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待机而动
    徐寒带着烟猫玄儿跟随着那一群长夜司座下的士卒们走了整整三日。

    他们行事极为谨慎,专挑僻静的山路行军,又昼伏夜出,且无论任何时候都有三人巡逻,徐寒这三日小心翼翼的潜伏,却是没有寻到任何可以救人的机会。

    而且由于这些长夜司的士卒们挑在晚上行军,为了不跟丢他们徐寒不得不放弃每日为烟猫吸取妖力的事情,玄儿倒是懂事,硬生生的扛过了这三日,但是精神头比起前几日却是差出不少,徐寒不知道长此以往下去,是否会对烟猫造成不可弥补的伤害。

    另一边,虽然他们如今所在的位置距离大周的都城长安尚有一段距离,但一旦入了梁州,那里可不比这徐州南部,巡逻的军队可谓随处可见,即使是森罗在梁州的势力也极为薄弱。

    那时徐寒想出手救下沧海流便是难上加难了。

    就在徐寒心头焦急,好几次都按捺不住就要出手的时候,事情却迎来的转机。

    那是沧海流被押走的第五日。

    一直远远跟着那一群士卒的徐寒忽的发现除了他,似乎还有人在跟踪这一群长夜司的爪牙。

    而就在他发现那一群人的同时,那一群人也发现了徐寒。

    但很奇怪的是,他们似乎对于徐寒的存在一点都不感到诧异,只是对他保持着足够的警惕,但却没有对他出手或是与他交谈的意思。

    徐寒对此很是奇怪,但他毕竟势单力薄,并不敢主动招惹,只能是静观其变。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跟踪者出现。

    从他们的装束或是口音,徐寒敏锐的意识到这忽然出现的跟踪者并非来自同一路数,他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番,发现这些人大抵可以分成七八派的模样,每一派人都有差不多三四十人的规模。

    而彼此之间虽不曾发生冲突,但却也相互提防。

    徐寒从最初的诧异不解,到后来忽的想了个明白。

    沧海流说过,这大周天下想要杀他的人很多,而如今这些聚集在长夜司身后的江湖人士想来便是沧海流口中那些想要杀他的人。

    徐寒并不傻,沧海流无论如何大凶大恶,天下间又无论有多少人想要杀他。但他此刻落入长夜司的手中,等着沧海流的命运,恐怕比死还要可怕。

    按理说,这些正义之士,应当可以收起自己那满腔的义愤填膺,安心的等待看沧海流悲惨的下场便可以了。他们又为什么还要如此铤而走险的跟踪长夜司?得罪这森罗殿都不敢得罪的恐怖势力?

    这世上之人,无论嘴上说得多冠冕堂皇。

    但世间之事,万变不离其宗。

    正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再一联想之前那位长夜司的统领拷问沧海流时曾提到的那把剑,那么想来,恐怕沧海流之所以被整个大周烟白两道追杀这么多年,背后还藏着某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当然徐寒却没有心思去对此刨根问底,他的想法很简单,沧海流救过他,那他便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沧海流死掉。

    至于其他,与他何干?

    不过,也因为聚集的江湖人士渐渐变得多了起来,徐寒倒也不再害怕跟丢长夜司的一行人,他每日可以抽出一些时间为烟猫吸收他体内的妖力,以此缓解他的痛苦。

    日子就这样又过去了五日。

    尾随在长夜司军队身后的江湖势力越来越多,而长夜司一方的人也似乎有所警觉,他们开始有意识的加快他们的行军速度,眼看着就要穿过徐州地界,步入梁州。

    而混在江湖势力中的徐寒也渐渐感到人群中的躁动与不安。

    他知道,恐怕就在今明两天之内,这些人就要动手了。

    ......

    罗天成很烦躁。

    他在数日前接到了长夜司首座祝贤的密旨,让他带人捉拿那位被大周通缉了数十载的剑道大师沧海流。

    密旨中虽然给他许诺了足以让任何人都眼红不已的报酬,但罗天成依然很是不安。

    那可是沧海流。

    南荒剑陵的叛徒沧海流。

    即使密旨中已经说过沧海流与天斗的岳扶摇有过交手,受了极重的伤。

    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能与岳扶摇交手的角色哪是他区区一个徐州小城里的守将可以招惹的?

    可是长夜司的祝贤又何尝是他能忤逆的人物?

