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一切安好
    徐寒再次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他坐起身子,身侧的篝火烧得正旺,沧海流怀抱着那只烟猫,不住的用手抚摸着它背上的毛发,烟猫也似乎极为享受沧海流的抚摸,软着身子躺在沧海流的怀中,眼睛眯成了月牙状。

    徐寒看着这幅场景,就如第一次与沧海流见面时一般,那时的他只觉得诧异,但此刻心底却莫名生出了几分温馨。

    或许是他起身的动作太大了一些,躺在沧海流怀中的烟猫在第一时间睁开了自己的双眸,但见徐寒已经醒来,那烟猫发出一声欢快的吼叫,身子一跃便出了沧海流的怀抱跳到了徐寒的肩上,用自己的脑袋不住的蹭着徐寒的颈项。

    烟猫的热情让方才苏醒,身子还有些发虚的徐寒险些栽倒在地。但他却没有丝毫责怪烟猫的意思,反而是伸出手抚摸着烟猫的毛发,不管他是否承认,徐寒打心眼里喜欢这样的相处。

    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家的感觉。

    “咳咳。”这时,篝火的一旁,传来了沧海流的咳嗽声。

    玩得起劲的一人一猫这才回过神来,收敛起了自己的动作。

    徐寒也在那时走到了沧海流的跟前,坐到了他的身侧。

    “前辈...”徐寒拱了拱手,恭敬的说道,他的心底自然有着诸多的疑问,譬如之前在与那些长夜司的爪牙对战时他所陷入的那般玄妙的境界,又譬如之后他忽然陷入的晕眩,这些都是徐寒难以理解的事情。他倒并没有怀疑沧海流会对他不利,毕竟以他与沧海流之间所存在的差距,沧海流若是有所图谋,明着来即可,又何须如此拐弯抹角?

    “大衍剑种。”似乎早已猜到了徐寒心头的疑惑,还不待徐寒发问,沧海流便张口说道。

    “嗯?”徐寒一愣,却是有些不明所以。“大衍剑种?”

    “我师从南荒剑陵,虽于三十年前叛出了剑陵,但一生所学近五成都源于剑陵。”沧海流缓缓说道,提及之前的师门,即使是素来不着调的沧海流脸上也露出了极为复杂的神色,好似在缅怀着些什么。“南荒剑陵虽不出世,名声不如陈国的离山剑宗,亦比不了声名鹊起的大周天斗城。这世人只知天斗城中岳扶摇,离山宗上衍千秋。却不知这句话还有后半阕。”

    说到这里老头子顿了顿,随即再次说道:“若问谁堪执牛耳,南荒剑陵墨古流!”

    徐寒闻言,心头又是一震。

    这前半阕世间传唱甚广,徐寒亦是暗以为一位岳扶摇一位衍千秋便已是天下剑道极致,却不想还有着后半阕。

    “这墨古流是谁?难道比起岳扶摇、衍千秋还要厉害?”徐寒下意识的追问道。毕竟关于剑道巅峰之前那番理论早已在世人心中根深蒂固,如今听了沧海流之言徐寒难免一时难以消化。更何况据他所知,无论是岳扶摇还是衍千秋都是大衍境的剑仙,这般存在,难道世间还有人能比过他们?那又当是何种境界?

    “墨古流不是一个人,而是三个人。”沧海流摇了摇头,随即伸出出了三个手指在徐寒的面前晃了晃。“分别是我的大师兄墨尘子,二师兄古明阳...”

    说到这里沧海流再次停了下来,听得正起劲的徐寒疑惑的抬起头看向忽然沉默不语的沧海流追问道:“那还有一位呢?”

    但这话方才问出口,他便对上了沧海流那极为不郁的眼神,徐寒一怔,这时方才回过神来。

    他小心翼翼的看着沧海流,有些不确定的轻声问道:“最后一位,莫不是便是前辈你了?”

    “怎么?老夫不配吗?”沧海流很是不爽的反问道。

    徐寒哪敢有半分非议,他摆了摆手,陪笑着解释道:“当然不是,前辈当得起,当得起。”

    这话虽是在应付沧海流,但细想却也不无道理,沧海流确实败了,但能在岳扶摇手下全身而退,试问天下又有几人能够做到?单是这一点,墨古流三人之位,沧海流便当得起一席之地。

    “哼。”沧海流见徐寒如此嬉皮笑脸,自是无法发难,他发出一声冷哼再次说道:“剑陵所修之功法名为《大衍剑诀》此剑诀修行条件极为苛刻,需要将此法修成大衍境者为尚未修行者洞开剑心,也就是之前你脑海中所观想到景象。但成与不成却全看自己造化,而一旦成功便会如你之前那般,那剑心凝聚,化为剑种融入丹田。”

    “只是《大衍剑诀》需要内力催动,而你所修行的《修罗诀》却是淬炼肉身的法门,再没有内力的情况下强行动用剑种之中的剑意,会使你五脏受损,而这也是你之后陷入昏迷的缘由。”

    “内力?”徐寒听到这里脸色一滞。他修炼了《修罗诀》体内经脉早已因为妖力的肆虐而被毁坏,无法再修炼寻常功法,如今虽然幸运的种下了剑种,却是空抱着一座宝山,却无福享用。饶是心性远超出寻常人的徐寒此刻也不由得生出几分失落。

    徐寒这般模样自然是瞒不了沧海流的眼睛,老头子在那时瞥了一眼徐寒,话锋一转,问道:“老夫不是让你带着玄儿离开吗?为何又去而复返?”

