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惊变
    “嗯?”已经做好上路准备的徐寒闻言一愣,转头看向沧海流下意识的问道:“你说什么?”

    沧海流亦在那时转过了头,看向徐寒,他并没有再一次重复自己话的意思。而是理所当然的说道:“跟着我,你无非便是想活下去,昨夜那小子若是听话已经把我的话带到,这个面子,鬼菩提总归是要给我的。”

    “嗯?”徐寒又是一愣,这才记起昨日沧海流留下了那大修罗一条性命的事情,此刻听他所言,才知原来是为了免除森罗殿对他的追杀。

    那一刻,徐寒的心底生出一股他说不真切的惆怅若失。

    的确,正如沧海流所言,跟着他徐寒确实是为了保住自己的一条命。

    但这不长的日子里,徐寒已经习惯了沧海流表面上的冷嘲热讽,暗地里的施以援手。亦习惯每日与玄儿相拥而眠,带着它买些它喜欢的玩偶,吃些它喜欢的饭菜。

    这样的日子说不得多么快乐,但对于颠沛流离了十六年的徐寒却是从未有过的体验。

    所以,当沧海流说出这一番话时,徐寒愣在了原地,竟是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

    “喵!”玄儿这几日也是转变了对于徐寒的态度,它猛地一跃,落在了二人之间,嘴里发出一声不满的吼叫,以此表明自己反对沧海流这般决定的立场。

    徐寒在这时忽的清醒了过来,他看着脚下的烟猫,眼前一亮,将之抱起,说道:“我走了玄儿怎么办?它体内的妖力你的办法治标不治本,难道你要让它一辈子都这样吗?”

    徐寒倒是摸清楚了一些玄儿体内的状况,也正如他所言,沧海流每日为烟猫压制妖力,却只能是暂时缓解它的痛苦,却无法根治,只有他以《修罗诀》牵引,才是治疗烟猫体内妖力的唯一正途。

    “喵!”烟猫也在那时再次朝着沧海流发出一声轻唤,算是附和了徐寒的话。

    但沧海流对此却不以为意,他轻飘飘的抬头看了这一人一猫一眼,平静的回应道:“你听不懂我的话吗?我说我要一个人走后面的路!”

    沧海流在“一个人”三个字眼上咬了重音,让徐寒顿时便领悟到了他的意思。

    “那玄儿呢?你不要他了吗?”徐寒疑惑的问道,若是沧海流赶他走,他尚且还能理解,可是观沧海流对待烟猫那近乎宠溺的态度,岂是说不要便不要的,这让徐寒便不解。

    “不是还有你吗?它的病你能治,你不带它,谁带它?”沧海流反问道,态度出奇的恶劣了起来。但说到这里,他忽的顿了顿,像是想起了什么,他伸手在怀里一阵摸索,半晌之后掏出了一本书页已经泛黄的册子扔到了徐寒的怀中。

    “《修罗诀》并非正道,尤其是吸收了玄儿的妖力之后,你的修为进步越快,身体的隐患便越大。这本《清玉吐纳》之法,虽无法完全根治《修罗诀》对你身体造成的隐患,但每日吸收完妖力之后,以此法吐纳半个时辰多少可以缓解你身体的异状。这就算是...”

    “你帮我医治玄儿的谢礼吧。”言罢,沧海流就像是交代完所有后事一般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而后他再次挺直了身子,又好似做回了那个睥睨天下,有人神共愤的大恶徒一般。

    “天下无不散的筵席,各自珍重吧。”他这般说道,一只手忽的伸出,徐寒背上那把被布条所包裹的长剑便猛地飞入了沧海流的手中。

    然后这老人转过了身子,就这样迈步朝着前方走去。

    这离别来得终究太过突兀了一点,无论是对于徐寒还是烟猫来说,都是如此。

    一人一猫看着那老者离去的背影良久之后方才回过神来。

    而就在回过神的那一刹那,一人一猫对视一眼,几乎便在同一时间朝着沧海流离去的方向追去。

    显然,他们都不能接受这样仓促的告别。

    至少,他们需要一个能够接受的理由。

    沧海流走得并不快,又或者他体内的伤势并不如他表现出来的那般简单,徐寒与玄儿只用了半刻钟的光景便追上了独自走在小道上的沧海流。

    “前...”徐寒在那时张口喊道,但话方才说道一半,沧海流便豁然转过了身子。

    然后。

    一道凌冽的寒芒便在那时贴着徐寒的面门而过,他额前的发丝在那寒芒之下,生生被斩断,摇曳着落入地面。

    这忽然而来的一击,让徐寒生生愣住,到了嘴边的话也咽了回去。

    “喵!”烟猫也被沧海流此举所震慑,嘴里发出一声低吼,目光极为不解的看着眼前这个几乎处于暴怒状态的老者。

    它从未见过这样的沧海流。

    “我说过。接下来的路,我要一个人走!你们莫不是以为我沧海流这纵横天下数十载的凶名是白来的?”沧海流低沉着声线这般说道,那把猩红色的长剑也在那时被他伸出,抵在了徐寒的颈项处。