    犹豫再三,罗天成最后还是领着自己手下的精锐动身了。

    他终究还是没有抵挡住祝贤密旨中那丰厚报酬的诱惑。

    但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位江湖上凶名赫赫沧海流竟是如此不堪一击,不过付出了手下三十人不到的代价,他便将之生擒。

    接下来,只要将他带到大周的都城长安,那么等待着他罗天成便是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

    罗天成倒是并没有被即将到来的美好未来而冲昏头脑,徐州去往长安路途遥远,保不齐会有什么样的变数,所以,他领着部队昼伏夜出,专挑一些偏僻的山间小道赶路。

    本以为这样便可万无一失,可谁知他们的行踪还是暴露了。

    身后的江湖人士越积越多,即使眼看着梁州就在眼前,但罗天成的心底却是愈发的不安。

    这一天,他们来到了徐州边境上的红叶岭。

    还只需一日光景,他们便可翻过这山岭,而那一边,便是梁州的地界。到了那里,江湖势力便再也没有任何的机会。

    罗天成安排着手下的士卒们稍坐休息,之后他便要领着他们连夜赶往梁州,以免夜长梦多。

    为此他又好生的检查了一番沧海流的状况,这个老头子悠哉悠哉的躺在为他特地准备的囚车中,嘴里叼着一只不知从哪里扯下来的狗尾草,看模样似乎丝毫没有为自己的境遇而感到半分的担忧。

    每每看见沧海流这般模样罗天成便恨得牙痒痒的,但却又拿他毫无办法。

    等到了京都有你好受的。

    罗天成在心底暗暗说道,转身关上了囚车的铁门。

    这时亲卫递上来一个水袋,罗天成接过,仰头大口大口的喝了个痛快。

    时值六月,徐州的阳光毒辣,即使到了夜晚,空气中依然弥漫着一股散不去的燥热。

    罗天成喝完了水,伸手擦了擦自己嘴角的水渍,正要吩咐底下的士卒准备再次出发,可这嘴方才张开,他猛地脸色一沉,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似的,大喝道:“小心!”

    话音未落,远处的密林中便响起一阵阵急促的破空之音。

    罗天成手下的士卒都还算得是精锐,他们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纷纷掏出自己腰间的长刀,将那些爆射过来的事物纷纷击飞。

    待到那时罗天成方才看清,那些飞来的事物赫然是一把把闪着寒芒的利箭。

    他的心思顿时一沉,知是那些江湖草莽终于还是按捺不住,选择出手了。

    似乎是为了回应他这样的想法,这念头方才升起,一阵高亢的喊杀声忽的从四面八方传来,一道道身影便在那时应声从林间跃出,朝着罗天成等人围杀过来。

    双方对于彼此的意图都极为清楚,自然省去了那些唇枪舌剑的假把式。

    只是眨眼的功夫回过神来的罗天成一方便领着手下的士卒与那些江湖草莽杀作一团。

    不知为何收到沧海流被重伤消息的江湖人士似乎都是一些三教九流的人物,足足四百余人与罗天成手下的五十余位精锐杀得是难分难解,一时间竟然难以取得明显的优势。

    躲在远处的徐寒皱着眉头看着这一切,心里暗暗想到。

    想要杀沧海流的人何其之多?为何赶来的却是这样一些货色?

    莫不是这背后还有谁在暗中操控?

    这样的疑问一股脑的爬上了徐寒的心头,但无论如何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也没有再去犹豫的时间,只能是暂时压下心头的疑惑,仔细的观察着场上的局势,寻找一个救下沧海流的最佳时机。

    三教九流虽然上不得台面,但毕竟人多势众,在付出了上百具尸体的代价之后,罗天成的人马渐渐露出疲态。

    而眼看胜利在望,那些江湖草莽一个个更是红了眼睛,手上的攻势愈发凶猛。

    有道是此消彼长,罗天成的人马在他们这般的攻势下节节败退。

    不出百息的光景除了罗天成带着几个为数不多的亲卫狼狈的逃入红叶岭后,其余的士卒尽数倒在了这群江湖草莽的刀剑之下。

    远处的徐寒看着这一切,心底暗骂一声废物,这才一刻钟的光景,罗天成等人便败退了下来。

    徐寒趁乱劫走沧海流的计划也因此泡了汤。

    而且因为这些江湖人士的接手,他们的人数众多,使得徐寒想要救下沧海流的难度又成几何倍的增长上去。

    就在懊悔之时,那方才安静下来的战场上忽的又响起了一阵打斗声。

    徐寒一愣,赶忙再次转头看去,却见刚刚还并肩作战的诸人不知何故竟然又打了起来,场面顿时又乱做了一团。

    徐寒这才醒悟这些人本就是临时团结在一起,如今沧海流到手,自然是谁也不服谁,恐怕又得争个你死我活。

    想到这里,徐寒的眼前一亮,身子弓起,猛地朝着那战场跃去。

    他知道,他等的那个机会终于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