    徐寒闻言回过了神来,他暂且压下了心底的不郁,回应道:“晚辈之前误会了前辈,暗以为前辈真心想要赶我们走。好在最后晚辈忽然想明白了事情的缘由,前辈明面上想要赶走我们,暗地里是在保护我们。我和玄儿都很担忧前辈的处境,因此方才斗胆跟上。”

    沧海流老脸一红,显然是有些不适应徐寒话里的亲近之意,他发出一阵咳嗽声,嘴里依然不甘示弱的强词道:“老夫自有自己的打算,何须你来相救。”

    话虽硬气,但说到末了,显然自己有些不好意思,声线也不由得低了几分。

    徐寒心底暗自觉得好笑,但熟知沧海流秉性的徐寒却并没有出言点破,而是附和道:“前辈所言极是,是晚辈莽撞了些。”

    “知道便好。”沧海流又是一声冷哼,“你如今体内种下了剑种,算得我的门徒,只是我受了重伤的消息必然会被那些放走的江湖流寇传开,接下来的路可不好走了。”

    沧海流话里的意思很明显,无论是长夜司的爪牙还是江湖流寇都只是小鱼小虾,以沧海流的恶名,一旦消息传开,或为寻仇或为名利的敌人必然接踵而至,也诚如沧海流所言,接下来的路,注定凶险。

    “前辈若是不弃,还请带上徐寒,前路艰险,晚辈愿与前辈同行。”徐寒却是想也没想的拱手言道。

    沧海流显然没有料到徐寒的回答会来得这么快,他沉默着注视着眼前这个断臂少年,篝火映着他的眸子,就好似他的眸子中也燃着熊熊火焰一般。

    “为什么?”沧海流不解道。“我救过你一命不假,但你也救过我,我授了你大衍剑种,但当时乃是权宜之计,我也是为求自保,况且你受那《修罗诀》所限,大衍剑种在你体内并无任何作用,说到底你我也却无师徒之缘,跟着我,与你无益,你又何苦自寻死路?”

    “徐寒本是青州上云城一位乞儿,身逢乱世为葬父而卖身森罗殿,几近周折,叛逃而出,若不是前辈相救,晚辈早已命陨,又何来之后救下前辈之事?前辈如今身逢大难,我若是袖手旁观,于理不正,于心不安。”说到这里徐寒也是顿了顿,但随即他一咬牙,又再次说道。

    “况且...”

    “况且晚辈世上并无其他亲人,更无牵挂可言,只与那森罗殿尚有一段血仇。”

    “此身...”

    “只有去处,未有归途,还请前辈成全!”

    徐寒这番话端是发自肺腑,天大地大,他却不知当往何去?

    寻仇?以他的身手不被森罗殿所杀便是万幸,更不提如何对抗那般庞然大物。

    觅刘笙失散的弟妹?可他断了一臂,行走江湖本就凶险万分,这又人海茫茫如何寻得?

    倒不如跟着沧海流一来沧海流身负重伤,他可照顾一二,也算抱了恩情,二来烟猫体内的妖力可助他修行事半功倍,又可治疗烟猫的伤势,可谓一举三得。

    “唉...”沧海流见徐寒态度如此坚决,不由得轻叹了一口气,幽幽说道:“你可知我此去要往何处?”

    “晚辈愿闻其详。”

    “幽州,大渊山。”

    “嗯?”徐寒又是一愣,幽州距离徐州极为遥远,乃是大周北境与陈国接壤之地,但即使如此,徐寒对于那大渊山也是略有耳闻,相传那里乃是一处凶地,山中精怪纵横,方圆百里都未有村落。

    徐寒不清楚沧海流为何要去往那里,但他却在微微一愣之后再次坚定的看向沧海流,他的目光早已将他此刻的心迹袒露无疑。

    沧海流见状心头难免有些异样,他又叹了一口气,像是颇有些无奈的说道。

    “独行久了,有个人作伴或也不错,况且玄儿也着实需要你的照顾...”

    “那便就这么定了吧。”

    言罢,素来嘴硬的老头子转过了头,似乎有意躲避徐寒的目光。

    徐寒见状知他是答应了自己,他微微一笑,也不再多言。

    那时,夜色正浓,一老一少一只烟猫,围着篝火,彼此沉默,却又一切安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