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天斗城中岳扶摇,离山宗上衍千秋
    那是轻飘飘的两个字眼。

    就好似山涧的风,路边的草。

    寻常得不会让人为之侧目半息。

    可也就是随着此言的落下,那微醺的夜风忽的狂暴了起来,犹如涟漪一般猛地荡开,却又在瞬息之后戛然而止。

    就好似一位剑客,抽剑,归鞘。一气呵成,敌人头颅已落,却尤深陷在出鞘那一刻,剑锋之上华丽的光彩之中。

    青衣男子脸上的狞笑渐渐凝固,他眸子的色彩,从狰狞到错愕,从错愕到震惊,再从震惊化为久久无法散去的恐惧。

    徐寒等待的死亡终究没有降临。

    骤然而来的寂静让他本能的睁开了自己的双眼,入目的却是一道他自此以后都无法忘记的光景。

    修罗们的剑锋离他不过咫尺,他们眸子中杀意尚还在沸腾。

    但时间仿佛停住,画面定格在那一刻。

    然后。

    噗嗤!

    噗嗤!

    噗嗤!

    ......

    数道轻响在寂静的长夜中荡开。

    炙热的鲜血自那些烟衣修罗的颈项处迸射而出,他们的脑袋就在那时以一个平整的切口从他们的脖子上滑落,身子也在那时纷纷轰然倒地。

    徐寒愣住了。

    他并不清楚在他闭上眼睛这不住一息的光景中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他想不到究竟是什么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将十余位修罗这样无声无息的斩杀。

    他抬起了头,看向这场上为一个尚且活着的人——那位青衣男子。

    而也就是在他的目光落到男子身上的一刹那。

    扑通!

    只听这样一声脆响,方才还不可一世的青衣男子身子犹如失去了所有气力一般,忽然跪了下来。

    “饶...饶命...”他舌头似乎打了结,说起话来断断续续,脑袋亦是低怂,方才的傲气如梦幻泡影一般散去,看上去好似一只丧家之犬。

    徐寒还在发愣,但他下意识的认为男子恐惧不应当是因他而生。

    于是,他缓缓的转过了头,朝着身后望去,却见远处的烟暗中一道身影正缓缓走来。

    借着天上稀疏的月光,徐寒看清了来者的容貌。

    那是一位老者,穿着一件寻常麻衣,模样有些邋遢,额前的发丝散乱,似乎久未打理。

    但他腰身挺得笔直。

    笔直得就像是一把剑。

    一把上通九霄,下抵忘川的剑。

    那老人徐寒认得。

    便是沧海流无疑。

    他走到了徐寒的身边,却并没有去看徐寒一眼。

    “回去问问你家的主子,凭沧海流这三个字,想要保下这小子,够不够?”沧海流一改平日里有些顽劣的态度,朝着那青衣男子寒声说道。

    他的声音并不大,但落入那青衣男子的口中却恍若雷霆让他的身子颤抖得越发厉害。

    他没有心思去细想为何明明已经与岳扶摇打得天昏地暗的沧海流会忽然出现在这里,端是方才那取下数道修罗性命的一剑便足以让他胆寒。

    那可是沧海流啊。

    十殿阎罗都不敢招惹的人物,他区区一位大修罗怎敢触怒?

    在心底暗暗咒骂那些误传讯息的探子的同时,青衣男子嘴里却是赶忙说道:“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冲撞前辈,这便回去向尊上传达前辈的意思。”

    这般说完他赶忙站起身子,看也不敢去看沧海流一眼,便要离去。

    “等等!”但这脚步还未迈开,沧海流的声音便再一次在身后响起。

    男子的身子如得敕令一般生生停住,然后他极不情愿的转过了头,血肉模糊的脸上强堆起一抹违心的笑意。

    “前辈还有什么吩咐?”

    沧海流却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回答他的问题,他而是越过了青衣男子,走到了不远处的地上,躬下身子,将地上那只尚还在瑟瑟发抖的烟猫抱起,放在怀中。

    “我的猫是你伤的,但是你的命赔不起。”沧海流抚摸着烟猫的身子,白色的光芒顺着他的手掌涌入烟猫的体内,让烟猫身子的颤抖渐渐缓和了下来。

    青衣男子闻言低怂着脑袋立在原地,他摸不准沧海流的心思,更生不起反抗的勇气。

    “但那小子断了一臂,这你总得赔上。”沧海流的声音再次响起。

    青衣男子的身子一震,他猛地抬起头,焦急的便要解释道:“前辈,他的手臂不是在下...”

