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大衍剑种
    “嗯?”

    沧海流这话终究来得太过突兀了一些。

    徐寒眨了眨眼睛看向眼前这有些邋遢的老者,眸子中似乎还有些疑惑。

    “喵!”倒是脚边的烟猫却在那时发出一声轻唤,好似在催促徐寒一般。

    这时,徐寒方才是一个激灵回过了神,狂喜之色瞬间便漫上了他的脸庞。

    “前辈!!”他的声线变得高亢了几分,似乎还带着某种颤音。沧海流问他是否愿意学剑,这背后所意味着的是天大的机缘。

    只是徐寒的喜悦却并没有丝毫的感染到沧海流,这位老者撇了撇嘴,似乎是对于徐寒的大惊小怪有些不满。然后他的脚忽的伸出,以极快又极为刁钻的角度击打在徐寒的下身,徐寒的身子一震,竟然就在那力道之下不由自主的转过了身子。

    而这时他方才看清不远处罗天成已经带着他的几名护卫杀到了跟前。

    徐寒这才记起他们此刻的处境似乎并不太好。

    他的心思一沉,左手握紧了手中的长剑,双眸之中寒光闪烁。

    但也就在这时,身后的沧海流再次伸出了自己的手,轻轻的按在了徐寒的后脑门上,一道白光猛地亮起,自沧海流的手中涌入徐寒的脑门。

    徐寒自觉大脑一阵轰鸣,眼前的事物瞬息变得模糊了起来。

    “静心凝神,今日你若是能悟得这剑诀,你我尚有生机,否则,明年今日,便是你我忌日!”沧海流那苍老的声线也在这时自徐寒的脑海中响起。

    徐寒一怔,虽然还弄不明白如今的状况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沧海流终归不会害他,索性他重重点了点头,言道:“还请前辈授功!”

    见徐寒处变不惊,心思果决,这让沧海流暗自点了点头,这少年的心性端是让人无可挑剔。

    随即沧海流按住徐寒脑门的手指上又是一道白芒亮起,一道道悠远又缥缈的声线便在那时自徐寒的脑海中回荡。

    “天为乾,地为坤,天升而地张!”

    此音一落,徐寒只觉眼前的景象一晃,另一番景象豁然浮现在他的眼帘。

    天地初开,万物混沌,冥冥之中一道白光亮起,天地分离,天清而地浊。

    徐寒怔怔的看着眼前的景象,某种说不出道不明的讯息不断涌入他的脑海,他抓不着头绪,却只觉得此情此景让他心神晃动。

    而这时,罗天成已然领着自己手下的士卒们杀到,他们并不清楚此刻徐寒的状况,只见徐寒双眸紧闭,似乎已经放弃了抵抗。他们自然不会去细想,手中的刀剑便在那时直直的朝着徐寒的面门斩来。

    眼看着这刀剑就要落在徐寒的身上,那时徐寒的低垂着的左臂忽的抬了起来。

    只听哐当一声脆响,徐寒手中的剑就在那时稳稳的接下了罗天成挥来的剑。

    徐寒的修为比起三元境的罗天成足足低了整整一个境界,这已然不是依靠着肉身武者天生的优势所可以弥补的差距,但是罗天成这一剑却是被徐寒稳稳的接了下来。

    而更诡异的是,此刻的徐寒依然闭着眼睛,脸上的神色安详,就好似入定的佛陀一般,端是寻不到半点的情感波动。

    “大道无我,身死而道生。”

    这时的徐寒早已与外界的讯息隔绝,他进入了一种物我两忘的玄妙境界。

    又是一声威严的声线在他的脑海中荡开,眼前的景色再次变化。

    一位通天巨人的身子如山岳一般轰然倒下,而后,在他的身躯上,山川树木,万物江河纷自涌现。

    徐寒只觉在那时涌入他脑海的讯息又清晰了几分,却依然说不真切。

    而他的身子在挡下罗天成这一剑之后又是一动,只见他欺身上前,剑锋抵着罗天成的剑身,看似轻巧,但却着力极大的将罗天成的身子逼退,而后剑锋一荡,将那些杀来的数位士卒的攻势一一化解。

    整个过程,他看上去游刃有余,就好似早已对敌方的每一次攻势都了若指掌一般。

    每一剑,每一次迈步都恰到好处的捕捉到了对方的心思。

    诸人一阵围杀,竟然未有伤到徐寒毫分。

    这般情形当真是太过诡异,让罗天成等人暗暗心底发寒。

    “乾坤垄盖,日月轮转,风云聚散,万物生死,此为大道!”

    徐寒脑海中的声音渐渐变得高亢,眼前的世界也开始随着那声音的变化而开始飞速的变幻。

    昼夜交替,风起云散,草木枯荣,这些都犹如流影一般在徐寒的眼前闪过。

    然后忽的又戛然而止。

    天地在那一刻好似静止了下来,他们开始朝着一处收缩,不出数息光景便再次聚合到了一起,化作一道细微又耀眼的光点。

    “大道天成。”

    那声音再次响起,带着无上威严,又好似裹狭着穿越千万年光阴的沧桑。

    他像是恶魔的呢喃,又像是神人的天音。

    让徐寒的心神再次摇晃起来。

    “亦可剑衍!”