    看着眼前杀气盎然的沧海流,感受着脖子处传来的冰冷触感。徐寒的眸子中写满了不解与困惑,他想不明白那个昨日还救了自己的老人,为什么会在现在如同换了一个人一般。

    玄儿也闻出了此刻场上凝重的气氛,它来到沧海流的脚边,用牙齿咬住他的裤脚,试图拉开此刻剑拔弩张的二人。

    沧海流低头看了一眼那只他素来疼爱无比的烟猫,眸子中光芒流转,但最后却化为一道厉色。

    “滚!”他发出一声暴喝,一只脚猛地抬起,烟猫便在那时被沧海流踢出了数丈之远。

    “玄儿!”徐寒见状嘴里惊呼道,沧海流这一脚势大力沉,硬是让烟猫的身子在小道旁的树林间翻滚数下,方才卸去力道,而烟猫也未有料到沧海流会如此对它,再次站起身子的它嘴里发出一阵委屈的低吼,看向沧海流的目光中也写满了不解。

    “哼!恬噪!”沧海流冷眼看了这一人一猫一眼,然后收回了自己的剑,再次转过了身子,头也不回的朝着远方走去。

    “不要再让我看见你们,老夫讨厌累赘。”而他冰冷的声音也在那时自远方传来,落入徐寒的耳中。

    徐寒抱着受了惊吓的玄儿,愣愣的看着沧海流的身子渐渐走远,最后消失在远方的小道上,久久不语,但最后终究是没有生出再次追上去的勇气。

    ......

    夜色降临。

    徐寒带着玄儿在一处小山丘旁歇息了下来。

    他如往常一般帮助玄儿吸收了它体内躁动的妖力,又以那套《修罗诀》的法门将妖力化解。

    做完这些,他已是大汗淋漓,精疲力尽。

    烟猫体内的妖力对于徐寒的修为有极大的帮助,这才突破到罗汉天境不就,他便再次感到境界的松动,恐怕如此下去,不出数月光景,他便可以突破到罗汉境大成。

    放在往日,这样的进展足以让他开心好一段时间。但此刻坐在火堆旁的徐寒却如何也提不起兴致,玄儿显然也是如此。

    它趴在火堆旁,一双琥珀色的眼睛直直的盯着跳跃的篝火,嘴里时不时发出一声声绵长的低吼,就像是孩童在抽泣。

    徐寒转头看了一眼无精打采的玄儿,叹了一口气,他伸手摸了摸玄儿的脑袋,算是安慰。然后他在怀中一阵摸索,掏出了那本沧海流今日扔给他的泛黄小册子。

    “清玉吐纳。”他轻声念叨着册子扉页上的四个大字,却是如何也提不起兴致去看其中的内容。

    逃出森罗殿,与沧海流相遇,救治烟猫,这短短一个月不到的光景中发生的事情犹如流光一般在徐寒的脑海中一一闪过。若不是此刻玄儿真真切切的躺在他的身边,他甚至会觉得这一切都是一场荒唐的梦。

    可这个梦却又真真切切的发生过。

    想到这里,徐寒莫名有些烦躁,他将那本册子塞回了自己的怀里。

    头枕着手臂,甚至躺了下来,与玄儿一道卧在火堆旁。

    “你说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徐寒问道。

    “喵。”玄儿回应道。

    徐寒自然听不懂它的猫语,却又不免觉得自己此举有些可笑。

    沧海流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又与我有什么干系呢?

    他在心底这般说道,转过了身子,仰头看向天际。

    或许他便是这样一个喜怒无常的人吧。

    不然,他又怎会有那让整个大周江湖都唾骂的凶名?

    又怎会有比比皆是,偏布大江南北的仇家?

    嗯?

    想到这里徐寒的眉头忽的一皱。

    仇家?

    他像是找到了事情的关键一般,身子猛地坐了起来。

    本已闭上双眼的玄儿也被徐寒这忽然的举动所惊醒,它扬起了头,疑惑的看向徐寒,嘴里发出一声轻唤,似乎是在询问徐寒,此举何意?

    坐起身子的徐寒愣了足足十息的光景,然后他的瞳孔陡然放大,像是想到了某些极为可怖的事情一般,震惊之色浮上了他的眉梢。

    他在那时站起了身子,嘴里说道。

    “不好,苍前辈有危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