    但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沧海流生生的打断。

    “我走的时候,他的双臂尚在,难道我会记错?”沧海流的眉头一挑反问道。

    青衣男子并不傻,他在那时自然是明白了沧海流的意思,恐怕今日不付出些代价,他是离不开这里了。

    他倒也果决,在那时一咬牙,手中的长剑寒芒一闪,一道血光迸射而出。他的一条手臂便直直的落在了地上。

    “前辈...”而后他伸手捂住自己的断臂处的伤口,低着脑袋看向沧海流,已经变得煞白的脸上竟是不敢浮出半分的不满之色。

    “唔。”沧海流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却没有转头再去看那青衣男子一眼。

    “谢过前辈。”青衣男子恭敬的行了一礼,然后拖着自己满是伤痕的身躯,转身走入了夜色之中。

    待到那青衣男子的身影彻底消失在夜色中,徐寒这才回过了神来。

    他如梦初醒一般的拖着那把长剑,走上前去,正要行礼感谢沧海流的救命之恩。

    可这身子方才躬下,却听沧海流的嘴里发出一声咒骂。

    “姓岳这老小子下手真他娘的狠!”

    这话说完,方才还一副高手风范的沧海流嘴里猛地喷出一口鲜血,身子就这样轰的一声倒在了徐寒的跟前。

    ......

    第二日。

    天才微微凉。

    徐寒便背着那把重新被裹上布条的剑,抱着那只烟猫,领着神情萎靡的沧海流再一次上路了。

    沧海流并没有昏迷多久,只是状况极为不佳,但昨夜的惨案端是藏不住的,恐怕今日隆极城的市井之中便要传开。

    要是放在以往,有沧海流这尊大佛在,管他牛鬼蛇神,自是不惧。

    可是...

    徐寒转头看了一眼脸色惨白的沧海流,叹了一口气。

    本想着抱着沧海流的大腿苟活几日,如今看来这样的愿望怕是要落空了。

    徐寒的修为有了提升,背上的剑不再如之前那般沉重,加之沧海流的身子有恙,二人一猫倒是开始并肩而行。

    只是出了隆极城向北才走了三四十里路,沧海流便叫着肚子饿停了下来。

    徐寒无奈。

    只能拖着自己伤势未愈的身子躯路旁的林间为沧海流摘来一些果子递给充饥。

    看着如饿死鬼投胎一般囫囵的吃着果子的沧海流,徐寒一阵苦笑。

    若不是亲眼所见,他决计无法相信眼前这个邋里邋遢的糟老头会是大周恶名满贯的凶人——沧海流。

    “看什么看?”似乎是无法忍受徐寒看他的目光,沉默了一个上午的沧海流大人在吐出一颗果核之后,终于是再也憋不住心底那股无名火,率先朝着徐寒发难。

    “你和岳扶摇打了一架?”但早已摸清楚沧海流脾气的徐寒,对于他的责问视若无物,反而是问道这个他憋了一天的问题。

    天斗城中岳扶摇,离山宗上衍千秋。

    一位在大周,一位在陈国。

    当世两大剑仙级别的人物。

    沧海流竟然能与他打上一场,倒不是徐寒八卦,只是这样的旷世大战,但凡江湖中人恐怕都是好奇无比。

    “嗯。”沧海流闻言,先是一愣,但随即便点了点头,脸上虽然极力装作漫不经心的模样。但眸子中那抹盖不住的傲然之色却已然将他此刻内心的波动暴露得一览无遗。

    “你赢了?”徐寒眼前一亮,沧海流的名声倒是响亮,但毕竟那是恶名,比不得岳扶摇这天斗城城主,若是说沧海流能胜过岳扶摇,那是何等气派的事情?

    但这素来爱逞口舌之利的沧海流在听闻此言时,脸上的神色却是一滞,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见他这般模样徐寒哪还能不清楚最后的结局,他倒也识趣,转过了头不再追问此事。

    但这这般作态却又是惹得沧海流一阵不满,他恶狠狠的咬了一口手中的果子,骂骂咧咧的说道:“姓岳那老小子不守规矩,我用一把剑,他却用两把剑,有道是双拳难敌四手,两个打一个,算不得好汉。”

    岳扶摇双剑破天斗的名号早已在江湖上传开多年,沧海流说他耍赖自然是在强词夺理,但徐寒哪会自讨无趣的去拆穿沧海流?

    “恩。恩!”他连连点头,算是认同了沧海流的话,同时也结束了这个话题。

    他见沧海流此刻吃完了手中的果子,便再次问道:“那我们下一步去哪里?”

    沧海流的目的徐寒摸不真切,他也没有问,因为他知道,即使问了也得不到答案,与其这样倒如就这样走下去。

    他得一个太平,沧海流得一个说话的伴。

    各得其所,相安无事。

    至少在徐寒的心底是这么认为的。

    沧海流闻言拍了拍手,站起了身子,他转头看向北方,目光忽的变得深邃了起来,那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呼唤着他。

    徐寒并不清楚那东西究竟是什么,但他却从沧海流的眸子中读出了一抹非去不可的坚决。

    “接下来的路,我就一个人走吧。”

    而沧海流低沉的声线,也在那时忽的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