为意,他仰头又喝下一杯茶水,笑眯眯的说道:“都说大周天策府的夫子医术高明,可生白骨活死人,我是不信,但接个断臂我想以你的本事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吧。”

    天策府?夫子?

    远处的徐寒闻言双眸一凝,看向那青衫老者目光顿时变得诧异了起来。

    天策府名义上是大周与长夜司并驾齐驱的庞然大物,是执掌着大周上至军务,下至民生的决策机构,手下更有三万天策军作为都城长安的守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天策府算得上是皇权之下的第一人。

    只是新帝登基以来,有意扶持长夜司,以致于如今的天策府早已名存实亡。

    但天策府的主人,也就是眼前这位夫子大人,却依然是百姓眼中犹如神祇一般的存在。他已经执掌天策府六十载光阴,侍奉过包括如今的泰元帝在内的大周三位帝皇,这般人物,即使如今只手遮天的长夜司首座祝贤见了也要礼让三分。

    徐寒怎么也想不到,沧海流这个被大周朝廷通缉了数十载的恶人竟然与这天策府的夫子有这样的交情。

    “唔,难是不难。”青衫老者似乎从沧海流这看似随意的态度中闻到了某些不一样的味道,他脸上的神色肃穆了起来,当下便点了点头,算是答应。“只是,你想要给这位小朋友接上怎样的一条手臂呢?”

    “我要去大渊山。”沧海流的回答简单明了,却又不着边际。

    但那位夫子大人闻言脸上的神色却是一滞,他瞬息变得沉默了下来,然后目光再次落在了沧海流的身上,他一阵打量,就好似想要确定沧海流所言是否只是一时兴起。

    可最后,他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因此,他低下了头,沉沉的叹了一口气。

    “你真的要去吗?”

    他问道,声线不知为何变得低沉了几分。

    “大兄镇守着剑冢,二兄执掌着山门。他们身负重任,我独自逍遥了三十余载,那件事,还是由我来做妥当一些。”沧海流少见的收起了自己一向玩世不恭的态度,正色着说道。

    客栈内的烛火还在摇曳,屋外的风雪依然肆虐。

    徐寒看着两位神色凝重的老人,心头不知为何生出一股难以言表的惴惴不安。

    “其实只要你愿意,你很有希望登临那个境界,届时...”夫子似乎有些不忍,他试图规劝道。

    “不了。”沧海流却果决的打断了老夫子的话。

    “那个境界有什么好的吗?我去过昆仑,那里一片荒芜,什么都没有了。”

    “可是...”老夫子却并不满意,他想要再说些什么。

    可一如上次一般,他的话才刚刚开始便再次被沧海流打断。

    “没有可是,难道你要我沧海流像那太阴宫的那些老不死的一样,每日战战兢兢唯恐劫难加身?那般模样活了百年千年又有什么意思?还比不得我逍遥人间这几十载。”

    “况且...”沧海流说到这里,忽的话锋一转。他的脸上勾勒出一抹笑意又言道:“这样的话旁人劝我可以,你劝我却是不行,当年那临门一脚你没有迈开,如今如何劝我?”

    夫子闻言一愣,随即哑然失笑。

    这时客栈的主人贺老三已经弄好的饭菜,一道道光是看上去便让人食指大动的饭菜被他端了上来。

    “光喝茶水没劲,老板有酒吗?”沧海流在那时说道,贺老三自然没有不从的道理,笑呵呵的端上了一壶酒水,道了一声诸位慢用,这才退下。

    “愣着干什么,来吃呀。”沧海流看见了酒,顿时眉开眼笑,又瞥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徐寒,没好气的说道。

    徐寒这才醒悟过来,他愣愣的坐到二人的身侧,但不知是因为这二人的来头太大,或是因为沧海流言语之中所透露出的某些讯息让他心头不安,徐寒拿起筷子,却久久未有动筷。

    “这酒是一个好东西,想当年我才入师门,奈何剑陵禁酒,为了喝上一两口,我没少受师傅责罚。”沧海流却是未有去管徐寒的异样,他喝下一杯清酒脸上顿时露出迷醉之色,嘴里更是喃喃说道。

    老夫子也好似接受了沧海流的决定,他亦给自己倒上了一杯清酒,仰头喝下,随即看了看身旁的徐寒再次皱眉言道:“这小子的身上有妖气。”

    “森罗殿做的孽,修了《修罗诀》自然得有妖气。”沧海流不以为意的言道,似乎注意力全在眼前的酒杯之上。

    “既是如此,接上了手臂他依然无法修行南荒剑陵的《大衍剑诀》。”老夫子陈某说道,他有些搞不明白沧海流究竟打的些什么主意。

    眼前这个少年的《修罗诀》已经修炼到了不低的境界,他体内的经脉已然被妖力搅乱,即使是他也不见得有办法将之修复,既是如此,为这少年接上一臂又有何用?沧海流又偏偏将自己的剑种种在这样一个无法修行《大衍剑诀》的少年身上,又是为何?

    老夫子对此极为不解。

    “我不是说过了吗?”沧海流闻言忽的停下了自己手上的动作,他再次转头看向老夫子,然后一字一顿的重复着自己之前所说的话:“我要去大渊山!”

    老夫子又是一愣,可在数息之后,浓郁的震惊之色在他的脸上蔓延开来,他怔怔的看着沧海流,有些失态的说道:“你想给他...”

    他的声线变得有些高亢,直到这时他才醒悟到沧海流究竟要给徐寒准备一条怎样的臂膀!

    “嘘。”沧海流却在那时朝着老夫子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然后伸手给他倒上了一杯清酒。有些嫌弃的看了夫子一眼言道:“都一把年纪了,不能像我一样安静一点吗?”

    老夫子也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他收了声,但眉头却依然紧紧皱着。

    “那东西就是接上了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你就确定这孩子受得起码?”自相见起便给人如浴春风一般的感觉的夫子却在那时如同换了一个人一般,他咬牙切齿的凑到了沧海流的跟前,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够听清的声音这般问道。

    “我相信我的眼光。”沧海流却依然保持着自己的云淡风轻,但看向老夫子的目光之中却写满了不容置疑的坚定。

    二者的目光就这样在半空中相遇,那种如有实质一般的气场开始碰撞,而不明所以的徐寒就恰恰处于这风暴的中心,他只觉得一阵巨大的压力袭来,让他的呼吸变得有些困难,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压力愈发沉重,以至于让他感觉胸口发闷。

    就在他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夫子似乎是察觉到了徐寒的窘迫,他率先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那股“风暴”也就随之停下,徐寒这才得以喘息。

    “就是给他按上了那手臂,你觉得他能用上吗?想要让他使用自如,还得以我之医术,加之玲珑阁悬河峰上特有的珍惜药材为引,进行调理方才可让他完全适应。”夫子沉眸说道。“可是玲珑阁这些年与朝廷交恶,我根本取不到玲珑阁上的药材。”

    “这还不简单。”沧海流又饮下一杯清酒,咧嘴一笑说道。

    “你收他为徒,将你那些医术都教给他,再使些法子将他送上玲珑阁不就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