    轰!

    伴随着这最后一句话落下,徐寒的脑海忽的一阵轰鸣。

    那一道光点猛地绽出一道耀眼的神光,然后朝着徐寒飞速的涌来。

    徐寒愣愣的看着那光点靠近,他的瞳孔随着光点的涌来而不断的放大,最后赫然之色浮上眉梢。

    那哪是什么光点,那是一把剑的剑尖。

    一把足以开天辟地,足以吞噬万物的剑的剑尖。

    轰!

    又是一声巨响在徐寒的脑海中炸开,那把剑便在那时刺入了徐寒的眉心。

    比之方才还要耀眼数倍的光芒亮起,徐寒愣愣的看着眼前这道绝美剑芒,他忘了躲避,更生不起半丝抗拒的心思。

    终于,在数息之后,灿烂的剑芒散去,那把一方天地化为的剑芒顺着徐寒的眉心涌入了他的身躯。

    那时,他的体内一道光点缓缓下沉,直到落入他的丹田之中,那光点一阵闪烁,然后彻底隐没其中。

    那一刻,还在与罗天成等人周旋的徐寒身子一震,一股凛然的剑意猛地自他体内荡开。

    本就对徐寒心生警惕的诸人见他如此异状,心中不解,但身子却下意识的纷纷退开。

    而也就在这时,徐寒紧闭的双眸忽的睁开,他就像是方才睡醒一般,看向周遭诸人的目光之中带着些许疑惑之色。

    罗天成等人在那时互望一眼,徐寒的情况太过诡异,而此刻观他的模样似乎有些出神,那么自然应当算得上是出手将之一举拿下的好时机。

    诸人都是出身行伍,心思果决,这般决意已下,便没了半丝的犹豫。

    只见他们在那时嘴里纷纷发出一声暴喝,手中的刀剑寒芒闪彻,赫然催动周身的所有力量朝着徐寒杀来。

    徐寒面对诸人如此气势汹汹的围杀,他眸子中的慵懒之色在那一刻犹如潮水一般退去,一道寒芒猛地亮起,他的嘴角微微上扬,笑意绽开。

    “大衍剑诀——天圆地方!”

    一道轻喝自他的嘴里吐出,此音一落,他手中那把长剑再次被他挥舞了起来。那是看起来极为缓慢的一剑,但随着这一剑的挥出,一股凌冽的剑意也随即自他的体内涌出。

    罗天成等人方才杀到徐寒的跟前,但随着徐寒这一剑的挥出,剑未及身,但剑意便已然如潮水一般涌来。

    骇然之色在那时爬上了他们的眉梢。

    “噗!”

    “噗!”

    伴随着一声声闷哼,以罗天成为首的几人便在那时身子暴退而去,一口口殷红的鲜血也随即被他们自口中喷吐而出。

    罗天成怎么也想不明白明明境界远不及他的徐寒竟然会忽然爆发出这样强大的力量。

    但他也勿需再去细想,因为下一刻徐寒的剑锋再次袭来,连同罗天成在内的几人便在那时脖子一寒,彻底失了生机。

    一剑取下数条人命的徐寒脸色不变,作为森罗殿曾经的修罗,他手上沾染的血腥自是不少,更不可能去为了这些想要取他性命的人而浪费心底的怜悯。

    他在那时转过了头,看向沧海流,嘴巴微微张开便要说些什么:“前辈...”

    可他的话方才出口,眼前便忽的一烟,失去了意识,身子直直的栽倒在地。

    一旁见徐寒获胜本要上前为其庆祝一番的烟猫这才走到跟前便见徐寒昏倒,它围着徐寒嘴里发出一阵:“喵!喵!喵!”叫唤。期间还用头一个劲的蹭着徐寒,试图将之唤醒,但徐寒却如同睡死了一般,任凭烟猫如何召唤,徐寒都躺在地上纹丝不动。

    为此烟猫仰头看向一旁的沧海流,那双大大的眸子中此刻端是写满了担忧与困惑。

    “看什么看,这才几天就胳膊肘往外拐!”沧海流见烟猫这般模样,脸上的神色一变,没好气的说道。

    烟猫受了苛责,小脑袋低怂了起来,嘴里呜呜的叫个不停,就好似在埋怨沧海流误会了他。

    这般模样即使是沧海流也哑然失笑,他瞥了瞥嘴,说道:“去帮我把钥匙找来,这小子没事,你放一百个心吧。”

    听闻此言,烟猫的脑袋猛地抬了起来,“喵!”它又发出一声欢快的叫唤,足下发力,便朝着远处的罗天成跑去。

    沧海流见烟猫离开,他便独自走到了昏倒的徐寒跟前,一伸手,将徐寒的身子翻了过来。

    他沉默着端详了徐寒好一会时间,脸上的神色不断的便会,知道许久之后方才喃喃说道。

    “想不到这大衍剑种竟然在这小子体内给种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